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改变命运的一次录音(1)

第六十七章 改变命运的一次录音(1)

作品:重生之叱咤乐坛 作者:高音上不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今天是周一,一向都是“淡季”,没想到收藏却是增加了11个。这是最近一周单日增长最多的一天了,总数313,谢谢!高音鞠躬致谢!!!感谢朋友们的大力支持!!!)

    (不说了,高音继续码字去。)

    ——————————

    1991年10月6日,星期天。

    还不到八点,胡正源就赶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申城电视台录音棚。

    打开控制室和录音间的两扇大门,推上总闸接通电源,开启排风扇,让室内因为关闭一夜而污浊不堪的空气流通起来。胡正源坐在控制台前的录音师专用转椅上,从自己随身挎着的背包里,拿出一个镶着皮套的扁平酒壶,拧开壶盖,美滋滋地咪了一小口。

    透明的嫩绿色酒液刚一入口,一股微微的清甜顿时充满齿颊。鼻端似乎也萦绕着淡淡的芬芳,令人口舌生津、欲罢不能。酒液入腹,那更是甘醇绵厚,回味无穷!

    一口小酒喝下去,胡正源立刻拧紧了壶盖,好像生怕一不小心,这酒壶内的气息就会散去了一样。

    靠在皮质录音转椅上微微晃动着身体,胡正源闭上了眼睛,神游天外。

    ——————————

    看在这两瓶76年的老茅台份儿上,今天是不是就答应那个小家伙,让他上台子亲手操作一回?小家伙功底不错,反应也快,昨天录伴奏和电吉他的时候就能看得出来,放过了有点可惜。要不······就让他上一回试试?我再仔细观察观察,反正有自己在场,出不了什么差错。

    胡正源心里暗暗琢磨着。

    休息了一会,其实说休息并不恰当,应该是回味了一会儿,室内的空气已经没有了那种难闻的隔夜味道。

    胡正源站起身来,关上控制室的大门,启动岛国进口的立柜空调。随后,他将功放、调音台、刻盘录音机、效果器等一系列录音设备电源全部打开,进行预热。

    正式录音之前,这些准备工作肯定是要事先完成的。

    ————————————

    从21路电车电视台站下来,张磊飞快地跑到了录音棚大门前,**了几下准备敲门,整个人兴奋不已。

    从前天晚上张磊就开始兴奋起来了。昨晚他更是提前请好了假,安排好去大都会给自己代班的歌手,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

    今天,他是受叶梓的邀请前来帮忙的。虽然只是帮着唱几句和声,他也是非常认真地准备了两天时间,生怕自己搞砸了,丢了叶梓的脸面。而且,在下周他自己的新歌录唱之前,能有机会进棚找找感觉热热身,这对于张磊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说起新歌,张磊不得不再次叹服叶梓的天才!

    他下个星期要录的,就是叶梓当初所说那首跟赵川风格极其接近的歌曲。这首《爱要怎么说出口》非常适合张磊的嗓音发挥,但是难度极大!又是高音,又要保持住演唱的情绪,同时还要照顾到细小地方的演唱处理,如此高的难度让张磊最近真是练得死去活来。他是集中了所有的精力,费尽了力气,这才算是通过了叶梓的审核。下周,总算可以正式进棚录音了。

    这一天,从张磊拿到歌谱的时候开始,在他的心里已经盼望好久好久了!

    还有一首同时拿到手的《海阔天空》同样词曲俱佳,张磊心里也是馋的不行。不过他也清楚,无论是自己的资金筹措,还是叶梓这里的时间安排,都需要将这首歌稍微挪后一点。

    而且这首歌的难度比起那首《爱要怎么说出口》,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张磊最近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爱要怎么说出口》上面,这首《海阔天空》现在才将将学会。

    进棚录音?那是肯定达不到叶梓的要求的。

    ——————————

    叶梓、叶莺姐弟俩是在八点半到达的录音棚。

    九点半才开始录音,他俩都以为他们到得挺早,没想到张磊和曾纯这两人居然都已经到了。现在,就差电视台的那两位老师了。

    ——————————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不是告诉你九点钟到就行了吗?”叶梓先跟胡正源打了个招呼,一转眼看见曾纯,立刻温言关心了一下。

    曾纯小脸一红:“六点多钟就睡不着了,我就想······还是早点来比较好。”

    第一次进棚录音前的那种兴奋心情,叶梓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曾纯这样的表现一点儿也不奇怪,很正常。叶梓在暗中观察了一下,见她精神极佳,说话的声音也听不出任何疲态,心中的一点担心也就放了下来。

    “你爸妈没来陪你吗?”叶梓是特意嘱咐过她可以让她父母过来陪伴一下,毕竟小姑娘还只有十六岁。

    曾纯小嘴儿一撅:“我才不要他们陪呢!叶梓哥哥,这首歌我好喜欢。我一定会好好唱的!”

    “呵呵那就好。”叶梓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先开开嗓子,我去把东西准备好,我们一会儿就录。”

    ——————————

    胡正源安排曾纯去录制大乐队的那间录音室开嗓子,那里有一架钢琴。

    叶梓走到张磊面前,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笑道:“你怎么也这么早?不会也是兴奋得睡不着觉吧?”

    “你还别说,这几天我还真是有点兴奋了。”张磊一本正经的说道。

    叶梓失笑:“人家小姑娘是第一次进棚,兴奋那是难免的。你可是老歌手了啊,怎么也会这个样子?”

    “还不是被你那首新歌给闹的!”

    “你是说······下个星期进棚录音的事情?”

    “就是啊,我这两天一直在担着心呢!”张磊摸着脑袋苦恼道:“又想马上就录,可又怕进棚以后唱不好,唉······”

    “那就每天晚上喝点小酒,然后好好睡一觉。”胡正源的声音从边上传来:“想得太多对你们歌手进棚录音可没什么好处。事先将该准备的尽全力准备好,进棚了尽情发挥就可以了。小伙子,这是我的经验,进棚录音前别想那么多。”

    胡正源是老一辈的录音师,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的经验可谓丰富之极。他的建议一语中的,对于即将录制自己的第一首单曲的张磊,这样的建议真是一场及时雨。

    张磊弯下腰鞠了一躬:“谢谢老师。”

    “张磊,这位是电视台的胡正源老师。胡老师,这是······”叶梓给胡正源和张磊、叶莺三人相互介绍了一下。

    “胡老师,谢谢你!”张磊再次感谢。

    叶莺也站起来打了个招呼。

    胡正源点头笑了笑,随意地挥了挥手,便转向了叶梓。

    “小叶,今天我准备给你一次机会。”胡正源笑眯眯的看着叶梓:“昨天你不是跟我说想亲自上台子操作一下吗?那好,今天就你来吧。”

    “真的?”叶梓惊喜莫名。

    “那当然。”胡正源摸着自己胖乎乎的下巴,挤了挤眼睛:“我老胡说话向来算数,就冲着那两瓶酒,我也不能放你鸽子哦。”

    “太好了!谢谢胡老师!”叶梓雀跃不已,高举着右手在原地转了个圈,又轻轻打了个唿哨。

    这样跳动的表现跟叶梓平时的模样可不太像,不过想一想他的年龄,其实这才应该是最正常的。

    平时,同学也好老师也好,都已经习惯了叶梓的成熟与稳重,往往忽略了他的实际年龄。年轻人的冲动、张狂、激情勃发在他身上好像都不存在。眼睛里看见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庞,感觉上却又像是面对着一个沉稳沧桑的中年人。那些应该属于年轻人的青春激昂、沸腾热血,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也许,这就是重生的代价吧!

    ——————————

    “曾纯,你要注意一下音准。”

    叶梓拿着对讲话筒,暗暗皱了皱眉,不是很满意。

    曾纯是第一次进棚录音,一点儿经验都没有,完全是菜鸟中的菜鸟。

    一开口,她那清纯甜嫩的嗓音,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是眼前一亮。她的声音跟伴奏合在一起,实在太合适不过了。但是听到后面,曾纯在经验上的欠缺就暴露无遗。

    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不会录音。

    录音,这是极其讲究的一件事情。有经验和没有经验,差别极大。

    录音的时候,第一要务就是将一首歌稳稳地、音准节奏没有太大失误地演唱下来。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考虑演唱的风格、细节的处理、情绪的渲染等等其他东西。

    对于菜鸟新手来说,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用力过度或者不敢用力。前者是急于表现自己,后者就是不敢表现自己。

    曾纯就是如此。

    因为曾纯的菜鸟身份,更因为小姑娘十六岁的稚嫩心灵,叶梓非常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和用词,一点重话都没有,更多的都是表扬和鼓励。

    “这一遍你唱得不错,只是有一个很小的问题。刚才这一遍,你在演唱的时候太用力太着急了,所以整个音区稍微有点平行偏高。”

    “不过没有关系。”

    “现在你听我说。你先做几次深呼吸,把气息彻底放平稳。肩膀也不要扛着,放下来,让整个身体完全放松。演唱的时候情绪也不要太激动,这样你的声音就不会往上跑了。”

    从观察窗看过去,小姑娘正按照叶梓的指示,认真地做着深呼吸。

    “好,就是这样。”叶梓用温和的声音在对讲话筒鼓励着她:“现在我把录音室的灯光调暗一点。你可以闭上眼睛,不要去想怎么演唱,只要跟着伴奏给你的感觉去走。”

    “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说完,叶梓立刻点亮了走带按钮,恒温的空调房里,他的背心已经微微出汗了。

    ······

    “很好!这一遍的音准没有大问题了。”

    “你还要注意一下,演唱的时候不要有幅度太大的动作。你的头也不要动来动去,这样录下来的声音会一会儿响一会儿轻,不好听的。演唱的时候,你就对准了话筒的中心位置来唱。”

    ······

    “对了,就是这样。不过站的位置也不用太死板了,可以稍微活动一下。”

    “唱第一段的时候,你往话筒那里再靠近一点,好,这个距离就可以。等唱到副歌的部分,你再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对,就是这样。”

    “好,我们再来。”

    ······

    “很好,这一遍很不错。音准节奏都没有问题。”

    “曾纯,我们再来试一试其他唱法好不好?这一遍你就凑近话筒,小声一点、就像你平时跟同学说话那样去唱,不用考虑演唱的位置啊、发声啊、共鸣啊这些东西,怎么放松你就怎么来。”

    “我们试一下,好吗?”

    ······

    “不错,就是那个意思。曾纯你已经找到感觉了。我们再试一下好吧?这一遍你将声音完全放松下来试一下。”

    ······

    “好极了!曾纯,你唱的真棒!”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小问题。这样,你先休息一下,出来听听。”

    控制室里,叶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沁湿的后背重重地放到柔软的真皮录音转椅上。心里,终于放松了下来。

    还有最后一点点,曾纯的这次录音就可以完美结束了。

    (新人新作,求点击、推荐、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