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录音(1)
    (为天津、为塘沽祈福!默哀!······)

    (今天新增的收藏仍然是6个,总数132。还是那句话,对于高音来说,只要数据每天增长,高音就不会失去信心!感谢朋友们的鼓励与支持!!!)

    (从大学生活开始,这本书算是正式走上了轨道,接下来的情节是一波连着一波的,不会再有很长的过渡情节了。)

    (好了,不多说了,高音继续码字去。预祝朋友们周末愉快!!!)

    ——————————

    江南地区的“秋老虎”极具威力,都快要到十月份了,申城的气温仍然在30度以上徘徊。

    时近中午,烈日当空,行人们全都是挑着树荫下行走。偶尔没有树木遮蔽的地方,人们都是加快步伐,急匆匆地走过。哪像叶梓这样安步当车,漫步在阳光底下,似乎还非常享受的样子。这让经过的路人们,纷纷为之侧目。

    德胜里,这是位于申城市中心的一条闹中取静的小街。百年前,这里是申城米市的所在,至今,仍然完好地保持着几十年前的模样。

    一条青石铺成的小街,宽度不过五六米,在江南路的北面与之平行,从南河路起自东向西蜿蜒延伸下去。虽然与申城最为热闹繁华的江南路只隔了短短几十米的距离,但是似乎所有的尘世喧嚣,都被江南路上那些层层耸立的高楼大厦轻易地遮掩掉了。留下的只有这条安详宁静的小街,以及小街上随处可见的历史遗迹。就连“秋老虎”那仍显狂酷的烈日,在这里,也被小街两侧于半空交汇的道树丛林却于街外。偶尔,会有几缕金黄色的光斑逃过那些繁茂枝叶的阻隔,投射到小街的青石路面上,不过早已不复当初的威力了。

    从江南路北转到南河路,没走几步就是德胜里的街口。沿着德胜里一路向西,叶梓来到一处拥有着斑驳院墙的庭院门前,驻足按铃。

    庭院门首的牌匾上,是两个墨色脱落得几乎已经隐去的大字:孙府。字体近隶书,工整大气,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门侧的院墙上钉着一块崭新的路牌,上面一行清晰的蓝底白字:德胜里62-64号。

    ——————————

    孙云老师出身的孙氏,乃是申城望族、米市行首。建国后,因为种种原因,孙氏于60年代初期,毅然举族南下香江。几十年下来,以往在申城商界呼风唤雨的孙氏一族,现在早已成了明日黄花。这德胜里,便是以往孙氏的祖宅所在。

    在申城,孙氏曾拥有几十处房产。南迁香江之后,这些房产当然被全部收归公有。几年前,孙云卸任香江节日管弦乐团首席指挥一职,受邀归来执棒改制之后的申城交响乐团。当时,他明确表示今后将在申城定居。运作此事的有关部门对此极为重视。在申城市/政/府的过问和浦江区/政/府的斡旋下,德胜里62-64号,这处早已成为区/政/协办公场所的一小半孙氏祖宅,终于是回到了孙云手里。

    祖宅的大部分精华——位于德胜里66号至100号之间的孙家花园,早在60年代就被重新冠以“德胜花园”的名称,作为申城代表性的江南园林之一对外开放了。政/府为此向孙云表示了歉意,现状如此,政/府方面也是爱莫能助。孙云虽然略感遗憾,但是祖宅精华得以完整保存并且流传下去,这——仍然算是一件好事。

    至于遍布于申城各区县的其余几十处房产,这些年来产权变更频繁,各部门扯皮不清,甚至有好几处都早已拆毁,那是没有可能再要回来的了。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孙云无奈,也只能徒呼奈何,就此罢了。

    ——————————

    门铃响过不久,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会儿,边门打开,一张温和的笑脸出现在叶梓面前。

    “童老师,今天怎么是您来开门呢?”叶梓跨步走进,一边随手关上边门,一边向着童老师、也就是孙云的夫人童婉如好奇地寻问道。

    等叶梓关好院门,童婉如带着叶梓向内走去,同时开心的说道:“张阿姨的媳妇这两天就要生了,我让她回家照顾媳妇去了,听说这次检查下来是个儿子。”

    “是吗?那可要恭喜张阿姨了,她可算是盼着了!不过这样一来,这一阵子您可就要辛苦了。李叔不是在家吗,要不让李叔临时照看一下?”

    童婉如很喜欢叶梓,待他犹如子侄。叶梓对于童婉如的观感亦是极佳,对她尊重里带着亲近,很是关心。

    摇了摇头,童婉如笑道:“没事儿,就几步路。”

    叶梓笑笑,也不再劝,跟在童婉如的身后,向前走去。

    ——————————

    此处的孙府是一套建于30年代的西式别墅,当年曾是孙氏的总部所在。一道高高地围墙包围着整个孙府,同时又将孙府与隔壁的孙家花园区分开来。

    围墙的内侧,种着几排高大的树木。多数是法国梧桐,偶尔,会有几棵香樟、银杏鹤立其中、卓尔不群。树墙内,是一片修剪整齐的碧绿草坪,以中间的车道为界,分为东西两块。

    草坪的东北侧,矗立着一座三层坡顶、褐红色的砖混别墅。

    别墅四周的墙壁上,爬墙虎层层叠附,都快要爬到屋顶上面了。别墅的周围用彩色花砖铺地,通向草坪中间的车道,两侧种植有雪松、龙柏等名贵花木。

    正对着别墅大门的,是一个小小的喷泉池子,泉水从少女雕像手持的瓦罐中喷涌而出,日夜流淌。池子里的泉水中,几尾红鲤正在欢快的游动。

    别墅二楼东侧的露天大阳台上,此时,四位中年男女正坐在一把硕大的单边**沙滩伞下,品茶聊天。

    ——————————

    “子墨兄,这次小徒叶梓的事情,可就全靠你和周老师的大力支持了。”孙云舒服地靠在藤椅上面,向着对面的男子含笑说道。

    对面的男子有着一副不苟言笑的坚毅面容,闻言缓缓地放下杯子,点了点头。

    “你和倪俊的学生,我当然会支持。不过作为多年的老朋友,丑话我还是要说在前面。”

    “如果叶梓的作品达不到我们台里的要求,恐怕我能帮上的极其有限。当然,上新歌推荐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孙云含笑点头。

    坐在孙云右手边的倪俊不乐意了,“唉”了一声道:“唉,我说老陈,别老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好吧!你是信不过我倪俊呢?还是信不过孙云?我俩的学生会那么差劲吗?录音小样你也听过了,刚才不是也一个劲儿的说好吗?怎么这会儿又变了?干脆点儿,你就直接说帮不帮忙吧!”

    中年男子陈子墨是个端方严肃的人,被倪俊这一挤兑有点急了,微嗔道:“倪俊你这是什么话?啊?一码是一码!叶梓唱得是不错,不过唱得好又不代表他的作品也一样出色。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要对台里负责的,认真一点没什么不好吧?”

    “倪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陈又没说不帮忙,今天我们人都在这儿了,你还想怎样?再说了,老陈说得没错啊,我们都要对台里负责的。孩子的作品真要是不过关,我和老陈想帮都帮不上。”

    坐在孙云左手的中年女子帮腔道。

    孙云正想打个圆场,倪俊嘿嘿笑道:“既然这样,那二位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陈子墨瞥了倪俊一眼,没有作声。

    中年女子周芳问道:“打赌?打什么赌?怎么个算法?”

    “我就赌二位一定会认可叶梓的作品。”倪俊立刻说道:“赌注吗很简单。二位要是认可了叶梓的作品,那么电台和电视台的宣传费用就给我们打个五折吧。人家孩子毕竟还在读书,掏不出那么多钱来。”

    “可以。”周芳没有说话,反倒是陈子墨回应道:“那要是你输了呢?”

    倪俊哈哈一笑:“要是你们都看不上叶梓的作品,接下来一年之内,你们俩任何钢琴方面的要求我随叫随到,分文不收。”

    “倪俊,你说的可是真的?”陈子墨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周芳也是大感兴趣,同样看向倪俊。

    “当然,我倪俊说到做到。”倪俊眉毛一抬,毫不犹豫。

    周芳和陈子墨对视了一眼。

    “君子一言?”陈子墨沉声说道。

    “千金一诺!”倪俊爽快的回应:“你们怎么说?赌还是不赌?”

    “好!”陈子墨和周芳同时说了声好。

    陈子墨接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孙云,你来做这个见证。到时候,可别让倪俊这家伙反悔了。”

    “嘿!这话怎么说的?”倪俊笑道:“这还没赌呢就觉着我一定会输?二位,你们不会是想耍赖吧?”

    周芳笑骂道:“倪俊啊,你就是个小肚鸡肠!我和老陈是这样的人吗?”

    孙云微笑着止住想要继续争辩的倪俊:“没问题,我来做这个见证。”

    接着,孙云话音一转:“我相信两位的眼光,对于叶梓的作品,会给出一个公正合理的判断。”

    周芳与陈子墨再次对视一眼。

    周芳笑道:“孙云,看来你和倪俊一样,对你们这个学生很有信心啊。”

    孙云点了点头:“这孩子非常用心,肯下苦功,人也灵气,最近的进步非常大!我和倪俊还是很看好他的。”

    陈子墨“嘶”了一声,犹豫着对周芳说道:“我怎么······有点感觉我俩上当了?”

    孙云莞尔。

    倪俊哈哈大笑:“一会儿等他来了,你们不就知道了。”

    “这孩子······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周芳疑惑道。

    这次倪俊没有再笑,非常认真的说道:“周大姐,叶梓的这首作品我和老孙、小路都听过,我们一致认为值得向二位推荐。”

    “那就听过再说吧。”陈子墨的口气却是非常平淡。

    因为工作的关系,陈子墨见识过太多被称为天才的年轻人。对于孙云和倪俊的联手推荐,虽然足够重视,但是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即使倪俊和孙云对于叶梓作品的强烈信心让他有一种似乎掉入陷阱的感觉,他仍然相信自己在流行音乐方面的眼光,是要远远高出那两位的。他们认为足够出色的作品,自己——可并不一定会觉得好!

    是骡子是马,还是要拉出来溜溜才能知道!

    孙云并不争辩:“好,那就等会儿听完了再说。我跟他约的是十一点,这会儿他也应该快到了。”

    ——————————

    叶梓在童婉如的带领下,上到别墅东侧露台,四道眼光同时向他看来。属于孙云和倪俊的两道,眼光中带着欣慰,带着鼓励;另外两道陌生的眼光,则是充满了威严,夹杂着一点好奇、一些揣测和一丝审视。

    叶梓恭恭敬敬的给两位老师问好。

    “叶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孙云是主人,自然由他来介绍:“这位是申城电视台文艺部的主任周芳老师,这位陈子墨老师是申城电台音乐栏目部主任。”

    “今天,两位老师都是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听你的作品,等会儿,你就好好地表现吧。”

    “谢谢周老师!”

    “谢谢陈老师!”

    叶梓再次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起身站在倪俊的身后。

    “这孩子外表不错,不说帅吧,还挺精神的,上镜应该效果很好。不像我们台那些年轻人,一个个站都站不直。”周芳端详了一会儿,首先夸了一句。叶梓沉稳挺拔的站姿让周芳深感满意。

    孙云帮着解释了一句:“他从小就练武的。”

    “是吗?内家还是外家?”陈子墨很感兴趣。

    叶梓恭敬地回答:“陈老师,我练的是动功和静功结合的功法,勉强可以算是内家功夫。”

    “怪不得!”陈子墨双手一拍:“我刚才听了你的录音小样。你唱歌时的气息不错,绵长匀称不绝如缕。当时我就奇怪,你小小年纪这种气息控制是怎么练出来的?原来是内家功夫,这就对了嘛!”

    从前世到今生,叶梓演唱时的气息控制一直都是最出色的。现在的叶梓刚满十八,正处于一位歌手起步、学习的阶段,也难怪陈子墨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们先吃饭吧。”孙云抬腕看了看表:“小路要十二点半左右才能到。叶梓,你要不要垫一点儿?”

    “不用了孙老师,来之前我已经吃过一点东西。”叶梓摇了摇头。

    “哦,饱吹饿唱是吧?那行,你先下去准备一下,路老师一到我们就开始。”

    孙云招呼着几位老师下楼吃饭,同时嘱咐了叶梓几句。

    (新人新作,求点击、推荐、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