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家、兄弟
    (新书刚刚上传,今天发现居然有八个推荐,心里真是开心,谢谢!!!)

    (目前正在努力地存稿,每天暂时只有一章。没办法,这打字的速度实在是不敢提及,每天能搞出个四五千字就算谢天谢地了!好在大纲早就写好,按照大纲按部就班的写下去就是了。)

    (还是要求一下点击、推荐、收藏!再次感谢每一位点击进来阅读的朋友!!!)

    ——————————

    下台之后,叶梓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后台那些热情的同学和老师,尤其是两眼放光的倪俊,回到了班级所在的位置。

    这下子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班上的同学可就放肆多了。特别是崔正光这个领头的,带着一帮子同学对着叶梓就是一通“蹂躏”,逼着叶梓答应了若干不平等条约,这才让叶梓带着满头乱发,借着尿遁逃过一劫。

    出了礼堂,叶梓沿着礼堂边上的小河,慢慢地向前走着。

    时间已是春末夏初。小河对面的农田里,油菜花还在艳艳开放着,一大片金黄色的海面。微风一起,黄色的浪花翻卷,煞是好看。

    叶梓满怀心事,美景在前也无暇细看,只是默默的向前走着。

    跟随着往日的记忆,叶梓走进礼堂后面的小树林,找了块干净的地方,靠着一棵树缓缓地坐了下来。

    小树林非常安静。远处礼堂那边,偶尔会有一丝音乐声轻飘过来,夹杂在风过树梢带来的簌簌声里,并不吵闹。几许蝉鸣更让这个初夏的下午,在安宁中透出一丝活泼泼的生机来,让人感觉慵懒而又沉醉。

    叶梓的心情却无法像这美好的环境一般沉静,心思极乱。

    前世,叶梓当然也看过网上的重生小说。他也曾羡慕过重生者那纵意恣肆的快乐人生,也曾假想过哪一天自己也能重生一次,让过往不堪回首的一切都能够从头再来!前几天冲关失败之后,他也在心里呐喊着,祈求老天开眼让他重来一次!

    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真的重生回了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叶梓的心里,除了一点激动、一丝兴奋、一抹憧憬向往、一股昂扬斗志之外,更多的却是惶惑、不安、茫然······以及深深的、深深的孤独感!

    那种被整个熟悉的世界无情抛弃的感觉,从叶梓意识到自己重生的那一刻起,就在不停地啃噬着他的灵魂!

    天还是那个天,人还是那些人,而自己――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原来的自己了!!!

    一切,都将从头再来!!!

    ——————————

    叶梓顺着记忆回到旧居的时候,外面早已是万家灯火了。

    从裤兜里找到钥匙打开房门,屋内的一切如同记忆里泛黄的相片,一下子袒露在他的面前。灯光亮起的刹那,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景象,让叶梓重生以来一直尽力压抑着的不安、惶恐和孤寂,在这一刻,如同春日融雪般慢慢地隐去,一颗混沌的心,忽然间~~就安定了下来。

    这是——自己的家啊!

    即使——这是只有一个人的家,那也是“游子”心中,最温暖、最安全、最平静的港湾啊!

    叶梓的父母在他不满三岁时,就因故双双去世,是爷爷将他拉扯大的。爷爷带着年幼的叶梓,离开了燕京这个伤心的地方,搬迁到了申城。十五岁那年,爷爷同样驾鹤西去。申城的这一套三居室底楼公房,就是爷爷留给叶梓的遗产之一。

    房子的面积有110平米,带着一个四十多平米的院子。所在的小区濒临浦江、长江、东海三水交汇的地方,环境极好。叶梓记得他们这个小区应该在十年后,和毗邻的两个小区一起全部拆迁了。市政府将这里打造成申城市区最大的湿地公园,上一世,叶梓还曾兴致勃勃的专程过来游玩了一次。

    在厨房里找到了一卷切面,叶梓简单填饱了肚子,又很自然顺手地将白天晾晒在院子里的衣服,收进来折叠放好。然后顾不上洗漱,衣服一脱,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一夜乱梦!

    ······

    叶梓是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搞醒的,睁眼望去,窗外蓝天红日,分外晴朗。

    看着屋内熟悉的旧居面貌,叶梓清醒地认识到,昨日的一切并不是个梦。

    自己,真的是重生了!

    敲门声打断了叶梓的思绪。门外的显然是个急性子,敲门声就没有停过,一直在响。

    叶梓不用想就知道,除了崔正光这个大头鬼,不会有别人。

    崔正光啊!

    这亲切而又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唤醒了叶梓的记忆。

    崔正光小叶梓半岁,是他的发小,真正光屁股的朋友。崔家是跟爷爷差不多的时间搬到这个小区的,住在同一单元的三楼。

    那时候,爷爷心痛儿子儿媳的早逝,不愿睹物思人。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变卖了燕京的祖居,置换了申城的这套房子和一笔钱款。

    崔正光的父母都是教师,托了不少关系从单位分到的房子。

    当时,他们俩都是班主任,一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的。所以夫妻俩一商量,特地带着礼物上门拜托叶梓的爷爷,帮着照看一下孩子。

    爷爷很喜欢崔正光的聪明机灵,也想给年幼的叶梓找个伴儿,于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个小伙伴打打闹闹的,从此混在了一起。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十几年间,两人一直是同校同班、同吃同住,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两家的关系也是极好,互相认了干亲,年、节都是在一起过的。

    崔正光还小的时候,爷爷也曾动过心思,想传授一点功夫给崔正光健体防身。只是这个家伙吃不得那个苦,跟着叶梓一起练了还不到一个月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爷爷只有一笑作罢。

    不过叶梓可就没有那个待遇了。

    自三岁起,爷爷就开始传授叶梓拳脚功夫。那时叶梓刚有了新伴,又正是年幼贪玩的时候,哪里耐得住性子吃这份苦。可是平时对待叶梓极其和蔼宠爱的爷爷,在这件事情上却是绝不通融,甚至严酷无情。几顿胖揍下来,叶梓只得乖乖听话。

    就这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叶梓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成就,却也是筋骨强壮,百病不生,身手更是矫健异常!寻常就是三五个大人,也绝不是他这个**岁少年的对手。

    十三岁的时候,叶梓外功初成。

    随后,在爷爷的指导下,叶梓开始修炼叶家祖传的内丹功法,真正开始了修真的前期准备。

    一直到三十几岁,将近二十年的艰苦修炼,叶梓一路冲破了功法记载洗髓伐筋的各个阶段,终于堪勘摸到了筑基的门槛儿上。可惜这十年来三次冲击,终究都是功亏一篑!

    前世的崔正光身患隐性心脉破损之症,年仅三十三岁就突然发病、英年早逝了。

    当时,叶梓想尽了办法为崔正光延续生命,为此,连自己修炼用的珍贵药材都全部拿了出来。只是当时的医疗水准,对于崔正光的疾病无能为力。即使叶梓重生之时的后世,这种疾病仍然属于不治之症。中医对此,也是毫无办法。

    崔正光发病之后,只拖了短短三个星期的时间就去世了,叶梓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件事对于叶梓的打击非常巨大,一度连修炼都蹉跎了下来。

    叶梓后来才知道,如果当时他能踏入洗髓巅峰,真气可以离体存在的话,即使无法完全治愈崔正光,用真气护住他的心脉,保住他的性命却是完全可行的。一旦叶梓筑基成功,凭借真正的修真手段,治愈他的心脉破损应该毫无问题。

    前世的叶梓,心中一直为此而郁闷自责。

    重生之后,再次见到崔正光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叶梓真是百感交集!

    ——————————

    敲门声仍然不依不饶的响着。

    听着敲门的声音,想象着门外崔正光的样子,叶梓嘴角微弯,无声的笑了起来。

    “小叶子你睡死啦?”崔正光敲门敲得不耐烦,隔着房门就喊了起来:“还不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

    “来了来了。敲什么敲,再敲下去门都被你敲坏了。”

    房门固执的响着。

    叶梓微笑着赶紧下床。

    房门打开,崔正光左手拎着一篮子菜,右手高举作势正准备继续敲下去。

    “这门早晚被你敲坏掉!”

    叶梓转身往房里走,假装气恼道:“你不是有钥匙的吗?又没带啊?上个三楼也没几步,你TM早晚懒死!”

    “嚓,今天换了身衣服,忘记拿了。你肯定在家的,我还爬楼梯干什么!不累啊?”

    崔正光嘿嘿笑着跟进来,走向厨房:“我妈买了两条河鲫鱼让我带过来,先养起来吧,晚上再弄。”

    “哦。”叶梓随口答了一声,慢慢地走回房间,又在床上躺了下来。

    放好东西,崔正光走进屋里,却见到叶梓又躺到了床上,感觉非常奇怪:“你没事吧小叶子?我记得你从不赖床的!”

    叶梓轻笑一声,也不回答,只是仔细地端详着崔正光那并不英俊,但却青春飞扬的面容。

    “哎哟,你这个样子,看得我浑身发毛唉。”崔正光假装哆嗦了一下,坐到床沿,伸手往叶梓额头摸去:“真有点奇怪唉!别是发烧了吧?我看看。”

    叶梓笑着打掉他的手,叹道:“我没事。就是毕业了一下子放松下来,感觉心里空得很,不想动弹。”

    “嚓,怪不得你死活都要报考中文系,真酸!”崔正光撇着嘴讥笑道。

    叶梓腰腹用力,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双手一闪之间就轻轻掐在崔正光的脖子上,一边摇晃着崔正光的脑袋,一边“恶狠狠”地说道:“该死的崔大头!我让你说我酸!我再让你说我酸!你再说说试试!”

    崔正光配合着叶梓的动作摇晃着脑袋,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继续说道:“酸······真酸······酸死我了······”

    笑闹了一会儿,叶梓放开崔正光,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眨巴着眼睛,崔正光笑道:“怎么样?不空了吧?”

    叶梓对他翻了个白眼,也不说话,起身洗漱去了。

    追着叶梓走到厕所门前,崔正光靠在门框上说道:“小叶子,问你个事情。大学我估计是够呛了,你说我是去读商校还是去海运学校?”

    崔正光的话语让叶梓快速地思考起来。

    崔正光前世读的是海运学校。毕业后先在港口和海关工作了几年,后来停薪留职,与叶梓合资开办了一家集装箱货运公司。凭借着他在港口和海关的人脉关系,公司的生意相当不错,赚了不少钱。

    不过这一世的叶梓拥有着前世无法比拟的前瞻优势,对于崔正光这个兄弟,叶梓心里有一些新的打算。只是,这突然来的一下子,他还没有完全考虑清楚。

    “你自己什么想法?过房爷娘(沪语:干爸干妈)他们怎么说?”

    叶梓一边放水一边问道。

    崔正光这时一点都没有玩闹的意思,非常认真的回答。

    “他们随便我。我已经打听过了,商校毕业以后多数是分到商店里做营业员,那样的话意思不大。海运学校毕业以后,分到港区做报关员的比较多,有些专业也有分配做领航员的,运气好的话还能进海关。港区的机会要比商店里多一点,我比较倾向海运学校。”

    叶梓心中暗暗点头。崔正光的学习成绩不行,但是考虑问题的思路却是非常清晰的。

    “嗯,让我先想想。”叶梓郑重地点头说道。

    “好,等会儿再说。”崔正光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我去客厅了。”

    ——————————

    叶梓仔细地思考着,慢慢地洗漱完毕,又去厨房倒了一杯清水,一边喝着一边踱进客厅,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

    来到崔正光对面坐下来,叶梓抬头注视着他,认真地说道:“小光,我有两个建议。”

    崔正光心里立刻重视起来。

    平时,叶梓很少称呼他的大名,都是“大头大头”这样随便叫着。一旦郑重其事地称呼他的名字,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崔正光也严肃起来:“哥你说,我听着呢。”

    “好,那我就说了。”叶梓沉吟了一下:“第一个建议:读商校,同时去财大旁听。”

    见到崔正光张口就想说话的样子,叶梓伸手止住了他:“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崔正光皱着眉,点了点头:“好,你先说。”

    “第二个建议很简单,索性不读了。”

    (新人新作,求点击、推荐、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