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无耻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无耻

作品:重生之叱咤乐坛 作者:高音上不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易丰的话当然是谎言。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下午排练之前易丰还托人传话过来,想跟蔡清德坐下来事先交换一下意见,再召开董事局会议处理这件事情,只是被蔡清德严词拒绝了而已。现在易丰一开口,就变成“临时拉来”、对于事情“模模糊糊”的了。    当然,这是正常的应对手段,易丰并没有做错什么。    作为现场职位最高的一个人,他拥有直接拍板的权利,如果易丰开口就说知道所有的事情,ok,那么接下去就应该他来做出决定了。这当中就少了很多必要的层次和润滑,同时也就没有了根据情况的需要再次修正的余地。    做事情可不是这样做的。    到了董事局主席这样的地位,很多事情易丰当然可以一言而决,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仍然需要考量和平衡方方面面的各种关系。就像今天,易丰心里当然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件事情,可是他现在能做出决定吗?匆忙之间他又能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来呢?    支持蔡清德的想法吗?    说实话易丰很不愿意,他能被孟莱拉过来当成后盾,他的立场那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支持孟莱吗?    易丰现在还不想立刻就跟蔡清德直接对上激化矛盾,支持孟莱的建议是一回事情,跟蔡清德直接冲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易丰并不介意在孟莱占到上风的时候出手相帮,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孟莱想要让他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跟蔡清德直接放对,那可就打错了算盘。    怎么可能!    易丰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儿,哪会这么轻易上钩。    而且现在的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乐团的这些首席们已经被蔡清德的咆哮“镇压”,再想旗帜鲜明的支持孟莱,易丰要花的代价那可就大多了。更何况媒体的出现也出乎了易丰的预料,对此他同样并不喜欢。虽然易丰并不在乎什么乐团的传统,但是媒体的过早介入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变得糟糕,而且势必会引来蔡清德的强力反对,这绝对不是一种妥当的做法。如果换成易丰来处理,媒体出现的时机还要晚上很多。    既然左右都不合适,那么“临时拉来”、“模模糊糊”的说法也就顺理成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先斗上一场让我看看情况再说。    这是一个董事局主席应有的手腕。    ……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除了记者们的录音设备工作时的微微声响,没有人急着说话。    “我先来介绍一下情况吧。”孟莱心里轻轻叹了一声,开口说道。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开口,那就没有人会开这个口的。    易丰的临阵退缩(这当然是孟莱的想法),让孟莱失去了最坚实最有力的后盾,同时也让他更加没有了退路,此时的孟莱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不过一想到孙云目前低落的状态,再想想现场这八位来自不同媒体的记者,孟莱先例又觉得自己未尝没有一搏的机会。    此时不搏,那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作为乐坛同行,我个人对于孙云前辈目前的情况深表同情,我也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孙云前辈找回以往的演奏状态。但是……我至今依然还是节日乐团的首席演奏家,我的肩上担负着全团137位演奏家的信任和重托,那么考虑问题的时候我就不可能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孟莱的颧骨上现出两团淡淡的红晕,让他平日里非常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正常了许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侃侃而谈,孟莱的情绪微微有点激动。    “站在乐团的角度,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加清醒更加理智的看待目前的情况,孙云前辈的遭遇的确非常令人惋惜也非常令人同情,但这不是我们节日乐团为他陪绑、跟着他一起滑入深渊的理由。我们应该想清楚什么才是适合乐团、对乐团有利的决定,我们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也都应该为乐团的健康发展负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来。亲情、友情对我们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乐团的健康发展才是我们真正的立身根本。”    “所以我坚持我的提议,这两场音乐会应该取消,至少也应该推后进行。”    事到如今,孟莱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就连“陪绑”、“滑入深渊”这样的形容都用上了,就连“亲情”都成为了他攻击的目标,他也不再继续掩饰这个提议原本就是他提出的。所有的一切,全都赤luoluo的暴露了出来。    “而且我还认为,作为节日乐团多年好友和合作伙伴,孙云前辈应该在自己的演奏状态出现问题的时候就主动解除双方的合约,这才是前辈艺术家应该具有的风范。”    说到最后,孟莱又特意非常认真的加了一句。    ……    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得吓人,孟莱的最后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的人全都怔住了。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打着为乐团考虑的旗号,前面还在冠冕堂皇的说着什么“责任”、“亲情”之类的大道理,紧接着就能说出这样毫无底线、不顾别人死活的屁话来吗?什么样的大脑回路才能让人毫无愧色的说出这样自私的话来!    孙云这样去做,节日乐团这方面的确可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不会有任何声誉上的损失,就连金钱赔偿也许都用不了很多。可是孙云呢?孙云却将从此彻底陷入沉沦当中,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放在平时,孟莱的这个说法并不算稀奇,古典乐坛当中经常会出现演奏家、歌唱家或是指挥觉得自己身体不适,临时取消演出的情况。但是需要注意一点,临时取消的是那位觉得不适的演奏家、歌唱家或是指挥的演出,演出本身并不会因此取消,演出曲目都不会变化。主办方的通常做法是请人前来救场,今后扬名国际乐坛的钢琴家小郎就是因为救场而无意之中出名的。    但是放到孙云身上,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孙云的专场音乐会,谁来救场?不可能有人来救场,请来了乐迷们也不会买账,他们就是冲着孙云买票的,换个人塞给他们,你们主办方准备闹哪样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两场是孙云的复出音乐会,也就等于是孙云十年沉寂之后的又一次首演。首演对于一位演奏家的重要性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包括在座的这些记者,而这两场音乐会对于孙云的重要性更要超过当年的第一次首演,这是孙云新生的开端。    这样的音乐会也是说一声取消就能取消的吗?而且还要孙云主动提出取消这两场音乐会?跟乐迷、媒体等等如何交代倒还是小事,孙云如何对自己交代呢?答应了取消音乐会,那就等于孙云自承状态不好,达不到音乐会的要求,那也就等于变相的承认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孙云搞出来的。    只要孙云开口答应,不用等待媒体和乐迷们的事后评论,也不用等到音乐会结束之后,孙云自己就已经亲手毁掉了自己的自信心。演奏状态丢失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直面的勇气。真要是这样,那么孙云的状态就真的是恢复无期了。    只要不是脑残,任何一个演奏家都绝对不可能答应这样过分之极的要求,孟莱肯定也清楚这一点,但是孟莱还是当着众人和孙云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简直就……就简直了,已经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来形容这种行为的恶劣程度。    这是完全将自己的利益至于别人的死活之上。    这是彻头彻尾的自私和无耻!    ……    蔡清德觉得自己彻底失败,当年老眼昏花,居然看中了这么一个东西,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易丰也已经收起了笑容,淡淡的瞥了孟莱一眼,低头喝水。    阿宽原本坐得距离孟莱最近,这会儿他正使劲儿推着身边的david,想要再靠过去一点。哪怕多离开一步的距离,那也是好的。    作为圈子里的一员,没有人喜欢也没有人接受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对于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来说,孟莱刚才的表现那就太够味道了。    好,好得很呐!    “孙先生,请问您对孟莱先生的说法如何评价?”    “孟莱先生,您是希望孙云先生主动取消演出吗?”    “易主席,请问你对此事的看法如何?”    “蔡爵士,对此您有何感想?”    会议室里一下子又乱了起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