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个真实的故事》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品:重生之叱咤乐坛 作者:高音上不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有一个女孩儿,她从小爱养丹ding鹤,在她大学毕业以后,她仍回到她养鹤的地方。頂點小說,x.可是有一天,她为救一只受伤的丹ding鹤滑进了沼泽地,就再也没有出来……”

    升降舞台渐渐上升,在弦乐组低沉而又缓慢的铺垫下,茹兰的声音轻轻响起在全场所有观众的耳边。随着升降舞台一起升起的茹兰,微微低垂着眼睑,她把自己的嗓音放得非常轻柔,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惋惜和伤痛,在三束追光的同时照亮下慢慢的诉说着。

    诉说?

    没错,正是诉说,而不是真正的演唱。

    叶梓已经来到了后台候场,一听这个前奏和茹兰低婉的诉说,他立刻知道茹兰选择的这首参赛曲目,正是由日后以一张《阿姐鼓》的cd大红大紫、在国际歌坛真正站稳脚跟的华夏女歌手朱哲芹首唱的那一首《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首歌难度极大,茹兰的这个选择可是相当有勇气啊!

    按照乐谱上的原调,这首歌在转调之后最高音已经达到了女声的高音c,也就是钢琴上小字三组的c3,这几乎就是极限高音了,在西洋歌剧体系中属于女高音音域范围的最高层。而歌曲后半段的演唱声区一直在小字二组的g2和a2上面盘旋,同样是极其难唱的。

    这样说大家可能并不清楚,那就换成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

    这首歌的最高音究竟有多高呢?我们都知道所有的男高音歌唱家都以能够完美演唱高音c为荣,这个音就是在高音c的基础上再翻一个八度,大家想一想就能知道这是多高的一个音了。因为女声的音域比起男声基本上是高一个八度,所以这个音也就是女声演唱当中的高音c,完全一模一样的难度,女声甚至比男声更难演唱。不管是男声还是女声的高音c。都被称为歌曲演唱当中的极限高音。

    这样的难度茹兰都敢选择,叶梓真心佩服她的胆量。

    要知道这可是在《十大评选》最终的十强争霸上面,任何细小的失误都会被老师们苛刻的耳力听得清清楚楚,以叶梓对茹兰的了解,她的演唱实力还不足以完美演唱这样难度的歌曲和这样的极限高音,即使这首歌唱到最后是用假声演唱都不行。

    所以叶梓仔细一听。发现茹兰的现场伴奏是降了一个调的,叶梓心里这才觉得比较符合茹兰本身的实力。不过即使茹兰是降了一个调来演唱,最高音也要唱到小字二组的降b2这个音,难度同样非常大,一般的歌手轻易不会尝试演唱这首歌曲。

    但是这样的选择同样会有很大的好处,如果茹兰能够比较完美的现场演绎这首歌曲,别的不说,在评委老师那里得到的分数肯定是不会低的。对于观众们和听众们来说,高到极限的高音演唱同样也是刺激他们喝彩刺激他们投票的极好方法。

    现在。就看茹兰的演唱究竟如何了。

    茹兰的诉说进行到了中段,电钢琴和电吉他同时悄悄加了进来。这,预示着正式的演唱即将开始。

    走过那条小河

    你可曾听说

    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

    ……

    乐队的伴奏很轻柔很简单,除了偶尔的几个乐队同步演奏的节奏型以外,没有任何复杂的配器处理。茹兰的演唱同样轻柔,简简单单的吐字,简简单单的诉说语气,就像是在为现场的观众们轻声诉说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

    但是这个故事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这首《一个真实的故事》的的确确取材于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娟子(徐秀娟)。娟子的父亲是一位出色的鹤类保护工程师,母亲陪着父亲养鹤十年。娟子从小帮着父母喂养小鹤,潜移默化之下也爱上了这项事业。

    1986年娟子从北方林业大学进修归来,接受苏省登瀛自然保护区的邀请,到这个丹ding鹤的越冬地工作。娟子的工作卓有成效,受到了前来视察的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扬。

    1987年9月16日下午五点多钟,为了救援一只前一天走失的白天鹅“黎明”。娟子连鞋子、衣服都没脱就走进了那条小河,她要涉水到对岸找寻“黎明”的踪影。

    这一去,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这一年,娟子年仅二十三岁。(ps:以上有关娟子的内容从网上节选,具体详情大家可以搜索一下。这是当年曾经感动过作者和无数华夏人的一件真实的事情。)

    后来,粤省著名词曲作者解诚强先生和他的两位合作者陈磊、陈喆一起,根据娟子的故事创作了这首感人至深的歌曲,除了将救援白天鹅“黎明”的事迹改成了丹ding鹤,其它丝毫未做改变。

    这首歌曲的首唱便是交由朱浙芹担任。

    正是凭借着对于这首歌曲声情并茂的演唱,朱浙芹在1990年《第四届华夏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荣获专业组通俗唱法二等奖,从此开始在华夏歌坛崭露头角,并且一点一点走上了国际歌坛。虽然这首歌曲最终是由甘平这位女歌手唱红的,其后也有很多女歌手翻唱过这首歌曲,比如林平、比如杭天琦、比如后世的谭静等等,但是在叶梓心里这首歌永远只属于朱浙芹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位歌手的演绎能够超越朱浙芹当年的版本。

    现在正在舞台上演唱的茹兰也不行。

    茹兰对于这首歌曲研究得很深,琢磨得也很透,她抓住了一点这首歌曲的特质,那就是真实。所以她的演唱是自然而然的往下流淌,一点都不夸张,一点也没有为了演唱高音而去故意渲染气氛,或是做出一副深情感动的模样来。茹兰只是轻轻的简简单单的往下唱着,旋律走高她的声音也跟着起来,旋律往下走她的声音也随之低沉徘徊。站在升降舞台上的茹兰几乎没有多少肢体上的动作,只是在演唱到高音部分时,用微微的皱眉或是仰头或是伸手等等幅度很小的动作跟随着歌声的流淌自然而然的做出来。

    实事求是的讲,茹兰的演唱很有味道,叶梓听了也不免点头称赞。

    但是为什么说茹兰的演唱也不行,那还真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那些个高音上面。

    作曲家在创作这首歌曲的时候,被娟子的故事深深打动,所以陈磊、陈喆这两位作曲家谱写的旋律本身就是饱含深情的,歌手一定要将这种旋律内本身就蕴含的情感演唱出来。

    主歌部分叙述性的旋律起伏不大,茹兰的演唱完全抓住了旋律的精髓,演唱得极其出色。她的演唱就是跟任何一位前后演唱过这首歌曲的明星们相比都毫不逊色,甚至比某些人的演绎更加贴合作曲家想要表达的那种感觉。在这一部分,叶梓对于茹兰的演唱丝毫没有意见,完全赞同完全支持并且完全享受她的演唱。

    到了副歌的高音部分,作曲家的意图是悲壮,是呐喊,是惋惜,是痛心的追忆。尤其是到了最后一段的全假声超高音演唱,作曲家谱写的这一段完全就是风中的声声呜咽,包含着极其强烈的情感在这几句旋律里面。

    但是遗憾的是,绝大部分的演唱者都没有领会作曲家的这些创作意图,而是将这一些高音部分唱成了炫技性的高音表演,这就跟作曲家的初衷完全是南辕北辙了啊!包括后来声名大噪、将这首歌曲真正唱hong的甘平,包括后世唱功极其了得的谭静,她们的演唱都无法真正与作曲家的企图贴合起来。

    只有朱浙芹的演唱是真正将作曲家想要表达的情感完美演绎了出来,听她的歌声唱到最后那就真的是声声呜咽在随风飘荡,没有一丝一毫炫技的味道在里面。满满的情感拉着她的歌声在慢慢的回荡,萦绕在听者的耳边,让人不知不觉中几欲落泪。

    这就是真正歌者的力量!

    甘平也好、谭静也罢,她们的演唱都做不到这一点。

    茹兰原本还是有机会的,从她前半段的演唱来看,她已经彻底吃透了这首歌,她的演唱也极其接近朱浙芹的路子。但是受限于她本身的演唱实力,降调之后的高音对她来说能够演唱但还是有点吃力,所以最后一段的演唱中茹兰已经无暇顾及歌声中的情感处理,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高音的演唱本身。

    这,就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了。

    假如茹兰的演唱实力稍微再强一点,她的高音能力再出色一点,这首歌她完全能够接近完美的演唱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到了最后一段明显带有一点缺陷。

    叶梓轻轻叹了口气。

    茹兰真是可惜了,前面那么出色的演唱。(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