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排练(5)

第三百八十二章 排练(5)

作品:重生之叱咤乐坛 作者:高音上不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呵呵,那好吧。小叶,那我就随便聊两句。”潘喆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叶梓微微低下头站在潘喆的身边,仔细听他说话。陈斜阳和两人站成一个夹角,面带微笑看着他们。

    说实话,叶梓的这份态度让潘喆心里颇感受用,当年他也是这样一路熬过来,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身份地位。在他看来,新人必须要经历过这样的一个阶段,才能真正破茧成蝶绽放自己的美丽。

    就为了这样的一份态度,他也愿意给叶梓说点什么。

    “小叶,你现在的演奏水平其实已经很高了。”潘喆用一句鼓励来作开头:“我刚才很仔细地听了你的演奏,虽然我不是很懂古典吉他,但是乐器演奏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从你的演奏本身来看,你已经具备了极高的水准,就是称为演奏家也丝毫不过分。”

    “小叶,这很难得,尤其是在我们华夏,要想找到一个真正的古典吉他演奏家,实在是太难了一点。”

    “但是,”潘喆语气一转:“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不能将你称为真正的演奏家。”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你还没有经历过跟乐团一起合奏的考验,只会独奏不会与乐团合奏的乐手,永远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演奏家。”

    “小叶,这将是你今后努力的方向。”

    潘喆轻轻拍了拍叶梓的臂膀,非常认真的说道。

    陈斜阳突然插了一句:“叶梓,潘老师说的这些也正是我的意思,跟乐团的合作是你目前必须攻克的一个难关。”

    “是,潘老师、陈老师,我都记住了,我会努力做好这一点。”叶梓立刻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好,我们就来说说刚才的这次排练。”潘喆点点头,问道:“小叶,你能不能告诉我独奏和协奏之间的区别?或者换句话说。独奏和协奏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潘老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独奏是演奏者自己的发挥,而协奏就需要考虑团体之间的配合。”

    前世。叶梓有过很长时间跟流行乐队合作的经历,对于乐队与歌手之间的配合也是完全清楚的。虽然流行与古典之间会有一些差异,但是依此类推,情况应该差相仿佛。

    潘喆笑了。

    “没错,基本上可以这么认为。但是还不够全面。小叶,刚才的这次排练我就不对你作具体的评论了,这没有太多的意义。我送你两句话吧,你可以自己去对照一下。”

    “这些年我做过独奏也做过协奏,从我个人的演奏经验中我总结出了这么两句话,现在我说给你听听。”

    “我认为,独奏是自由中的严谨,而协奏则是严谨中的自由。小叶,你好好想一想我说的这两句话。”

    “咦?自由中的严谨和严谨中的自由,小潘。你这两句话总结的很好啊!怎么以前从没听你说起过?”陈斜阳咀嚼了一下这两句话里的涵义,开口说道。

    “老陈,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就是一点自己的感悟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潘喆笑着摆了摆手,逊谢道。

    “不不不,”陈斜阳摇了摇头:“真的是总结的非常好。叶梓,这两句话你一定要好好琢磨琢磨,它会对你融入乐团、掌握跟乐团合奏的方法提供很大的帮助。”

    “唔,陈老师。我也觉得潘老师这两句话说得太准确了,跟我刚才的演奏对照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例证。”叶梓的眼睛亮亮的,带着一丝激动和兴奋。

    “哦?你来说说看。”陈斜阳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梓,潘喆也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叶梓微微回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刚才的这遍排练,在引子之后的第一段就是独奏。那段独奏我弹得很舒服,感觉很自由很放松,但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那一段的演奏太散了一点,缺少的就是潘老师所说的这种‘自由中的严谨’。”

    “推而广之。所有的独奏,包括单独的独奏和协奏曲中某一段的独奏,都应该是这样秉持着‘自由中的严谨’的演奏才对。”

    “潘老师的第一句话,将独奏的特性完全概括了起来,我刚才的演奏还没能做到这一点,真的还当不起演奏家这个称号。”

    潘喆轻轻点了点头,心里越发满意。

    年轻人有缺点有问题并不可怕,能够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和错误,正视自己的错误和缺陷,以后就很有可能改掉这些毛病。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只是年轻人大多年轻气盛好面子,就是明知自己错了很多时候也会死扛到底,当年的潘喆自己就是这样的。

    但是十九岁的叶梓做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后面乐团一加进来我就感到很不舒服,好像手脚都被捆绑住了,一点也施展不开。这个时候我的演奏也变得拘谨起来,失去了第一段演奏时的那种自由,这其实很不好,也很不对。”

    叶梓继续说道。

    “这一点,也恰好验证了潘老师所说的这一句:协奏就是‘严谨中的自由’。”

    “在演奏这首协奏曲,不,在跟乐团合奏的时候,我就应该将前后这两段的演奏结合起来。在独奏的时候保持必要的严谨性,而在协奏的时候保证自己的自由度,这样,独奏与协奏之间才能够完全协调起来。”

    “这样的演奏,才是一位真正的演奏家应该具有的演奏态度和演奏方式。”

    叶梓越说越兴奋,眼睛越来越亮,语速加快,眉飞色舞。

    “潘老师,谢谢您!您的这两句话帮我推开了另外一扇窗户,叶梓今后若有所成,都是自这两句话开始。”

    “潘老师,请受叶梓一礼。”

    说着,叶梓面对潘喆一躬到底。

    潘喆心里感叹不已。

    叶梓对于器乐演奏的悟性之高,实在是潘喆生平仅见。仅仅凭借刚才说的那两句话和一次不算成功的排练,叶梓就能说出这么多自行领悟的东西来。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句天分高悟性好就足以形容的了。

    潘喆自己从七八岁儿童时期开始上台,一直到现在三十几岁,二十几年的舞台生涯才总结出这么两句经典的感悟。叶梓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就能完全领悟其中的真谛,潘喆现在真想知道,这个演奏天分和领悟力如此出色的少年,今后究竟会走到什么样的高度?

    演奏家?

    不,在潘喆心里,演奏家对于叶梓来说唾手可得,不会有任何难度。

    演奏大师?

    也许努力一下……这个少年还真的是有可能达到的啊!

    演奏……宗师?

    潘喆浑身一激灵,立刻收回了刚才的胡思乱想,一伸手就将叶梓扶了起来。

    陈斜阳轻声笑道:“叶梓,说得不错,说得很不错!你能说出这几句话来,我相信要不了几天,你就能和乐团默契合作了。”

    “嗯,谢谢陈老师,谢谢潘老师,我一定会努力的。”

    “呵呵,不用着急,我们的时间还是足够的。”陈斜阳按住叶梓的肩膀:“潘老师刚才跟你讲的是跟乐团合作的大纲,那我就提醒你一点细节问题吧。”

    “你在演奏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一定要注意我的手势和动作,这是最基本的一条。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带着整个乐团跟你走,那你就要跟着我的指挥棒来行动。”

    “叶梓,知道了吗?”

    陈斜阳的语气很温和,用词也很宛转,不过叶梓脸上立刻红了起来。

    刚才的演奏中,叶梓只顾着演奏、音量以及与乐团配合的问题,还真是没怎么注意陈斜阳的指挥动作。这一点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啊!

    潘喆微微一笑。

    “熟悉以后就好了,慢慢来,不用着急。叶梓,我也跟你再说一点吧。”

    “你在演奏的时候,要学会将两只耳朵分开来使用。”

    “潘老师,您是说用一只耳朵听自己的演奏,另一只耳朵听乐队的演奏?”叶梓非常聪明。

    潘喆笑着点了点头。

    叶梓也笑着点了点头,现在他已经清楚的知道,为什么刚才这一遍跟乐团之间的配合会出现问题了。除了没有注意陈斜阳的指挥以外,就是没有使用这种“分耳听音”的方法,这才将整个演奏搞得乱七八糟。

    分耳听音这种方法,其实跟后世演出时戴监听耳机是一个道理。演出时的监听耳机按照要求应该只戴一边耳朵,这只耳机里传来的就是没有伴奏的演唱声音,另一只不戴耳机的耳朵用来听舞台上放出的伴奏。这其实就是“分耳听音”,用这样的方式才能精确控制音准。戴上两只耳机的时候,或者单只耳机里同时有演唱和伴奏的声音时,音准反而没有只戴一只好控制,很容易走音。不过从听觉习惯上来说,当然是两只耳机同时来听更舒服一点也更习惯一点。(PS:这种情况特指舞台演出,跟录音时戴耳机不一样的。)

    现在潘喆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这种“分耳听音”的能力,需要通过不断的练习才能很好的掌握。对于器乐与乐团之间的合奏,以及管弦乐队伴奏下的美声歌曲演唱,这是必须掌握的听音方法。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