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十章 死不认账
    人群安静极了。

    这个结果虽然早已在众人的预料当中,但是当它真的发生在众人眼前,还是让他们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尤其是看看安德鲁那魁梧健壮的体形,再看看小得不成比例的那个瓶盖子,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安德鲁倾尽了他的全力,足足尝试了五遍之多,但他最终还是失败了。而且这样的失败,看起来就连安德鲁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会真的就发生了!

    所有人都微微呆滞起来。

    “yes!太棒了!”

    陈义臣可不管众人发不发呆,一见瓶盖子还好好的呆在酒瓶上面,他立刻就振臂欢呼起来。

    “小叶子,好样的!”

    唐奴的反应只比陈义臣稍晚一瞬,这样的场面同样也是他喜闻乐见的。他高举着两只酒瓶,兴奋地跳跃起来。只是他的体形过于肥胖,跳了几下就有点气喘吁吁了。

    孙云和梅姐他们也都喜出望外,尤其是梅姐和keny哥、阿坤这几个,他们一直在为叶梓担着心呢。谁知那个大块头金毛老外居然试了五次都没能把瓶盖子弄下来,这可实在是太好了!

    要是叶梓真的输了,钱倒是其次,同来的这些人里除了陈义臣就没有差钱的,请大家喝一杯酒那是小意思。但是输了的话,对于叶梓士气上的打击才是最重要的。

    叶梓现在正处于全面宣传的前夕,这个时候正需要一鼓作气向上攀登。这次的事情虽然跟专辑单曲这些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如果失利的话就会被有心人利用,比如在场的钟明诚,又比如没有在场的朱汉文,他们都会借机生出事端来。

    一篇稍稍歪曲的负面文章,就会对叶梓造成很大很坏的影响。这对叶梓接下来的全面宣传,可就大为不利了。

    无论任何时候,先入为主的第一印象都是很重要的。

    现在叶梓赢了。那就完全不同了。

    就算钟明诚他们炮制文章攻击叶梓,但是这个赢了的结局他们是无法更改的。他们最多只能从喝酒闹事、争强斗狠这些方面去说叶梓,那就完全是两码事情。

    叶梓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争强斗狠这些标签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坏影响。

    年轻人嘛。谁不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

    重要的是赢了就是赢了,不管采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段。对于胜利者的崇拜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秉性,如果钟明诚真的写上那么一篇文章攻击叶梓,说不定还能因此为他带来很多的歌迷呢。

    今天的这件事情能有这样一个结局,无疑是最好的了。

    啪。啪,啪……

    孙云、梅姐他们都用力地鼓起掌来。

    陈义臣和唐奴的高呼雀跃已经震醒了呆滞中的人群,阵阵掌声又让他们重新兴奋了起来。

    不管叶梓和安德鲁谁赢了,这场赌赛已经走到了终点,这就预示着他们即将赢得自己的奖品——一杯五十香江币以下的酒水。

    就像叶梓刚才所说,这一点——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至于谁赢了?

    管它呢!

    能喝到酒就行!

    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口哨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

    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叶梓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心里却平静无波。这样的小事情丝毫无法撩动他的心弦,他只想早点结束这一场闹剧。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时分。中午开始他还要继续工作,没那个闲工夫陪着他们周旋下去。

    叶梓对面,安德鲁呼哧呼哧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虽然刚才的几次尝试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安德鲁已经用尽了他的力气。

    但是遗憾的是,他还是失败了!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会失败的。

    阴鸷男子紧皱着眉头,恶狠狠的看向钟明诚的方向。钟明诚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安德鲁?斯托克先生,三次尝试已经结束。瓶盖子没有被你揭下来,所以……现在你承认失败了吗?”叶梓恶魔一般的声音再次悠悠的传入安德鲁的耳朵里。

    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安德鲁的认输就代表着赌赛的终结,他们就等着这一刻的来临呢。

    安德鲁的嘴巴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面对着这样年轻的一个华夏人。他如何愿意低头认输啊。

    但是不认?

    能行吗?

    现场有超过三十位见证人在场,他就是想反悔都反悔不了。

    “不,我想安德鲁先生还没有输。”说话的是那位阴鸷男子。

    “哦?三次尝试失败还不肯认输?我想听一听你的理由,它最好能够合理一点。”叶梓微微皱眉。

    “安德鲁的确没有打开瓶盖子,这一点是现实发生的,我承认。”阴鸷男子的声音有点尖利。听上去像是金属在玻璃上摩擦的那种声音,让人很不舒服。

    “但是很有可能,这个瓶盖子在流水线上就已经被机器压坏了,我们都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阴鸷男子还真的找到了一条貌似靠谱的理由:“这样一来,力气再大都没有办法将它揭开,因为瓶盖子已经和酒瓶瓶身混在了一起,完全打不开了。”

    “就算把酒瓶打碎,瓶盖子还是会跟酒瓶黏合在一起。”

    “所以……我拒绝承认安德鲁的失败。如果换一个正常的酒瓶子,安德鲁是不可能失败的。”

    阴鸷男子阴沉沉的说道。

    安德鲁死灰一样的眼睛里,重新燃起了一团希望的火焰。

    “有没有搞错啊?”陈义臣立刻大喊了一声,叶梓这方的几个人齐声声援。

    但是,人群却奇怪的沉默着。

    阴鸷男子说的这些话让叶梓他们愤怒,但却打动了在场的这些人。他们几乎都是西洋人士,心里根深蒂固的就认为华夏人应该比不过西洋人。

    他们当然愿意喝到免费的酒水,他们当然不会拒绝安德鲁的请客,不过如果是叶梓输了花钱,他们心里肯定会更乐意一点。

    所以,即使安德鲁的五次尝试就是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事情,五次失败也是他们亲眼目睹,他们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反对阴鸷男子这样拒绝服输的理由。

    他们全都选择了沉默。

    “啤酒是你们自己带来的,并不是由我提供,你觉得这样的一个理由在失败的事实面前站得住脚吗?”叶梓撇了撇嘴冷冷地反问道,他很不齿对方这样的狡辩。

    阴鸷男子从容镇定:“但是这是事实。我无法想象安德鲁会打不开这个瓶盖子,事实上,安德鲁以前曾经无数次轻松的打开它们,这也是我亲眼见过很多次的。”

    “我敢向上帝发誓!”

    “所以,一定是这个瓶盖子本身就有问题,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哦?照你这么说来,所有的错误都是别人的,你们是永远正确,就算你们失败了,那也是别人的错误造成的,你应该是这个意思吧?”叶梓冷笑着反问道。

    “我没有这样说。”阴鸷男子立刻说道。

    “但你就是这样的意思。”叶梓也立刻接了上去:“面对失败不肯承认,难道我说错了吗?”

    “但是以往我们曾经有过无数的成功经验,这就证明肯定是瓶盖子有问题。”阴鸷男子死不认账。

    “经验?可笑之极!”叶梓毫不客气。

    “曾经做到过,就能代表现在一定也能做到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强盗逻辑,用以往的经验来代替无可辩驳的事实,这是极其可笑的事情。”

    “就像你去参加运动会跳高比赛,训练的时候你能跳过两米,但是比赛的时候你三次试跳失败,你能跟裁判说这不公平,以前我都能跳过去的?”

    “你能这样说吗?”

    叶梓讽刺道。

    “但是如果横杆本身就有问题,那就不是运动员的能力不行了。”阴鸷男子坚持他自己的说法:“这一次就是这样,瓶盖子本身出现了问题,这就是安德鲁无法揭开它的原因。”

    “这不是安德鲁的能力问题,所以我还是拒绝承认失败。”

    话说到这里,一下子就僵住了。

    面对一个装睡不肯醒来的人,跟他讲再多道理都不会有任何用处。

    这个阴鸷男子的出现,和他这一通似是而非偷换概念的胡搅蛮缠,安德鲁这一方显然是准备死不认账了。

    现场的这些见证者一直保持着沉默,这几乎就是一种无声的支持了,这就让原本清晰明了的结果被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倒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