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 > 重生之叱咤乐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饮恨
    0.01分——这,就是陈义臣和刘琦之间的分数差距。刚刚听到这个分数的时候,陈义臣差点没被噎死。

    这样的分差如何让人坦然接受?换了谁来恐怕都会是这样想的吧?

    “好遗憾啊Ethan,0.01分的差距就让你跟最后的冠军失之交臂了,我真的替你感到遗憾啊!”

    评委点评开始之前,阿姐先说了这么一句。她对陈义臣的欣赏和喜欢,溢于言表。

    陈义臣赶紧举起话筒,苦笑道:“谢谢阿姐。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我才是全场最感到遗憾的那个人了。”

    “是啊是啊。Ethan,现在除了遗憾,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阿姐追问了一句。

    这一次陈义臣考虑了一下,这才正色说道:“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只是??????只是这个分差,”陈义臣再次摇头苦笑:“阿姐,这个分差实在是??????”

    话音稍一停顿,陈义臣不等阿姐接口,继续说道:“阿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顾嘉烣先生为我做一下点评,谢谢!”

    “好,这个要求可以满足。”

    阿姐回答得很干脆,陈义臣的点评本来就是定的顾嘉烣先生。

    “Ethan,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想听我来给你点评。”顾嘉烣清了清嗓子,拿起话筒开口说道:“是因为我给了你一个全场最低的分数,对吗?”

    “是的,顾先生。”陈义臣并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我想听一下您对我演唱的看法,特别是我今晚做得不好的地方。”

    “可以。”顾嘉烣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是想先来问一问你,Ethan,以0.01分这样的差距输掉了和刘琦选手的直接对决,这就意味着你已经从今晚的冠军争夺中出局。”

    “对此,你现在有什么感受可以跟在场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分享的吗?”

    顾嘉烣的这个问题很残忍。

    在陈义臣以如此残酷的方式出局之后,还要他当众说出此刻心里的感受,这不啻于在陈义臣血淋淋的伤口上又撒上了一把盐。

    作为一名香江评委。顾嘉烣的做法真的令人不解。

    蔡清德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他很快就放松了下来,脸色恢复了平静。

    陈义臣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没有人会愿意这样做的。观众席里,有些观众们开始聒噪起来。

    现场变得有点乱哄哄的。

    顾嘉烣不言不语,就这么一直看着舞台上的陈义臣,等待着他的回答。

    “顾先生,我??????我现在感觉很遗憾。”陈义臣艰难的说道。他无法真正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只能以这样敷衍的语句来稍作交待。

    在他心里,他当然知道顾嘉烣问的究竟是什么问题。可是这样的问题,如何回答?

    “呵呵呵??????”

    顾嘉烣忽然轻声笑了起来:“好了好了Ethan,不愿回答我不勉强。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后悔才对。就算你现在还不觉得后悔,等一会儿你一定会感到后悔的。”

    顾嘉烣这一通“后悔”,说得每个人都有点不知所云。

    陈义臣就在心里暗自腹诽不已。

    顾嘉烣并不理会别人的反应,自顾自的开始了他的点评。

    “Ethan,对于你今晚的演唱,我可以用两个词语来概括一下。”

    “一个是惊喜。另一个是失望。”

    观众席里渐渐安静下来。

    顾嘉烣毕竟是香江乐坛的老牌大拿。在他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曾经谱写了大量观众们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上hai滩》、《小李飞刀》、《万水千山总是情》、《当年情》、《狮子山下》等等等等,太多太多。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座的很多观众都是听着他写的歌曲长大成人的。

    他是香江乐坛真正的大师之一。

    这个地位,是靠着他几十年来的上千首作品慢慢累积而成的。他在香江歌坛深孚众望,他的成就有目共睹。

    虽然,观众们对于顾嘉烣刚才的提问有些不解,对于他给陈义臣打的这个分数也有一点不满,但是现在他正式开始点评,观众们用安静的聆听来表示对他的尊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陈义臣也赶紧收摄心神,不再去东想西想。能够当面聆听顾嘉烣的教诲,这样的机会——不多。

    顾嘉烣慢慢的说道。

    “第一首《时代曲》。Ethan你的演唱让我感到了惊喜,甚至可以说感到了惊艳。”

    “你今晚的这次演唱,完全突破了自己以往的窠穴,唱出了这首歌曲真正的内涵。三段体的歌曲,每一段你都唱出了新意,无论是声音的塑造、气息的控制还是歌曲的处理。这首歌曲你都几乎做到了完美。”

    “《时代曲》这首歌,我听不出你的演唱有任何毛病。在你的第二首歌曲还没演唱之前,我在心里给你打的分数是9.90分。”

    “在我的认知里,艺术是没有满分的。所以这个9.90分已经是我最高的认同。”

    “Ehtan,你做得好极了!”

    顾嘉烣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暂停了下来。

    观众席里,传来一片轻轻的“嗡嗡”声。

    陈义臣鞠躬致谢。

    “《共同渡过》是你选择的第二首歌曲。这首歌曲适不适合放在这里演唱?应该说选它或是不选它都有道理,所以这一点我们就不作讨论了。”

    “从我个人来讲,我是不太赞成这样的选择,不过这一点不会让我扣分。”

    顾嘉烣从选歌的角度来切入对第二首歌曲的评述。

    “回到这首歌曲的演唱上面。”

    “Ethan,我只听了你一小段演唱,就把刚刚确定的分数往下拉了一点。当时,我考虑的是给你9.80分或者是9.75分,看你接下去的表现再定。”

    “你肯定要问为什么。”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顾嘉烣自问自答了一下。

    没有停顿,顾嘉烣立刻就往下继续:“如果单纯从演唱的角度来说,你的演唱没有太大的问题。虽然不够出彩,但是完整性还是做得很好的。让我来打分的话,可以给到9.70分以上。”

    “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演唱《时代曲》的时候,你是用你全部的身心来演绎这首歌曲的,而到了《共同渡过》的时候,你仅仅是唱了这首歌,而且唱得还不是那么出色。”

    “你更多考虑的表演,是如何将现场的气氛搞起来。Ethan,你说??????我有没有说错你?”

    叶梓在休息室里一边暗暗行功,一边听得是佩服不已。

    姜还是老的辣啊!

    顾嘉烣一眼就看穿了陈义臣在第二首歌曲演唱时作秀的那种心态。

    就像陈义臣演唱时的闭眼。

    《时代曲》时他是跟随着自己内心的情绪在走,该闭眼时就闭上了眼睛,不用事先设计好。

    而到了《共同渡过》这首歌里,闭眼就是一种“秀”了。在演唱之前就已经设计好什么时候闭眼,又到了什么时候睁眼。或者什么时候该伸出右手,什么时候又该转个身子。

    并不是说这种设计不好不需要。

    在任何一位歌星举行演唱会之前,这样的设计是一定需要的,而且还需要反复排练熟极而流才行。

    但是,现在是比赛!

    “Ethan,你可能忘记了一点,‘申粤香’是一次歌唱比赛,而不是演唱会的现场。《共同渡过》这首歌,也不是刚才曾纯选手演唱的那首《那一年我十七岁》,这首歌并不需要太多的表演成分。”

    “看一看章国荣在演唱会上的表现,你就应该清楚这一点了。”

    顾嘉烣立刻抛出了自己的观点。不过在这一点上,评委们之间也有分歧。

    搞声乐教育的这一批评委,包括徐琅、雷震、李怀同他们都坚决支持顾嘉烣的意见,所以他们给出的分数也都偏低。但是像陈洳佳、梅雁芳和朱枫泊这些需要登台演唱的评委,他们就非常认可陈义臣的表演,梅雁芳甚至直接给出了满分的评价。

    但是无论评委之间的分歧如何,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顾嘉烣的理由更充分一点。

    顾嘉烣就此继续点评。

    “所以Ethan,你的表演痕迹越来越浓,我给你打的分数也就越来越低。到了最后那个完全没有必要的第四次反复,让我最终将分数定在了9.65分。”

    “这是一次让我非常失望的演唱,本来,我对你的第二首歌曲是抱着极大的希望的。”

    “最后,我只想再说一句。”

    “Ethan,在你还无法同时兼顾演唱和表演的时候,我的意见是——先考虑把歌唱好。”

    “好了,我的点评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顾嘉烣的这段点评,在现场观众零落的掌声中结束了,剩下陈义臣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舞台上面,甚至都忘记了感谢顾嘉烣给他做出的点评。

    陈义臣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自己在第二首歌曲演唱时过多的表演设计痕迹,让顾嘉烣一再将打分降低,最终导致自己以0.01分这样微乎其微的差距——

    饮恨当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