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97章 :顾念,永不取他性命
    “夫人,安平不敢说谎,此事,以小的揣测,五小姐就算着恼大少爷,也断不会如此行事。不过,谁能担保第一少不会为她出头呢!”

    话都点到此处了,王氏如何不知。她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

    攥着的帕子被绞成了一团,最终才理顺了一些事情。

    “安平你说的是,现在……我是真的不能与那小贱蹄子做对。相反的,为了元儿,我还得上门求着她。”

    若是说安鸾元了解安清琉,这王氏自也是了解安清琉的。明争暗斗那么些年,她也是清楚安清琉其实,也是顾念着些许的情义。若不是这样,只怕安鸾元早就被玩儿死了。哪怕,她觉得自己儿子很能干,可也不得不承认,安清琉和慕容流轩,更胜和筹。

    “夫人能想清楚就好。只怕,此事若是要保得大少爷好,还得求五小姐一回!”安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天的情形简要地说了一回。

    王氏直听的眼睛都气红了,可也只能叹安鸾元不争气。

    “罢罢罢,我也只得拉下脸,求着哄着这个小贱蹄子了。”

    王氏无力挥手,向安清琉认输,这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不得不求上门。

    打发了要假意来看人的姨娘们后,王氏便坐上马车。

    “去安家染坊。”

    “这件布染的成色还算正气,晒的时候注意一些。卷起来的时候,一定要放平,别弄的有折子。”

    还在视察安家染坊的安清琉,正在与人交待事情。却看见五儿与染坊的看护一起进来。

    “小姐,夫人来了。”

    安清琉挑眉,眸里有些烦躁,五儿知道,小姐最忌讳的,就是这种做事还被人打扰。可这来的人毕竟是王氏,安家的主母,安清琉名义上的娘,她不得不禀。

    “刘管事,这儿交予你了。”

    “五小姐去罢。”

    和管事的交待后,安清琉这才蹙眉出来见王氏。

    不过,在走到半道上时,安清琉却冷着脸蹙往染坊自己的办事小房间。

    “小姐,我们不去见夫人了?”五儿诧异地问。

    “且让她候着罢。”安清琉冷着脸淡漠地回。才出了安鸾元的事情,现在王氏上门,指定没好事儿。且她也太了解王氏这人,无非不登门的主儿。不用说,肯定是为了安鸾元的事情而来。

    王氏在外面喝的茶都换了二盏了,这内心的火是再也憋不下去。

    “哼!”一边的婆子更是气不过,当场就冷哼着要发作。

    “来人,来人……”

    “哟,母亲来了呀。唉,刚才门房的好象是有通报过,不过,女儿居然忙的忘记了,还请母亲原谅则个。”

    恰在这时,一身紧身小袄儿的安清琉笑意盈盈地出来。

    看着这优雅行来,面颊含笑的青春四溢的绝美女子,王氏眸色微黯,她生儿育女好几个,愣是教导不出如安清琉这样的女儿啊。

    “清琉啊,母亲也知道你为了我安家的生意忙活的紧,不过,今儿元儿不是出了点事儿么,所以我来和你支会一声。”

    安清琉脸上的笑容僵滞,“大哥出事了?”

    虽然着恼那天安鸾元做的混事儿,可终归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人,听到他不好了,安清琉还是会多嘴一问。

    见她不似做伪,王氏内心更确定了,今儿安鸾元遇刺之事,只怕还真的与慕容流轩脱不了干系。

    她挥手,那几个侍候的婆子便赶紧下去。随手还把门掩上。

    安清琉挑眉,直视着王氏,“莫不是大哥的事儿很严重?”

    哪曾想,王氏不答,却起身,冲她直直的就要下跪。

    安清琉拧眉,也跟着跪下。

    哪怕与王氏再怎么不和,也断没有让一个长辈跪下的理儿。

    “母亲有话且说罢,你这般折煞孩儿,是要断清琉的寿哩。”

    王氏不起来,只是不住磕头,满面是泪。

    “清琉啊,母亲知道以前对你不住。可是,我只有鸾元这一个争气的孩儿,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罢。”

    安清琉强行拽她起来,“母亲,你若是不起来说话,清琉转身就走。”

    王氏抽噎地哭泣着起身勉强坐下,伤心地把安鸾元伤及腿中间的事儿说了出来。

    “遇刺受伤,腿中间!”

    几乎是瞬间,安清琉也想到了慕容流轩。

    “那他究竟是能治还是不能治啊?”为此,安清琉也不解了。若真的导致安鸾元不能人道。她还真心会不好受。虽然,被他侵犯的时候,是恨不得这男人从此被切才好。可真实的发生了此事,她还是无法接受。

    王氏原本想说大夫说的还算有治。不过,想着这一次是来求情的,是以便只是哀戚地抽噎地哭。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令安清琉也再问不得。

    “清琉,我若是早知道你和慕容流轩如此的近,怎么着也不会让元儿乱来的呀。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元儿的命,还请清琉你保他一保。我安家虽然是负了你,可你也没得不承认,当年,若不是老爷心善抬你回府,你只怕当日便会命不保俟。最终会落入谁人手里,这也是个问题。”

    看安清琉的脸色变的难看,王氏赶紧摆手。

    “清琉你莫误会,母亲说这些个话儿,只是求着你不管怎么着,都请保全我家元儿一命啊。这孩子要说真心,他也确实是真心待你的。只是……这后面可能心思有些个歪,行事的原则也有些不得当……”

    越说到后面,王氏就越是小声。儿子做的事儿,她虽然觉得其实这没啥的。但是,安清琉会怎么想呢?

    一狠心,王氏居然从怀里舀出早准备好的一把刀子。

    “清琉,母亲也没别的想法,只求你答应我,不要害了元儿,保证不伤他行不行。以后,我定严格管控他。”

    说着,王氏居然狠心往自己的脖子处压。她是真的铁了心要求安清琉答应。

    紧盯着她,安清琉淡然地笑了,“压吧,母亲,你若是愿意,就使劲地压吧。大不了,世人说你强行逼迫于我,而我背负个不孝之女的名声。可是你呢,却是永远也看不到大哥,还有几位姐姐妹妹们的幸福生活了。”

    王氏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清琉……”

    安清琉放下茶盏,“我答应你,无论如何,不会伤安鸾元性命。不过若是他要害我,为了自保,我自会反击!”顿了顿,“不是被你威迫胁迫,而是……我终归视他为大哥啊……”

    这后面轻轻幽幽的一句伤感的话,听的王氏呆呆地放下了刀子。在这一刻,她甚至觉得,或许,自己真的……错怪了这个祸胎……

    ……本书首发自“”,,更新快、无弹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