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章 :劫掠,先爽再收
    “安清琉,你有同情心没?”长孙无剑炸了,这是什么女人啊,他眼巴巴的跑来,想看到一点点的同情,为何却接受到人家特兴奋的笑容!

    难道,他的男性魅力真的不行了?

    被女人怪坏了的他,原本以为自己一出马,便会征服诸如安清琉这样的女人,在他看来,安清琉就应该看见他后,便粘上身来,可是……事实是人家看也不屑多看他一眼……

    骄惯了的长孙无剑第一次受伤了。

    看着这二货一幅受伤的表情,安清琉更乐了。

    “哈哈……长孙无剑,你不会认为,我应该……同情你的吧?”

    长孙无剑咬牙,“难道不是?”

    “哈哈……”就算是五儿这见天繃着张晚娘脸的小丫头也跟着乐了。少爷,你自我感觉会不会太良好!

    “唉哟,不行了,我,我真的服了你。”安清琉笑喘不过气来,扶着马车好半响,才抬头正色对着前面脸色难看的长孙无剑。“长孙少,不好意思啊,我家男人看你不好,教训你,这说明就是你不对。所以呢,他当然就打的好,打的有道理。”

    “安清琉……”被她笑的太得瑟的脸晃花了眼,长孙无剑咬牙,突然间又妖孽地一笑,“其实,你可知道,我来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告诉你一些有关于慕容流轩的真实情况?”

    如果是以前,安清琉或许会怀疑,但是现在嘛,她蛾眉一挑,笑容不变:“不好意思,我家男人是什么样的,还真不用你来告诉我。”

    “小五,起驾。”

    “好嘞,小姐。”小五赶紧驾车要走人。

    长孙无剑则横在马车前面,“安清琉,我实话告诉你,慕容流轩不是可信任的能托付终身的男人。我眼巴巴赶来就是告诉你,那个家伙从没把女人当成正经的人?在他眼里,女人就是物件儿,可以利用,也可干脆利落地弃之。以前我们一起玩儿的时候,他可没少把那些女人赏我们,你,肯定会是下一个被当成物件儿的女人。”

    他多真诚的来告诉这女人啊,这一下,你总得对我感激了吧。

    但是,安清琉只是眨巴眨巴眼睛,再眨巴眨巴眼睛,摇头,作惋惜状。

    长孙无剑得瑟了,“没关系,你现在离开那家伙,看清了他,跟着小爷,小爷不会亏了你的。你去京城打听一下,我对女人可是大方出了名的。你嘛,你要当我的正室平妻之类的,都随你。”

    安清琉特真诚地点点头,“嗯,想不到,京城还有象长孙少这么热心的人啊。你说慕容流轩把女人当成物件?”

    “是啊,安清琉你都什么表情啊?告诉你,慕容流轩有哪点好,人没小爷我长的帅气,钱财……呃,比我多一点。那啥,感情,他可不懂怎么哄女人。也就是小爷看的起你,怕你上当受骗了,这不眼巴巴的来告诉你。你要真的感激,可以以身相许啥的。”

    五儿听的直翻眼,这都什么人咩。自我感觉如此美,你娘造不?

    “首先,我得向长孙少你说一声谢谢你来告诉我有关我男人的人品。其实,我得实说放,你这样做,我并不感激,相反的,很反感。最后,我得申明一点。我挑男人也是有眼光的。慕容流轩在我心里,他就是个把我当宝当珍珠的存在。至于你所说的把女人当物件,不好意思,我永远不是物件,而他,也不会把我和那些物件女人相比。浪子还回头呢,我相信自个儿的眼光,慕容流轩,会是一个值得相守终身的好男人。”

    “五儿,赶紧走。”

    五儿听着这番对慕容流轩的夸赞,就差鼓掌了。

    驶离了长孙无剑后,这小丫头才兴奋地回头宣告,“小姐,我收回早上的话。原来,你对姑爷这么好哩。嘿嘿,那家伙虽然说的难听,可刚才,我差点也有点相信了。都替小姐你担心呢。想不到,小姐你却如此相信他。”

    安清琉闭眼,缓而沉地回她,“五儿,我相信自己的心。”

    抚着心脏的地方,想到那个男人早早的起床做早膳,巴巴的修好着她回家……她不是傻子,也不是没眼睛的人。

    一个勋贵之家的少爷,能天天为你坚持做你爱吃的膳食,更能照顾你的一切情绪……他若不是真的,那她就是蠢的。

    “白眼狼,这世上真的有白眼狼。可是,为什么我就拆不散你们呢?不行,爷就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特别的不舒服,我就得把你们拆散了。还有,安清琉你凭什么说慕容流轩就是个好的。你怎么不看看我?小爷我也是个好的啊?不行,我也要在你心里种下根儿来。”

    长孙无剑盯着安清琉离开的方向,心里堵的慌。那个女人坚定的眼神,还有维护慕容流轩的样子,他怎么看着就觉得堵心了呢。为什么没一个女人如此维护他的?唉呀,好想也拥有一个这样的维护自己的自信的女人啊。

    “少爷,咱现在去哪啊?”

    跟随他的小厮一看主人这样,内心就警惕起来。主人何时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啊?今天,这情况似乎不怎么妙。

    “大海,我要你把这个女人搞到我的船上去。不论一切办法,只要结果。”长孙无剑冷冷地盯着他,后者菊花一紧,“是,是少爷,我这就去办。”

    唉,少爷的性子怎么就吃了亏也不知道学精明啊?明知道那个慕容流轩招惹不得,现在还非得找他的女人。

    为此,大海表示压力很大。但主人的吩咐,他必须完成。是以安清琉前脚才踏入仓库,便被人后腿一烟雾弹扫来。

    意识到不妙想跑时,一粒石子儿弹来正中脑门儿。

    “完了,被劫掠了!”临昏迷前,安清琉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坐在听风轩的船上,长孙无剑满意地看着下人扛着一个人形麻袋上来。

    他推开还围绕着自己的俩名花魁,啪着手得意地笑着往中舱房行去。

    “主人,人带到了。”

    “嗯,下去吧。”

    满意地挥挥手,长孙无剑渡步往麻袋靠近。

    扯开麻绳,看着软软倒地的女人,他伸手拍她脸蛋儿,“女人,你不是张扬自信的很吗,现在不一样的栽在小爷的手里了。现在小爷是把你先爽了,再扔掉?还是收一下你的锐气来着?”

    拍着拍着,那柔嫩的肌肤触感,令他的手慢慢紧贴到她脸上,“嗯,这皮肤,手感不错……”

    视线下移,这身材,更是不错啊……

    ……本书首发自“”,,更新快、无弹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