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 > 萌宝缺盖:王妃快让本王爱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0章 :反对
    “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安清琉是真的太可恶了。

    我家强儿明明就是末娶之人,她偏偏要破坏好姻缘。那莫二小姐都爱我家强儿了,非得被她使了诡计破坏了去……”

    又是一番添油加醋,欧阳南南的脑子里面自动恶补着安清琉是个爱破坏,使小动作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亏的慕容流轩居然会看上眼。

    又一次的,欧阳南南再度鄙视了。

    不过,陈阳却觉得不得劲儿,挑眉看着自己家少爷。

    少爷啊,你听着这样的话是高兴了,可是这是真实的吗?

    就我所知的,那慕容流轩可是个极厉害的家伙。

    以他的眼光,可能会把那样的一个女人挑上?

    再看着这脂粉味浓的男人,还有那个不断说人坏话的妇人,陈阳觉得相当的无味。也不知道这一次少爷会不会做出过火的事情。

    听了半天,欧阳南南满意了,这才大手一挥,直接就荷玉香母子俩走人。

    林七送这俩人回去后,便一直不给信儿。

    荷玉香就急了。

    “我说小七子啊,你这说好了要帮忙的,怎么现在南爷见我们一回后,就一直不给信儿啊。”

    林七最开始还有心思和她们周旋着呢,这慢慢儿地,索性也就理会。径直不见面儿了。

    如此一来,荷玉香算是明白了,这一条线恐怕又断了。

    想想自己花了这么多的银子,事儿没办好,还被一个地痞给调戏了,荷玉香看着慕容强的眼神儿就不怎么好了。

    “都是你这个不争气的,但凡你有点儿出息,我们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样地步。现在可怎么着,我是闹腾着和你爹吵架出来的,现在回去怎么说?”

    这一次出来荷玉香自认为事情会办好。是以没怎么给慕容孤好脸色,强势地和慕容强出来的。现在要回去,只怕慕容孤那一关就不怎么好过。

    慕容强内心也憋火呢,他明明就长的不错的么,怎么就被人嫌弃了呢?

    越是照镜子,他就越觉得自己明媚如花,人比花娇的一个人儿,怎么也应该有福气享受美好的生活啊。

    “娘,你也别吼了,要不我就降阶找一个只要有钱的女人娶了,咱们把钱哄到手了,再把人休了就行。”

    得,这会儿还是想着要找个有钱的主儿。

    不过,这也与荷玉香的想法不谋而合。

    荷玉香想着凭着慕容府的名声,怎么也能找一个有钱的粗鄙丫头吧。反正只要对方有钱,不计较长相,也不计较别的了。

    就这么想着,母子俩又收拾东西往家赶。

    归家后,才从外面散步回来的慕容孤一看这对母子,面色极不好看地就瞪着俩人。“哟,哟,这就知道回来了?之前不是很神气地说要去哪里享福么?不是说你们那亲戚是个不错的人?咋这么快就被人撵回来了?”

    荷玉香听的挺尴尬的。

    不过,这一次她也做足了样子。

    咳嗽一声,慢慢地凑过去。“夫君,人家想你了嘛。这个外面的人家再怎么好,也不如咱家里的好啊。夫君,你听我说……”

    说着话儿,这手指儿,便在男人的胸部打着转转儿。

    说话时,更是凑近了男人的耳朵敏感之处。

    这么明显的挑拔,还真把久旱的男人撩了起来。

    冷哼一声,夫妇俩推搡着往屋里走去。

    看这事儿搞定了,慕容强便赶紧出来,这一刻,他只想要找个地方息着就好。

    安氏商会。

    因为即将推出的天天有看头是一件大事儿,且这一件事情还汇聚了几个大家的心力,是以安氏的几大领头人还是很重视的。

    这一天有关于这一大事件的会议也有商会进行。

    陈清哥听说后,只是微眯了眯眼,便把一些东西拿进了会议室中。

    决定权的安鸾元身边,就坐着新来的安悠然。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经意地皱紧了眉。

    陈清哥进来的时候,径直不客气地看着安鸾元,“大少爷,我不明白你开会怎么还把自己的女人带进来?”

    这话可把安鸾元问的愣住了。

    旋即便明白过来,这是在说他把安悠然带进来了。

    他笑着介绍,“诸位,别误会,这位是悠然,我相信你们都有听说过的。她可是罗大师的徒弟。在罗大师的身边学了这么久的东西,这一次出来做事,只为了发扭罗大师的学业。我们安氏能请到她,这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早在把巡悠然安排到商会来时,安鸾元便为她和朱清影找了一个名师学习。当然,最重要的是安悠然拜见的那位罗大师。

    罗大师的名气一直是商业的领队人。

    有了罗大师的名号,安悠然想要站在商队里面,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可是,陈清哥一点也不给面子。

    他冷冷地盯着安悠然。

    “据我所知的,罗大师说是一个大师。可事实上,他也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而已。就我知到的消息,他能有钱财,全靠着自己的侄儿在做事儿。这样一个口头上卖的好的所谓的大师,教育出来的徒弟,能是一个好的?就我看见的这位安小姐,除了端着一个花架子在门口站着,我也没看见她有何建树。敢问大少爷,让这样一个女人坐在你身边,是要我们来看你的新小妾,还是要我们就对着一个花瓶女人在这儿说些不紧要的话?”

    这么不给面子的责问,可把安鸾元问住了。

    但是,他还真不敢对陈清哥发火。这个人虽然脾气冲了一点,却也是印染行业的一个元老。

    有他在,印染的事儿就不用犯愁。

    “清哥啊,你也甭用这么火大的么,咱们商会也不是只有悠然一个女性在做事儿。再说了,她是才来,才没委以重任。之所以会让她站在门口,还不是因为让她多熟悉你们。以后也好帮忙的么,再说了,清琉,还有巧儿这些人,不一样是女性,她们都可以做好的事儿,悠然也行的。

    今天我找各位来开会,就是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我提议,由安悠然主事这一次的天天有看头的宣传印制,各位有什么想法,可以现在提出来。”

    在场的人除了陈清哥外,所有人都听的惊呆了。

    尤其是罗巧儿,听着这话,看着那个坐在安鸾元身边笑的乖巧的女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天天有看头的事儿,是安清琉和另外几个大家一起创业构思出来的。

    现在可好,她们想出来的事情,却让这样一个新来的安悠然去捡现成。这样的好事,于谁也不服啊。

    当场就有人提出了质疑,“她,一个新人,凭什么啊?大少爷,你要捧一个女人,也不是这样的捧法吧?”

    到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怀疑,之前陈清哥质疑安鸾元和安悠然的不清楚的关系,是不是真的成立的。

    或许,安鸾元能这么挺她,就是因为这人是他得力的床上小妾吧。

    “就是啊,一个新人,才来几天啊,就想担当这种大任。大少爷,你这样耍我们是不是太不对了。我们天天为商会的事情出谋划策的,每天事情那么多,哪里忙的过来。”

    “不是我们看不起新人,而是她凭什么啊?你说商会这么多人,咋就挑了这样一个才来几天的人做事?”

    ……

    一时间,因为提议安悠然当天天有看头的主办人的事情,闹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反对。安鸾元冲安悠然使了个眼神。

    后者咳嗽一声,这才看向大家。

    “各位,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是一个新人不上道,但是,我想说,能者自是能坐上这个位置的。

    我能自荐当这个天天有看头的主事人,原因是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

    做为印染行业,我所了解的……”

    听着安悠然对于印染行业的解说,哪怕是罗巧儿,也听的暗自点头。

    看不出来,这个女人还挺会说的。

    把印染的事儿说的头头是道的。

    陈清哥可不是个会糊弄的人。看在场的人都被安悠然说的暗自点头了。

    他淡然看着安悠然。

    “安小姐所说的印染的事儿确实是不错。可我想问一下,你对于这个天天有看头的事情怎么看?又有什么打算呢?”

    安悠然似乎早就知道众人会有这样的问题。

    当下也不慌张,含笑看着众人,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还有未来的发展等等。

    “这个天天有看头,我们要办它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用一些新鲜的事情来吸引京城里的权贵们关注它。只要关注度足够了,咱们安氏商团里面的一些产品就可以印上去,关注度足够了,安氏的东西也就会慢慢被人接受。所以我们这一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请名字,请有名气的书法专家来,为我们的报业做名人宣传。更要去各地方打听各方面的新鲜的事情,再刊登在我们的天天有看头上面……只要吸引力足够了,咱们安氏的投入就不愁回不了本。这个最初的投入,在一段时间后,肯定就能回收的。”

    罗巧儿暗自点头,这女人看着长的一幅暗算人的样子,可是说的事儿,到是真点到了点子上啊。

    可是,好不甘心啊,难道就这样看着五小姐的成果就这么流入安悠然的手里?

    “啪啪……”

    陈清哥拍掌,一幅欣赏的样子。安鸾元满意了“哈哈,看来,清哥也被悠然的说法给打动了。那这事儿……”

    陈清哥却在这时候再度提出了一个问题。

    “敢问,安悠然小姐你这所谓的请名人,报道新鲜的事情,可有范畴之类的?”

    “哦,这个,当然是找一些京城里面的权贵啊。当然。我觉得,想要更快地吸人眼球,最好地,是找皇家的一些私事儿。这样才能更快也最有效地吸引人的眼球么。反正,只是报道一些不伤大雅的事情,我想皇家的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安鸾元皱眉了。

    罗巧儿则冷笑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感情,陈清哥一开始问问题,就是在给安悠然下套儿呢。

    找皇家的人报道**,哪怕是好事儿,这不也是找死么。

    皇家的人是什么人?那就是一群爱面子,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存在。

    你就算是报道人家的好事儿。

    这一件事儿,落在这么多人的眼里,谁知道最后会是好事儿坏事儿。

    还有,京城的权贵之家。

    你敢去报道人家的家里事儿?

    京城的权贵啊,随便搬出一个人来,也能分分钟把你弄死的主儿。

    终归是太年轻了。

    其实,这一点也不能全怪安悠然。

    只能说安清琉在做设计规划的时候,只是写了一些初步的概念。

    当时只是把一些想到的写在那儿。

    她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是从这些有利的,不利的条件时在去挑一些有利的条件来做。

    可是当时安鸾元非要她快速地把资料给安悠然。

    索性的,安清琉就把所有的资料全都给了安悠然。

    如此一来,安悠然能看见的所有的条款计划之类的,也就全捡了安清琉的思想。

    “大少爷,我无话可说了。如果你非要让这个女人去掌管天天有看头,恕我无法奉陪。”

    罗巧儿也在这时候顶着安鸾元Y郁的眼神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我也无法奉陪,如果商会真的要让我走,我也没办法。毕竟,银子和性命相比,我更看重性命。”

    这个胆小怕事的女人,也会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另外几个主管听着,更是皱紧了眉。

    他们都人精,哪里不清楚这事儿不能报道京城权贵的私事。可现在到好,这位安悠然居然说要报道人家的事情。

    这么明显的把自己置于风浪之上掉脑袋的事情,谁爱做?

    “大少爷,恕我们也无法奉陪了。我们有家有室的,不想陪着大少爷这样胡闹下去。如果大少爷觉得我们胆小怕事,要对我们做出不好的举动,我们也无计可施。”

    以退为进,这一群人,居然集体反对。

    一时间,安鸾元就算是再怎么想力挺安悠然,他这一刻也不敢再说下去啊。

    狠狠地瞪一眼不知道说错在哪里的安悠然一眼,安鸾元起身,“这件事情,再挑别的人。”</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