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93 爱你在心 戳破谎言
    若月笑着把这条理由说了。

    不过顶头上司看着若月,说道:“若月,我知道有别的公司在挖你,你的英语和日语都很好,是难得的多元化人才嘛。你可要想清楚,继续留下来,升职加薪的机会都不少,要走,可就是断了自己的后路了。”

    若月有些哭笑不得:“经理,我真的是因为结婚怀孕,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不是要跳槽。”

    因为这是若月的私事,所以莫允夜并没有跟着一起进来,而是在外面等若月。

    顶头上司当然以为,若月是想着跳槽,所以不想再来上班。

    说实话,要找可以上岗的空姐不难,难的是若月这样又漂亮,工作能力又好,还很能吃苦耐劳,会两国外语,能飞国内航班和亚洲航班,也能飞欧洲航班的空姐。

    若月突然请假,又突然请孕假,加上陈经理的事情,若月和莫允夜并没有曝光出来,顶头上司有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若月将自己的孕检证明早就拿出来了,可是顶头上司还是不信,这请假的事情,就僵持在这里了。

    莫允夜在外面等不及了,担心若月有什么意外发生,礼貌地在外面敲了敲门。

    顶头上司还在给若月做思想工作:“若月,收回你请假的事情,咱们就当这件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明天来上班,我给你申请最好的航班,保证你不后悔留下来工作。”

    若月解释不了,只好摇头苦笑,听到敲门声,顶头上司说了一声:“请进。”

    看到莫允夜高大的身影出现,顶头上司怔了一下,他毕竟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在某些晚宴的场合,远远地见过莫允夜,听过莫允夜的名头,见到莫允夜,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即抬手揉了一下眼睛,才从座位上起来,远远地迎上前去:“夜少,欢迎夜少大驾光临。夜少来鄙公司,不知道有什么指教?”

    莫允夜淡淡说道:“抱歉,指教谈不上,只是因为内子进来的时间过长,她身体有孕,我担心她的身体,所以进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的谈话。”

    “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打扰呢?夜少请坐。”若月的顶头上司将莫允夜迎进来。

    莫允夜来到若月的身边,柔声问道:“请假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正在跟经理沟通。”若月轻声说道。

    顶头上司这下一下子傻眼了,他万万没想到,若月的丈夫,竟然是莫允夜。

    虽说若月长得是挺漂亮的,追求的人非常多,但是能嫁给莫允夜,还是顶头上司简直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这……这是……”顶头上司还有些难以置信。

    若月轻声说道:“经理,我真的结婚了,就在不到两个月前,现在我怀孕了,按理是不能再继续登机服务了,所以才来找你请假,真的不是我有意不工作的。”

    顶头上司看看莫允夜,又看看若月,莫允夜将若月的手握着,神态亲密,什么事情都一目了然了。

    如果说刚才顶头上司的担忧是若月跳槽,现在莫允夜出现在这里,若月的丈夫是莫允夜,别说若月跳槽了,就算是若月现在买下整个航空公司,都是未必不可能的事情。

    有这样的老公,还犯得着为了请假或者跳槽找理由吗?

    不,应该说,有这样的老公,还需要屈就在这里当一个小小的空姐吗?

    顶头上司马上说道:“请,请,这假该请,若月,你现在就回去休息,怀孕了,打个电话来请假就好了,哪里用你亲自跑一趟。这假是你本来就该请的,请假期间,工资和福利都照算,以后你想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来上班,什么都不用担心。”

    若月也不奇怪顶头上司前后迥异的态度了,反正有了莫允夜这样的老公,她以后的生活,恐怕还会见证太多这样的奇迹发生。

    若月淡淡地笑了笑:“那就真是太谢谢经理了,我这就把请假条交上来,还有需要的证明,我也会附在请假条一旁的。”

    “好好好,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顶头上司亲热地说道。

    “那就有劳了。”莫允夜对顶头上司颌首。

    顶头上司一直将莫允夜和若月送出来很远很远,直到目送着莫允夜和若月手牵手的背影一直远离自己的视线,他才摇着头砸着嘴,好似完成了什么大项目一样的。

    从若月的公司里回来,若月已经有些累了,靠在莫允夜身上便睡着了。

    因为今天预约了医生,要给若月检查,所以司机开车,莫允夜带着若月一起去医院。

    到了医院若月也睡醒了,检查之后,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让人担忧的,唯一的还是需要若月多休息,多补充营养。

    不过,在莫允夜去拿单子的时候,他的心腹下属回来了。

    心腹下属按照莫允夜的嘱咐,回去休息了几天,不过始终是放心不下莫允夜的身边,又提前回来了。

    就在他提前回来的时候,到医院里来,发现了一样东西,所以他拿着东西,就早早地赶到了莫允夜的身边,将东西给了莫允夜。

    莫允夜打开一看,上面的东西很简单,是一张孕检单,证明一个女人,怀孕已经两个月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正是欧阳雨。

    莫允夜微微拧眉,欧阳雨的风评,他是有所耳闻的,只是他也并不是瞧不起欧阳雨,毕竟都是成年人了,有男朋友或者发生这种事情,本来也是正常的。

    只是他确实是不喜欢欧阳雨,对她真的是超级无感,所以欧阳雨的事情,他一向都很少关注。

    如果他真的喜欢欧阳雨的话,这么多年,早就生出感情来了,不必等到现在这个时候。

    看到下属拿回来的东西,莫允夜是有些生气的。

    并不是生气欧阳雨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生气欧阳雨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有了身孕,还想在这件事情上诬赖莫允夜。

    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莫家就一定会受到她的威胁或者被她的诚心感动,迎娶她进入莫家?

    莫允夜对下属说道:“密切关注她的其他举动。”

    下属马上应了,按照莫允夜的话去办。

    莫允夜拿着单子,欧阳雨,你如果收敛多一点,这件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的所有事情,都只能曝光在众人的眼睛下了。

    莫允夜拿完若月的单子,听取了医生的各项意见,才带着若月一起出医院。

    刚刚走出来,就看到很多记者围拢了上来。

    原来欧阳家的人真的孤注一掷,还在质疑若月和莫允夜。

    记者一下子便围拢上来:“夜少,请问你是否在八年前以执行任务为由,和欧阳雨发生了关系,却又始乱终弃,到现在不认账?”

    “夜少夜少,请问莫家现在说找到了八年前的那个姑娘,那个姑娘到底是谁,现在在哪里?你说你们要完婚,请问八年前的姑娘是不是就是你身边这位秦若月小姐?”

    “夜少,请你说说是不是因为不想承认欧阳雨是8年前的那个姑娘,就顺势将你的新婚妻子当成8年前的那个姑娘?”

    “夜少请你对我们大家解释一下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莫允夜脸色微微一沉,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有什么太多需要解释的。我现在的妻子秦若月,就是八年前和我发生事故的那个姑娘,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其他人,根本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所以也不存在我需要解释的情况。”

    “既然秦若月是你的妻子,也是八年前的人,那为什么当初你不出来说明,反而是推脱要查证呢?”记者紧追不舍地问道。

    莫允夜淡淡说道:“我说过了,这是我的私事,我没有必要事无巨细地对你们解释。但是至于欧阳雨,你们应该去过问一下她的私生活,或者应该去妇产科医院,查查她的过往病史,以及她现在怀孕的消息。抱歉,我的妻子现在有身孕,没有办法和你们久聊,失陪。”

    莫允夜说完,拦腰抱起若月,排开众人,便往自己的车走去。

    但是他的话,无疑是一记重磅炸弹,狠狠地丢进了人群里,激起了无数的风浪,掀起了渲染大波。

    因为欧阳雨在媒体面前,一直表现得非常单纯无辜善良美好,表现出了一个一直为感情忠诚不已,等待了八年只为等待真爱的故事。

    所以她才在公众当中,引起了广泛的同情,很多记者,是真的为她抱不平。

    但是莫允夜这样的话,无疑是将她的一切都揭了底。

    虽然有些人不信,但是也有很多人是好事的,马上去查欧阳雨在医院的记录。

    同时,莫允夜将手中刚刚拿到的欧阳雨的孕检单也放了出去。

    一时之间,欧阳雨的所有底都被扒了出来。

    这些东西,都是莫允夜不屑于去调查的,因为觉得跟他没有关系,他没有必要去处理。

    但是现在欧阳雨将事情越搞越大,甚至已经影响到若月安胎了,莫允夜也不会跟她客气。

    很快,记者便在医院里八到,欧阳雨现在怀着两个月的身孕。

    而莫允夜恰好是快两个月之前和若月结婚的。

    莫允夜结婚的这段时间,要么是在国外,要么是和若月在一起,一直出现在记者的视线里被监视,根本不可能和欧阳雨在一起。

    加上还八出了欧阳雨在医院里有一次堕胎证明,无数次妇科病治疗证明。

    试想,一个说自己单纯无辜,为了真爱而等待了八年的女人,竟然堕胎一次,现在还怀着身孕,竟然还一直不断地治疗妇科病,这是怎么样的单纯无辜,为真爱等待?

    何况欧阳雨在s国居住的时间并不特别久,就八出了这么多的东西,那这八年之间,她在美国又发生了多少这样的事情呢?

    而众所周知,莫允夜是不能跟女人说话的,除了母亲,他不能跟其他任何女性说话,更遑论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即便是八年前的那件事情,也是因为他办案过程中,受歼人陷害,才出的意外。

    所以欧阳雨的这些事情,想要算在莫允夜的身上,是完全说不通的。

    与此同时,安安和莫允夜的DNa验证证明,也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更从各方面都论证了莫允夜所说的话的真实性,证明了欧阳雨的欺骗。

    媒体记者本来一些人是基于想要八卦的心里,一些人是基于对欧阳雨的同情,才不断地参合这件事情。

    到了现在,欧阳雨这个骗子的皮都被全部扒掉了,根本就没有任何人信任她了。

    何况莫允夜和秦若月结婚,也是有结婚证的日期作证的。

    这一切谁真谁假,一目了然,这件事情一经暴露出来,欧阳雨的名声一下子便掉到了低谷,进入了最为糟糕的境地。

    那些之前同情她的人,也转而支持莫允夜和若月了。

    至于欧阳先生和欧阳太太,虽然爱女心切,但是知道女儿已经真的怀孕,还是气不打一处来,把女儿喊来,细细地问了一遍。

    欧阳雨经受着极大的精神和心理压力,在父母的逼问下,终于将自己偷看了莫允夜的个人资料,自己编造这些事情,只是为了让莫允夜娶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通。

    说完之后,欧阳太太气得差点晕倒,骂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啊?你当那莫允夜是吃素的,什么东西都会相信你?在他面前,你还想说谎?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这事情哪里会闹成这个样子?”

    “我也没有想过要闹成这样子,我只是想嫁给他而已,谁知道你会找记者来,把事情越闹越大,最后闹得不可收拾?”欧阳雨哭着说自己的母亲。

    欧阳太太竟然被女儿指责了,也很生气:“要不是你说谎在前,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早说想要嫁给莫允夜,我们给你想其他的办法就是了,难道还会闹成这样,里子面子全部都丢光了吗?”

    欧阳雨大声地哭起来,欧阳先生在一旁吼道:“够了够了,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冲动,当初要是都冷静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欧阳太太反驳道:“当初我们不冷静,为什么你不出面说一说。这还不是为了女儿好吗?要是当初你更冷静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你还是一家之主呢,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一家人相互责怪,互相指责,欧阳雨听着父母越吵越厉害,捂着脸往外跑去。

    欧阳先生和欧阳太太吓得赶忙住口,跑着跟了出去。

    欧阳家闹得这个样子,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反倒让欧阳雨丢脸丢了个够,再想要闹什么事情,可是已经没有任何人有兴趣了。

    连媒体记者,也不敢乱报道了。

    之前他们报道,是因为这件事情具有新闻价值,但是随着事情的真相揭露,如果他们还敢乱说话,继续执迷不悟的话,莫允夜是可以将他们告上法庭,追究他们一系列的责任的。

    所以现在这些媒体也收敛了起来,纷纷出来报道真相。

    欧阳家一家,吵架吵得翻天地覆,吵了几天,也是没有意义,欧阳先生和欧阳太太便带着欧阳雨一起,灰溜溜地回了美国,再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莫家这边,却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阻挠,可以将他们分开。

    整整一个暑期,莫家都过得十分的快乐,暑假过去之后,安安换了一所学校,到了新的学校。

    这所学校是莫妈妈和莫爸爸经过慎重考虑,给安安选择的,非常适合安安。

    至于安安的名字,还是叫秦意安,并没有改成姓莫。

    全家为此也商量过许多次,都觉得跟着母亲姓和跟着父亲姓,并没有什么差别,安安自己也觉得这是小事情,姓什么,并不影响她融入整个家庭。

    莫允夜也觉得,安安跟着若月姓,也并不影响全家人对安安的爱,而且现在很多家庭,生了两个孩子的,都流行一个跟父亲姓,一个跟母亲姓,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既然是这样,安安便没有改姓。

    但是莫允夜,亲自带着安安,去将安安的所有资料,都换到了莫家,包括一系列家庭资料、户口、身份证件、护照等,全部都改在了他的名下,以此昭告安安是莫家的孩子,是他莫允夜的女儿。

    而且只要能够带着安安出席的场合,莫允夜都会带着她。

    安安虽然生活里一直都只有外婆和母亲,但是说话清脆流利,举止大方得体,看上去比其他家的千金大小姐还要有风范和派头,渐渐地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人人都承认她是莫家的大小姐。

    至于莫爸爸和莫妈妈,对于安安的喜爱,是无可比拟的,安安成为了他们的生活重心,他们的老年生活,也越来越开怀,过得无比的舒心。

    到安安重新到新学校上学不久,沈木带着言蓉也回来了。

    在莫允夜和若月的事情发生的这个时期,沈木正在苏格兰,为带回蓉蓉而付出努力。

    在莫家的生活过得非常融洽的时候,沈木刚好和言蓉也解决好了苏格兰那边的事情,回到s国。

    回来的时候,有言以莫和路西陪着他们一起回来。

    言蓉和沈木是在言以莫和路西生完孩子之后才怀孕的,现在只是刚刚结婚,并没有怀孕。

    不过言以莫和路西这个时候却有好消息传来,言以莫大病初愈,而路西则怀上了孩子。

    为了欢迎沈木带着言蓉一起回来,沈家准备了丰盛的家宴,宴请了很多亲近的朋友和宾客。

    当晚,沈老太太,沈南生、杨素青,莫爸爸、莫妈妈、秦妈妈,沈凉墨、苏薇、五个小奶包,沈轩、程宁,沈谦、海欣,莫允夜、若月、安安,柯皓哲等人,通通都到了。

    沈谦和海欣,是连夜赶回来的。

    沈谦虽然已经回到了他们京城自己的家族,可是也依然保持着沈这个姓,对于他们家族的事业和财富,能不能继承,沈谦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这个姓,承载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意义丰富得令他不忍心放弃。

    在场的所有人中,沈谦是最年轻的一个,不过他和海欣的宝宝,却比沈括和沈炼的年纪还要大着不少。

    虽然这个孩子并不是沈谦的,海欣和沈谦在一起的时候,也并不是如所有的人的愿,是第一次,甚至还结过婚,更甚至于,海欣比沈谦还大三岁。

    但是和沈谦在一起之后,海欣的生活一直都过得很幸福。

    一切外在条件的不平等,都没有妨碍他们是一对人人羡慕的幸福夫妻。

    沈谦虽然年轻,有时候还会冲动任性,但是跟沈家的其他男人一样,都是负责任、爱妻如命的好男人。

    爱情是天降的缘分,也是自己争取而来的权利。

    不管怎样,只要还心存希望,在转角的时候,总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看着依偎在一起的沈谦和海欣,苏薇和若月也觉得很欣慰,以前海欣走过那么多的弯路,现在终于到了正轨。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