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89爱你在心事实的真相
    安安说这话的时候,将那个她素未谋面的父亲,称作父亲,而将莫允夜,却称作爸爸。

    虽然没有别的太大的意思,但是可见在她心中,确实对于莫允夜的亲近之情,要多许多。

    在她心里,莫允夜早就是真正的父亲了。

    若月和莫允夜心疼不已,若月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安安,妈妈不会让你离开我们的。安安,其实你的爸爸不是别人……他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一直都对妈妈和你很好,只是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而已。”

    安安一听,有些诧异,抬眸认真地看着莫允夜,若月轻轻地点了点头:“是真的,安安,苏薇小妈已经帮我们做过测试了,你是夜少的亲生女儿,夜少是你的亲生父亲。”

    安安摇摇头,眼泪掉落下来了,她一下子竟然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是啊,是啊,不光是她,就算是莫允夜和若月,还有其他任何人,当初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都无不要惊讶一番,又何况是她这样小小的一个孩子。

    安安哭了,突然从若月的怀抱里离开,哭着说道:“坏爸爸,坏爸爸,为什么你不来找我和妈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坏爸爸!”

    若月一听,忙想上前拉住安安,但是安安已经哭着跑出去了。

    她想从上下来,但是一时竟然没有起来。

    而莫允夜没有防备间,想要拉住安安,又怕自己的手重,伤到了她,让安安像鱼儿一样的滑了出去。

    他赶忙冲出去,赶上了安安。

    安安毕竟年纪小,步子也小,莫允夜几乎是一个箭步上前,就将安安抓住了,只是不敢用力怕弄伤了她。

    安安并没有再跑,而是哭着回转身来。

    莫允夜蹲在她面前,她把脑袋埋入莫允夜的怀抱里,放声地大哭出来。

    所有的担心,所有的忧虑,都在此刻,全部化成哭声,将所有好的不好的情绪,所有小小年纪背负的重负,都哭了出来。

    莫允夜心疼又自责,抱着安安,安安哭着拍着他的肩膀:“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爸爸,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爸爸……”

    莫允夜心里,被她说得一阵阵的难受。

    安安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哭着说道:“我和妈妈都好想你好想你,我们都好想有爸爸啊,你为什么你早点来找我们。为什么呢,呜呜呜呜呜……”

    “爸爸一直在找你们,爸爸一直在找。”莫允夜抱着安安,心中柔情充斥,却也痛得厉害。

    他知道,安安不是在真正的怪他,安安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将这几年所受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了罢了。

    “呜呜呜呜呜呜……”安安哭得很厉害,抱着莫允夜的脖子,抽抽噎噎的特别委屈。

    “不哭不哭,爸爸在这里,爸爸在这里。”莫允夜轻声安慰道。

    安安突然抬起哭得红红的眼睛望着莫允夜:“爸爸,你以后还会离开我和妈妈吗?”

    “不会,永远都不会。”莫允夜坚定地说道。

    “我好想你啊,爸爸,我每次做梦都会梦见你,梦见你来找我和妈妈。呜呜呜呜……那你答应,以后都不要离开妈妈和安安了,好不好?”安安哭着说道。

    莫允夜心疼软得发疼,轻声说道:“好。”

    安安终于破涕为笑,露出了漂亮的笑脸:“拉钩!”

    莫允夜见安安露出笑容,他也跟着笑了,将小拇指伸出去,递到安安的面前,勾着安安的小拇指。

    安安得知莫允夜是真正的父亲,其实内心是无比喜悦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好哄了。

    勾着爸爸的手指,她用清脆好听的声音说道:“拉钩,上吊,说好的事情,一百年,不许变!”

    莫允夜也点点头,说道:“拉钩,上吊,说好的事情,一百年,不许变!”

    莫允夜说完正待要抽回手指,安安说道:“盖个章!”

    伸出大拇指,在他的大拇指上按了一下,又在他的额头上按了一下。

    莫允夜轻声笑起来,也学着安安的样子,在她的大拇指和额头处各按了一下。

    若月刚才也起身了,跟了过来,看到他们父女俩冰释前嫌,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脸颊上还挂着淡淡的泪滴呢。

    安安看到了若月,笑着说道:“妈妈!”

    若月走过来,莫允夜将安安抱起来,到了若月的身边,将若月也揽住怀里,若月也抱着安安,只是因为有身孕,不敢用力,将她的肩膀抱了抱。

    安安不好意思地说道:“妈妈,我没有怪爸爸了,刚才是安安太不礼貌了……”

    若月轻声说道:“妈妈没有怪你,爸爸也不会怪你的。以后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了,就不会有以前那些事情发生了。”

    安安重重地点头。

    莫允夜在安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又在若月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一家三口,现在才是真正的没有任何杂念,融洽地在了一起。

    莫允夜带着若月重新回到病房,谁知道三位老人又回来了。

    原来,莫允夜虽然让他么回去休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紧。

    但是老人的心情,哪里能够平定得下来,都惦记着若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秦妈妈还好一点,以前照顾过若月和安安,而莫爸爸和莫妈妈简直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哪里能够静心休息,去做了不少好吃的,又匆匆赶了回来。

    幸好莫家的厨房里,还准备着不少的营养品和补品,莫妈妈自己又做了一些,自己和莫爸爸提着,又安排了人跟着,呼呼啦啦一群人给送进了医院。

    本来这个时候天也不早了,若月和莫允夜本来在莫家的时候醒来,就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折腾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这会儿已经快晚上了。

    若月确实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那些水果牛奶只能够抵挡一会儿,毕竟不是正餐。

    见到有东西吃,当然是口水都流下来了。

    莫妈妈便摆开东西,知道莫允夜和安安也肯定饿了,便让一家三口都来吃。

    莫允夜和安安确实是饿了,得知三位老人都是吃过东西了,他们三个便也不再客气,坐下来吃东西。

    莫允夜担心若月吃不好,照顾着若月吃得半饱之后,才去照看安安。

    安安眼睛都笑得要眯起来了:“爸爸,我自己吃。你也快吃吧。”

    莫允夜看着懂事的安安,心头越发的疼爱她,便端起碗,自己也吃起来。

    晚餐过后,医生又给若月检查了一下,检查结果一切都很正常,只是若月这段时间经受过很多意外,用过不少的外伤药,也吃了药,医生建议再观察一晚上。

    后续只要定期来做检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听到这些,三位老人才真正的放心。

    若月又找了一个机会,简单把莫允夜和安安是亲生父女这件事情,跟秦妈妈说了说。

    秦妈妈听得心头大为吃惊,随即又是十分欣喜。

    谁能够不欣喜呢?

    这件事情,对于莫家和秦家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惊喜,都让每个人,能够重新得到完整的家庭和一切。

    秦妈妈唏嘘不已,说道:“没有想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竟然还是你和夜少在一起。”

    “是啊,我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之前我一直担心安安的身世,现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在地上了。虽然不管她的父亲是谁,我都一样的爱她。但是她的父亲是正人君子,对于她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也不用隐着瞒着她的父亲是谁,我心里也十分轻松。”若月也是非常感概。

    秦妈妈说道:“这也是你们天作的姻缘,该你们在一起。要不然,这世上的一切,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呢?”

    若月轻轻地笑,是啊,虽然岁月给过她很多磨难,可是也让她在那些磨难的时候,在各方面都有了巨大的成长。

    她付出的这些所有,都让她从一个不知少年愁滋味的小女孩儿,变成了一个勇于担当,不惧怕任何困难的坚强的女人。

    她没有沉溺于苦难,而是在苦难中成长,到现在这样,让她觉得自己,不惧于和莫允夜站在一起,面对任何未来的未知。

    “妈,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夜少陪着我,就可以了。你也累了好几天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若月关切地看着母亲。

    秦妈妈点头,想起什么来,说道:“对了,这次到底是什么人带走安安的呢?”

    “我也暂时并不知道,夜少说他还在和墨少一起,继续查证。”若月说道,这件事情,她确实还没有听到太多东西。

    秦妈妈心有余悸地说道:“是啊,真是可怕,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家里来抢人。真是太没有王法了,要是抓到这样的人,真该将他们关进监狱里,让他们永远不得再来祸害别的小朋友。”

    若月笑了笑:“妈,你别义愤填膺了,夜少会处理这些事情的。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那你也注意好好休息,有想吃的东西,告诉妈,你从小就爱吃妈做的可乐鸡翅,妈明天就给你做。”秦妈妈笑米米地看着若月,心里也为女儿高兴,高兴她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幸福。

    若月说道:“那我等着吃鸡翅了,你快回去吧。”

    秦妈妈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因为医院里不方便留宿,莫爸爸和莫妈妈把安安也带着一起回去了。

    莫允夜留下来陪若月。

    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走道里的时候,心腹下属走上前来,说道:“夜少,真是抱歉,在少奶奶这件事情上,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莫允夜看了下属一眼,知道他也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这件事情根本也怪不得他,便开口说道:“这里不用你守着了,你换个人过来吧。”

    “夜少!我愿意跟着你一起做事情,我跟了你十几年了,以后做事,我一定不会再鲁莽的,请夜少不要赶我走!”下属也是担心了一下午,若月怀着身孕,他还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让若月和夜少之间差点心生嫌隙,要是今天下午若月出事,他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后果……

    莫允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赶你走?你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不正该回去休息吗?换一个人来这边帮忙吧。”

    心腹下属一听,才明白莫允夜这是赶他回去休息呢,根本就不是赶他走。他今天这脑子,真的是不够转了。

    他忙说道:“我不辛苦,可以撑到明天的。”

    莫允夜白了他一眼:“别死撑了,该补觉回去补觉,给你放一周假。你年纪也不小了吧?女朋友找了吗?没有找就趁早。”

    心腹下属被莫允夜调侃了,用手抓着后脑勺,嘿嘿地笑。

    “对了,回去补觉之前,去d区警察分局,请他们吃个饭。”莫允夜吩咐道。今天那些警察因为他的事情,白出了一趟警,他说过要请人家吃饭。

    心腹下属忙应了,飞快将守在这里保卫安全的事情,交给了其他人做,自己则去警察分局。

    莫允夜走到若月的病房,见若月吃过东西,已经有些困了,正秀秀气气地打着呵欠,想要睡下。

    若月刚躺下,就见莫允夜走了进来。

    她脸上浮现出笑意:“夜少,你也该休息了。”

    “嗯,想不想吃点水果?”莫允夜关切地问道。

    若月摇摇头:“我已经刷牙了,而且并不饿。”

    莫允夜和衣在她身边躺下,若月的病很大,足够两个人躺下的。

    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上一次怀安安,辛苦吗?”

    若月摇摇头,想了想才说道:“都三四个月了,我才发现有了安安。之前的日子,因为那件事情,真的很煎熬……”

    “对不起。”莫允夜将她揽入自己的怀抱里,低声说道。

    “又不是你的错,不是吗?所以不用说对不起。而且曾经一切的错失,上天都重新补给我了,我很知足。”若月笑了。

    莫允夜说道:“那晚,我被犯罪集团下了药,整个人的神智都是不清醒的,当时的情景,我都不太记得起来了,也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而且因为不能跟女孩子说话,所以就……”

    若月听到他回忆起那晚的事情,记忆也倏尔回归到那个时候,轻声说道:“你记不清楚,我却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每个细节,都是那么那么痛,每一次多回忆一遍,都加深三分那痛楚的滋味。

    现在想起来,心里却是甜蜜的。

    “弄哭你了吗?”莫允夜饶有兴味地问道。

    若月的拳头捶在他的胸口:“我以为你是坏人,拼命地呼救,拼命地求你放过我,但是你好像听不到我说的话,外面也没有任何人回应我,酒店也停电了,连服务铃都按不响。三个多月的时候,我才知道怀上了安安,本来因为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不想要安安的,我怕孩子一出生,就要承担没有父亲,或者父亲是襁爆犯的痛苦……”

    若月说到这里,眼泪还是不知不觉地滑落下来,不过现在说起,都是轻松和释然。

    这也是出过那次事情之后,她第一次坦然和人谈论起这件事情。

    之前,她甚至连苏薇都没有说过。

    她不想让这样痛苦的事情,去加重苏薇的负担,苏薇当时在国外,是后来才回来的。

    回来之后,在夏家的生活也很受夹磨,生活里有很多痛苦。

    莫允夜紧紧地抱着她,她接着说道:“只是感觉到她在我肚子里动啊动的,我还是不忍心,当时想的是,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做了什么,既然孩子有这么强的求生本能,我不该放弃她。我知道其实也是自己自私,因为不管那个男人是谁,这都是我的孩子,我的第一个孩子,我舍不得……”

    莫允夜吻着她,体会着她当时的心情。

    若月笑了笑:“虽然这几年很不容易,但是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不是吗?她现在有爱她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婆,完整的家庭,一切坚持都是有意义的,不是吗?”

    “是,谢谢你,若月。”莫允夜的声音也非常的温柔,“谢谢你带给我这么乖巧的女儿,谢谢你嫁给我,谢谢你给了我生命完全不同的意义,谢谢你给了一切,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若月满足地笑了,轻声问道:“之前欧阳雨闹事的事情,我就有过猜想,是不是你进了我的房间,只是你当时说,目标地点是在a市,我发生事情的地点是在b市,我怕自作多情,就没有首先跟你讲,夜少,这件事情你不会怪我吧?”

    “傻瓜,我怎么坏怪你呢?确实是我的错。你所在的酒店现在是在b市,但是很巧合的是,当时这家酒店,行政范围是划归在a市的。当时这家酒店在海岸边,从海边到机场,有一条捷径,所以当时为了赶飞机,你们住在了这家酒店。但是出事后,因为地理原因和行政原因,这家酒店被划归到了b市,加上酒店附近的海岸线扩张改道,原本离机场很近的位置,变得离机场很远了,所以我错误地估算了距离和地点。加上当时神志不清,很多事情都没有记住,所以一直找不到你……”莫允夜已经得到了心腹下属的详细资料。

    以前无法查证的事情,因为安安和莫允夜的dna符合,所以按照这个线索,很秦妈妈提供的资料,很快就锁定了具体的位置,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若月听得也唏嘘不已,没有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莫允夜笑了笑:“加上当时入住酒店的时候,你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

    若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天我离十八周岁还差一天,用不了自己的身份证入住。”

    “我查到了,当时你们入住,用的是夏思翰的父亲夏国山的身份证件。”莫允夜说道。

    “嗯,因为我和夏思翰谈恋爱,他母亲不同意,我们是偷偷摸摸出来的,他也不敢用自己的证件,临时用了他父亲的,酒店方面查得也不严格,就蒙混过关了。”若月说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查证的时候非常有难度。每次查入住的身份证件的时候,查出来都是男人。

    而且酒店每天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一个房间只要有一张身份证件,入住多少个人,是根本不会查的,前台的服务员也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人住了同一个房间。

    加上当时很多监控设备也坏了,而且当时的监控设备有死角的地方很多,根本查不到若月进入酒店的视频。

    本来事发之时,酒店又停电,更是一团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听到若月提到夏思翰,莫允夜就有点醋。

    知道她那个时候和夏思翰一起谈过恋爱,后来夏思翰还一直在追求若月,甚至追到苏格兰来对若月求婚。

    莫允夜问道:“我听说,夏思翰结婚了?”

    若月笑着说道:“那个姑娘还是苏薇公司里的呢。”

    莫允夜的手捏住她的小手,在她指尖摩挲:“我们也结婚了。”

    “嗯。”若月笑着,在他怀抱里钻了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