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86爱你在心一次即中奖
    莫允夜则小口地给若月喂着鸡汤,感觉到她的气息更加顺畅,知道她喝了汤,身体有所恢复,莫允夜才将碗放下。

    他简单冲洗了一下,伤口被热水淋上,有一种浴火重生的疼痛,不过却丝毫没有让莫允夜感觉到难以忍受。

    他将伤口比较深的地方,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浅的地方,则不用再管了,很快就会愈合了。

    做完这些,他回到榻旁,见若月的气息比刚才稳定了许多,脸色也略显红润,才放下心来。

    他将自己的记忆,大致做成笔录,整理了一下传给沈凉墨。

    才靠在若月的身旁,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眸。

    因为连日的疲累,和身体的受伤,莫允夜躺下,很快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而楼下,莫妈妈和莫爸爸让秦妈妈先去休息,两位老人带着安安,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看着安安的睡颜,两位老人怎么看也看不够,满心满意地充满着喜悦。

    莫妈妈摸着安安的手,翻来覆去地看,笑容里带着些许伤感:“真是没有想到啊,安安竟然是允夜的女儿,这么多年,真是让她们母女吃够了苦头啊。”

    “是啊,要是早点知道,若月和安安就在我们这座城市里,该多好。”莫爸爸也感叹道。

    他随即说道:“不过你别太担心了,现在若月和允夜这样好,允夜一定会好好补偿她们母女的。缘分这件事情,真的像是天注定一般的,什么都破坏不了。”

    莫妈妈擦了擦眼泪:“是啊,以后没有任何人能将他们分开了。真是没有想到啊,我当了这么多年奶奶了,竟然还不自知呢。”

    “咱儿子不也不知道吗?”莫爸爸笑着说道。

    “那他现在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你看他对若月的样子,真真让我这个做妈的,都羡慕呢。”莫妈妈想到一家都在一起,也不那么伤感了,笑起来。

    莫爸爸爽朗地说道:“我对你不好吗,还羡慕起人家年轻人来了。”

    莫爸爸和莫妈妈一边聊着,一边感叹着,夜深了,也舍不得休息。

    他们都以为莫允夜和若月,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所以谁也没有多嘴去提什么,现在啊,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好好照顾自己的孙女儿,让儿子和儿媳多点自己的时间相处,好好弥补一下曾经错过的时光。

    莫允夜和若月,这一觉睡到差不多中午时分,才醒来。

    莫允夜睡饱之后,翻身起,发现若月还并没有醒,她只是翻了个身,又重新睡去了。

    她的体力毕竟大大不如莫允夜,经历过这一番事故,好歹要一阵子,才能恢复如初了。

    莫允夜伸手揽住她的腰,静静地感受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若月缓缓睁开眼眸,长睫扇动,漂亮的眼睛看着莫允夜。

    “夜少。”她轻声跟他打招呼。她想了想,才想起自己在上崖的时候,晕倒了,现在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莫允夜探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低声说道:“再睡一会儿吧。”

    “嗯。”若月半眯着星眸,不由抱着他的腰,轻轻蹭了蹭。

    这样安全平和的时光,真的让人很舒心。

    回想起前几天,真的好像大梦一场。

    若月没有听清楚苏薇最后说的那句话,就晕了过去,现在脑子里什么印象都没有了。

    莫允夜见她晨起的模样,十分可爱,不似平时大方利落的样子,倒有许多小女儿的娇憨,不由吻上她的唇。

    明知道她身体不好,他还是忍不住胡闹起来。

    若月也不忍心拒绝他,经历过这么多的磨难,两个人的心,已经被拉得很近很近了。

    很多事情,不用说,都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心意。

    不过还是顾着她的身体,莫允夜十分温柔。

    他的极度温柔,和他张鼓出来的肌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将她喂得饱足了,才享受了餍足。

    若月将自己的裹在被子里当鸵鸟。

    听到他起身拉衣帽间门的声音。

    一会儿,他拿了全新的单过来,将她拉起来:“乖,让我换掉。全湿了,会着凉的。”

    若月捧住脸,羞得不能见人。

    明明知道在某一个那样的时候,她会造成铺的泛滥,她都竭力避免那样了,但他偏喜欢做某一个那样。

    他很快换好,若月还在掩耳盗铃地捧着脸。

    莫允夜将她抓回来,放在上。

    若月背转向他,没有说话。

    莫允夜笑了笑,她是他所爱的女人,在这种事情的时候,也当然愿意看到她快乐。

    如果仅仅是为了他快乐,做这种事情,又有什么意思?

    她一向都比较介意每次要换单,甚至有时候要换垫这种事情,不过他从来都没有介意过。

    将她拉过来,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起身,穿戴好,走出门来。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不过家里静悄悄的,看起来,都还没有起。

    毕竟这段时间,大家所受的煎熬都很多,都需要好好补充睡眠和体力。

    三位老人和安安,都不例外。

    莫允夜刚走到楼梯上,迎面而来一个沈凉墨的人,上前问好:“夜少。”

    “嗯。”莫允夜一边应道,一边往厨房走去。

    若月这会儿该饿了,应该要吃点东西才对。

    他一边走,那个人一边说道:“墨少和少奶奶上午过来了一趟,不过大家都在休息,墨少就回去了。”

    莫允夜点头:“替我谢过老大。”

    他很快走进厨房里,厨房里各种营养滋补品,都在锅上熬着,咕嘟咕嘟的发出声音,诱人的味道四溢,勾得莫允夜也饿了。

    他随手拿了两块方便的东西吃,给若月捡了一样她平常爱吃的东西,放在餐盘里。

    墨少的人还跟着莫允夜,见他准备得差不多了,才说道:“墨少说,安排了一个医生过来,再给少奶奶看看。”

    莫允夜本来也有这个打算,若月的身体弱,毕竟不像他一样经得起这么大的阵仗,昨晚的检查,并不特别细致。

    而且昨晚抽了血,今天的结果也还没有出来。

    既然是沈凉墨安排医生过来,莫允夜就放弃了自己去找医生的打算。

    沈凉墨这几年,一方面自己身体有疾,一方面小奶包也经过病痛的折磨,身边筛选出了很多好医生。

    虽然不一定比得上凤卿,但是个个顶尖,都是顶级的名医了。

    凤卿那样的,毕竟是不世出的奇才,能够遇上一个,都是祖上修来的福分了。

    听到莫允夜应允了,那个人赶忙出去,把等待着的医生带进来。

    莫允夜先上楼,他将餐盘放下,若月闻到食物的香味,终于小狗一样的从的那头,滚到这头。

    莫允夜忍住笑,说道:“自己吃,还是我喂?”

    能和她说话的感觉,真的好好。

    若月也很喜欢听他说话,他的声音非常非常好听,带有点磁性,让她觉得陌生又舒服,耳朵里都是痒酥酥的。

    她爬过来,声音还带着刚刚起的慵懒,伸手接过餐盘:“我自己吃。”

    让他喂这种事情,她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虽然现在手上也有伤,不过毕竟是能自己动手。

    莫允夜也不勉强她,帮她拉开用餐桌。

    若月一看清淡的菜色和稀粥,咂咂嘴,说道:“好想吃烤肉。”

    “刚才没吃够?”莫允夜反问。

    若月扭过脸去不看他:“不理你了。”

    莫允夜在她身旁坐下:“你才回来,肠胃不好,不能吃油盐过重和油腻的食物,要慢慢来,循序渐进。等你恢复了,你想吃什么,我都陪你。”

    若月低着头,知道他真的是很温柔体贴,心头也是满满的喜悦,伸手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口边:“你也吃。”

    莫允夜低头吃了,这一口白粥,真是比山珍海味还要香甜美味。

    “对了,安安呢?”若月问道。真是自责,醒来这么久,就顾着胡闹了,连安安的情况都不知道。

    “跟着我爸妈,很安全,她也累了,让她多休息。”莫允夜笑着靠在若月身旁。

    若月拿着勺子,问道:“那我妈呢?”

    “她跟着担心了好几天,现在也正在休息呢。”莫允夜说道。

    若月才安下心来,吃了几口粥。

    叩叩叩。

    有人敲门,莫允夜朗声道:“请进。”

    沈凉墨的那个下属带着一名医生进来。

    “夜少,医生过来了,会为你和少奶奶再次检查一下。还有,昨晚的血检报告,刚刚出结果了,也会给你们。”沈凉墨的下属毕恭毕敬地说道。

    莫允夜点点头,他自己的身体状态自己很清楚,倒是不需要医生太过操劳。

    不过若月嘛,还是要以细致为好。

    医生上前来,再次检查了若月的伤,确认她没有呕吐、头晕等等脑震荡的症状,也没有其他更重的外伤,才停下来。

    他拿出血液检查报告,血液检查,主要是为在野外不知名地段生活过的人检查体内是否感染细菌和病毒所作出的一项检查。

    莫允夜、安安和若月都做了。

    崖底云山雾罩,多毒虫毒蛇出没,地上淤泥败叶,都是藏污纳垢之所,他们身上又这么多伤口,是需要连续观察一段时间的血液检测的,以确保没有病毒感染的任何可能性。

    所有能做的血液指标,为了安全起见,几乎都会做。

    医生也是才拿到报告,看了一眼,随即有些怔住,莫允夜见他神情郑重,不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医生?”

    “看血液报告的检测结果,少奶奶体内的hcg含量高出了平均值……”医生说道。

    “那是什么意思?”莫允夜一下子脸色突变。

    医生忙说道:“意思是,少奶奶有可能怀孕了,hcg含量高,有可能是早起怀孕症状,也有可能是癌变风险……所以我建议夜少,马上送少奶奶去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这话说得,莫允夜和若月的心底,都一阵发凉,满打满算,两个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大约也还不足40天。

    如果真的是怀孕,那么差不多就是第一次就中奖了?

    虽然这个结果让人惊喜,但是要万一是癌变风险,就真的一点都喜悦不起来了。

    尤其是莫允夜,整个脸色都变了,他什么都没有说,抱起若月就往外走。

    医生和沈凉墨的下属,赶忙跟了上去。

    家中老人还没有醒,莫允夜也不打算叫他们,直接开车朝医院里而去。

    他开车又快又猛,让人感受到他心底极度的惶恐。

    若月几次伸手想要握住他的手,都没有握住。

    最后一次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发现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有一次,他还差点撞到了别人的车。

    “夜少,你停车!”若月真的忍不住了,大声喊道。

    莫允夜终于将车在路边停下。

    若月伸手抱住他,低声说道:“夜少,怎么可能?医生不是说,还有另外的可能吗?上天不会这么残忍的,看到我们一家三口刚刚获得安全,就开这样大的玩笑。也许,这一次,上天真的送给我们夫妻一个礼物,你说是不是?”

    莫允夜慢慢地平复下来。刚才,他整个内心真的是惶恐而惊吓的。

    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感觉到过这样的害怕。

    从来没有。

    癌变。这两个字眼,让他感觉到几乎要来临的风险,让他得而复失。

    他的心刚才有一刹那,几乎要崩溃掉了。

    不过现在若月在他怀里,他也渐渐理智起来。

    是啊,若月说的对,医生说有两种可能。

    怎么他就直接信了其中一种。

    不管若月是哪一种,他现在这样不冷静不理智,只会让若月的心里负担加重,除此之外别无好处。

    要是真的有什么,若月比他更害怕,他更应当要好好的保护她,照顾她,成为她的力量源泉,而不是拖她的后退,反倒让她为自己担心。

    莫允夜的心境平复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若月,你说得很对,我宁愿相信,是上天送给我们的孩子。你一点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

    若月重重地点头,将忐忑和惶恐压制住。

    沈凉墨安排的医生也一同跟了过来,因为医院里设备齐全,如果有拿不准的检查,在医院里做才合适。

    在家里做的检查,只是常规的而已。

    若月很快被重新抽取了血液。

    莫允夜等待着,在走道里踱着脚步。

    是,他确实想要平复下来,但是身体和理智根本就不让他平复。

    他平时是非常非常冷静的人。

    可是关心则乱,在遇到若月的事情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办法平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才带着若月出来了,说道:“夜少,没事了!”

    莫允夜大步迎上前去,医生将新的检查报告拿出来,说道:“夜少,排除了癌变的可能性,少奶奶是真的怀孕了!”

    若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虽然之前很担心安安不理解,或者担心安安因此受冷落,但是现在,她知道安安和莫允夜的感情情同亲生,这些都不算是什么担心的理由了。

    而且刚才还想过另外一种可能,既然那种最坏的可能已经被排除,那么现在这样的可能,不正是最好的和她最期望的吗?

    医生笑着说道:“少奶奶这才是孕初期,大约30多天的样子,要不是查血,根本没有任何迹象。不过少奶奶这次在崖底呆过,所以建议住院观察两天。”

    莫允夜的心是狂喜的,首先排除了癌变的可能,这个结果就已经让他忍不住的欣喜了。

    然后若月竟然怀孕了!

    这样的喜悦,真是让他一时之间,在心底里消受不了,脸上顿时表情都没有了。

    若月笑盈盈地望着他。

    莫允夜才反应过来,将若月一把抱起来,漫天暴雨的吻将若月淹没了。

    医生给若月安排了病房,让若月先休息。

    食物、休养,现在对于若月来说,更加重要了。

    若月自己也觉得身体有点虚,不敢大意。

    想起如果孩子只有30多天的话,那真的就是才和莫允夜在一起的那次,就怀上了。

    想到肚子里孕育着的这个小生命,她的心头就充盈了喜悦。

    医生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莫允夜认真地听着。

    忽然,他想起刚才醒来的时候,胡闹得太过了,心底不由有些担心。

    不过,他不想让若月担心,决定私下里问问医生。

    他对若月说道:“若月,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处理点事情,马上回来陪你。”

    若月笑着点点头。她有些无聊,随手翻着头的报纸。

    莫允夜出去了,若月的手机响起来,是苏薇。

    苏薇那边已经得知了若月怀孕的消息,确定若月怀孕后,医生自然是要向沈凉墨和苏薇汇报的。

    苏薇在电话里很开心:“若月,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怀孕了。上次我怀小五儿的时候,我妈给了我几瓶补气血的糖浆,真的很管用。本来医生断言我生了小三和小四的时候,是不能再生孩子了,可是小五儿也很健康,我已经给我妈电话了,她说会调制两瓶给你送来。你身体虚,正适合要补补。”

    若月知道云舒制药的功力非常厉害,苏薇说有效的东西,那一定是非常好的东西,她忙说道:“那就先谢谢伯母了。”

    “你有没有什么不适?如果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多休息,多补充营养。”苏薇关切地说道。

    若月笑着说道:“我也不是第一次当母亲了,不用担心我。”

    “对啊,真是我c太多心。”苏薇吐了吐舌头,想起那件事情来,问道,“对了,若月,安安和夜少的事情,你对夜少说了吗?”

    苏薇正在问的时候,若月正随便浏览着报纸上的大标题。

    这是一份前两天的报纸,上面正写着莫妈妈发表的声明,声明莫允夜已经查清了八年前的那个姑娘是谁,一定会补偿那个姑娘。

    若月心底一苦,难道,真的是另有其人吗?

    那晚真的莫允夜进入了别的姑娘的房间,而她的房间里,进来的是别的男人吗?

    苏薇在说什么,若月已经听不进耳里去了。

    巨大的失望淹没了她。

    虽然安安是不是莫允夜的亲生女儿,其实关系也不大了。

    但是若月总归是对这件事情抱有无比的期望的。

    “若月?若月?”苏薇喊着她的名字。

    若月揉了揉眼睛,说道:“苏薇,我有些累了,以后给你电话。”

    她甚至都不敢去问苏薇那个结果了。

    苏薇只好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记得休息好了给我电话。”

    “嗯。”若月放下了电话,心中充满了无力。

    也许,她刚才应该多问一句苏薇的。

    可是挂断了电话,她又没有那个勇气了。

    这件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吧,也当她从来就没有抱过期许好了。

    反正现在,一切也都很好,不是吗?若月自我安慰道。

    莫允夜跟着医生一起去了医生办公室。医生还要去取一样报告,莫允夜先去了他的办公室等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