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85爱你在心处理夫妻之间的问题

485爱你在心处理夫妻之间的问题

作品:霸气总裁,请离婚! 作者:糖水黄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莫允夜难以力敌,只能智取。

    但是眼看夜色已黑透,人和野猪相比,力量、战斗力的悬殊越来越大。

    莫允夜的方法快要用完了,野猪虽然受伤,但是莫允夜的伤更加的重。

    而且野猪被莫允夜激得兽性大发,眼看着莫允夜浑身是血,越来越难以抵挡。

    野猪的獠牙朝他狠狠地刺去,莫允夜已经跪倒在地,根本没有余力再反抗。

    若月情急之下,放开安安,让她呆在原地不要动。

    她自己,摸到一个车里掉下的打火机,将打火机砸开,裹在自己的开衫外套里,用火柴点燃,树枝将燃烧的外套高高举起,朝野猪冲过去。

    “若月!”莫允夜想要站起来,却又重新跪了下去。

    但是显然,野猪被若月手中的火光激起了注意力,不再朝莫允夜攻击,而是转头朝向若月奔跑过去。

    莫允夜痛心地看着若月,他想要上前去救她,可是已经不能够了。

    不说他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光是遥远的距离,也成为了他和她之间的阻隔……

    “妈妈。”安安也捂着嘴,低声地哭起来。她谨记着若月的话,没有朝若月奔过去,但是小脸涨得通红,心中悲痛欲绝。

    野猪朝若月冲过去,若月向旁边躲避,但是她的身手比莫允夜差了很多,根本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躲避。

    她的身体一个歪倒,倒进了满是泥水和枯枝的地面。

    眼看着,野猪尖刺一般的獠牙,就要刺入她的身体。

    就在这个最为危急的时候,一声枪响,彻底划破夜空。

    野猪被准确地击中了眼睛,眼球是野猪身体上,最为脆弱和薄弱的部分,被子弹打中之后,爆出血浆来。

    子弹的威力很大,直接将野猪的眼球穿透,子弹从它的后脑勺中冒出来。

    野猪受到子弹的冲击力,身躯重重地往后便倒,摔进了烂泥里。

    而若月也因为得救,她从地上爬起来,莫允夜已经从一旁跑了过来,紧紧地把她裹入怀抱里,将她抱得密不透风,不顾她脸上全是淤泥,亲在她的脸上和额头上。

    随即,一道矫健的身影直接冲向在地上挣扎,还要狂怒地来撞击人的野猪,再一枪,狠狠地送进野猪的另外一只眼睛里。

    随即多发子弹连发,将野猪的脑袋,打成了一个马蜂窝。

    野猪终于失去了行动能力,狠狠地倒在了地上,溅起了满地的淤泥和肮脏的血污。

    沈凉墨收起枪,抬手将自己的安全帽揭开,看了一眼地上的野猪尸体。

    原来刚才在最紧要的关头,沈凉墨已经看到了地上的情况,他比其他几个队员的动作本来就要快,不顾离崖底还有一段距离,马上飞快地从悬崖上跃身而下,直接掏出枪,对准了野猪的眼睛扣动了扳机。

    就在他处理完野猪的时候,其他队员,才从悬崖上下来,飞奔到他的身边。

    莫允夜已经抱住了若月和安安,不用问话,他也知道来的人是沈凉墨。

    沈凉墨的身影和身手,莫允夜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之前联系上了柯皓哲,知道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他们。

    只是没有想到,会是沈凉墨亲自带着人来,而且没有想到,他来得如此之快。

    沈凉墨要是再晚来三秒钟,刚才若月的情况,很有可能性命都不保了。

    莫允夜气得咬牙,对若月说道:“说了你和安安什么都不用管,这样跑出来很危险知不知道?”

    若月低着头,没有解释。那样的情况下,眼看着他本来已经身受重伤,生命被威胁,她怎么可能不管?

    不过有安安和沈凉墨等人在,若月心疼他的那些话,说不出口。

    莫允夜也知道她是关心则乱,伸手重重地在若月的腰上捏了一把:“下次不许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危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若月低声说道,也紧紧地抱住莫允夜。

    刚才那一刻的后怕,让她的心现在都还在急切地跳动着,不管是他出事,还是她出事,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那种可怕的梦魇一般的情景,她真的不想再次经历了。

    沈凉墨带着人,走到莫允夜面前,将手中的干净保暖的衣物,扔给莫允夜,莫允夜接过来,先给安安和若月套上,自己才套了最后一件。

    他对沈凉墨颌首,并没有特别激动或者有很多感谢的话。

    和沈凉墨之间,这样的情况经历过很多次了,沈凉墨来救他,或者他去救沈凉墨,兄弟之间的感情,不是用言语说得清楚的。

    两人走到一起,手握了握,随即松开,沈凉墨才说道:“直升机下不来,只能从悬崖原路返回。你先补充一点食物,处理一下伤口。”

    一个队员将自己的背包打开,拿出各种药品,先给莫允夜、若月和安安清理了一遍伤口。

    莫允夜的伤最重,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伤疤层层叠叠的,触目惊心。

    若月的伤也不少,不过好在都没有多重。

    安安也有一些擦伤,用药物处理的时候,她紧紧地咬着牙关,坚强的小模样让人心疼。

    随即又吃了一些东西,喝了水,等到精神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沈凉墨说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吧。”

    “嗯。”莫允夜也环视了一圈四周,这两天,遇到过很多危险,这丛林中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危险。

    尤其是细菌、毒物超级多,这几天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能够没有被毒物咬中,或者细菌感染,真是不行之中的万幸了。

    沈凉墨随行带着还有五个队员,莫允夜也没有特别重的伤,可以自己上去。

    其余的人,轮流带着若月和安安,上崖,问题不大。

    最危险的地方是距离崖底的地方,崖壁格外的陡峭,落石也特别多。

    越往上,越要好走。

    尤其是走过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后,柯皓哲又接连派了不少的人前来接应,上去的过程很顺利,沈凉墨和莫允夜的脑袋刚刚从悬崖上冒出来,柯皓哲已经带着人过来,伸手拉过了他们。

    借着力,沈凉墨一跃而上,眼里便印进苏薇含笑带泪的模样,他上前抱住了苏薇,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允夜、若月和安安,都回来了。”

    苏薇紧紧地抱着他,踮起脚尖主动吻了他的唇:“谢谢你。谢谢你带他们回来。”

    沈凉墨勾起唇角,带上笑意揽着苏薇。

    旁边的人,帮他卸下了身上的冲锋衣、安全帽和军用靴。

    莫允夜则带着若月和安安,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苏薇朝若月跑过去,和若月抱在一起。

    “若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苏薇难以掩饰内心的悸动。

    若月经历过这两天的事情,也是心神憔悴,现在到了悬崖上,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抱着苏薇,久久说不出话来。

    沈凉墨说道:“安排医生,给他们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是。”马上有人领命而去。

    苏薇抱着若月,又弯腰下去抱安安,安安软软地喊道:“小妈。”

    “安安。小妈好想你啊。”苏薇忍不住掉下眼泪来,这两天,她也担心坏了。

    安安喃喃说道:“安安也想小妈。”

    苏薇忽然想起什么,站起来说道:“若月,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安安和莫允夜的事情,苏薇已经从沈凉墨口里得知了实情了,不过她一直没有跟别的人说过。

    沈凉墨告诉了莫爸爸和莫妈妈,也不算违背他和她的约定,苏薇也不算是对若月失信。

    不过现在若月亲自站在自己的面前,苏薇就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而若月,则可以亲口将这件事情,告诉莫允夜。

    不知道若月和莫允夜得知这个消息,会有多么的开心。

    若月问道:“什么事情呢?你说。”

    苏薇凑到若月的耳边,说道:“若月,上次你让我帮你查的事情,已经确定了。安安和夜少之间,真的是亲生父女的关系。若月,现在你可以告诉夜少了……你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你开心吗?”

    但是随即,若月却没有回答苏薇,她的身体一软,缓缓地倒了下去。

    “若月?若月?你怎么了若月?”苏薇着急地扶着若月。

    “妈妈,妈妈。”安安也非常担心地跟着蹲下去,哭出来。

    莫允夜伸手将若月抱入自己的怀抱里。

    此刻,沈凉墨安排的医生也过来了。

    他大致检查了一下说道:“夜少不用着急,这是心神消耗过度引起的疲累,只要好好休养,补充营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莫允夜本来担心不已,听医生这样说,才放下心来。

    他知道,若月毕竟是女孩子,跟他这样的身体是完全不能比的。

    他是身经百战的实战家,处理这些问题,虽然有惊,却无险。

    而若月却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她这几天的神经都紧紧地绷着,现在一放松下来,自然免不了神经上受不了,所以晕了过去。

    至于安安,若月一直在尽力保护她,安安的睡眠也非常充足,食物也比若月吃的多,自然比若月要撑得住。

    “我带若月和安安回去休息。另外,一些情况我会及时记录下来,做成资料派人送给你,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有劳老大和阿哲帮我查证一番了。”莫允夜说道。

    沈凉墨和柯皓哲知道他也是身负重伤,需要休养,当然,更需要他的是,若月和安安。

    尤其是安安,这么多年都没有父亲在身边,现在刚得知父亲是莫允夜,自然需要莫允夜更多的抽出时间来陪伴她们。

    说完,大家分别上车,朝市区而去。

    苏薇有些担心地说道:“也不知道若月刚才听进去我的话没有?”

    “嗯?”沈凉墨挑眉问道。

    “安安和夜少的事情,我刚说完,若月就晕过去了。”苏薇有些自责,“也是我太心急了,明知道若月刚上来,就忍不住把事情告诉她,她很有可能是情绪太激动,才会晕倒。我该慢慢等她恢复过来,再跟她说的。”

    沈凉墨摇摇头,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跟你没有关系。她从山崖上掉落下去,不知道受过多少惊吓,就算你没有说那番话,她也未必撑得住,她在下面的时候,我就能看出来,她是靠最后的毅力在撑着不倒下给别人添麻烦。她现在本来就需要好好休养,有允夜在,一切都没有问题的。等她醒来,就该好好享受允夜的补偿了。”

    苏薇一想到莫允夜三人都安然无恙地回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也是,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一家三口在一起,那么大的困难都过去了,剩下的都是小事了。”

    “对,剩下的那些夫妻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沈凉墨埋首在苏薇的肩窝里,下崖和上崖,接近10个小时还多的工作量,让他也有些累了,呼吸到她馨香的味道,有些心神迷醉。

    苏薇抬手,放在他短发的脑袋上,温柔触摸,缓解他的疲倦。

    沈凉墨的长指落在她的耳垂上,声音略略暗哑:“不如……我们也来处理一下夫妻之间的事情?”

    前排还有人开车,副驾驶也有人呢。

    苏薇羞得去掐沈凉墨的腰,他顺势将隔开前后排座的挡板拉下,便吻上了她的唇。

    一旁的车里,安安太过疲倦,已经睡熟了。

    而若月还在莫允夜的怀抱里,因为昏迷,所以显得脸色非常苍白。

    莫允夜紧紧地抱住她,不肯松开。

    很快,车子便到了莫家的地方,沈凉墨和柯皓哲就没有跟过来了,男人之间,本来就不拘泥这些细节,只要他们安然无恙,便各自去处理各自的事情。

    沈凉墨拿到莫允夜的资料,便要去查绑架安安的人,而柯皓哲是要极力帮忙的。

    车子驶入莫家,莫爸爸和莫妈妈已经得知消息,早早地就迎在了大门口,望眼欲穿。

    秦妈妈这两天也是在莫家等待着,翘首以盼。

    之前三位老人是伤心欲绝,现在知道他们即将要回来,都焕发了年轻的生命力,夜色正浓,但是谁也没有睡意,都焦急地等待着。

    车子一进入大门,三位老人就团团地围了上来。

    尤其是现在莫家两位老人,得知安安是莫允夜的亲生骨肉,这样的心情,就更为的迫切。

    他们一直在感叹,要是莫允夜早点结婚,孩子都该安安这么大了。

    他们每次见到安安,都喜爱非常。

    却殊不知,原来安安,就是他们的亲生孙女儿。

    还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人感概和激动的呢。

    只是莫家两位老人,暂时没有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免得有些人利用若月和安安做文章,眼见若月和安安已经危险重重,他们不能再给安安和若月增加危险了。

    这件事情,他们还是相信儿子的能力和眼光,决定等儿子来做决定。

    所以,两位老人,暂时连秦妈妈都没有告诉,内心里,对秦妈妈和若月还有安安都很愧疚,自然会好好补偿他们。

    只是具体的事情,还是要让莫允夜来处理。

    莫妈妈抢先过去,抱起了安安,将安安抱在怀里,一叠连声地问道:“安安没事吧?安安还好吧?”

    早就有人汇报过,安安没有受伤,老人还是不放心地问道。

    莫允夜摇头:“安安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秦妈妈不由哭起来,伸手去抱安安,她一直很自责,自己在家里把安安弄丢了,若月把安安交给她,她竟然没有保护好安安。

    莫妈妈忙把安安给秦妈妈抱,缓解秦妈妈的心伤。

    莫妈妈一眼看到若月在莫允夜的怀里,一惊,问道:“若月怎么了?”

    “她心神消耗过度,需要安神静养。妈,你让厨房里弄点有营养的食物。”莫允夜嘱咐道。

    莫妈妈见儿子也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别提有多高兴了,应道:“都准备着,备了好多若月和安安爱吃的东西,我这就去端,这就去端。”

    说着,亲自飞奔进厨房去盛汤舀粥。

    莫允夜抱着若月走进大门,莫爸爸说道:“需要什么,你安排下来,我去帮忙做。”

    莫允夜见父亲满脸的疲累,眼角乌青,心中不忍,说道:“我需要的是,你和妈早点去休息,陪着安安好好睡一觉。我这边的事情,让跟随的人去做就好了。”

    莫允夜对待父母一直都敬爱有加,本来和父母的感情,也非常融洽。

    不过莫爸爸听到儿子这样说,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温暖,说道:“咱们也不累,等你们收拾好了,我和你妈再去睡。安安有她外婆带着,一时也还用不上我们。”

    莫允夜看了一眼,只见秦妈妈抱着安安在垂泪。

    安安还在睡熟,他说道:“妈,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别熬坏了身子。”

    这还是莫允夜第一次对秦妈妈说话,秦妈妈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才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回应。

    莫允夜又说了一次,她才又惊喜又慌乱地站起来,应道:“我这就带着安安去休息。”

    莫允夜抱着若月进入了卧室,见她还晕着,没有醒来,先用热水帮她擦洗了两遍,才发现她身上的瘀伤非常多,看起来,应该是掉落下山崖的时候,擦伤的。

    这些瘀伤都是大块的,红肿的,应该非常疼,但是她却一直都没有说。

    还有她的手掌,本来就没有好全,又因为在崖底的时候要照顾她,伤口绽开了。

    当时他也没有药物和东西,只能简单帮她包扎了一下,还是后来,队员用药物给她重新包扎了。

    现在看来,又要养不短一段时间了。

    将若月擦洗干净,为她换上了干净柔软的睡衣,莫允夜在自己套上了睡衣。

    扣扣扣。

    莫允夜说道:“进来吧。”

    莫妈妈端着鸡汤进来,说道:“这是给你和若月熬的,人参当归鸡汤,若月最爱喝的。”

    “嗯,我一会儿喂她喝。”莫允夜的手握着若月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摩挲着。

    莫妈妈心里被喜悦充斥着,知道若月就是八年前的那个姑娘,安安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儿,脸上笑得灿烂。

    她以为莫允夜也知道了,便笑着说道:“这次你救出了安安,安安一定对你这个父亲,更多了好感。”

    莫允夜本来就把安安当女儿,听母亲这样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深意,便点点头。

    莫妈妈知道莫允夜累了,便说道:“你也喝一碗鸡汤吧,喝了就好好睡一觉,也累了。”

    “好。”莫允夜接过来,大口喝起来。

    看见若月的嘴唇蠕动,不由低头将自己口里的鸡汤喂给了她。

    莫妈妈在一旁笑,哎呀,年轻真是好,谁没有过年轻的时候呢?

    看着儿子和儿媳这样,她知道,这个家里,还会延续以往那样和睦融洽的时候,这样的家庭,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儿子能够幸福,也是她最为渴望的事情呢。

    对了,她还在这里干什么呢?该下去带安安了。

    莫妈妈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将门替莫允夜关好,才一路下了楼梯,寻到秦妈妈,一起照顾安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