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67爱你在心陪你一起
    那个阿姨今天被若月堵了嘴,想到自己给若月介绍的若月看不上,转眼若月就嫁了这么好的男人,不由呸了一声,说道:“什么老公,我看哪,说不定是给别人当小三呢。”

    其他的有的大妈羡慕,有的人附和,不过见莫允夜身价不凡,倒也是没有人再敢说什么。

    若月也知道这个阿姨嘴巴有些贱,知道她在背后爱说人长短。

    不过这样的人,你也不能去跟她计较什么。

    总会有一天,她会遇到比你脾气暴的人,也总有一天,她会得到嘴贱的下场。

    次日,若月就要上班了。

    她的工作基本是飞国外航班,经常出去一次就要一周多时间才能回来。

    因为国际航班,每一次的飞行旅程时间都是比较长的,基本要完成一次完整的航行任务,周期都要一周时间左右。

    绝大多数时间都呆在飞机里,工作也是很辛苦的。

    不过若月的英语口语很好,飞的基本都是欧美高端航班,所以报酬比国内航班的空姐要高出许多。

    加上国际航班上欧美人很多,经常会出手不菲的小费,就若月的收入来说,一向都因为小费比较多,而比其他人多许多。

    只不过她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高调,每次同航班的空姐问起,她都只会说一个中庸的数字。

    这一天有个早晨7点开始的航班。

    7点的航班,5点钟就要开始开会,所以不到4点,若月就起了。

    她不想打扰莫允夜,蹑手蹑脚起,随便换了衣服,提起自己的高跟鞋走出了门口,一路朝自己的车奔过去。

    到了公司,才洗漱了一番,化好妆,去参加会议。

    大姨妈来了,肚子痛得有点厉害。不过按照公司规定,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的时候,是不可以请假的。

    若月深知这一点,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虽然睡得不够,身体也不是很舒服,若月还是打起了精神,面对着这无聊的例行公事的会议,用纸笔认真地记录着。

    开完会后,一个空姐过来,拍了拍若月的肩膀:“若月,大区经理叫你过去一趟呢。”

    说着,还给若月递了一个眼色。

    若月站起身来,见这个空姐的口红有些花,笑道:“妮娜,补补唇妆吧,有点花了。”

    妮娜吃吃地笑了一声,便走开了。

    听到是大区经理,若月不是很意外,不过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若月到了大区经理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回应才走进去。

    大区经理今年四十多岁了,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把空姐叫道办公室里训话,不过若月每次都是不卑不亢的,倒是没有惹过什么麻烦。

    走进去,若月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陈经理,你找我啊?”

    “坐吧,若月。”陈经理是个有些干瘦的男人,肤色也黑,显出几分精明的劲儿来。

    若月坐下,视线和陈经理齐平的时候,发现他的脖颈上,有一道口红的印子。

    想起刚才妮娜花掉的唇妆……若月顿时便觉得有些不自在了。之前她对陈经理的事情有所耳闻,但是还不至于看到这么清晰的证据。

    要说其他的也没什么,但是陈经理是有妻有子的人。这样也未免太过了。

    “若月啊,这一次,机组要提拔几个乘务长啊。你也知道,要从空姐成长为乘务长,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这乘务长的工作不仅要轻松很多,薪水嘛,也高出许多。不仅如此啊,空姐毕竟只是个吃青春饭的工作,不是长久之计嘛。这一次的乘务长竞聘,可能会在你们这些空姐当中考虑,对此,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啊?”陈经理哈哈地笑道,好像对此早有打算。

    若月想起,陈经理不仅是大区经理,他的哥哥还在航空公司的董事局工作,所以陈经理才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陈经理脖颈上的口红印子非常显眼,刺着若月的眼睛不舒服。

    之前有什么好事,陈经理也喜欢关照若月,不过若月从来对他都是抱着工作上的态度对待的。

    她也不便明面上去得罪陈经理这样的人,淡淡笑道:“陈经理,我工作经验浅,很多事情并不太明白,工作上还需要再多历练几年,就算有乘务长这样的竞聘机会,我想,我也还不太够资格。不过我会好好工作,争取下次的机会的。”

    陈经理见若月这样不上道,便循循善诱地说道:“这个嘛,工作经验不是问题,关键是能力,以我看,你的能力是大大的好的,不来竞聘,真是太可惜了。而且这一次,主要是我做主,说了算,只要过了我这关,那一切都好说。”

    “我觉得空姐这份工作,我很喜欢,还想再在这个岗位上,再做几年,发挥一下我的专长,然后再学习一下乘务长的工作,过几年再考虑。”若月越听越不舒服,便婉拒了。

    陈经理一下伸手握住若月的手:“你学学妮娜吧,乘务长的工资是空姐的三四倍,工作却只有四分之一呢。”

    若月慌得把手缩了回来,“陈经理,我还有航班要飞,先出去了。”

    见若月窈窕的背影渐渐消失,陈经理有些不爽,花费了这么多时间,这女人还这个样子。

    但是随即却又自信满满地说道:“秦若月,我看你到时候不乖乖的脱光了来求我!”

    他咂咂嘴,闻了闻握过若月的手。

    若月是这一批空姐当中,身材和样貌都是最好的。不,不光是这一批。

    陈经理在航空公司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比若月自身条件更好的妹纸。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这样想方设法要把若月弄到手上?

    若月走出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陈经理的明示暗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让她真的是不胜其烦。

    不光她了,就算有的空姐已经结婚,也逃不过陈经理的魔掌。

    若月深吸一口气,见妮娜走过来。

    妮娜笑着说道:“若月,怎么样,升职了?”

    若月淡淡地笑了笑:“资历不够,还远着呢。”

    妮娜见她淡淡的,不由撇了撇嘴,也不再跟她多说。

    若月上了飞机,例行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妮娜走上来,很多人都跟她打着招呼,态度不错。

    有人说道:“若月,你跟妮娜的关系一向都一般,这不,她现在都快升乘务长了,你也不趁机去拉近拉近关系啊?”

    若月一怔:“升了?”

    “正式的文件还没有下来呢。不过也快了。唉,妮娜真是好命,刚刚三十出头就胜任乘务长,以后就不需要做这么多的工作了。唉,我的出路在哪里啊。”其他的空姐感叹道。

    若月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空姐的职业寿命确实不长,很多人一旦上了年纪,没有如花美貌,就会在工作中,比后来的年轻妹纸比下去。

    何况常年在机组工作,年纪一大,身体也容易不好。理论上空姐可以工作到50岁,但是没有几个人的身体能够撑得到那个时候。

    但是,她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方法上位。

    如果是这样得来的职位和高薪,她不要也罢。

    她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乘客登机前,有很多事情要做,需要做好十全的准备。

    等到做完这些的时候,并不能轻松下来。

    因为马上,乘客就要登机了。

    登机之后,还有其他一系列的服务需要进行。

    若月站在登机门口,展现出专业的服务和笑容,招呼每一位登机的乘客,必要的时候,还要搭把手帮乘客拿一下东西。

    正当她用英语娴熟地问候之时,感觉到一道熟悉的目光将自己笼罩了。

    她下意识地偏头一看,只见莫允夜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不由惊喜道:“夜少,你要去哪里啊?”

    莫允夜对她颌首,她记起莫允夜没有办法说话,便笑了笑,没有再问。

    不过也想得到,莫允夜出行,一般是不会做这样的商务航班的。而会像沈凉墨一样,选择专业的私人航班,甚至是他自己的私人飞机。

    那他……?

    后面陆续有乘客上来,若月只好放弃了心里的疑惑,专心工作起来。

    等到将一切忙完,又该派发早餐了。

    因为这次的航班时间早,所以等飞机平稳飞行后,就要派发早餐。

    若月刚要去派送,现任的乘务长就拉住了她,说道:“头等舱有一位乘客,因为身体略有不适,点名要求你去服务。”

    “我?”若月有些奇怪。

    “是啊,他说之前坐过你的航班,对你印象很好。所以今次也点名你去。这名乘客很重要,我也不知道什么来头,不过上头有命,不能不服从,好好去工作吧。”乘务长勉励了一下若月。

    若月只好接手了这份棘手的工作。

    之所以说棘手,是因为根本不知道那位乘客什么身份,有些什么样的要求。

    她也知道,这种棘手的事情,总是会归派到她的手里的。

    尤其是得罪了陈经理之后,以后恐怕会越来越多这样的非常规性工作交给她。

    若月简单收拾了一下,将手套放下,走进了乘务长所说的头等舱,鞠躬说道:“你好,我是本次航班的空乘秦若月,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她直起腰来,就看到莫允夜似笑非笑的眼神在注视着她,她一阵讶异:“夜少?”

    莫允夜指了指她的手机,若月摇头:“夜少,很抱歉,工作时间我不能使用手机。”

    莫允夜在自己的手机上写了东西递给她:“我有公事去纽约,就在这里陪我吧。”

    若月看完之后,郑重地说道:“夜少,如果你的真的有事搭乘我们的航班,我会尽力为你服务的。但是若是有其他的原因,抱歉我没有办法留下来陪你。这是我的工作,我不想掺杂私人因素在里面。”

    莫允夜扬眉认真地看着她,若月也好不躲避地迎视着他的目光。

    良久,是若月先妥协,她说道:“我先去做别的事情了,有事请按铃。”

    她前脚刚动,马上莫允夜的铃声就响了,她作为被调来服务的空乘,只得回身去:“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莫允夜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若月,我知道陈经理的事情了。”

    “你在调查我?”若月有一丝不悦。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天被陈经理的行为恶心到了,还是莫允夜尽在掌握的那种态度,让她生出了危险感。

    抑或只是因为生理期的疼痛,让她有些烦躁。

    总之,她心里的不安转变成了一丝怒气。

    我只是担心你。莫允夜写道。

    “我自己的事情,自有把握,谢谢你的好意,夜少。”若月说完,转身就离开。

    到了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她也觉得自己的脾气来得有些没道理。

    但是这么点时间内发生的事情,竟然被他知道了,她又有些不安心。

    本来就是一段各取所需的关系,他到底将这个看成什么了?

    或许,是自己真的想太多了,心里矛盾得不行。

    洗了冷水脸之后,肚子更加不舒服了。

    她强撑着补了个妆。

    因为莫允夜制定了若月一个人服务,所以若月便不用去照顾其他乘客,相对要轻松很多。

    不过和其他闲着的空姐相比,若月便觉得自己太闲了,会惹出事端的。

    飞机上的空乘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她现在去莫允夜那边照顾,她这边的工作,就会分摊给别人做。

    现在别人都在忙着,她闲着也不像样子。

    并不是她不想上去帮忙,而是空乘人数不少,她去帮忙,帮谁都不好。

    而这趟航班上是可以拿小费的,很多人其实多点工作也不介意,只求有钱赚。

    所以为了不参合这些事情,也不能让别人看着自己闲着,若月磨蹭了一下,还是只能回到莫允夜所在的头等vp舱。

    头等vp舱好似一个小房间,有沙发和,还配备小冰箱。

    莫允夜正展开报纸看着,看到她走进来,不由勾唇笑了笑。

    若月有点尴尬,说道:“我按照要求来给您服务。如果没事的话,我在旁边等候您的安排。”

    说罢,她便以一个标准的姿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莫允夜端起一份蛋糕走到她面前,将手机屏幕展现在她面前:陪我吃一块蛋糕吧。

    “工作餐时间还没有到,我不能……”若月笑着摇头。越是挣钱多的航班,制度也就越严格,管理也就更加的严苛。

    同时,肚子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莫允夜脸上的笑容更开了,将手中的蛋糕送到她的手里。

    若月窘迫得脸微红。

    若月早晨不到4点就起来了,本该吃早餐的时间,又被陈经理叫去了办公室,什么都没有吃。

    现在忙碌了这么一大通下来,已经饥肠辘辘了。

    因为肚子痛,也更想吃一点甜的东西。

    不提吃的还好,一提吃的,还有一个美味的蛋糕摆放在自己面前,她觉得更加饿了。

    我不是让你破坏规定,不过也不想看到你为了工作,不顾身体。

    莫允夜将屏幕递到她眼前。

    若月接过了蛋糕,轻声道:“谢谢夜少。到了工作餐的时间,我会吃的。”

    莫允夜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可是,陪我,也是你的工作内容之一。

    “如果你觉得用这个来压我,会舒服一点的话……”若月拿起蛋糕,“我吃给你看好了。”

    她说罢,拿起蛋糕几口就吃掉了。

    谁知道莫允夜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递过来一杯牛奶。

    若月端起来一口全部喝光。

    莫允夜又将她按在自己的头等舱位置上,若月其实心里知道,自己不该接受他这么多好意,让自己越陷越深。她冷淡地拒绝他,也是因为如此。

    可是面对这样的他,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段关系,毕竟不是基于正常的感情基础,若月心里,带着期盼和绝望两种情绪,一直都是很纠结的。

    可是莫允夜的态度,让她更加的纠结。

    他表现得好像,一个真正的好丈夫一样。

    可是只有她和他知道,这毕竟不是真实的。

    他喜欢男人是不争的事实,也有可能他喜欢女人,不过毕竟太……

    莫允夜哪里知道,若月是认定他喜欢男人了,虽然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男人,但是这个观念在若月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要是他知道现在若月还这么认为,不知道会怎么想?

    不过莫允夜现在并不知道若月的想法,将她按到在舒服的头等舱座位上,为她绑好了安全带。

    让她好好睡一觉。

    她起得太早了。

    他从前并不知道,空姐的工作是这样辛苦的。

    现在知道了,他怎么还忍心她这样辛苦的奔波。

    但是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劝她停掉目前的工作。

    毕竟这是她喜欢的工作。

    不过,能让她轻松一点是一点,不是吗?

    若月坐在舒适的大座位上,莫允夜甚至伸手帮她按摩着太阳穴的位置,缓解她的疲累。

    他和她的职责突然一下子,就反过来了。

    当他骨节分明的指节压在脑袋上的时候,若月有些不自在,感受着来自他手指的热量。

    不过因为身体真的很不舒服,在这样安心的环境,和倾心的照顾下,若月反倒一点点的放松下来。

    除了母亲,她还从来没有享受过来自别人这样的照顾。

    以前每次出航班的时候,不管再辛苦再累,都会自己撑着。

    突然之间有人这样关怀,让若月鼻尖有点酸酸的。

    不过她还是睁开眼睛来,说道:“夜少,我很好了。谢谢你。”

    她起身要将位置让给莫允夜。

    不过莫允夜按住了她,他其实看得出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眼角下也有点乌青。

    他将屏幕展开给她:我有点公事要处理。你躺着睡会儿吧。

    说罢,他便起身,到本该她坐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开始处理公务。

    若月想,这样也好,今天是她最痛的时候,稍微缓缓也好。

    就坐一会儿,就坐一会儿。

    可是他的位置实在是太舒服了,若月本来以为坐一会儿就好。

    谁知道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熟了。

    她从来都不是这样放纵自己的人,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刻苦学习英语和日语,还是只花了三个月时间就掌握了空姐的培训,应聘成功,还是一步一步从一般的航空公司,进入现在这家收入颇丰的公司,进入最赚钱同时也是最辛苦的航班,都是她用自己的努力,和严格的自我要求一点点换来的。

    没有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仅仅是六年时间,绝对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

    但是即便自认为有这样高的自我要求,她还是在莫允夜的位置上睡着了。

    也许,压力并不是不存在的,只是没有这样集中的爆发。

    缓慢的压力让她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其实心里和生理上,都是极度的疲累的。

    绷紧的神经,自从有了安安之后,就从来未曾放下来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