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47我的木头人一生一世
    听到言蓉后两句话洋洋洒洒的自吹自擂,沈木不由笑出声来。

    言蓉伸手忙去扶他:“木头人,你受伤了,地上凉,不能在地上继u 坐着了。我们去车上!”

    不远处有沈凉墨安排的人,看到言蓉要拉沈木起来,早就有人上前来帮忙了。

    很快将沈木扶进车里,给他再次处理了一下伤口。

    言蓉一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有可能被身后保护的人听到了,不由脸红红的。

    见沈木蹙眉,她忙说道:“很痛吗,木头人?”

    沈木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

    言蓉紧张地说道:“那我们去医院吧。伤口这样重,这样简单的包扎可不行,肯定会疼的。”

    她心疼得直掉眼泪。

    那些人被沈木挥退了,沈木对言蓉勾勾手指头。

    言蓉爬过去,和他脸对脸。

    沈木低哑道:“啃啃木头就不疼了。”

    “你!好坏啊!”言蓉捶在他的胸口上。

    触碰到他胸口上一个硬硬的东西,言蓉忙说道:“啊,这里伤得这么重!”

    沈木笑着说道:“我的上衣里有东西,摸出来。”

    言蓉将信将疑地伸手,在他的胸膛上摸到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沈木笑道:“打开看看。”

    言蓉伸手打开小盒子,里面跳出一枚光彩夺目的钻石戒指。

    是d&s的钻石戒指!

    d&s的戒指,号称是全球最出名的珠宝世家打造的一款结婚戒指。

    这款婚戒,每个男人凭借自己的身份证明购买,一生仅可购买一次。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不可再次购买。其核定程序之严格,堪比银行系统。

    曾经一个国家的王子,和原配离婚后,第二次结婚,通过种种方式和手段,也没有再次购买成功d&s的婚戒。

    连王子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所以d&s的婚戒,象征的不仅是购买人的身份,更象征的是男人对于爱情、婚姻做出的承诺,和给出的相守一生一世的决心。

    之前结婚的时候,言蓉并没有购买结婚戒指。

    因为她不想让沈木破费,如果买一般的,他肯定觉得委屈她,如果买好的,言蓉又不想沈木出这么多钱。

    所以她就当没有这回事,提都没有提。

    但是没有想到,沈木早就在准备 了。

    言蓉捧着戒指,不由鼻尖酸了又酸,眼眶红了又红。

    “本来是想趁昨晚你生日送给你的。但是临时查找到卫昊做非法生意的证据,我不想错过机会,所以……蓉蓉,补上这枚结婚戒指,祝你生日快乐。也祝我们新婚快乐。”沈木低低地说道。

    言蓉重重地连连点头。

    沈木将她拥在怀里:“现在觉得啃木头不亏了吧?”

    言蓉没有接他的话,因为她莹润的红唇,已经被他用薄唇堵住了。

    正是缱绻之时,听到车载收音机在播放一则新闻:“于今晚6时许,从苏格兰飞往美国的航班d三8二1航班,在之时发生火灾,降落于苏格兰海域。相关救援人员已经赶往海域,但是截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生还人员……”

    言蓉不由伸手想要推开沈木,木头人拍了拍她的脸颊:“专心点。”

    “不,不是……”言蓉终于挣开了沈木,“木头人,不好了!”

    “难道木头啃着不舒服了吗?”沈木对于她的不专心感到一阵恼火。

    “路西,路西在这个新闻里说的航班上!”言蓉指着车载收音机,“下午的时候她给我发了短信,说她接受了一家美国学校的邀请,过去当老师。”

    原来路西的s国话非常标准,英语也非常流利,早就有美国的学校想聘请她去当老师。

    只不过她一直放不下母亲,也舍不得离开有言以莫的城市。

    这一次,言以莫帮她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她也并没有打算离开。

    但是当她下午回来,看到言以莫留下的房产证,和将这套房子给她当报酬的纸条,路西的心还是感觉到了绝望。

    她不知道 言以莫真的对她是没有感情,还是其他。

    但是她知道 自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如果从来没有和言以莫相处过,只是凭借十几岁的时候对言以莫的感激,路西可能还不会陷得这样深,只会在遥远的远处守望着他,然后默默的过自己的生活。

    但是和言以莫接触得越久,她的心就越是无限制的沦陷。

    再次被他拒绝得这样彻底,路西真的没有办法再继u 呆下去了。

    她选择了去美国。美国的学校给她提供了两室一厅的住处,也同意她带着母亲一起前来。

    所以路西答ying 了那份工作,准备 先过去工作一段时间,再将母亲一起接过去,远离苏格兰这块伤心地。

    离开之前,她给言蓉发了一条短信,告诉 了言蓉这件事情。

    因为言蓉下午的时候心情十分不好,一方面担心言以莫,另外一方面又担心沈木,所以只是简单回了她一下,并没有深聊。

    现在也是因为听到收音机里的这条新闻,言蓉一下子想起来了。

    言蓉担忧地说道:“路西在飞机上,这可怎么办啊?木头人,你先帮我去打听一下吧。”

    沈木一听也知道 事关重大,说道:“你别担心,我马上找人打听。”

    沈木马上拿出手机来拨打电话,言蓉想了想,拨通了言以莫的电话。

    言以莫知道 沈木的事情后,没在现场呆多久,便上了自己的车。

    他的手机里有一条来自路西的短信,很简单:我去美国工作了,保重。

    他一直没有回,只是握着手机,手机的页面停留在这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短信上。

    连继u 去探究一下的勇气都没有……言以莫知道 ,自己的心的壁垒,早就一点点的瓦解了。

    如果继u ,他怕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坚持住。

    他不想让路西先得到,又失去。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让她从未得到过。

    刚想关掉手机,言蓉的电话进来了。

    言以莫接了起来,听到言蓉说的事情,他心底一沉,感觉到自己有一瞬间,全身都麻木了,完全听不到任何东西,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

    他放下电话,一踩油门,直接冲往海岸的地方。

    言蓉拿着手机:“喂,喂,大哥,大哥你还在听吗?”

    但是那边已经完全没有声音了。

    沈木放下手机说道:“我已经安排人去探听航班的消息了。”

    言蓉收回手机担心不已:“大哥一句话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我猜他是不是去海边了?”

    沈木将言蓉放好,系好安全带,说道:“我们马上去海边。”

    沈木和言以莫的车,几乎是同时到达海边的。

    飞机就是在近海的地方坠毁的。

    虽然离海岸线很近,搜救行动也非常及时。

    但是飞机坠毁之前,就在半空中燃烧了十几分钟,几乎是烧得漫天的火光,燃烧殆尽之后,才掉落进海里,所以飞机上据保守估计,能够幸存的人真是寥寥无几。

    搜救正在及时展开,但是已经说不上是搜救了,只能说是打捞——打捞遗体。

    一具具被烧得变了形的遗体被打捞起来,整个海岸线上,压抑的哭声、唏嘘不已的叹息声,此起彼伏。

    事故责任正在追查,打捞起来的遗体也有待确认身份。

    言以莫下车后,望着忙碌而充满哀戚的海面,站在原地,像是一尊雕塑一样,冷冷的风吹在他的身上,除了吹起了他的衣襟外,他整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站立着,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

    言蓉和沈木走向他,没有说话,和他并排站立着。

    耳边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海浪拍打着海岸线,空气格外的冷。

    不知道 站了多久,言蓉拉了拉言以莫的袖子,轻声说道:“大哥,这里冷,先上车等吧。”

    言以莫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言蓉看了沈木一眼,沈木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消息传来。

    言蓉扯了扯言以莫的袖子,可是言以莫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言蓉看到大哥这样子,心里一阵酸涩,又是一阵难受。她本来也希望这是一个错觉,但是路西之前给她发的短信,明白无误的写着航班的信息。

    她知道 ,大哥一直和路西之间的感情并不明朗。

    也许路西也不想就这样离开,才会将航班号发给她,她说不定会找言以莫,告诉 言以莫路西的航班号。

    但是言蓉今天也很乱,所以之前跟谁也没有提这件事情,何况当时言以莫也还没有出现,外面都传言以莫畏罪自杀了。

    想到这些,言蓉就好自责,要是当时她和路西多说几句话,劝她一下,让她不要去人生地不熟的美国,也许路西当时就留下来了,不会上当时那趟航班。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发生,言蓉只能在心底里,祈祷路西平安无事。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平安无事,度过灾难。

    可是言以莫还站在这里,任凭言蓉说什么,他都是一副完全没有听到的样子。

    沈木也不想他站在这里,禁受冷风,他的身体,本来就受不起这么多冷风。

    沈木伸手去拉言以莫,想将他带回车上。

    沈木的力气 比较大,拉得言以莫终于动了一下。

    但是马上,言以莫几乎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一半,身子往前一倾,半跪在地上,整个人突然之间好似被开启了开关,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言蓉忙帮大哥拍着肩背,想要缓解他的咳嗽。

    但是言以莫的咳嗽来得既突然又剧烈,一时之间,几乎是要将整个心脏都咳出来一般,言蓉帮他掏出手绢,捂在他的口上,他突然之间,呕出一大堆血来……

    言蓉吓得呆了,大声哭出来:“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大哥!”

    她知道 言以莫的三十五岁之期,虽然她平常很少放在口上,但是哪能不放在心上?

    想到这个可能,言蓉更加难过了,跪在地上抱着大哥,哭出声音来。

    言以莫伸手,轻轻在言蓉的肩膀上拍了拍:“我……没事。”

    沈木说道:“大哥,先去车上坐一会儿吧。在这里呆着,也于事无补,我已经让人去打听消息了,你要顾着自己的身体。”

    言以莫点头,沈木和言蓉忙上前,一左一右将他扶着站起来。

    但是他脸色白得如雪,眼眸紧紧地阖上,已经是毫无力气 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让人担心。

    沈木身后带着的人也上前来帮忙,才将言以莫带入车内。

    坐在车里,言以莫的精神状态十分的糟糕。

    沈木忙安排了人拿来热水,言蓉伺候着言以莫喝下去,但是言以莫又大声地咳嗽起来,不可遏止地咳嗽和喘息,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来。

    本来言以莫吃了云舒的药,咳血的症状已经缓解得差不多了。

    只有在言蓉出事那晚,言以莫一个人在房间里守着言蓉的时候,咳出了很多血,只不过言蓉当时情绪不好,并不知道 ,言以莫也从来没有说过。

    现在路西出事,言以莫又是接连的咳血。

    言蓉又惊又痛,说道:“我们去医院吧。”

    言以莫摆摆手。

    沈木在一旁说道:“大哥的咳血不是疾病症状,只是气血攻心,就算去医院,也没有太多的用处。唯一能够有所帮助 的,还是大哥要自己平复心情,不能想太多。”

    言蓉抚着大哥的胸口,心疼得眼泪一直没有停下来。

    言以莫笑着摇摇头,想要说两句轻松的话,安抚一下言蓉的情绪,但是唇角蠕动,半晌也没有想出有什么话可以说。

    “大哥,路西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千万要保重好自己……不然等她平安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心疼的。”言蓉哭着说道。

    “我会的。”言以莫轻声说道。

    言蓉含泪点头:“等她回来,你们别再相互置气了,好吗?”

    言蓉知道 这次路西是因为什么而离开。

    她也不想大哥和路西之间的感情,再次这样虚无缥缈下去了。

    言以莫怔了一下,眼前浮现出路西的样子,大笑的,叉腰的,哭泣的,他的眼眸一酸,轻轻颌首。

    正在这个时候,沈木的手机响了。

    他一直安排人去打听路西的下落,要是有可能,会尽量的去解救路西。

    看到是手下来的电话,他马上接了起来。

    他放下电话,声音里难掩喜色:“大哥,蓉蓉,我派去的人说路西虽然买了这趟航班的机票,但是并未登机。登机的名单中,没有她的名字。”

    “什么?那真是太好了!”言蓉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

    沈木说道:“我给她打电话试试。”

    “对啊对啊,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先给她打个电话呢?”言蓉拍着自己的脸颊,直呼笨蛋。

    言以莫也是愣怔了一下,刚才他也是接到言蓉的电话,根本没有来得及求证任何事情,连回答言蓉一个字都没有,就直接驱车到了这里。

    难道说,路西真的没有登机,完全无事?

    沈木对着两人说道:“电话打通了。”

    沈木刚要说话,言以莫不知道 哪里来的力气 ,伸手从沈木手里把手机夺了过来。

    “路西。”言以莫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准确无误地叫对了路西的名字。

    “喂……”却只是一道苍老的女声传来,原来是路妈妈,路妈妈说道,“是西西的朋友吗?西西去医生办公室里……”

    言以莫的心底一沉:“路西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现在好不好?她有没有受伤?”

    路妈妈也听出了言以莫的声音,高兴道:“是莫少啊,没有想到你这孩子会打电话过来。都是我不好,路西本来都要去美国了,没有想到我临时发病了,拖累了这孩子不能离开,现在她还刚跟医生去拿药呢,唉,都怪我,都怪我……”

    路妈妈高兴的声音又转成了自责,在电话里叹息。

    言以莫再也忍不住了,说道:“你告诉 我医院的名字,我马上过来看你。”

    放下电话,沈木和言蓉都对视了一眼,知道 可能路西没有什么事情,心头都是一阵放松。

    言以莫开车朝医院而去,沈木和言蓉也跟上一起。

    很快到了医院,言以莫快步朝病房里走去。

    推开门,见路西正弯腰给母亲喂药喂水,她神情专注,眉目清秀,正轻声安慰着母亲什么。

    好似察觉到什么,路西抬眸,眼眸里整个就撞入了言以莫的身影。

    “额……”路西沉吟了一下,“莫少你怎么过来了?”

    言蓉抢先跑向路西,抱住她,眼眶红红的,内疚说道:“路西,幸好你没事,幸好你没事。我真的以为差点失去你了。路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路西因为忙着母亲的病,所以并不知道 飞机失事的消息。

    她讶异说道:“啊,是说昨晚的事情吗?”

    昨晚她和言以莫死里逃生,也是一场大阵仗。谁知道 经li 过那样的情况之后,言以莫仍然不肯接受她,她才死心打算去美国。

    “不是啊,今天你本来要乘坐的那趟航班,才起飞就发生火灾,掉落在海里了。现在都还在紧急救援呢。”言蓉抱着路西,声音哽咽,“我们刚才去了海边了,想去那里找你。现在看到你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路西感觉到一阵后怕,连路妈妈听了,也不由一阵阵的惊讶和害怕 。

    路西说道:“我收拾了行李刚要出门的时候,我妈的头痛就发作了,那是她的老伤了,我赶忙送她来医院,连机票都没有来得及退。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没事就好。”言蓉高兴地说道,“你不知道 我大哥多么担心你,刚才他在海边的时候,吓得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本来已经很久都没有咳血了,刚才在海边找你的时候,咳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路西咬唇,轻轻地低头,“现在好些了吗?”

    言蓉开心道:“知道 你没事,当然好了。整个人都好了,还是他亲自开车来的医院呢。哎,大哥呢?”

    言蓉回头寻找,才发现 已经不见了言以莫的身影。

    “奇怪了,刚才大哥明明站在这里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呢?”言蓉说道,转头来又对路西说,“大哥好担心你啊,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出现那样的情绪,你知道 ,大哥从小在我们所有人面前,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足以引起他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刚才那个样子,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路西,也许大哥没有明确说出口,但是我知道 大哥心里肯定有你……哎,路西,路西你去哪里啊?”

    言蓉还没有说完呢,路西已经转身跑开了,直接朝外面追过去。

    言蓉想要追上去,沈木抓住了她的胳膊:“傻瓜,说那么多话不累吗?坐下喝口水。”

    路妈妈笑米米地看着言蓉和沈木:“你这姑娘我见过啊,就是上次那姑娘,上次还闹出了个大乌龙不是。你们现在都是路西的朋友啊?”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