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18我的木头人最不怕麻烦
    沈木拉着言蓉坐在河岸边的长椅上,将她按在自己的腿上,啪啪几巴掌落在她的屁股上。

    打得言蓉眼泪婆娑地,声音里带着委屈:“我又没说什么,呜呜,你凭什么……”

    “光是这样说,已经不可以了!你的男朋友,是禁不起那种事情的人吗?”沈木恶狠狠地说道。

    以前没有言蓉的时候,他可是连女孩子的小拇指都没有碰过,更加没有谈恋爱一说。

    而且女人这种生物,在他看来一直都是一种非常非常麻烦的东西,他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竟然说他禁不起小姑娘的示好,当然是挨打了!

    打完言蓉,又把她抱回怀里,轻声问道:“疼吗?”

    言蓉的眼泪挂着,摇头,又点头。

    沈木帮她揉捏着,低声评价道:“女人都是超级麻烦的动物。”

    “喂!”言蓉不满地捶他,“至少我不是!”

    “明明你比别的女人更麻烦!”沈木毫不客气地评价道。

    言蓉委屈地抓住他的衣襟:“喂,我哪有?明明我体贴又懂事,温柔又大方,听话又温顺……”

    她王婆卖瓜,唧唧咕咕地说了一大堆话。

    沈木听得轻笑不已,低头吻住了她翕张的红唇,压低声音说道:“我最不怕的,就是你这个大麻烦!”

    言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不依地摇着他的胳膊。

    她个子娇小,沈木身材很高,她就像是树袋熊一样的挂在沈木的脖子上,看上去十分的娇憨可人。

    两人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都是甜蜜相恋的人之间说不完的那些话,每一句都听得甜蜜无比。

    牵着手在河边逛了一大圈,沈木才将言蓉送上她的车。

    两个人依依惜别,各自开车回家。

    如果有可能,沈木多想留下她,或者亲自送她回去。

    但是现在两人面临的问题,偏偏是来自于言太太的阻力。

    这样的阻力,才是世界上最为巨大的。

    言蓉又不可能放气 言太太,完全弃她于不顾。

    两人的这段感情,还不知道 要走多少艰难的道路。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沈木收到一个便当盒。

    原来是昨晚的那个丽丽送的。

    沈木拿着便当盒,走到丽丽的面前,将便当盒放在丽丽的桌子上。

    丽丽被这声音一惊,忙站起来说道:“沈经理!”

    “这是你的东西,放错了位置,我帮你拿过来!”沈木说道。

    丽丽一脸受伤的表情,追着转身就离开的沈木:“沈经理!沈经理!是不合你的口味吗?”

    沈木转头回来说道:“丽丽,除了我女朋友做的东西,没有别的人做的东西合我的口味,你明白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起言蓉笨手笨脚的样子,她从小娇生惯养,家务小事各种都做得极其糟糕。

    其黑暗料理的水平,也只就有苏薇能和她媲美了。

    想到这,沈木的唇角上挑起一抹笑意。

    丽丽眼眶红红的:“可是……我只是给予一点同事之爱而已,沈经理你把这看得太重了吧?”

    “那谢谢你的同事之爱了,我心领了。”沈木说完,这一次再没有给丽丽机会,直接离开了。

    “你!”丽丽被沈木打击得不清,低声嘟囔道,“什么嘛,又还没有结婚,人人都有机会才对啊!何况你的女朋友,看上去一点都不美!”

    不过这些话,沈木都听不到耳朵里去了。

    言蓉踩着高跟鞋到了办公室,疼得呲牙咧嘴,可是没有高跟鞋就没有气势,尤其还是她个子不高,在老员工面前很不占优势。

    到了办公室,甩了甩发疼的脚,坐下来,迈克走进来,眼神里有点古怪地说道:“大小姐,这是沈经理给你的文件。”

    言蓉接过来,才明白迈克的眼神里为什么带着古怪了。

    原来文件下面还有一个盒子,言蓉看到那个精美的盒子,也不知道 装的是什么。

    但是以她脸都笑开花的情况来看,多半是沈木送的礼物了。

    迈克不是滋味地酸溜溜说道:“大小姐,你和沈经理真的在一起了啊?”

    “迈克!嘘!”言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这件事情迈克一直知道 ,言蓉也不好蛮他,只得坦诚相告,“是。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 ,迈克你要帮我保密!”

    迈克也自知自己跟言蓉的距离相差过大,他到言蓉身边一年多了,言蓉跟他也只是工作上的交集。

    他摊手说道:“我知道 了。不过……我觉得沈经理配不上你。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员工而已,而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是言家的千金……”

    “迈克!”言蓉打断了他,“没有想到看着你为人新派,却是一副老旧思想。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言家现在也不算什么好的家庭了。何况我们当初在一起,就不是因为对方的家世,只是因为有感情。”

    迈克摊手,言蓉笑了笑:“谢谢你,你先出去忙吧。”

    等到迈克离开,言蓉才打开那个精美的盒子。

    盒子里并没有装什么精美的首饰,或者其他什么讨女孩子欢心的礼物,但是言蓉看见里面的东西,却伸手捂住了嘴,眼眸里湿湿的。

    原来盒子里躺着两串冰糖葫芦,山楂色泽诱人,冰糖发出诱人的甜香味。

    时光倏尔回到她第一次偷偷去s国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对沈木就安生情愫了,可是沈木真的是个木头人,对于她根本不闻不问。

    那晚在河边,她看到有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傻乎乎的掏出信用卡去买。

    当然是买不成了,当时还是木头人回来帮她给了钱。

    没有想到当初的这种小事情,沈木竟然还记在心里。也记得她一直很喜欢吃s国的小东西和小零食,专门给她准备 了两只冰糖葫芦。

    盒子的一旁还压着一张小纸条,上面画了一个笑脸,写着:我亲手做的,不要太感动。ps.有意见告诉 我,我改进。

    言蓉拿着纸条,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沈木因为一直跟着沈凉墨,照顾沈凉墨的饮食起居,各方面动手能力都很强。

    虽然其实沈木也是带着一个团队的人,沈凉墨吩咐的事情,并不需要 他亲自动手去做,他只需要 去传递一下信息就可以,但是他天生就爱自己动手,动手能力很强,所以这种小事简直是收到擒来。

    沈木大到枪支弹药,小到厨房里的家常菜,无一不是信手拈来。

    昨晚两人在河边散步,让沈木想起言蓉喜欢吃冰糖葫芦,当晚回去就查了冰糖葫芦的做法,自己亲手做了冰糖葫芦。

    言蓉拿起来轻轻咬了一颗山楂,吃在口里,甜得心都要化开了。

    自然那个什么丽丽,对于两人之间,造不成任何影响。

    因为沈木从来就不会是对一般女人会假以辞色的人,这一辈子当中,除了言蓉,也就只有苏薇和沈老太太得到过沈木的照顾了。

    不过那当然是两回事的照顾了。

    下班的时候,丽丽踱步走到沈木的办公室,见到沈木出来,忙说道:“沈经理,晚上有没有空啊?”

    有些同事,不是沈木带来的,不了解沈木的秉性,听到丽丽约沈木,都起哄地说道:“沈经理当然是有空了,今晚没有合约谈,也没有公事需要 忙!”

    丽丽一听高兴地说道:“那我们去吃s国菜好不好?我听说沈经理是s国人,来这边这么久了,一定很想念本国菜吧?”

    其他的人跟着说道:“丽丽,带上我们一起吧?”

    丽丽白了他们一眼,他们笑着说道:“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去当电灯泡了。”

    沈木笑了笑说道:“抱歉,我约了女朋友。”

    “啊?沈经理有女朋友?”其他人齐齐惊讶。

    因为从来没有听沈木提起过,更加没有见到什么姑娘来找沈木。

    连柔情蜜意的电话,也没有听到沈木接过啊。

    “沈经理,你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啊?我们有没有见过啊?我们认不认识啊?”一些同事问道。

    沈木现在身在要职,是公司里重要 的职能部门,也不方面直接给这些人甩脸,毕竟公司的发展,现在还要靠各个职位上的人一起努力呢。

    他笑了笑:“已经好几年了,很快就要结婚了。大家以后总归会见到的。”

    一些八卦的人围上来,将沈木团团围住:“沈经理可以啊,年纪不大,就谈几年了。沈经理,你上次不是说请我们吃饭吗,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带着女朋友也来啊。”

    沈木刚想说女朋友不在苏格兰,但是想起昨晚丽丽撞见过他和言蓉,这个事情也不能说谎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刚好去出差了,所以不能和大家见面了。不过吃饭的事情,倒是没什么说的。”

    这些员工很多都是人来疯,在公司里很说得来的,关系也不错,听到沈木这样说,虽然遗憾不能见他的女朋友,但是有东西吃,怎么会拒绝?

    何况还可以交流同事之间的感情。

    其实沈木也是这样想的。

    言蓉身居高位,很多人和很多事情,并不能深入去了解,也没有办法跟他们打成一片。

    她本身是高高在上的言家大小姐,习惯了和这些人保持距离,现在突然和他们混在一起,也不现实。

    所以沈木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公司里的事情,也能够勘查一下哪些人是公司里可用之人。

    不过本来还说要约蓉蓉一起吃饭的……他瞥了一眼言蓉的办公室,还毫无动静。

    其他同事已经热热闹闹地簇拥着沈木,往外走了。

    沈木给言蓉发了个短信,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言蓉很快就回了消息,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多吃菜,少喝酒。你太瘦了。

    沈木看到这条短信,脸上浮现出了笑意,将手机揣进衣服口袋放好。

    要请大家一起吃饭,丽丽当然也是在侧的。

    丽丽专门找了个位置,靠着沈木坐下。

    沈木目不斜视,对待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和大家一起说笑,并不过分热切,也不冷漠。

    问答说话之间,尽显风度;推杯换盏之中,也极尽尺度;让人觉得他每个人都照顾到了,并没有冷落任何人,却也并没有对谁有格外的高看。

    这一切,都让人如沐春风。

    这自然也是在沈家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能力。

    沈家和沈凉墨曾经面对的那些人,腹黑和心机比目前在坐的人,高出百倍,沈木尚且游刃有余,何况面前的这些人了。

    整个晚餐之间,大家都聊得很开心。

    沈木一边应酬,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每个人的状况。

    言蓉还在办公室里处理工作。

    公司的情况不明朗,员工们可以按照上下班时间,踩点上下班,准时领工资。

    可是作为现在公司的决策者和掌权人,言蓉不行。

    很多事情,今天不做完,明天就会累积很多,亟待结局的事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她揉着眉心,让眼睛和精神得到纾解,又继u 埋头工作。

    有时候看一眼装冰糖葫芦的那个小盒子,便能傻笑上好一阵子,又充满了动力,继u 面对大队的文件。

    沈木那边,大家吃得高兴,丽丽几次借故想要靠近沈木的身旁,都被沈木不动声色地避让开了。

    丽丽有一次,直接装醉往沈木的怀抱里倒。

    沈木一个侧身,丽丽被他的腿一拉一勾,就倒在了一个服u 生的身上,酒瓶掉落下来,整个屋子里便弥散了满屋子的酒气。

    丽丽只好佯装被吓倒,醉醺醺地醒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其实大家都看出了丽丽的心思,不过丽丽跟他们是多年的同事了,关系也不错,所以谁也没有点破,反倒帮丽丽说话:“沈经理啊,不知道 你女朋友多高啊?几岁了?性格怎么样啊?”

    沈木笑了笑:“身高年龄性格都和我很配。”

    大家发出“吁”的一声:“没有想到沈经理在感情上还很有一手呢。”

    沈木没有说话,淡淡开口道:“丽丽可能醉了,女孩子晚上在外面呆太久不安全,丽丽同部们的人,送丽丽回家吧。”

    丽丽本来还想装醉倒在沈木的怀抱里,让沈木避不过送她回去呢。

    不过现在沈木开口了,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沈经理的态度已经表现得非常明确了,除了女朋友,看来对于其他女人毫无兴趣啊。

    吃过晚饭之后,大家又闹着去酒吧消遣,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沈木抬腕看了一眼时间,笑着说道:“不好意思,约好了跟女朋友电话联系,不能陪各位了。酒吧的帐我买单,大家玩得开心一点。”

    大家都笑了一阵子沈木被女朋友管得严,不过见他慷慨大方,又很上道,跟大家之间的关系也打得拢,也不好强迫他也去,就嘻嘻哈哈地跟他道别了。

    沈木对大家颌首,转身离开。

    这样的事情,虽然得心应手,却也还是有些累的。至少在他看来,并不比抓捕一个逃犯更为容易。

    沈木松开领结,坐在车上,微微歇了歇。

    言蓉终于处理完了工作,踩着高跟鞋,借着灯光走出公司。

    一个人下公司的楼,还是有些害怕 的。

    不过好在以前言西城和言以莫都很奢侈,公司里就连走道上的感应灯,用的也是最好的。

    言蓉一路走过,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到了公司外面,还有保安没有下班,见到言蓉,打了声招呼。

    言蓉踩着高跟鞋,提着非常ol造型的包,一步步地朝车库走去。

    想起还没有吃晚餐,临时决定先去买个快餐填填肚子。

    现在家里也不比以往了,以往厨房里每天轮班二4小时有人值守,想要吃什么,随时都可以点单。

    偌大的堪比五星级酒店的言家厨房,有着比五星级酒店更为高阶的配备和服u ,以及二4小时不停的供应。

    现在要是回去得晚,几个仆佣都睡下了,只有一个尽职尽责的王阿姨可能也睡了,言蓉也不忍心再去喊他们起来。

    她自己又是厨房渣,跟苏薇在一起能烧厨房的那种,她也不打算挑炸n 自己的厨艺了。

    看着这万家灯火的夜晚,言蓉叹息了一声,又笑了一声。

    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 这静谧而繁华的夜晚了,不过现在却一点都不觉得遗憾。

    因为她过得很充实,很开心。

    一切都非常非常知足。

    她提着包朝着快餐店走去,刚走出几步,黑暗中,一道暗影掠了出来。

    言蓉惊得往后一退,高跟鞋一下子扭了脚,快要往后跌倒的时候,暗影伸出长臂,将她揽在了怀里。

    “木头人!”只需要 一碰触到他的胸膛,言蓉马上就认出了那是沈木。

    沈木在黑暗中轻声笑了,将她拦腰抱起,带到自己的车上。

    “好痛啊。”言蓉眼泪汪汪的,本来就起了水泡的脚,又被刚才那样一扭,痛得她忍不住眼泪。

    沈木心疼地抱着她,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沈木拿出了两个饭盒,揭开来,递到她面前。

    言蓉一下子就忘记了疼痛,眼泪还包含在眼眶里打转,整个就露出了笑脸,吸了吸鼻尖:“好香,好香!”

    沈木笑了笑,将她身旁的东西一拉,就在她的座位面前,横起了一道木板,可以当做简易的餐桌。

    不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她一起去吃饭,只好在大家都离开之后,他又回去专门给她打包了两样她爱吃的菜了。

    看着言蓉亮晶晶的眼眸,和带笑的侧颜,这一切都觉得做得这样的值得。

    言蓉偏头来,在沈木的脸上大大地印了一口。

    以前也不是没有亲过,但是沈木居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好似因为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只能做一点点,却能获取她大大的笑颜,让他觉得内疚和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爱她,他就要给她最好的一切。

    可是现在,却让她只能窝在车里这小小的位置上,简单的吃两个打包的小菜。

    偏头看她,言蓉却完全并没有在意。

    本来就已经很饿了,加上这是沈木专门给她留的菜,她当然是大口大口的吃得很开心了。

    何况沈木晚上本来就是去应酬,还能想着她给她留东西,言蓉想起来便觉得心满意 足。

    两个人心里都为对方着想,这样的情愫,自然是之前心生怀疑可以相比的。

    不过言蓉很快就吃饱了,也没有吃多少。

    她本来就瘦弱,吃东西也并不多。

    加上加班喝了太多的咖啡,还撑着呢。

    沈木低声道:“再吃一点!”

    “吃不动了!”言蓉小小声地说道。

    “十口!”沈木拿起勺子,亲自动手。

    “五口!”言蓉弱弱地伸出五根手指头。

    沈木冷冷:“九!”

    “六!”言蓉死皮赖脸地扯沈木的袖子。

    沈木沉着一张俊脸:“那就没商量了!”

    一大口饭加菜,堵住了言蓉的嘴巴。

    言蓉又就着他的手,被他狠狠地灌了几口。

    他知道 她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早饭也不好好吃,忙起来的时候中午也随便对付一下。

    早饭和中饭他又不能随时监督着她吃,在他能见到的晚餐范围内,他怎么能不好好行使一下监督的权威?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