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13我的木头人出手相帮
    只有身体好了,才能重新将这个家撑起来,要是身体状况一直这个样子,纵然是有心,也做不了什么大事。

    良久,言以莫才轻启薄唇,说道:“蓉蓉,对不起。”

    “大哥。”言蓉靠近他的怀里,知道 大哥的顾虑和担忧。

    她也有很多顾虑和担忧……尤其是今晚玛丽亚说的话。

    当年,言以莫在言家的时候,虽然做的事情没有言西城过分,但是也有非常多越界和过分的事情。

    当年言家财大气粗,行事张狂,不知道 明里暗里得罪了多少人。

    现在言家失势,谁都要上来踩上一脚。

    要是有人趁机想要来搞言以莫,也不是一件事不可能的事情。

    玛丽亚今晚话里有话,让言蓉很是担心,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来看大哥。

    言以莫也知道 自己曾经做的事情,给现在的妹妹带去了多少的麻烦。只是他现在有心无力,竟然什么都帮不上忙。

    言蓉坐起身来,坚定地看着言以莫的眼睛,说道:“大哥,你好好养好身体,家里的事情,一切现在都有我在!”

    看着在自己面前拍着胸口的言蓉,言以莫无声地笑了笑,曾经那个跟在他身后哭鼻子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言蓉继u 说道:“大哥,你一定要养好身体,养好了,才能继u 站在我身前,是不是?”

    言以莫点点头,伸手刮了一下言蓉的鼻尖。

    言蓉双眸中泛起泪光,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言蓉从大哥的房间里走出来,心头沉重不已。

    她到了自己的房间,想了很久很久,终于还是握住手机,打通了沈木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呼啸的风声,电话接通的时候,两个人都静默着,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先开口。

    因为谁都不知道 ,从哪一句话说起好。

    终于,还是言蓉先开口了,轻声道:“木头人……”

    “嗯?”沈木淡淡地应道,没有多余的话。

    他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手机,车子在无人的道路上奔走。

    “木头人,我跟迈克,根本不是真正 的男女朋友。我只是……”言蓉轻声说道,“只是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很多人出现,妈咪也一直不停地念我,让我很困扰,我用迈克当挡箭牌而已。其实你知道 ,我一直喜欢的是另有其人……”

    沈木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她是重新和卫铭在一起了吗?所以迈克本来就是一个局外人而已。

    沈木没有应话。自动地将这个另有其人,算作了卫铭。

    言蓉听他良久不说话,问道:“沈木,你明白吗?”

    “我明白。”应这话的时候,心头蔓延过苦涩,沈木重重地握着手机。

    他确实后悔自己来言家的行为了,这个过错,让他经li 了感情的重重折磨。

    可是那又如何呢?

    现在她又重新回归了卫铭的怀抱,其余的,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沈木,真的十分对不起,我真的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我妈咪她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所以我跟你,真的暂且不能在一起……”言蓉握着电话,对着沈木一一解释道。

    可是沈木,却根本领会错了意思。

    言蓉解释的都是实情,可是听在沈木的耳朵里,却是在跟她解释,她现在不能跟沈木在一起了,联系起刚才沈木看到的画面,那就是意味着言蓉重新接受了卫铭。

    言蓉唯一没有说出的话,是她深爱着沈木。因为这样的话,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本身就从未说过,言蓉脸皮薄,本身也说不出口。

    言蓉咬咬唇:“沈木,我知道 你心里也很不好过……真的对不起……”

    沈木淡淡道:“不用说对不起,这种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言蓉点点头,想起母亲的阻挠,她又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说服母亲。母亲的性子也是越来越极端。

    目前来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得到了沈木的理解,想必前方的道路,要好走许多。

    言蓉对着电话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也去睡了。晚安。”

    “嗯。”沈木淡淡地应道,挂掉了电话。

    言蓉对沈木说出了心头的大事,像是搬开了一块压在心里的大石一样,非常轻松。

    只是因为有母亲在,她真的暂时不能跟沈木在一起。

    她也不知道 他能等待她多久……她只知道 ,自己也许会等一辈子。

    因为心,一旦落在某个人身上,其他的人,都只能是将就了。

    沈木半夜的时候,才回到别墅,一身的疲惫。

    沈沉迎上前来,见他情绪不好,大约也知道 他是为了言蓉的事情。

    沈木捏着眉心,沈沉跟在他的身后,说道:“木少爷,言大小姐那边,还是那样的情况吗?”

    沈木摇摇头,沈沉虽然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但是知道 ,他跟言蓉两个人的事情,肯定还是没有搞定。

    沈沉不由说道:“如果言大小姐真的移情别恋的话,木少爷,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s国有数不清的好女孩儿……”

    “闭嘴!”沈木喝止道。

    沈沉只好讪讪地闭口,他一直跟着沈木,根本看不得沈木在这方面吃苦。

    沈木抬眸看着他,说道:“继u 留下吧,等言家的一切都好起来,我们就离开。”

    沈沉只好应道:“那也好……可是言家有今天,根本就是他们自找的。”

    他跟在沈木身后,说道:“言家罪孽深重,还不只是言西城,其他人都不干不净的,要不是木少爷你一直帮忙撑着,让言西城的事情不过多牵扯到言家的其他人,其他人还指不定成为什么样子呢。这个言蓉也真是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沈木打断他:“行了,不用说这么多了,我心意已决,至少要呆一年,言家的情况才会走上正轨。”

    而至于他和言蓉的感情,如果这一切,都是言蓉自己的选择,他会尊重她的选择。

    尊重她做出的一切选择。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照例要开一个会。因为现在公司情况艰难,例会上言蓉一直都要鼓励大家加油。

    等到最后的时候,这一次,不是言蓉要求沈木留下来,而是沈木自己要求留下来。

    言蓉也有些意外 ,不过想着沈木已经能够明白她的想法,那便最好。

    只是言太太肯定安排了人守着盯着,她和沈木,目前肯定只能暂时保持着原本的距离。

    言蓉看着沈木主动在会议之后要求留下来,心头已经是甜蜜,只是强忍着,笑问道:“沈经理,你有什么话说吗?”

    沈木听她的称呼非常正式,也很正式地说道:“大小姐,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跟大小姐说一声。”

    言蓉忍着笑,说道:“说吧。”

    沈木没有认真地看她,淡淡说道:“上次李经理离职,后来却重新回来闹的事情,大小姐可还有印象?”

    言蓉点点头,见他不谈儿女私情,她自然也不能谈儿女私情。要不然被母亲知道 ,还有一场大闹。

    “当时明明是很简单,用公司章程就能将李经理压制的事情,人事部却任由事情发生,坐视不理,直到最后我们搬出公司章程。大小姐要不要考虑 看,让人事部的人,重新学习一次公司章程?”沈木说道。

    言蓉恍然大悟,沈木是在提醒她,不光是其他部门,人事部本身其实也是一个非常蠢蠢欲动的部门,他们本身也很消极怠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是人事部稍微给力一点,哪里轮得到言蓉这边亲自出面去解决类似的各种大小问题?

    所以人事部也是需要 加大力度去监督的一个部门,不然言蓉以后的工作,会更累。

    “我知道 了,谢谢你,沈经理。”言蓉听到沈木如此为她着想的时候,心头还是很开心的。

    沈木颌首,就要转身离开。

    言蓉见到此种情况,不由说道:“沈经理!”

    沈木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那个……我跟迈克的事情,本来就是假的,所以今天,会跟所有的人都澄清,我和他分手了……”言蓉说道,眉梢间略略带着笑意,将这件事情告诉 沈木。

    “恭喜。”沈木淡淡撂下两个字,头也不回地离开。

    言蓉没有察觉到沈木情绪的异常,只以为他也是不想在公司里多生事端,所以大家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在言太太的紧密关注下,确实目前为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可是……这样的状况,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言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迈克拿着文件走进来,言蓉对他说道:“迈克,我和你的事情,我已经跟人澄清了。所以以后不用你帮忙承认是我男朋友了。”

    “啊……这个,有人信吗?”迈克反问道。

    “那我说我们分手了,总会有人信吧?”言蓉好心情道。

    迈克只好失落地摇摇头。不过他和言蓉之间,本身也没有什么,言蓉对于他,从来都是同事或者朋友之间的关系,即便任何时候,言蓉对他也从未生过男女之情。

    迈克只好苦笑了笑,八卦地问道:“那你现在和那个沈木,怎么样了?我看你妈咪,好似并不怎么喜欢沈木,他到底做过什么啊?”

    言蓉不想跟他八卦这些杂事,说道:“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没什么的。迈克,我其实倒真的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迈克其实为人很洒脱,言蓉既然说不喜欢他,他除了失落,倒也没有别的什么。

    “我和沈木的事情,要是我妈咪问起,你一定要对她保密,好吗?”言蓉最担心的就是母亲还继u 来找沈木的麻烦。

    迈克见她神神mi 秘的,只好说道:“我也并不是那么八卦的人,不是吗?”

    言蓉笑了笑,说道:“那行,就谢谢你了。”

    迈克也拿着文件出去了。

    言蓉扬起一丝笑容,终于将这件最重要 的事情解决好了。

    亏她之前一直担心,其实真要下定决心,解决起来也没有这么难。

    只是要委屈沈木了,现在不管在什么场合下,她和他都必须要暂时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

    其实这样做,言蓉除了有言太太压着说不出的苦衷之外,她还有自己的一个担心。

    因为言以莫之前做的事情,确实也涉及到有一部分非法收入的地方,言蓉想尽量自己把这件事情化解了,言以莫现在这个身体状况,真的承受不起这些事情了。

    这件事情之所以不想跟沈木说,是因为沈木跟沈凉墨一样,对于犯罪、违法的事情是零容忍的,是根本不容许有任何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如果言蓉跟沈木说这件事情,又会搞得沈木左右为难,帮与不帮,都会让沈木处在两难的境地,所以还不如不跟他说。

    可惜这些苦心,沈木都不知道 ,言蓉做了各种各样的打算,沈木却还以为她已经决定重新和卫铭在一起了,才会和他保持着距离。

    言蓉因为跟沈木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一整天的心情都雀跃起来,做起事来的时候,也格外的有劲。

    沈木几次看到她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她脸上都带着笑意,时不时地还娇羞地低头想着什么,表情甜蜜,一看就是沉浸在爱情之中的小女人。

    相比较之前他看到她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看得沈木心头一阵阵的苦涩闪过,他低头,眼眸微微一凝,只能让自己不去多想。

    下午下班的时候,沈木还带着商务部门整个部门的人都在加班。

    而言蓉,则接到了玛丽亚的电话。

    看到玛丽亚的电话,言蓉本来是不想接听的,不过想起昨晚玛丽亚说的关于大哥言以莫的话,言蓉还是接听了起来。

    “蓉蓉啊,下班有空来一起喝个咖啡吗?”玛丽亚在电话里头笑得吃吃的。

    言蓉现在已经知道 玛丽亚的为人,对于她的话,不置一词,说道:“玛丽亚,你约个地点和时间吧。我过来找你。”

    玛丽亚说了一个地方和时间。

    言蓉说道:“好,我马上就来。”

    这个地点是闹市区中的一家很有名的咖啡馆,言蓉也不怕玛丽亚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耍什么花招。

    言蓉放下手机,便收拾了一下,快速地走出了公司。

    正在加班的沈木,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目送着她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不见,他才收回了视线。

    玛丽亚放下电话,对身边的卫昊说道:“言蓉会过来。对了,昨晚你们家闹得厉害吗?”

    卫昊把玩着咖啡杯的勺子,说道:“老爷子知道 卫铭去找言蓉的事情,气得不行,可是,要让老爷子彻底失望,总还要付出一点努力的。”

    “卫铭也真是的,当初和言家联姻的事情,就被言蓉当众给丢脸丢得没有了尽头,卫家的家长,也气得要死要活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言蓉也摆明了不喜欢他,他还是一直在言蓉身上花时间……哼,要是你们家老爷子不喜欢他,剥夺他的继承权,也是他活该,自找的。”玛丽亚轻蔑地说道,一边吹着手指上的指甲油。

    卫昊没有继u 说话。他身为卫家的私生子,几年前才真正 的进入卫家家门,一直对于自己很少享受 过卫家的一切,耿耿于怀。

    卫家之前只有卫铭这一个孩子,深受长辈们的疼爱。当初要是卫铭和言蓉联姻成功,卫铭肯定更会是卫家最看重的继承人,而没卫昊什么事情。

    留给卫昊的机会有限,不过随着卫昊在卫家的表现越来越好,卫铭因为言家的事情,让长辈们越来越失望,现在两个人已经有平分秋色之势。

    现在要是卫铭继u 和破落户言蓉裹在一起,老爷子的心,只会越来越偏向于卫昊……

    卫昊勾起唇角笑了笑,言蓉,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利用对象。

    很快,卫铭的身影就出现在咖啡厅里,今天他为了应付老爷子,要来和一位豪门千金相亲。

    他到了之后不一会儿,没有看到豪门千金的身影,反倒是看到言蓉推门走进来。

    卫铭一看到言蓉,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豪门千金,脚步不由自主就朝着言蓉走过去,说道:“蓉蓉?你怎么来了?”

    言蓉一看是卫铭,微微拧眉说道:“我来找玛丽亚的。”

    “我来已经有一阵子了,没有看到玛丽亚。”卫铭笑着说道,一见到言蓉,他的心情就不由自主地变得很好,“蓉蓉,你工作一天了,也很累了,我请你喝一杯摩卡吧?”

    “不用了,我在这里等玛丽亚就好。”言蓉说着,拖了一把椅子坐下。

    卫铭也拖了一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我要等的人还没有来,我先陪你一会儿吧。何况玛丽亚也是我的朋友,大家朋友一起喝个咖啡,也没什么吧?”

    言蓉只好点点头,拿出手机给玛丽亚打电话,玛丽亚在电话里吃吃地笑着:“我在堵车,你先等我一会儿。”

    “玛丽亚,我再等你五分钟。”言蓉放下了手机,她也不想多跟卫铭在一起。对她不好,对卫铭也不好。

    她根本就不喜欢卫铭,只是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情理上也不能拒绝卫铭陪她坐一会儿。

    但是她也没有理由去耽搁卫铭,让卫铭无法面对家中长辈。

    言蓉刚刚扣上电话,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迎面泼来,她伸手想挡,却晚了一步,眼看着一整杯咖啡被一个女人泼过来。

    卫铭坐在她的对面,两个人之间隔着巨大的咖啡座,以卫铭的身手,想要帮忙,也的确是晚了。

    要是被这滚烫的咖啡泼到脸上,不毁容也会脱一层皮,而人脸的皮肤又格外的娇嫩,哪里经受得起?

    而泼咖啡的始作俑者,正站在卫铭和言蓉的面前,踩着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容,嘟着嘴巴说道:“好啊卫铭,言蓉,卫家安排我来跟你相亲,见见面,谁知道 你们卿卿我我的在这里等我,这是拿我当候耍呢?”

    就在这个最最关键的时候,一只大掌从一旁伸出,抓住言蓉的身躯往自己的怀抱里一带,顺手将咖啡杯子往外一拨。

    整个咖啡朝着和言蓉相反的方向飞去,泼咖啡的女人脸上一烫,被滚烫的咖啡泼在了脸上。

    “啊!我的脸!我的脸!”她惊声呼叫了一声,伸出双手捂住了脸,疼得她十分难受,大喊大叫起来。

    而言蓉,则倒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她的脸上被零星的几滴热咖啡烫到,已经觉得火辣辣的发疼,可想而知,刚才那个女人被烫得有多惨。

    言蓉感觉到熟悉的怀抱,不由抬眸,眼眸里放出亮光来:“木头人!”

    沈木已经松开了她,他刚刚赶到,便看到这一幅画面,并不知道 言蓉只是无意和卫铭在一起,以为她约会的对象就是卫铭。

    言蓉眼眸里的亮光,也被他扭头忽略了。

    卫铭见状马上上前焦急问道:“蓉蓉,你没事吧?蓉蓉,蓉蓉?我送你去医院!”

    而那个泼咖啡的女人还在一旁痛得尖叫,身后的保镖冲向前来,对着言蓉大声喊道:“言大小姐,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伤到了我们家大小姐,要你好kan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