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411我的木头人我有我的活法
    大舅妈使了一个颜色,下人心领神会,将言太太和言蓉,安排在最末尾的一桌的最下方,席间上的人,都是一些有钱的暴发户,没有任何家世的积累和修养。

    这正是看在言太太和言蓉家中已经没有任何依傍了,大舅妈才敢如此公然地羞辱他们两个人。

    言太太忍着这一口气,言蓉笑着安慰她道:“妈咪,也没有什么的,反正菜色都是一样的。不坐在前面的桌子上,还省去了很多应酬的话,正好。”

    言太太气得筷子都捏不稳,言蓉却没事人一样,帮母亲倒了一杯热的白开水,照顾她喝下。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又有什么好不平衡的呢?

    言蓉本来就不是爱慕虚荣的人,以前在言家的时候,就根本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现在失去了这么多,对于她而言,也算不得什么。

    别人有别人的眼光,我有我的活法。

    言蓉心情倒是比言太太坦然很多,对于大舅妈,也没有指望什么了。

    反正去求别人,别人能帮,是情分,别人不能帮,是本分,言蓉也并不期待别人就一定会帮忙。

    所以言家出这么大的事情,言蓉还没有去求过曾经的朋友或者亲人。

    倒是这一两年,苏薇和程宁几次打过电话,说要帮言蓉,言蓉顾及着母亲的感受,也想着公司和家里,还能勉力支撑下来,婉拒了她们的帮助 。

    不过苏薇和程宁,照顾着她的情绪,从s国给言蓉寄了不少好吃的和好玩儿的小玩意儿,对于这些,言蓉心头一直都很感激。

    她将苏薇和程宁都当做好朋友,她们在关键时刻,还总是惦记着她,真的让她觉得不枉这相识一场。

    言太太则饭还没有吃,气都气饱了。

    这样的场合下,以往谁不是争相来巴结她,恭维她,可是现在,她却只能叨陪末座,随便来个人,就能欺负她和言蓉,把她气得半死。

    宴席还没有开席,言蓉的大舅还在大家的簇拥下切生日蛋糕,言蓉对面坐着的一个肥胖妇人,就拿起筷子开动了。

    今晚的菜色很不错,有新鲜的三文鱼,还有刚刚从俄罗斯空运过来的黑鲟鱼鱼子酱,那个肥胖妇人,抄起两把大勺,就把这好吃贵重的几个菜,全部铲进了勺子里,拿到自己那黑胖的老公面前,不断地说道:“老公,这个补,你多吃点,老公,这个是好东西,你快点吃!”

    那个男人好歹比自己的老婆见过的世面多,见自己的老婆这个样子,不由有些恼,气道:“真是没教养,什么好东西,咱们家不是昨天才吃过吗!”

    夺回自己白胖老婆手中的菜,又重新倒回盘子里,讪讪笑着说道:“抱歉啊,抱歉啊。”

    这一下,言蓉才真的是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不过她本来也没有什么胃口,倒也不用吃什么,喝了几口饮料也就饱了。

    那个黑胖男人见言蓉长得漂亮,正巧言蓉心情不好,偶尔沉思,微微皱眉,时而想起沈木,脸上露出哀戚神色,别有一番西子捧心的风韵,显得尤为的楚楚可怜,惹人动心。

    而且她从小娇生惯养,行事有度,举止优雅,微微抿了一口饮料放下杯子,那份神态,真是让男人心都酥化了。

    如果说以前的言蓉还娇俏得像个小女孩儿,现在则完全是进入了女人的行列。

    那个黑胖男人看得吞了一口口水,看着自己面前举止粗俗的老婆,两相对比,更显得言蓉的漂亮和高贵。

    他见言蓉和自己坐一桌,以为言蓉也是地位极低的人,亲自舀了一大勺鱼子酱,哐的一声盛进言蓉面前的盘子里,发出一声巨响,说道:“小姐,这个是好东西,是外国空运过来的,寻常人家根本就吃不起,请吃,请吃!”

    言蓉没有反应过来,哪里想到一个陌生男人会给自己盛菜,手一松,杯子便落下来,饮料洒在了桌子上,杯子和盘子相碰,也发出了非常清脆的声音。

    一时之间,正在切生日蛋糕的亲近好友,都扭头来看末座的言蓉。

    见还没有开席,言蓉的面前就已经盛了大勺的鱼子酱,有些客人不由露出轻蔑的笑容。

    这样的宴会,大家当然都不是为了吃而来的,来的人,都是为了结交更多权贵,谁会在乎这桌子上到底摆放了什么菜色?

    一个中年贵妇人吃吃地笑起来:“这言大小姐家里落魄,听说佣人都走光了,家中自然也吃不起什么好东西了。看来在这宴席上,要好好的满足一下口福了!”

    这话说得不大不小,惹得人都笑起来。

    其中以大舅妈笑得尤为的欢畅,发出呼啦啦的声音,站起来说道:“蓉蓉,不要这么急,小心撑着喂。既然你喜欢吃,舅妈让人在厨房里给你留着,等你晚上打包回去吃。”

    这话简直是,不仅消遣了言蓉,还在众人面前展现了她的大度和和善,让人都知道 ,她并没有瞧不起失势的言家,对待言蓉还挺好的呢。

    言太太听到自己的女儿被当众羞辱,哪里肯吃亏,站起来说道:“不由大嫂费心了,蓉蓉一向不爱吃俄罗斯的黑鲟鱼鱼子酱,只喜欢吃奥地利出产的strottarga bianco白金级鱼子酱,大嫂不用管她,在宴席上吃不饱,一会儿回家让她自己去厨房翻冰箱去。”

    这话不仅展现了言家的富贵,言蓉身份的尊贵,也暗讽大舅妈家的宴席菜色不好,根本不值得下筷。

    strottarga bianco白金级鱼子酱,由珍贵白化鱼卵和二二k黄金混合而成,售价每公斤高达三0万美元,等于每勺就要价4万美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贵的食物。

    要是言太太以往这样说,那肯定大家只有惊讶叹息的份儿,但是现在言太太这样一说,当然让大舅妈非常不爽,其他的人也吃吃地笑起来。

    有的人存心是捧高踩低的,笑着说道:“哟,那倒也是,听说言大小姐的公司,欠着不少钱呢,是不是该把家里的鱼子酱,换成英镑,先把欠的钱还了?”

    这话一出口,大家又都笑起来。

    尤其是一些名媛佳丽,平常不管打扮得多么美,有多么豪奢,都统统比不上言蓉的一根小指头,现在逮住了机会,一个个笑得非常开怀,都是十分挑衅地看着言蓉。

    曾经很多人想要攀上言家,这些名媛佳丽,无不打过言西城和言以莫的主意,奈何言以莫的心根本不在女人身上,而言西城对待女人,又随用随弃,弃之如敝履。

    所以现在谁不想踩一脚言蓉?

    言蓉笑着说道:“大家真会开玩笑,不过是笑谈而已,哪里用得着当真。大舅,不如先切蛋糕吧,一会儿就不鲜了。”

    大家的注意力被蛋糕拉了回去,都回头去切蛋糕,敬祝大舅的生日。

    大表哥和大表姐是大舅的一双儿女,以往待言蓉也不错,不过今日话都没有跟言蓉说一句。

    言蓉知道 ,往常言家确实太盛气凌人,现在他们不搭理她,她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这世界上的事情本身就是如此,曾经种下什么因,现在就收获什么样的果,虽然之前很多事情并不是言蓉做的,但是现在她既然是家里的主心骨,当然要来承受本该这个家庭承受的一切。

    但是当那个女人端着酒杯走向言蓉的时候,言蓉还是忍不住黯然伤感了。

    这个女人叫玛丽亚,跟言蓉一样,其实也是s国血统的,不过她的母亲很喜欢苏格兰,直接将女儿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之前玛丽亚跟言蓉的关系一直都是闺蜜一般的,言蓉除了跟苏薇好之外,最好的朋友就是玛丽亚了。

    可是当言家出事,言蓉走投无路,想要跟玛丽亚一起聚聚,倾诉一下心头的情绪之时,玛丽亚在电话里告诉 言蓉,她去美国留学了。

    既然这样,言蓉也不好强求什么,但是言蓉却连续几次,在路边或者商场里看到了玛丽亚,玛丽亚正在开心地购物呢。

    而且言蓉后来还知道 ,玛丽亚根本没有去留学,纯粹就是不想见言蓉而已。

    玛丽亚的家族也很有权势,原来是玛丽亚担心言蓉找她打通关系或者借钱,才不想和言蓉再来往的。

    闺蜜的感情,就是这样的淡漠。

    这让言蓉一度,意志非常的消沉,根本不想联系任何朋友。

    没有想到在这次宴会上,也能遇上玛丽亚。

    玛丽亚是典型的东亚人的长相,甜美,靓丽,比苏格兰美女显得要温婉。

    她笑着说道:“蓉蓉啊,真的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开心了,我好久没有见到你,真的非常非常担心,你最近怎么样?有什么需要 帮助 的吗?”

    言蓉笑了笑:“没有,谢谢你。”

    “真的没有吗?”玛丽亚拉着言蓉的手,亲热地说道,好似这一两年来,两人的关系还是和以往这样保持得好一般,她叹息地说道,“蓉蓉,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跟我说哦,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想要帮你,可是你居然避而不见……唉,蓉蓉,你到底把我当你的朋友吗?”

    言蓉笑着,笑容却未达眼底,淡淡说道:“没有什么的,我现在一切都很好。”

    “真的吗?听说言家公司都关闭得差不多了,家里也什么都没有了。真是可怜呢。”玛丽亚伸手摸了摸言蓉的脸,语气中丝毫没有可怜的意味,反倒好像是嘲笑。

    嘲笑曾经比自己高出太多的朋友,现在被自己踩在了脚下。

    嘲笑言蓉,无法再拥有曾经拥有的一切。

    言蓉忽然笑道:“那玛丽亚,借我两千万应应急好不好?”

    两千万,对于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真的不算是大事。

    而对于言蓉来说,却是救命的钱。

    言蓉开口,玛丽亚的笑容一下子囧在脸上,握着言蓉的手说道:“啊,两千万啊?这个……这个,我最近刚刚置办了别墅,又买了车,真的没有太多的钱了,不过,两千和两万还是有的,你看要不要我帮你周转一下?”

    言蓉自嘲地笑了笑,她刚才开口,根本就没有想过玛丽亚会真的借。玛丽亚如果真的是关心她,就不会这么长时间以来避而不见了。

    言蓉的笑容很单纯,也很淡漠,说道:“真是杯水车薪呢,也没有什么用,就算了吧。我随便回去卖一样首饰或者衣服,大约也有个三二十万吧。”

    玛丽亚露出可怜的神情来,“蓉蓉,真是对不起哦,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不凑巧……”

    言蓉摇摇头,根本不想再跟玛丽亚说任何话。

    这样的虚情假意,真的是让她恶心。

    如果说其他人现在要来踩一下言蓉,是因为以前言家的态度太嚣张,给言蓉留下的难题,那么玛丽亚这个样子,真的太过分了。

    言蓉从小和玛丽亚就是好朋友,言太太给言蓉买的东西,也总少不了给玛丽亚买一份,言蓉本身也大方,言家的条件比玛丽亚家好,言蓉随便什么东西,随手就送一份给玛丽亚。

    不说想要回报,也没有想到过玛丽亚会这样假惺惺的故作姿态。

    正在说话间,玛丽亚一回头,见到身后来了一个男人,她楚楚可怜地说道:“昊,你看蓉蓉,我本来想要帮她,谁知道 她不领情,真的,我知道 她心情不好……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是她多年的好朋友,她为什么要将气洒在我的身上呢?”

    身后那个叫卫昊的男人,心疼地将玛丽亚搂进怀里,走到言蓉面前,说道:“言蓉的大小姐脾气,可是不减反增了。”

    言蓉看了卫昊一眼,说道:“昊少爷的品味,倒是不增反减了。”

    卫昊是卫铭的哥哥,曾经也跟着言西城做过事,卫昊以前谈的女朋友,不是名模就是明星,现在见他搂着玛丽亚,言蓉这样说,当然是在说他的品味逐渐降低了,也是贬低玛丽亚的素质。

    “你!”玛丽亚听懂了言蓉的讽刺话语,怎么能不气?

    其实玛丽亚这样也是有原因的。

    玛丽亚和言蓉还有卫铭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可是卫铭心里一直只有言蓉,根本没有正眼看过玛丽亚,玛丽亚自然是一直都藏着这小情绪的,只是不敢开罪言蓉,才故意 和言蓉成为好朋友,其实心里的嫉恨早就蚕食了她的理智。

    后来言蓉退婚的事情闹得非常大,让整个卫家都非常没有面子,可是卫铭非但没有怪言蓉,还一直痴心地等着言蓉回心转意。

    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卫铭被卫家强行送去了美国的封闭式学校进修,才阻挡了卫铭见言蓉和帮言蓉。

    作为玛丽亚,怎么能够不生气!不记恨!不恼怒!

    卫昊听到言蓉这样说,倒也不特别生气,只是淡淡地开口道:“听说卫铭要回来了,马上就要跟名媛千金订婚了。唉,真是没有想到啊,世事无常。现在要想配上卫铭,恐怕有的人也配不上了。”

    言蓉淡淡笑了笑:“幸而我不喜欢卫铭,倒也没有这样的困扰。作为朋友,我会祝福他的。”

    卫昊和玛丽亚两个人加起来,也伤害不到言蓉半点,因为他们所说的事情,统统都不是言蓉在意的事情。

    玛丽亚本身喜欢卫铭,因为卫铭不喜欢她,她才退而求其次选择的卫昊。

    虽然卫昊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可是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总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心头的意难平,真的没有办法填补。

    见言蓉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由说道:“言蓉,别怪我没有好心提醒你……哼哼,你那个病怏怏的大哥,说不定要进监狱里去养老了。”

    “玛丽亚,你说什么?”言蓉豁然站起身来,她担心刺激母亲,但是见母亲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听她和玛丽亚说话,言蓉才放心。

    玛丽亚和卫昊一起离开,言蓉上前扭住玛丽亚的手说道:“玛丽亚,你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玛丽亚大声惊叫起来,甩开言蓉的手说道:“言蓉,你怎么这个样子?当初卫铭想要娶你,是你自己和人勾三搭四不守妇道,让这门婚事黄了的。现在你们言家失势了,你又想要来抢卫昊!言蓉,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也很同情你,但是作为好朋友,男朋友是不可以共享的,你知道 吗?”

    玛丽亚这一声喊得所有人都扭头朝这边来看。

    大家都看好戏地看着言蓉,嘀嘀咕咕地评论道:“没有想到言蓉看着清纯漂亮,竟然也是这样的有心计啊。”

    “可不是,谁落到她那步田地,会不多心去往上爬?以前她嫌弃人家卫家,可是现在给人家卫家提鞋都不配了。”有人嘻嘻哈哈地评论道。

    还有的男人暗暗上了心,以为有钱,就能勾上言蓉。

    言蓉压低声音问玛丽亚,不想大哥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晓,以免被有心人利用,言蓉的声音很低:“玛丽亚,求求你告诉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听谁说的。”

    玛丽亚却双目含泪:“蓉蓉,真的不行,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将自己的男朋友让给你。你还是去找卫铭吧,你去找卫铭吧,我真的很爱卫昊,不会将他让给你的!”

    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论起言蓉来,都说到:“真是……这才过了多久,言蓉就变成这样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要是当初嫁给卫铭,现在至少也还是卫家的少奶奶啊。”

    “是啊……真是的,现在后悔了,又见卫昊得家中人喜爱,来勾搭卫昊来了。”一个白胖的贵妇说道。

    另外一个人说道:“卫家老爷子认回了卫昊这个私生子,为了弥补卫昊,真的是什么都愿意给他呢。所以现在卫昊比卫铭受,这个言蓉也算是有手段和眼光的,知道 谁受就勾搭谁。”

    言蓉站在原地,听到这些议论声,却好似充耳不闻,心头有很多情绪翻涌,担心大哥,也想起曾经和沈木的事情。

    爱上木头人,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没有做成卫家的少奶奶,她更加没有后悔。这些人的,也都不是事实。

    她本来已经长满茧子的心,却还是被伤到了。

    玛丽亚还在流着眼泪说道:“言蓉,你回去找卫铭吧,放过我跟昊吧……不要来勾搭昊了,看在我们好朋友一场的份上……”

    言蓉只是感觉到蚀骨的寒意,被这人心,伤得体无完肤。

    就在她站在场中央,被玛丽亚的话语,以及周围的尖酸刻薄的话,伤得体无完肤的时候,这个时候,一道人影朝言蓉走过来。

    那是卫铭。

    和之前相比,卫铭要黑一些,也要壮一些了,不再是异常清秀的样子。

    也显得多了很多成熟。

    正如卫昊所说,当日言家才一出事,卫铭就被卫家送去了美国的封闭式管理学校进修,名为进修,其实就是为了阻隔他对言蓉的痴心不改,不想让他和失势的言家,再沾染上任何关系。

    直到最近,卫铭找到一个契机,说服了卫家家长,才得以有机会回来。

    大家看到他出现,不由都是一怔。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