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370挑选姿势
    云舒面容下隐藏的是,凤悠然的脸——也就是安安的样子。

    而真正 的云舒,在凤悠然和乔沐远周旋的时候,已经到了议事堂,去偷那枚血钻。

    今天的一系列的事情,其实沈凉墨和云舒都有所准备 。

    先前沈凉墨已经暗中派人,细细打探过雅正丽、乔承喜等人的性格、行事,知道 这一次名义上是皇室向他示好,但是暗中肯定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所以他断定乔承喜来帮他当导游,不止在向他昭示皇室的好意这么简单。

    所以才在稍有苗头的时候,就带着苏薇下车,躲往了一边。

    而沈凉墨知道 ,八王爷和九王爷也试图拉拢他,今天要是雅正丽有所举动,八王爷和九王爷肯定也会有所动作。

    毕竟他已经公开说过,很快就要回a城了,皇室是很希望把握住这次的机会的。

    这是沈凉墨的准备 ,一边且战且退,一边冷眼坐看八王爷、九王爷和雅正丽、乔承梁等人开撕。

    云舒那边的打算,则是去议事堂偷血钻。

    那晚的事件过后,云舒已经基本能够确定,血钻确实在乔沐远所在的议事堂里。

    只是那晚没有机会拿到,所以云舒一直在等待另外的机会。

    她从沈凉墨的口里得知,雅正丽等人可能会有所行动,所以皇室里表面的平静下面,可能掩藏着很多危机。

    危机则意味着也是机会,所以她便要去议事堂里偷血钻。

    可是她却也不能缺席,让人发现 端倪,所以就让凤悠然扮成她的样子,和沈凉墨还有苏薇一起。

    这样,不仅可以让皇室防不胜防,以后偷到之后,万一事情败露,皇室指认她擅闯宫廷,她还可以反击说当时千百双眼睛看着她和沈凉墨、苏薇在一起,让皇室无可辩解。

    只不过,让安安易容成她的样子,跟在沈凉墨和苏薇身边的事情,云舒连苏薇都没有告诉 ——这是凤悠然专门叮嘱的。

    凤悠然不想被太多人知道 她会易容的事情,越少人知道 越好。

    尤其是沈凉墨这样的人,一旦发现 一点端倪,就会剥丝抽茧,很快发现 她假扮凤卿,又伪装男儿身的事情的。

    所以“云舒”全程和苏薇还有沈凉墨说的话都比较少,而能说的那些,比如承认乔沐远是苏薇的父亲,都是真的云舒点头说过可以说的。

    之所以刚才“云舒”会和乔沐远一直周旋,却一直不让他抓到,就是因为,“云舒”想要拖延时间,给真的云舒预留多一点的时间,从容来去议事堂。

    而不让他抓住的原因也很简单,抓住的话,就会很容易就露馅儿,暴露出自己不是云舒的事情了。

    所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凤悠然便迅速逃离,不再搭理乔沐远。

    不过,乔沐远肯亲自出来找云舒,还肯伏低做小,让凤悠然也是挺意外 的,没有想到乔沐远对于云舒是这样的态度。

    只是刚才凤悠然不敢随便接话,怕露出破绽,所以没有搭理乔沐远。

    沈凉墨和苏薇在门外听到一些动静,却不是特别清楚,见到云舒和乔沐远都离开之后,沈凉墨才推开门,对着空空荡荡的房间。

    苏薇担心地说道:“也不知道 妈妈会不会有危险?”

    她实在是挺担心的。

    沈凉墨勾住她的腰:“我派人跟去了,放心。”

    苏薇点点头,只要有沈凉墨在,得到他的保证,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次来京城她知道 千难万阻在前面,但是只要得到他一句简单的“放心”,她从来就安安心心的。

    他一直都说,她重要 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

    苏薇便安安心心做好自己本分,他像是一座山,为她扛起了所有压力,像海,包容着一切。

    她抬起眼眸,带着笑意看着他:“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回家。”沈凉墨半搂半抱着苏薇,手指在她的腰间滑过。

    她的肚子已经大了,可是腰上却还是跟以往一样,肌肤细滑,尺度合适,几乎没有任何赘肉。

    她吃了那么多东西,能长的都长在肚子上和胸口的位置了。

    苏薇轻声问道:“不是说要去公主那边吗?”

    沈凉墨勾唇:“你想我去那边吗?”

    “可是已经答ying 好了一起过去,游览京城。而且听说公主一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等我们呢。”苏薇虽然知道 皇室有很多小算盘,但是临时爽约,她也挺担心的。

    沈凉墨半抱着她,前面有人来接应他们俩,在接应的人的照顾下,两人上了一辆非常低调的车,车子是从另外一条道路上来的,所以错开了爆炸 的那条道,直接飞速地朝沈凉墨的别墅而去。

    上了车,沈凉墨的吻轻轻地落在苏薇的额头上:“我已经派人先去查过了,你猜公主给我准备 了什么礼物?”

    苏薇懵懂地摇摇头:“猜不到。不过是公主准备 的,那肯定是非常贵重的东西了。”

    “对于她来说,确实很贵重。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一文不值。”沈凉墨的声音淡淡的。

    “啊?”苏薇偏着小脑袋想了半晌,世间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吗,“那是什么啊?”

    沈凉墨握住苏薇细长的手指,轻轻把玩中,落在她的掌心上,酥得苏薇不停地想要把手指抽走,他偏不让,苏薇忍不住痒得笑起来,露出细白漂亮的皓齿。

    逗弄够了苏薇,沈凉墨才浅浅说道:“她要送给我的东西,是她自己。”

    “啊?”苏薇惊坐起来,“不行!我不准!”

    说完,才发现 自己好霸道,竟然直接将这件事情否决了。

    却引来沈凉墨的轻笑声,吻落在她的红唇上:“遵命,老婆大人。”

    苏薇的脸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说道:“虽然很多人都养着除了妻子以外的女人,尤其是京城这边的人,见怪不怪,视为常态。但是我接受不了——如果男人和女人之间在一起,没有感情,或者感情可以随便分割,那算什么?公主要将自己送给你,我不答ying 。”

    “我也没说要答ying 啊。”沈凉墨见她小脸涨得通红,气鼓鼓的嘟起了两腮,不由在她脸颊上偷吻一下,才说道,“我派人暗中去打探了,她准备 献身给我,然后跟着我回a城。”

    苏薇不由惊讶:“她竟然纡尊降贵到这样的程度……那你怎么想的?”

    公主这样虽然算下嫁,但是皇室未必不会同意。

    上次豪王爷口无遮拦,事后也没见大家多非议皇室。

    这世界上本来就是权力为大,有钱有权就能够掌握话语权。

    如果乔承喜或者皇室真的有那个心,恐怕不是沈凉墨能够直接拒绝的。

    就算拒绝了,也会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

    沈凉墨勾起了唇角,苏薇的一切反应,都让他心情大好。

    她平时一向都很温婉,行事也大方,他倒真的怕她听到这样的事情后,忍痛劝他答ying 下来,就算多个女人她也不会怎么样的。

    她产生独霸他的想法,不错。

    沈凉墨浅笑道:“那我逼不得已的时候,也要权衡一下。刚才回来的消息说,公主已经洗白白了,什么都没有穿,在等着我去呢,电话已经催了好几遍了……”

    苏薇涨红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又涨得通红,因为沈凉墨的口吻里,似乎没有不答ying 。但是也似乎没有拒绝。

    她心里像猫爪子抓着一样难受。

    就像上次豪王爷说的一样,男人嘛,谁会嫌女人多?何况她现在有身孕,和沈凉墨确实很久都不能羞羞那啥了。

    平时也就是摸摸抱抱亲亲,偶尔解解馋,他也不敢尽性,怕伤到她的身体。

    想着这些,她死死地咬着唇,半晌才坚定地抬起眼眸来:“如果我说我会很介意 很介意 这件事情,你依然会答ying 公主吗?”

    “看情况吧。”沈凉墨难得能享受 到她醋意满满的时候,继u 不动声色地装着。

    苏薇神色郑重起来:“不管发生任何困难,不管前方是一片坦途还是遍布荆棘,我都和你一起面对。但是爱情是不可以共享的东西,也不是因为任何事情可以放手成全的东西,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希望拥有的是独一无二的感情,和彼此相携的信任。爱情不是成全和放手……”

    见她模样里带着些许哀戚,沈凉墨已经不忍心在逗弄她了,伸手托着她的小脑袋,吻就印了上去。

    苏薇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懵了,心中怔怔的反而在想,是不是因为他真的做好了决定接受公主,对自己心怀愧疚,才会如此亲昵……心一点点下沉。

    感觉到耳边和胸口的呼吸都稀薄了,才被沈凉墨松开。

    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傻瓜,我一早就拒绝她了。”

    “啊?”苏薇还有点在状况之外。

    他变化得太快的模式,让她跟不上节奏了。

    “爆炸 发生的时候,我告诉 她,路途太堵,而且太危险,不能过去了。”沈凉墨勾起苏薇尖巧的下巴,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眸。

    苏薇才反应过来,原来又被沈凉墨骗了,粉拳砸在他的胸膛上:“那你刚才还骗我……坏死了。”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她视如珍宝的东西,在我看来,根本毫无价值。既然毫无价值,我也懒得应酬她了。”沈凉墨淡淡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权衡,说什么看情况。你要真的要带她回沈家,我就不回沈家了……”苏薇被他重新抓住了手。

    沈凉墨惩罚地咬在她软嫩的掌心上:“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从来不做。公主那边,我也不会再虚以委蛇任何事情。”

    苏薇嗔道:“可是那个公主,看上去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

    女人的心思是最敏感的,尤其是对于情敌来说。

    晚宴上乔承喜虽然表现得很正常,大方得体,温和有礼,但是她对沈凉墨有想法,苏薇是第一个就能感知的人。

    只是这种感知没有证据,苏薇也不好说什么而已。

    现在听沈凉墨这样说,那个公主果然想法跟苏薇的感觉差不多。

    “她早前就喜欢过我。不过我做轮椅不能人道之后,她就放气 了……”沈凉墨陈述客观事实。

    皇室这边,虽然他一直竭力回避,但是很多情况,他又怎可能会不知道 ?

    所以那几年,别人传言他不能人道,他不仅没有否认,还故意 让这件事情越传越开,连皇室都耳熟能详了。

    苏薇脸上飞起一片红:“不能人道?谁信你啊。”

    “自然只有你不信,因为我也没有向其他人证明过……”沈凉墨的话语里饶有深意,看得苏薇低下了头。

    沈凉墨将她的小手,裹在自己的大掌里,轻轻摩挲,将苏薇软软的身躯抱入怀里,“现在放心了吧?”

    苏薇羞赧地点点头。

    “那你以后,有两件事情要听我的。”沈凉墨的声音,忽然可疑的变得低沉嘶哑起来。

    苏薇想也没有想地说道:“我们夫妻一体,携手同心,你说的什么事情,我都答ying 。”

    这个小女人,真的太容易上当受骗了。

    不过只被他一个人骗,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沈凉墨的声音带着低沉性感迷人的沙哑:“生完小五儿后,要管我饱。”

    苏薇听出了他话里的弦外之音,不由轻声应道:“嗯。”

    脸上已经是滚烫了。

    “我要挑选姿势!”沈凉墨趁热追击,趁机得寸进尺。

    苏薇大为羞耻,话都说不全了:“连那种……都试过了,你还要……还要怎样啊?”

    “不够熟悉,还需要 演练;新的姿势,有待开发。”沈凉墨简直将这件事情当成一项事业来做了。

    如果这种事情也有学分可以修,有学位可以拿的话,沈凉墨先生,你是当之无愧的学霸,随随便便就能顺利拿到博士后学位。

    苏薇已经是整个脑袋都埋在他的胸口,当起了鸵鸟。

    她没有办法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同他讨论这种问题好吗?

    就让她安静地当一个学渣吧。

    两人情意浓浓,不由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子。

    而那边,乔承喜左等沈凉墨不来,右等沈凉墨也不来。

    终于等来了人汇报沈凉墨的行踪,却告诉 她说道:“墨少来的路途中,遇到堵车和一场爆炸 。墨少说交通不便,又发生这样的危险,为了公主的安全起见,请公主尽快回宫廷,不要有损千金之躯。”

    沈凉墨这一番话大义凛然,完全是站在公主的角度上来说的——但是事实没有任何差别,就是他不会来了。

    不管他说得多么好听,也无法掩盖他不想接触她的真实心理。

    公主将手中的酒杯砸向报信的人,酒杯落在那人脸上,酒洒了那人一脸,那人纹丝不动,也不敢躲避和多说。

    “打给我母后,问问沈凉墨的行踪!”乔承喜只是一时失态,马上又收敛情绪,正色说道。

    伸展开双臂,身后的侍女将她薄如蝉翼的衣服脱下,迅速给她好正常的衣服。

    她说道:“既然是如此,去替我谢谢墨少的好意,墨少对我一片关切,足见他愿意亲近我和皇室的一片热忱之心。我们这就回宫廷吧。”

    她整装回到宫廷,心头充满了恨意,沈凉墨竟然连这个面子都不卖给她,让她反倒生出一种,誓要拿下这个男人的决心。

    但是就在她的车子到宫廷门口的时候,亲卫队的人冲过来,到了她的车边,大声说道:“公主,你终于回来了,王后已经安排我们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乔承喜听出他声音里的慌张,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暂时不知,不过国王大发雷霆,在议事堂里将所有官员骂得……公主你还是赶快过去吧。”

    乔承喜一听事态不对,马上朝议事堂的方向而去。

    她今天一天的心思,都放在怎样勾搭沈凉墨,怎样将自己洗白白身上,所以还不知道 闹市区的街道上,发生爆炸 的事情。

    其实在君主制国家,发生伤害了民众的事情,事态可大可小,就看国家怎么控制 。

    一路上,有人给乔承喜汇报了爆炸 的事情。

    乔承喜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人去负责,有人去善后,不知道 为何父王会大发雷霆呢。

    很快,到了议事堂,整个议事堂里,一片静默之声,静谧得让人压抑,鼻尖的空气都稀薄了。

    乔沐远坐在主位,雅正丽和其他内阁、部门的官员站在一旁,都是不敢说话。

    连平时深得乔沐远欢心的乔承梁也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乔承喜感觉到事态有点严重,她是惯常会察言观色的,上前恭谨说道:“父王,我听说闹市区发生了事情,马上赶了回来。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女儿能帮得上忙的?”

    她神态恭谨,言语体贴,上前缓步走到乔沐远身边。

    这么多年来,在宫廷这种地方,她早已修练 成精,比自己母亲的段位更加高了。

    果然,乔沐远见到她来,神色缓和了一点,说道:“是,这次的事情,非常严重。”

    乔承喜心头一惊,难道是爆炸 伤到沈凉墨了?要伤到沈凉墨了,皇室确实麻烦事情不少。

    “父王,到底是伤到谁了,这么严重?”乔承喜走到乔沐远的身边,问道。

    乔沐远声音冷冷地,说道:“数十个普通民众为此丧命,几十个人重伤在医院里。这件事情,必须彻查,严查!”

    乔承喜心底一松,原来都是些平明百姓,根本都是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哪怕再死几百个,对于皇室的统治也是没有妨碍的。

    这些人的生死,更不在她乔承喜的心上。

    但是她知道 父王一直都以这些平民的生命为重,也不知道 是为什么。

    小的时候她在乔沐远面前表现过一次对这些人的轻视之后,乔沐远狠狠地说了她一通,她马上长了记性,根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到现在,更是演得炉火纯青,说道:“原来是这样。生命诚可贵,每一个人都是家庭里爱的牵绊和维系,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人痛心之余,又忍不住要反思。父王,我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确实要好好查查。”

    乔沐远听到她的一席话,对她露出满意 的神色来。

    乔承喜谦恭地听着,也不动声色,反正讨好和奉承的话,她是手到擒来。

    但是她偷眼看了一眼母亲和弟弟,发现 他们的表情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不由略有些奇怪。

    乔沐远好似十分欣慰地看着乔承喜,良久,淡淡说道:“不光如此,今天的爆炸 事件中,丧生的还有前几天来皇室访问的c国皇室成员,这些成员是地位非常尊贵的人。他们在我们京城出事,尸骨无存,现在要给c国皇室一个交代,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原来是为了这个。

    乔承喜明白了。

    牵扯到国与国之间的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而且牵涉的还是别人皇室的成员。

    难怪乔沐远雷霆大怒。

    乔承喜一时只好不答话,等待父王决策。

    雅正丽的心狂跳起来,因为今天,她安排的人没有伤到沈凉墨等人,反倒将c国来访问的重要 皇室成员炸死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