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367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苏云正要离开,听到传话,不由一惊,看样子,现在离开也是不可能了。

    但是若不离开,要是乔承梁带着亲卫队的人进来搜寻,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虽然她现在将自己弄得非常普通,根本就看不出她是苏云,但是被抓住了的结果,依然非常糟糕。

    正在慌乱之时,听到乔承梁的声音大声说道:“父王,骑士团的人查找到盗贼到议事堂了,我和母后马上赶来,请父王注意安全,容我带亲卫队和骑士团的人进来保护。”

    苏云心头微微一凛,他们来果然是要来搜寻。

    但是此刻人越来越多,要想从此地离开,是绝不可能了。

    要想躲藏……虽然苏云对于议事堂很熟悉,但是现在的布局毕竟和她当时所知非常不一样,一时半会儿找个容身之所不被搜出,并不容易。

    乔沐远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朗声道:“王后和储君有心了,不过议事堂守卫森严,我又一直在此处,并未见到什么盗贼,你们先行回去。”

    雅正丽和乔承梁对视了一眼,身后骑士团的人小声说道:“刚才确实搜寻到热源到了议事堂。但是至于为什么现在搜索不到了,也许是因为盗贼去了别的地方,也许是她使用了什么别的方法……”

    雅正丽不想让儿子和丈夫之间为难,所以大声说道:“国王万金之体,是国民之本,万一所有闪失,实在是没有人能够担当起这个责任。国王,让骑士团和亲卫队的人搜寻一番,也好免除安全隐患,让他们进来吧。”

    乔沐远站起身来,目光如炬地射向书房的方向。

    刚才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让他感觉到心悸的源头,也在那一处。

    他并没有允雅正丽和乔承梁的话,而是大步朝向书房的方向。

    没有他的允许,乔承梁和雅正丽并不敢擅闯他的区域。

    他大声说道:“我说回去就回去,难道没有听到吗?”

    他突如其来的微怒,让雅正丽愕然。

    二十几年来,她真的还没有听到过他对她动怒——除非在遇到国事的时候,但是那样的情况,也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了。

    正是因为他从未对她有过任何温柔和平淡之外的情绪,才让她嫉恨不已。

    可是这次,他竟然动怒了?

    他动怒了?

    乔承梁只是猜测,父亲在处理国事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搅。

    而且如果说议事堂进了人,连父王都没有察觉的话,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所以乔承梁倒没有想到那么深远。

    雅正丽的眼眸却是蓦然收缩。

    乔承梁对周围的人说道:“加强戒备,务必要保护父王的安全。母后,我看我们还是先在这里等等吧。父王处理国事之时,最不喜人打扰,等他手中事务告一段落,我们再进去。”

    雅正丽说道:“好。”

    却依然带着人没有离开。

    乔沐远大步走进书房,黑暗之中他明显地感觉到有人,而且那个人的气息还如此的熟悉。

    他伸手,突如其来的将灯掀开。

    水晶灯顿时流泻出华丽光芒,将整个书房都照耀得通明。

    一排排书架上的书,整齐排放,有一处书架旁,有一个保险箱,他从小就喜欢将东西臧在那一处。

    除了那个女人,没有另外的任何人知道 ,他喜欢将自己珍爱的物品,藏在这个地方。

    她从小跟在他身后跑,对于他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他对于她,也没有任何的保留,所有的一切,都并不瞒她。

    所以他带着满心满念的笃定,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人那个人,一定会是她。

    从今晚看到苏薇开始,他就隐隐带着这样的期望,期望会是她回来找他了。

    但是灯一打开,他失望地发现 ,任何地方都没有人。

    难道刚才的感觉,竟然是错觉吗?

    不是。

    他能明确地预感,那不是一个错觉。

    真的有人来过,并且还在。

    但是在哪里?

    他有些失望,随即伸手向后,朝向身后的人。

    心头却是一阵剧烈的颤动,除了那个人,没有人知道 ,书房除了他进来的这道正门,还有其他隐秘的通道,可以直接通向议事堂的大厅。

    那个身影刚才在书房,他在议事堂,但是当他进门开灯的那一刻,那个身影却出现在他身后,摆明了是因为那道身影知道 那处隐秘的通道,从通道里转到了议事堂,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他伸手向后,但是那人却灵巧地一躲,又消失了在乔沐远的视线里。

    “舒舒?”乔沐远几乎是失声,惊而出口。

    他快步朝向那道身影,展开长臂,想要将她裹住。

    但是那人却像是一条游鱼一样,快得让他捉不住。

    乔沐远更加笃定了,那人的身份。

    除了她,谁会知道 他的一招一式,甚至能轻而易举从他的手下滑过?

    这些招式,两人从小在一起,演练过成千上万次,他每次都会让着她,刚才那一下,他条件反射地又让了她一次,才让她活脱。

    真是该死!

    乔沐远低咒了一声,明明近在咫尺,却还是错过了。

    随即,与此同时,书房里,议事厅,所有地方的灯光完全熄灭,顿时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乔沐远的眼睛不适应这样突如其来的黑暗,所以在刚又捕捉到那一抹身影的时候,又失去了那抹身影的踪迹。

    但是,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他依然看清了那人的面容,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子,面容也是陌生的。

    但是,那身影和那熟悉的气息,让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

    他几乎下意识地又出声道:“舒舒,我知道 是你!我就知道 ,你没有死,是不是?舒舒!”

    但是,回应他的,是无边无际的黑夜和沉默。

    他低沉咬牙的声音,在这无边的寂静里,竟然传来震颤的回音。

    这声音里,暗藏的寂寥和落寞,翻涌的情绪,都显示了他此刻非常不平静的心情。

    那沉默和回音让乔沐远的心,几乎是出于崩溃的发狂的边缘。

    一时之间,他竟然忘记了应有的应对和反应,他冲向最后捕捉到那抹身影的地方,但是却扑了个空。

    顿时,一个巨大的价值连城的花瓶,应声而碎,落在地上,惊起了一室的黑暗。

    与此同时,所有的灯被同时打开,华丽而耀眼的光芒,照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乔沐远下意识地抬手遮挡了一下眼睛,面前亲卫队和骑士团的人,已经跪了满地:“亲卫队骑士团护驾来迟,请国王恕罪!”

    雅正丽和乔承梁看到眼前的一片狼藉,也十分意外 。

    乔承梁赶忙问道:“父王,你没事吧?亲卫队队长和骑士团团长,还不安排你们的人,搜寻整个议事堂和宫廷,将意图伤害我父王的人,揪出来?”

    “慢着!”乔沐远挥手制止了马上就要离去的亲卫队队长和骑士团团长。

    大家都不明所以地停下了脚步,乔承梁急道:“父王!”

    乔沐远淡淡开口说道:“不用去搜寻了。只是进来了一只猫而已。”

    “猫?”跪在面前的臣子们,都疑惑有声。

    乔沐远淡淡说道:“你们的高科技感应系统,就是这样工作的?刚才我过来办事之时,发现 一直猫蹲在议事堂,被我一惊就跑掉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你们东拉西扯的,连猫和人都分不清,还要你们何用,要高科技感应系统何用?”

    “请国王恕罪!”听到乔沐远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隐忍着严厉,眼前又跪倒了一片人。

    “父王,猫出现可能是巧合,但是不排除有人混了进来……”乔承梁还是想稳妥起见。

    但是乔沐远挥手制止:“全部人都回去。为了一只猫就让宫廷大乱,传出去成何体统?没事的话,都出去,我要处理公务了!”

    乔承梁和雅正丽见他心意已决,只好带着人退了出去。

    乔沐远为人,一向如此,外柔内刚,内心极有主见,一旦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扰。

    他才即位那两年,有官员见他说话和善,为人可亲,便拿着性子想要压一压他。

    结果,那些官员后来一个比一个惨。

    大家才领略到乔沐远的厉害手段,从此以后,不敢有任何违逆。

    他现在上位多年,积威已深,就连乔承梁和雅正丽也不敢对他多言。

    一会儿,呼啦啦的人群便退了出去。

    乔沐远大步走向书房,查看各处书架和窗帘,又快步走向健身房、游泳池和浴室,但是那抹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这么多年来,她每次入梦一样,让他迫切地想要抓住,但是醒来的时候,总是握了满手的空气。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的心疲累到了极点,也让这份思念到了极点。

    “云舒,云舒!”乔沐远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我知道 你想要什么。你想要的,我一定会给你!”

    乔承梁和雅正丽走出去,雅正丽一直很疑惑乔沐远的举动,压低声音对乔承梁说道:“你父王考虑 到整个皇室的声誉,不想事情闹大。但是我们必须为安全考虑 ,所以撤回了亲卫队和骑士团,你换自己的人查,一定要严查,连苍蝇和蚊子都不能放过。”

    “是,母后。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乔承梁应道。

    雅正丽不想让他们父子关系出现隔阂,笑道:“你父王为人自信,你还年轻,这些方面还要多多学习,小心驶得万年船。”

    乔承梁被母亲说得笑了:“我离父王是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母后也确实偏心父王,总觉得我还不够好……”

    “你再好,能好得过你父王去?”雅正丽说道。

    乔承梁当然不能那样说,只得干笑了几声。

    一会儿,有人将今晚出入皇宫宫廷的所有视频记录都拿过来了。

    皇宫宫廷非常大,一共有东南西北四道大门可供出入。除了大门之外,如果想要进入宫廷,除非是开飞机空投。

    但是宫廷上空有严格的防空系统,所以空中是不可能进入的,只有陆地。

    四道大门,白天开放,晚上闭合,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出入都需要 出示严格的证件,证件是难以仿制的,因为所有证件上,都有唯一的编码,在进门的时候刷的那一下,便有庞大的分辨和辨识编码的系统开始运行,这些是世界一流的工程师和软件师做的。

    今日只有东门和南门开放过。

    南门迎接的是几位来访的外宾,有外事部陪伴。

    而东门进来的则是今晚的宾客。

    从东门进来后,还需要 坐车,才能到宫廷的外门,外门过后,还有内门,内门之后,穿过一道院子,才是今晚的宴会大厅。

    南门很快就被排除了。

    剩下的就只有东门了。

    但是所有的视频都看了好几遍,乔承梁和雅正丽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来,所有的宾客都是名单上的,都有皇室临时为他们提供了进入的许可证。

    如果说有人混进来,能够骗过肉眼,但是怎么可能骗过这么高级的视频仪器设备,连一丁点端倪都搜寻不到呢?

    他们要是知道 凤悠然进入巴黎卢浮宫,来去拿一幅画的记录,最完美的记录只有七秒,也许就能想得通到底是为什么了。

    何况凤悠然还和他们今天接待的一位贵宾凤卿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要在仪器上骗过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云舒也自不必说,她这么多年来,既要自保,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练就的身手,也是快速非凡。

    所以乔承梁带着一干人等,和雅正丽查了半夜,竟然没有查出任何端倪。

    而次晨一早,乔沐远身边的亲卫队随侍,便抱来了一只猫,送到雅正丽身边,汇报道:“王后,就是这只猫,昨晚夜闯宫廷,扰乱后宫,让王后和储君担忧了。亲卫队和骑士团的人办事不力,已经在外请罪了。”

    雅正丽微微一怔,在心底冷笑一声,说道:“都出去吧,我知道 了。亲卫队和骑士团的人,让他们都撤了吧。事情虽小,不过亲卫队和骑士团一片忠心,不能归罪他们,护驾有功,何罪之有?”

    亲卫队和骑士团的人谢过雅正丽,才起身离开。

    雅正丽待他们出去,才将手中的血燕狠狠往地上一掼,恼道:“难不成真是云舒还活着?”

    她身后站着一个老年妈妈,是她从来都带着在身边的伺候的奶妈,现在已经年事已高,常年在她身边伺候,有着很高的威望。

    奶妈上前捶着雅正丽的肩背,说道:“王后为何事生这么大的气?”

    雅正丽抬手放在额头上,叹息般说道:“也许,那个叫云舒的女人,没有死。”

    “啊?”奶妈大为惊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可是二十多年前,云家的人,已经死得干干净净了……”

    雅正丽冷哼了一声:“谁知道 呢?云家的人命贱,谁知道 是不是还活着几个。”

    奶妈宽慰她的心,劝道:“这不可能,那件事情后,云家早就湮灭无人,就算是天牢里那几个,也被……王后你是多虑了。”

    “我也希望我是多虑了。但是昨儿的晚宴上,沈凉墨带着苏薇过来,往常我听别人隐隐提起,苏薇长得像云家的人,也没有当回事。可是亲眼所见,才知道 那就是活脱脱一个云舒。”雅正丽的声音里淡淡的,但是那浓浓的担心,以及忧虑,嫉恨,却是熟悉她的老奶妈,轻而易举就能听出来的。

    奶妈脸色也是大变。

    雅正丽接着说道:“本来我也没有想过这么多,但是苏薇出现了,云千夜的儿子出现了,你说云舒还会远吗?”

    “那,国王怎么说?只要国王不将那当回事,也就没什么事了。毕竟都二十几年过去了。”奶妈虽然惊,但是还保持着镇定。

    雅正丽幽幽地叹息一口气。

    昨夜乔沐远的态度,真的让她十分惊心。

    永远保持着云淡风轻样子的乔沐远,竟然失态到那种程度,也就是云家出事,他找不到云舒的时候,才出现过那个样子。

    雅正丽不相信,这件事情跟云舒没有半点关系。

    不管如何,她都要求证一番再说。

    她说道:“奶妈,你去安排点妥善的人,将苏薇绑了。”

    “这是……”奶妈有些惊讶。

    “苏薇被绑,我不信云舒不现身。云舒一现身,就让专门处理皇家事务的亲卫队出面,直接论处。亲卫队里,找忠心的人去做就好了。”雅正丽声音极淡极轻,但是却透着浓浓的怨毒。

    反正云舒是国际通缉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早年都传言她已经死了,但是雅正丽并不太相信。

    不过乔沐远亲自颁布了云舒的死讯,停止了搜查,所以云舒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现在她既然现身了,就该料到有这一天。

    反正她二十几年前就该死了,现在死,也不算晚。

    奶妈心头思忖了一下王后的意思,知道 这才是最好的方法,不然,云舒一旦回来,这宫廷就要变天了。

    就在奶妈要离开的时候,雅正丽将她叫了回来,沉吟良久,说道:“如果苏薇真是云舒的女儿,你们趁乱也就……哪怕她是沈凉墨的女人又如何?记得,这件事情千万不要牵扯梁儿和喜儿半点,暗中做就好了。”

    奶妈恭谨应了一声:“大小姐,我醒得。”

    她在家的时候,以往就叫雅正丽为大小姐,这关键时候这样叫,既是表忠心,也是安抚雅正丽的情绪——不管怎样,我是和你一路的,而不是这个宫廷和国王。

    雅正丽愁绪烦闷,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得到排解。

    她做事也一向果决,不然不可能当初云家才出事,她就直接逼宫上门,带着梁儿和喜儿入主宫廷,待一切尘埃落定,便和乔沐远结婚。

    虽然乔沐远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这一切,都是她雷厉风行的作风为自己争取而来的。

    现在,她也不例外的要为自己再次争取一切。

    她永远得不到乔沐远这个男人,但是她要永远得到属于她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乔承梁,无疑是她最大的希望。

    所以……任何人都不要试图站在乔承梁前进的道路上,哪怕是沈凉墨,也不行。

    她正想得出神,随侍汇报道:“王后,国王来了。”

    见乔沐远走进寝宫,雅正丽换上了温柔得体的笑容,说道:“处理国事,辛苦国王了。还有猫的事情,一早也有亲卫队的人来说了。看我,真是太过担心国王的安全,害得大家跟着我一起,小题大做了。”

    “无妨。”乔沐远淡淡说道。

    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看雅正丽一眼,声音温柔如流水。

    但是最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他见地上还有摔碎的燕窝盅,难以察觉地皱了皱眉。

    雅正丽忙说道:“都是那只猫,擅闯宫廷不说,还害得我失手打碎了手中的碗。”

    “没伤到你吧?”乔沐远温柔问道。

    “幸好亲卫队的人阻止了,没有伤到哪里,谢谢国王的关心。”雅正丽说道。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