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358保持清醒的战斗力
    也许在言湘庭的内心深处,小时候算不上记忆的朦胧相处,才是他潜意识里唯一仅有的温暖。

    尤其是与那个冷冰冰的言家相对比,这一点仅有的温暖,就显得极为的可贵。

    所以才会,第一次见到和苏云极为相像的苏薇之时,便生出狂热的爱慕。

    见苏云和言湘庭很快就要相认,马上会提及以往的前尘旧事,沈凉墨快速挥退了其他人。

    顿时,整个大厅里只剩下苏云、苏薇、简书云和言湘庭,以及沈凉墨自己。

    苏云的情绪一度失控,从来没有想过,大哥还有遗腹子在世。

    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完全是意外 之喜。

    因为她是亲眼见过大哥的尸体的,也并未知道 大哥在感情上的事情。

    不像是妹妹云凤,她一直没有没有找到妹妹云凤的下落,心头便默认,妹妹一定还存活的,妹妹有了孩子,也并不奇怪。

    她哽咽道:“庭儿,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是我大哥的儿子。”

    苏云话一出口,旁边站着的简书云身躯一震,走向苏云:“你……你难道是……”

    苏云回头来看着她说道:“不错,我是云舒。当时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随口将姓名颠倒,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改了一个字。”

    “你是云舒……是云千夜的妹妹,真的是你。那云凤呢?”简书云忍不住问道。

    当年她经常从云千夜的口里听他说起两个妹妹多么的漂亮,能干,对于云舒和云凤的名字,十分熟悉。

    只是偶尔见过照片,并没有见过真人,所以并非十分熟悉。

    当年偶遇之时,云舒又故意 隐藏了身份,所以简书云并未见过真正 的云舒。

    “我还没有找到云凤。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凤儿。”苏云说得有些伤感。因为虽然找到了安安,却并没有云凤的下落。

    安安也不知道 云凤的事情,并且在福利院辗转长大,从小连云凤的样子都并不熟悉。

    简书云从激荡的情绪中镇定下来:“难怪当年,你叮嘱我,不管遇见谁,都不要透露你的信息。前段时间我遇到苏薇和墨少……都并没有告诉 他们你叫苏云。结果没有想到,你却是云舒。”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救了你们,亲手救了大哥的孩子。”苏云回想起往事,犹如还在眼前,不由唏嘘不已。

    简书云脸上闪过羞赧和愧疚:“我和云将军在一起之时,并未告知太多人。本来以为战事一停,就可以回到京都……所以你不认识我,也实属正常。”

    她们俩简单几句对话,言湘庭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眼眸里放出一丝光彩:“原来你是我姑妈。”

    言湘庭对于身份的转变,比起其他人来说,接受得更加迅速。

    “是,我是你姑妈,薇薇是你表妹。还有凤儿的女儿,我也找到了,她叫安安,现在是凤卿神医的女朋友。”苏云说道。

    简书云不由道:“真的没有想到,历经这么多事情,才终于得知真相。幸好庭儿没有真的对薇薇做什么,没有想到这两个孩子,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妹。都怪我,当年对你瞒得太深……”

    “我当年遇到你的时候,何尝不也隐瞒着自己的身份。事有从权,你就别自责了。”苏云劝慰道。

    简书云收起了悲戚的情绪,对言湘庭说道:“庭儿,妈从此以后,没有什么能够帮你的了。你以后一切,都听你姑妈的吧。”

    言湘庭认真看了一眼苏云,发现 她和苏薇长得真的很像。

    他曾经对苏薇本能的狂热追求,从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恨不能将她据为己有的情绪,大约真的是与此有关罢。

    不过随着世事的变化,他眼眸里的狂热情绪,已经越收越少了,相反,眼眸里一片清明坦荡,在苏云和简书云眼里,真的像及了云千夜。

    言湘庭的脸上,还挂着血液,发出新鲜的血腥味,他勾起舌头,将唇上鲜血扫入口中,说道:“我听姑妈的。”

    他依然还是带着狂傲不羁,但是面对苏云的时候,却有了恭顺的态度。

    苏云笑着摇头,那笑容却带着一丝苦涩,像言湘庭这样的孩子,是最适合上战场的——当然,苏云希望这个世界上,一切和平,永无战事,人人安居乐业——光是他这份无所畏惧的态度,就足以让人臣服了。

    可惜他生活在言家,被家族的利益斗争牵扯着,在这小小的家中,无法施展拳脚。

    不过也好,至少他平安长大了。

    而且言湘庭虽然残暴,但是本性不坏,比起言西城来说,有天壤之别。

    死在言湘庭手里的人,大多是死有余辜,故意 挑衅之人。

    言西城取人性命,大多时候是为了利益点出发;言湘庭取人性命,大多时候是为了自保。

    就算当初对俞琬婷那样,也是因为俞琬婷想要伤害苏薇在先。

    苏云淡淡说道:“我没有什么好叮嘱你的,只是希望你好好生活,幸福快乐。错的都改了。”

    她要回s国的事情,不想牵扯苏薇和安安,更不希望牵扯言湘庭。

    这一辈的孩子,她希望他们能够获取简单的幸福就好。

    言湘庭点点头,却认真看了一眼苏薇。

    苏薇怀孕的事情他已经知道 了,任他有一颗再狂热的心,也无法对她再做什么。

    将事情说开之后,苏云和简书云又说了一会儿话。

    比起之前两人君子之交淡如水,现在有了这层关系,心态已经是完全不一样。

    苏云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回到俞家,会将三个孩子都认回来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凤卿,也没有想到,安安其实是凤悠然。

    回到俞家的时候,苏云久久不能入眠,脑子里前尘往事困扰着她,也激励着她,更是让她这么多年来迅速成长和坚强的最大催化剂。

    次日,苏云便宣布 她要回s国的事情。

    现在苏薇胎儿稳定了下来,言西城的事情也基本解决,何况又知道 俞家并非苏薇的亲生父亲之家,沈凉墨也决定带苏薇回s国,回沈家养胎。

    只是,苏薇现在已经知道 自己的父亲不是俞振声,更不是夏国山。

    但是亲生父亲到底是谁,母亲却闭口不谈,守口如瓶。

    怕母亲想起往事又伤心,苏薇问过几次,没有问出什么结果来,便也就没有再追问了。

    沈凉墨那边帮苏薇查过了,查出苏云,也就是当年的云舒,本身是嫁入王室的。

    因为是嫁入王室,所以婚礼很隆重,还有据可查。

    只是因为那一辈的王子有很多,大家各有婚配,所以云舒嫁入王室的事情,是众多婚姻中的一起,并不具有唯一性,没有引起特别大的轰动,所以经过二十几年后,无人再提及了。

    沈凉墨再查,发现 云舒当年嫁的男人,只是王子身份,但是现在已经是s国的国王了!

    至于苏薇是不是国王的女儿,却是一件无法考证的事情了。

    苏薇看着报纸上的新闻,s国现任国王乔沐远携妻儿出访美国,乔沐远那对儿女的年纪,竟是比她自己还要大着一些的,所以摇摇头:“不会,我不会是他的女儿。”

    可是转而又再继u 摇头,如果自己说自己不是乔沐远的女儿,那不是暗指母亲,才有了她的出生吗?

    这件事情细究起来,十分纠结。

    沈凉墨将她手中报纸拿下,轻声道:“别想太多了,妈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这么多年来坚强隐忍,一定有她的打算和想法。她不想告诉 我们的事情,我们先放下吧。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她自然会告诉 给你听了。”

    “嗯。”苏薇轻声应道,也只能如此了。

    这一次怀孕,沈凉墨打算将手中的事情全部放一放,全心全意陪伴在苏薇身边。

    她的初胎他确实是没办法错过了,次胎又发生了沈北临的事情,这一次,他不想有任何外界的原因,来打扰他陪护自己辛苦怀孕的妻子。

    决定一旦坐下,要行动就非常迅速了。

    很快,沈家从举家搬迁到苏格兰来迎娶苏薇,到现在举家搬迁回沈家的事情,便快速地敲定了。

    沈凉墨和苏薇这一行人这次回去,随行的人多了两个小小奶包,还多了苏薇肚子里揣着的最小的一个。

    还多了一个程宁。

    程宁是做珠宝首饰设计的,s国也有很多机会。

    她在美国和意大利之间,来回奋斗了好些年,现在也想回s国,好好享受 一下本国的美食了。

    沈家这一次,全家聚在一起,终于恢复了多年都难得一见的和睦气氛。

    接风洗尘宴上,沈谦带着海欣,还有比小小奶包大不太多的孩子,也一起过来了。

    大家吃过一餐愉快的晚餐,沈凉墨本来是要宣布 沈木接手沈氏偌大家业的问题。

    但是沈木提前告诉 沈凉墨,想暂时缓一缓。

    知道 沈木是沈家长子嫡孙的时候,沈凉墨第一时间便想将沈家交还到沈木手里。

    但是沈木却觉得,现在时机并不合适,他对整个家业的了解程度不熟悉,把控程度也还弱,请沈凉墨给他一些时间。

    沈凉墨想了想,知道 他的心里,一定也还挂念着远在苏格兰的言蓉。

    这一次沈家举家回s国,言家还正在风雨飘摇之际,蓉蓉不肯离开母亲和家族,还在勉力支撑。

    沈木一定是放心不下言蓉的。

    要是沈木现在接受沈家,陷入家族事务之中,就真的完全腾不出手顾着蓉蓉了。

    既然这样,沈凉墨也答ying ,先缓一阵子,再让沈木接手沈氏。

    他的身份,对外也暂时保密。

    苏云等几个人的身份,也只是在沈凉墨等几个人之间小范围传播,唯一的外人,只有青阳少爷和凤卿知道 ——虽然其实凤卿完全不是外人。

    连沈南生和杨素青、沈谦等人,沈凉墨也并未透露给他们知晓。

    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越多的人知道 ,以后越有可能发生不便的情况。

    所以苏云现在依然叫苏云,并未改回原来的名字云舒。

    而且为了不想牵连苏薇,苏云并未住进沈家。

    任由沈凉墨和苏薇如何劝说,她也依然坚决不答ying ,甚至将自己和苏薇是母女身份这件事情,也极力避免谈及。

    苏薇知道 她是为了自己好,心头避免伤感。

    苏云确实有许多自己的顾虑,首先,她确实想要护得后一辈人的周全;

    其次沈凉墨的身份地位在s国不容小觑,虽然极少插手官方的事情,但是他自己的身份,毕竟也带着非常官方的、而且国际性的方面,一旦引人关注,对于他和苏薇,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上次夏思琪的事情,就闹得非常大,沈凉墨几次向上级述职,递交资料,在民众中的影响也非常不好。

    幸而后来大家都知道 了真相,也知道 宁可儿假扮苏薇做了许多坏事,这件事情才渐渐消解。

    那些事情,还只是私人相关,便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还不要说苏云这件事情,更加严重。

    沈凉墨和苏薇自然也能想到,母亲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缘故,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任由苏云自己去了。

    只是苏云当时出逃时,留在身边忠诚的人已经越来越少,现在只有两个人还跟随着她,所以沈凉墨挑选了几个可靠的私人力量,送往苏云身边,供她驱使。

    目前沈凉墨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苏云本来要单独行动,所以先回国一步。

    谁知道 ,她和苏薇才回来没几天,凤悠然和凤卿就紧接着回来了。

    稍后两天,言湘庭和简书云也跟着回来了。

    而言湘庭更是将手里言家的财产大致处理了,只是自己的私人产业还留着,这个阵势,似乎是跟言家脱离了关系,而苏格兰也是不会再回去了。

    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很符合言湘庭的性子,不过却让苏云十分担心。

    只有青阳少爷并没有过来,一来是俞家事务缠身,他自己也还有自己的产业要发展。

    二来是,他根本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跟着过来。

    想要来照顾苏薇吗?理由不成立,苏薇现在是沈家堂堂正正的少奶奶,是几个长辈带着沈凉墨,亲自迎娶进沈家的,风光无限,为了洗刷大家以前对她的误会,沈凉墨将这件事情做得非常高调。

    青阳少爷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再担心苏薇。

    想要来照顾安安吗?青阳少爷你够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照顾别人的女朋友了?

    俞家跟s国的生意也非常少,因为以往俞家做的生意很多不符合法律,沈凉墨一直将俞家和言家挡在边境线以外的。

    所以青阳少爷想要出差,都没有办法往s国出。

    只能将想要去s国的想法,暂且的放下。

    只是凤悠然和言湘庭,虽然大家都答ying 苏云答ying 得好好的,不参与这件事情,但是所有人的行动都在告诉 她,这件事情大家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更不会眼睁睁看着苏云一个人去解决这件事情。

    到最后,苏云不得不答ying 下来,大家都暂时跟随她,不过一切事情,都要听她的指挥,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

    这样子的话,尽li 避免盲目无目的的行动。

    既然是要做云家的事情,就必须先要去京都。

    沈凉墨的势力主要在a市,a市是临海城市,历来富饶,交通极其发达,也是通往国外的重要 港口城市,在经济方面,比京都更为发达。

    不过京都作为政治文化中心,自然也有比a城更为发达的地方。

    如果说在a城这样的地方,主要拼的是财力、家族和个人影响力,那在京都那个地方,拼的则更多的是权势和盘根错节的裙带关系。

    都说没有来过a市,不知道 自己的钱到底少得多可怜,a市随便扔一块砖,便能砸中十个百万富翁;

    而没有去过京都,就不知道 自己的官到底有多小,随便扔一块砖,也许就能砸中十个官位阶层跟国会议员差不多的人。

    在苏云的安排下,她先只身一人去京都。

    而其他人则随后再过去。

    苏云这一走,大家都悬着一颗心。

    尤其是苏薇,非常担心。

    沈凉墨便带着四个小奶包,多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才能保持她平静的心态。

    现在知书和谨言,比以往更成熟懂事了,还不到五岁,已经开始上小学了,即便是在小学,智力和能力也是碾压其他小朋友的,还不要说上幼儿园了。

    目前两个小朋友在上一年级,不过基本对于整个小学的课程,都已经不在话下了。

    当年沈凉墨十八岁便将硕士课程修完,同时还一直在刑警队训练 、出任务,兼修七门外语,十八岁更是正式接手沈氏集团,将被长辈弄得极乱的家族集团全力拉回正轨。

    这份超强的能力和旺盛的精力,也悉数被知书和谨言继承了。

    只是知书继承得更完备,活脱脱就是一个小沈凉墨的样子。

    对于枪和匕首,也比谨言更感兴趣。

    而谨言则更偏向于艺术和医术的学习,比如更喜欢跟着青阳少爷学习钢琴,跟着凤卿学习医术。

    所以说谨言更多继承了苏薇的基因,不仅是在长相上,而是在骨子里。毕竟钢琴和医术,都是苏薇基因里流传的东西。

    只是当时苏薇生活的环境所限,很多东西都并没有机会学习而已。

    但是她身上天生展现的对于艺术的领悟力,还是强于其他人太多。

    知书和谨言,基本上是不用苏薇和沈凉墨操心的了。

    课余的时候,他们随着兴趣发展自己的爱好,苏薇和沈凉墨都是默许的。

    晚上有空,也会跟在沈凉墨身边,由他亲自教养两个孩子在力量和枪支上的训练 。

    所以目前两个小奶包看着虽然是小,但是很擅长四两拨千斤的手法,一般寻常的成年男性,根本无法在打斗中占据任何优势。

    沈括和沈炼已经会坐起和爬行了,正是最黏苏薇的时候,不过有一个超级醋坛子父亲,睡大基本是没有他们的份儿的。

    他们学的最多的就是,在沈凉墨不在的时候,从大边的婴儿,翻身一下子便爬到大上,等到沈凉墨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自己的位置就被这两个小屁孩占领了。

    而且两个小屁孩还是一左一右的形式,窝在苏薇的胳膊两边,意思是,爸比从哪一边过来,都是没有位置的。

    沈凉墨每次都是满头黑线地拎着两个小小奶包的衣领,将他们扔回婴儿。

    好吧,所以当两个小小奶包长牙的时候,沈凉墨便成为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个想要打败的强敌。

    当沈凉墨抓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用自己以为最大的力量,死死地咬在沈凉墨的胳膊上。

    沈凉墨被他们不痛不痒的攻击弄得笑了,安抚地摸摸他们的脑袋,轻而易举勾起他们的腰,将他们扔回自己的上,紧接着,他们的怀抱里边被爸比塞进了安抚玩具。

    抱着安抚玩具,睡意就袭来了,根本无法再保持清醒的战斗力,只好在迷迷糊糊中,眼睁睁地看着妈咪被强da 的敌人掳走,没有他们的份儿。

    所以,穿着尿不湿的小小奶包的人生在爸比面前,一向都是如此挫败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