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341你,不是我的父亲
    韩爷确定了这个人是简书云之后,一边说着,身上一时之间,竟然展现出了无比的狂傲和疯狂,好似他不是被抓住的人,而是可以掌控命运的主宰之神。

    简书云不由再次退后,眼眸里闪过惊惧和惶恐。

    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韩爷和简书云之间,一定有什么干系,不然的话,两人的神情不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

    韩爷看着简书云,突然发出了桀桀的笑声,这笑声让人心生惊惧,头皮都快要发麻了。

    简书云抱住自己的脑袋,大声惊道:“不要……不要……”

    突然,在大家的视线都被简书云吸引的时候,都看着简书云像是见到鬼魅一般,惊恐连连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后退的时候,言湘庭手中忽然多出了一点寒芒。

    他手起,匕首落在了韩爷的脸上,生生地在韩爷的脸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韩爷的笑声才止住,脸上顿时血流如注,更增加了几分恐怖。

    这一下,连沈凉墨和柯皓哲都觉得十分怪异。两人心下一沉,都知道 ,言湘庭和韩爷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这件事情之隐秘,是连沈凉墨和柯皓哲都还没有探知了端倪了。

    曾经俞振声说过一句话,非常正确。

    人不是神,不可能站在上帝视觉看到所有的东西,所以每个人所掌握的真相,都只是一部分。

    就算强da 如沈凉墨,也是要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来收集资料,采集讯息,分析总结,才能得出和事实真相最接近的事实。

    而现在,沈凉墨和柯皓哲都对韩爷和言湘庭的关系,失去了头绪。

    韩爷望向言湘庭,突然开口说道:“你是我的儿子?”

    他突然出声,将脸上新鲜的伤口,拉得血淋漓的更加模糊一片。

    言湘庭只是用那种似笑非笑,像是打量着猎物一般的眼神,淡漠地打量着他。

    韩爷突然扭头,死死地盯着简书云:“他是我的儿子,是不是?你逃避了这么多年,隐匿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就是因为,言湘庭,他是我的儿子,是不是?是不是?”

    简书云哭声抽泣,已经难以自已,话也说不出来。

    但是她最终还是,克制出了惊惧和害怕 ,平静地说道:“不是。”

    “简书云,你骗不了我。你看他身上的狂傲之气,和他嗜血的本性,是不是十分像我的儿子?你躲了我这么多年,还让我相信你确实死了,就是因为,你不想让我,找到我的亲生儿子,是也不是?”韩爷身上突然展现出的狂霸嗜血,真的和言湘庭有几分相像。

    简书云厉声反驳道:“不是!不是!我怎么会生你这种人的儿子?要是我怀的是你的孩子,我当时就宁愿带着孩子,跳入海里,连我亦且不想苟且偷生,何况给你生孩子?”

    简书云的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她伸手抹掉眼泪,却见她原本已经密布皱纹的脸上,皱纹一下子就擦掉了,她看上去还十分的年轻,肌肤十分白希。

    而她平时总是将自己的肌肤弄得黄黄黑黑的,皱纹也多,走路的时候也习惯性地勾着背。

    但是试想,一个有着如此英俊面容的言湘庭,他的母亲又怎可能是多丑的女人?

    看样子,简书云是故意 将自己往又老又丑里打扮的。

    韩爷连声怪笑起来,就好似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一般,朝向言湘庭说道:“很好,很好,这才像是我的儿子,睚眦必报,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你陷害我和言西城一起做生意,将言西城拉入地狱,被沈凉墨抓去将牢底坐穿这件事情,十分有我的风范。虎父无犬子,有我当年雄风。难怪连沈凉墨的人还没有将我抓住,你就将我抓了起来。”

    言湘庭对于他说的话,好似一点都不感觉到惊讶,就好像已经早就知道 了一般。

    但是让言西城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如果言湘庭真的是眼前这个韩爷的儿子……那一切事情岂不是会更加糟糕?

    言湘庭对于韩爷所说的一切,无动于衷,反手又是一匕首,将他的另外一半脸颊划烂了。

    韩爷不怒反笑:“这才像是我儿子,这才像是我儿子。”

    他声音中的狂热混着血液,听上去说不出的恐惧。

    简书云却上前去拉住言湘庭的手:“庭儿,我们走吧,我们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了。这些事情,让墨少去处理,跟我们不相干了,我们赶快走吧。”

    言湘庭朗朗然地把玩着手中带血的匕首,说道:“怎么能够就走呢?”

    其他所有人也都一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湘庭是言家三少爷,是言承瑞和简书云一起生的私生子,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所有当事人都没有否认过,可是这回又冒出一个认孩子的父亲,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连沈凉墨对此事都没有半点端倪……

    言湘庭看着韩爷,却对着母亲说话:“他当年欺负你,我总得要算回来一点,才能对得起睚眦必报这四个字。”

    他挥起一匕首,在韩爷的眉心之间一匕首,韩爷的整个脸都全部花了,鲜血汩汩而下。

    言湘庭说道:“听说,当年你看中我母亲长得漂亮,在她豆蔻之年,便将她抢夺回去,占为己有?”

    他问一句,便是一匕首挥过去。

    有的落在韩爷的脸上,有的落在韩爷的脖颈上,有的在韩爷的胳膊上,腿上。

    有的刺中了大动脉,血液喷涌流出,有的只是淡淡一条伤口而已。

    韩爷带着桀桀的笑:“对啊,可是她却背叛我,离开我,我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怀了我的儿子,将你藏在言家。呵呵,呵呵,今天死在我自己儿子的手里,总好过被沈凉墨抓走,不是吗?就像野狼一样,死了被自己的儿子吃了,也算是得归其所,不是吗?”

    “那我再次重申一次……你,不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是你的儿子!”言湘庭冷冷地说道,“我的血液里,流不出你这样肮脏下流的血液来。”

    韩爷赫赫地笑道:“难道你真以为你是言承瑞的儿子吗?你要知道 ,我已经查证过了,你母亲简书云便是言浩瀚的私生子,你母亲和言承瑞,是兄妹关系。你不可能是言承瑞的儿子,便只可能是我的儿子。”

    听到这里,沈凉墨不由想起青阳少爷曾经说过,苏薇的母亲是言家老太爷的私生女。

    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 简书云和苏薇的母亲是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线索去查证。

    而青阳少爷后来也因为掌握的证据不全,那个时候他自己年纪也比较小,记忆的事情并不准确,自己纠正了这个说法。

    但是没有想到,事实终归还是有一部分是正确的。原来简书云才是言浩瀚的私生女。

    言湘庭摇了摇头:“我母亲是言家私生女的事情,我早就知道 了,不用你来警告我。当我发现 你和我母亲的存在 ——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便查过了,我跟你姓韩的,没有一毛钱关系。我母亲当年为了逃避你,才冒着危险将我送到言家。她知道 ,如果你知晓这件事情,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才让我躲避进入了言家。”

    大家都是一惊,如果言湘庭和韩爷之间说的话属实,那么简书云才是真正 的言浩瀚的私生女。

    她怀了言湘庭,被这个韩爷嫉恨,到处追杀,被逼入死境。

    简书云是被韩爷追杀,而不是当初的言太太。

    简书云将言湘庭送往言家,是因为言湘庭不仅有言家血脉,而能够保护言湘庭的,也只能是言承瑞了。

    沈凉墨和柯皓哲都不由朝言承瑞看去,只见言承瑞的面容之上,一片坦然,好像在印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如果真的如此……那当初简书云去见苏薇的时候,也说谎了,她对苏薇说的话,隐藏了部分关键信息。

    她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上,竭力想要护得儿子的周全,所以不得不各种权衡,最终做出了决定。

    韩爷带血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既然不是我韩某人的儿子,何苦要在言家躲避?”

    言湘庭淡淡说道:“因为你不是人,而是畜生。躲避畜生,还需要 其他别的理由吗?”

    韩爷脸上露出疯狂的神色,而身为母亲的简书云,站在一旁,却并没有对两人所说的话做出解释。

    按理说,她才是最该知道 言湘庭的父亲是谁的人。

    但是她却并没有开口。

    沈凉墨隐隐觉得,言湘庭的父亲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所以简书云不肯当众说出来。

    简书云这么多年来,冒险将言湘庭放在言家,现在看来,原因还不止韩爷这么简单。

    “为了解决你这个畜生,我的这番苦心并没有白用。你当初找我合zuo 生意的时候,我终于将你和二哥撮合,让你们一起做这项生意。你们当初开始做这项生意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今天,今天,这柄高悬在你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该落下来了。”言湘庭淡淡地笑道。

    言西城才明白,言湘庭撮合他和韩爷做生意,不仅是要将他拉入万劫不复,也将韩爷拉入了万劫不复。

    言西城知道 ,现在沈凉墨的人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个局面正是言湘庭想要的。

    不得不说,言湘庭比其他人想象的,聪明了数倍,也精明了数倍。

    在沈凉墨的手底下,想要逃出去,真的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韩爷此刻在言湘庭的手上,言西城唯一的筹码是沈木,还能和沈凉墨周旋一阵。

    但是鹿死谁手,结果却不得而知。

    而言湘庭的意思,很明显是要将已经半死不活的韩爷,交给沈凉墨。

    韩爷身上的手筋和脚筋都被言湘庭挑断了,也许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在言湘庭的手里,被言湘庭摆了一道,而失了胜算。

    言湘庭冷冷地看着沈凉墨:“这个人,我交给你。你最好,也能将言西城抓住。”

    “等一等!”正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队人马匆忙奔来。

    韩爷看到这队人马,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而言西城却是脸色更变。

    原来来的,是韩爷的人。韩爷被救有望,自然是欢喜。

    而言西城今日是第一个背叛韩爷的人,要是韩爷被救走,他的下场不言而喻。

    韩爷为人,跟言湘庭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疯狂而嗜血,言西城已经不想再惹到这样的人了。

    本来言西城以为今天可以一击即中,拿下韩爷和言湘庭,却没有想到言湘庭却谋划得比他更多更远,导致他最终功败垂成。

    来人走到韩爷身边,看着言湘庭和沈凉墨,大声说道:“苏薇在我们手里,今日谁要动韩爷,先问过你们能不能承担得起苏薇这个后果再说!”

    他话音落,大家齐齐一惊。连简书云也“啊”了一声,不知道 该如何是好。

    都知道 苏薇是沈凉墨的软肋,当然苏薇也是言湘庭的软肋,此刻的形势几乎是瞬间扭转。

    连沈凉墨握住枪的手,都微微一颤。

    柯皓哲在一旁低声说道:“竟然带来了苏薇,可见韩爷真是出动了最精锐的力量,不然不可能从我们的人手里带走苏薇。”

    “看来韩爷也是早有准备 。”沈凉墨压低声音说道。

    韩爷肯定也想过,有沈凉墨所在的苏格兰,货物不同于往常一样好运送,所以在行动之时,也抓住了苏薇。

    相比于沈凉墨的镇定,言湘庭微微凝了凝眼眸:“苏薇在哪里?”

    “带人过来。”韩爷的属下,知道 言湘庭和沈凉墨这样的人,如果不将人带来,是不会相信的。

    他一声令下,马上有人带着苏薇过来。

    但是看到苏薇的时候,大家更为担心了。

    因为苏薇的状态,一看便知不是正常的状态。

    她几乎是躺在一辆轮椅里,紧紧地闭着双眸,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沈凉墨和言湘庭的枪同时对准韩爷和他的下属:“苏薇怎么了?”

    下属也不想白担这个责,他的任务,只是要救走韩爷,他的枪指着苏薇,说道:“我们去带苏薇的时候,她就晕倒了。我们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胆敢说谎,我会让你后悔来过这个世界上!”言湘庭狠狠地咬牙说道。

    沈凉墨心头被一把提起,联想起苏薇最近的身体状态,他本来就十分担忧。

    可是之前凤卿检查了好几次,都说没有什么关系,只注意多休息就好了。

    沈凉墨眸色一深,猜想韩爷的人并没有说谎。

    但是韩爷的人没有说谎,才是最糟糕的。因为那意味着苏薇的身体情况不明,根本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爷的下属咬着牙说道:“墨少,三少,咱们大家都是明白人。韩爷今天落在你们手上,也是我们办事不力造成的。既然我手里有苏薇,你们手里有韩爷,咱们还是江湖规矩,换人吧。”

    到了这个地步,真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若是不换人,又还能怎样呢?

    沈凉墨沉声应道:“换吧。”

    他根本没有征求言湘庭的意见,因为言湘庭的意见,一定跟他是一样的。

    “墨少如此识时务,真乃是俊杰。三少,请你将韩爷交给我,我会即刻将苏薇给你。苏薇也许身体有疾,你们带着她该去医院了。”言下之意,是在催促赶快换人。韩爷的伤等得起,可是苏薇的病却等不起。

    言湘庭冷哼了一声,抓住韩爷,将他擒在手里。

    韩爷本身身材也是很高大的,可是现在浑身都是伤,在言湘庭的手里,倒是显得弱小了许多。

    言湘庭长臂一展,带着韩爷走到韩爷下属的方向,另外一只手伸手去拉苏薇。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的言西城,突然将放在沈木脖颈之间的枪移动,直接指向了韩爷的方向,毫不迟疑地开枪连续射击。

    言西城是想置韩爷于死地。

    因为今天他的背叛,韩爷以后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相比较于被沈凉墨抓,韩爷的报复,会更加的可怕。

    所以他的第一想法是,毫不犹豫地要杀死韩爷。

    而沈凉墨这边,他手中至少还有沈木这颗棋子可以用。

    他毫不犹豫地射击韩爷,但是刚巧遇上言湘庭伸手交换人,苏薇的身体挡住了韩爷,而他开枪射击的同时,沈木也反应不过,一拳朝言西城勾去。

    所以子弹完全偏差了,偏向了苏薇的方向。

    “不!”沈凉墨、柯皓哲简书云和言承瑞几乎同时出声。

    可是他们隔着苏薇的距离,都太过遥远了,根本没有办法再阻挡。

    只有离得最近的言湘庭,想也没有想地,一手将韩爷扔到了地上,而自己则用整个身躯护住了苏薇。

    顿时,所有地方的枪声都全部响起来,连成了一片。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韩爷和韩爷的人要突围,言西城和他的人也要突围。

    沈凉墨的人既要抓人,也要救人。

    现场陷入一片混乱,沈木一脚踢掉了言西城的枪,和言西城缠斗在一处。

    他们俩的拳脚功夫不相上下,不一会儿,便是几十招过去,却没有半点胜负分出。

    两人缠斗在一起,都是将平生所有的功夫和力气 都用了出来。

    而此处本来就是山林,到处除了密林之外,还有许多的山坡,沈木和言西城缠斗在一处,言西城到了一处悬崖陡坡之上,想要摆脱沈木的控制 ,将沈木推出去。

    但是沈木的反应比他更快,长臂一伸,抓住了他的衣领。

    峭壁上承受不住两个人的力量,两个人脚下一空,一起朝悬崖下面落下去。

    而另外一边,言湘庭抱住苏薇,躲避了言西城的子弹之后,顺势落在地上。

    韩爷的人现在失去了苏薇,没有了任何的庇护,情急之中所有人都是拿着枪一通乱射,言湘庭在地上的身形未稳,又要躲避接二连三的子弹,只得顺势跟着那个高坡,抱着苏薇滚了下去。

    沈凉墨和柯皓哲动作虽然慢了一步,但是已经抢上前来,将韩爷和韩爷手下的人,全部制住。

    而言西城的人,也早就被沈凉墨的人全部抓住了。

    所以短暂的喧嚣过后,终于一切归于了平静。

    但是此时,周围已经失去了沈木和苏薇的身影,连言湘庭和言西城也不见踪迹。

    沈凉墨根本没有说话,提起枪,直接朝刚才言湘庭和苏薇滚落的地方前去。

    他今日穿着国际刑警队的特警服,轻装简行,厚重的靴子踩在枯枝落叶上,踩出巨大的声音。

    柯皓哲知道 他担心苏薇,已经不顾一切去找苏薇了,挥手安排手下的人说道:“通知苏格兰警方到场。清理现场,将这些人全部带回。另外安排支援,一定要找到苏薇和沈木。”

    “是。”队员应声,马上按照他所说的去办。

    柯皓哲跟上了沈凉墨的步伐,跟了上去,说道:“老大,已经安排增援了。苏薇和沈木,一定会没事的。”

    沈凉墨铁青着脸,没有应声,伸手拨开刚才苏薇和言湘庭掉落的草丛。

    一道天堑般的峭壁,印入眼帘……柯皓哲抢上一步看到沈凉墨眼前的景象,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