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295我不爱你
    让苏薇过来?

    沈凉墨心头不免又是一惊。

    而诺顿警官回到警车旁的时候,跟瘦高个的警官又是好一阵子的争执。

    诺顿警官见过沈凉墨之后,坚称沈凉墨也许是受胁迫的,要再等等看情况。

    但是瘦高个警官则倾向于证据确凿,很多人亲眼看到沈凉墨杀死司机和车外的行人,越快结案越好。

    毕竟要是沈凉墨真的是危险分子,此地是闹市区,不仅行人路人众多,写字楼里也非常多的人。

    要是再有伤亡,根本无法对市民交代。而众所周知,美国是非常讲究这些的,如果有普通民众受伤,各方面都会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

    所以两个人也是争执不下。

    而其他的警员,端着狙击步枪,瞄准着沈凉墨的方向,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水。

    因为长时间的等待和负重,手都快要颤抖起来了。

    诺顿警官不由说道:“让人查查他在和什么人通话。”

    但是很快,反馈消息就回来了:“诺顿警官,和嫌犯通话的信号经过加密处理,完全没有办法查到。就算要查,要拿到结果,也需要 二4小时之后了。”

    诺顿警官脸上一阵凝重,瘦高个警官则是说道:“一定是一个重罪犯,不然如何懂这些?再等,会等出大事的!”

    一切对峙都让气氛更加凝重,也让人的精神绷紧到极致。

    沈凉墨本来想暗示警察,他是被人胁迫的——只需要 警察看到那粒微小的红色激光点便可以了。

    但是因为现场非常混乱,而人又非常的多。几乎人手一部手机或者照相机,在拍摄当时的画面和景象。

    拍摄时候的反光和各种光,极大的干扰了所有人的视线。

    而红色的激光点又太小了,一般人如果不注意看,是完全没有办法观察到的——何况现场的人当中,还有不少穿着红色衣服的人。

    除非赵正阳不停地晃动红色激光,让那一个小点不要停地晃动,才有可能被人注意到。

    而沈凉墨现在已经不可能拿任何人的生命来再次冒险了。

    “让苏薇过来!”就在沈凉墨思考的时候,赵正阳再次命令道。

    “苏薇,我要见苏薇。”沈凉墨再次大声说道。

    警方的人一听,沈凉墨愿意谈判,求之不得,由刚才的诺顿警官护送着苏薇,上前几步,说道:“苏薇在这里。你有什么想和她说的,告诉 她吧。”

    沈凉墨捏着拳头,听着赵正阳的指示。

    他的耳朵上,其实本来是带着蓝牙无线接收器耳机的,方便和自己的人联系,但是早就被赵正阳切断了信号。

    此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薇受制于人。

    而自己也不得不因为这,被牵制着。

    苏薇站在沈凉墨的面前,赵正阳已经看过夏思琪在国内的采访了。

    沈凉墨和苏薇,一个是忙着没有心情关注这些,一个是因为怀孕不能久接触电脑和手机,自然还没有看过。

    赵正阳关注着沈凉墨的一举一动,想要了解他的一切,对于这样的视频,自然都是看过的。

    赵正阳冷冷地说道:“好了,现在告诉 苏薇,你不爱她,你最爱的人,是夏思琪。”

    沈凉墨捏着拳头,站着没有动。

    “现在,说!”赵正阳的声音带着喜悦的怒气。

    沈凉墨知道 自己再迟疑,后果会很严重,只得尽量平和地说道:“我不爱你,我爱的人,是夏思琪。”

    面前的苏薇明显地一怔。

    但是赵正阳并没有打算放过沈凉墨和苏薇。

    这一刻,看着痛苦的苏薇和沈凉墨,他体会到了报复的快意。

    也体会到了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乐趣。

    而他最想要的,无非是让沈凉墨和苏薇都痛苦,就像沈凉墨曾经带给过他的痛苦一样。

    他在电话里笑起来,说道:“告诉 苏薇,你在苏黎世那,已经跟夏思琪有过孩子了。不过夏思琪因为被你的仇家追杀,流产了。所以你才会选择苏薇来代孕。那个时候之所以选择她,只是因为她是夏思琪的妹妹,生出来的孩子,会最大可能的长得像夏思琪。”

    “我……”沈凉墨几乎将牙咬碎。

    赵正阳在那边笑道:“怎么,舍不得了?她的命重要 ,还是她的感情重要 ?”

    “告诉 她听。让她知道 ,你的爱有多值钱。”赵正阳命令道。

    他此刻的情绪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不计一切的,只想造成沈凉墨和苏薇的痛苦。

    沈凉墨只得咬牙,将赵正阳的话复述了一遍:“我在苏黎世那,已经跟,已经跟夏思琪有过孩子了。不过夏思琪因为被我的仇家追杀,流产了。所以我才会选择……我才会选择你来代孕。那个时候之所以选择你,只是因为你是夏思琪的妹妹,生出来的孩子,会最大可能的长得像夏思琪。”

    苏薇不相信地连连摇头。

    沈凉墨还在赵正阳的逼迫下,继u 说道:“苏薇,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和夏思琪保持着婚姻关系吗?因为我和她才是真爱。而你,不过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而已。妄想要当沈家的少奶奶吧?做梦而已。”

    一个字一个字对苏薇说出这样的话,每一个字都不是字,而是一把剑,刺入苏薇的心脏的同时,也刺入沈凉墨的心头。

    但是沈凉墨却不得不说。

    而每一个字说出,都能看到苏薇的脸上急剧变化的神色。

    诺顿警官看到沈凉墨一直都拿着手机,心头本来就充满了疑惑。

    但是和沈凉墨刚才的沟通无果,他也猜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只好环视四周一圈,四周的写字楼,全部都是窗棱,看不出有任何的异常。

    他只好再次看着沈凉墨和苏薇对话。

    沈凉墨和苏薇,说的是本国话,由旁边的亚裔警员,在翻译给诺顿警官听。

    苏薇听到沈凉墨亲口说的话之后,整个人的情绪都快要崩溃了,哭着问道:“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沈凉墨只得按照赵正阳的指示,说道:“是真的。对不起。我也不想骗你。但是现在谨言生病了,我不得不先稳住你,以挽救谨言。我对你,没有爱,只有利用。”

    苏薇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

    赵正阳的笑声里,带着无比的满足。

    他说道:“沈凉墨,现在你如果死在苏薇面前,你猜苏薇会恨你一辈子,还是会记得你一辈子?”

    沈凉墨咬牙,静默不语。

    赵正阳“啧啧”了两声,说道:“现在我还真不确定,是你死在她面前,还是她死在你面前,哪一种剧情更精彩了。”

    而站在沈凉墨眼前的苏薇,已经呆滞了,站在那里,不知道 说什么,也不知道 该怎么做。

    “苏薇,滚吧,滚开,不要站在这里,我根本就不想再看到你!”沈凉墨突然说道。

    这句话不是赵正阳要求说的,是沈凉墨自己说的。

    只是想让苏薇,赶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

    苏薇听到后,更加惊讶莫名,根本不愿意退开。

    “苏薇,你还在妄想什么?滚开!就你这样的女人,不配站在我的面前,污染我的视线!”沈凉墨低吼道。

    诺顿警官听到沈凉墨这样说,便带着苏薇,将她拉回了警车旁边。

    见她身怀六甲,便安排她上了警车。

    赵正阳呵呵一笑,说道:“沈凉墨,你以为这样,就能够保住她的小命了吗?我能让人将她带到这里来,也就有能力再抓住她。”

    “那你尽可能的试试。”沈凉墨咬牙切齿地说道。情绪已经被赵正阳逼迫到极点。

    刚才对苏薇说出那样的话,他的心头被针扎一般的难受。

    却无法马上解除危机,去告诉 苏薇一个真相。

    她现在怀着孩子,也不知道 这一切能不能接受得了。

    而诺顿警官那边,和瘦高个的警官也正在争执,瘦高个的警官已经忍不住了,对着对讲机说道:“各分队注意,各分队注意!马上瞄准目标,瞄准目标,准备 射击!”

    诺顿警官和瘦高个警官级别相当,隶属却不同,谁也无法说服谁。

    而赵正阳则笑道:“沈凉墨,现在,重新去捡起车里的枪。马上!”

    沈凉墨身形一动,诺顿警官高喊道:“各分队不许开枪!各分队不许开枪!”

    “可是诺顿警官,嫌犯很有可能掌握着巨大杀伤性的武器!”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诺顿警官不停地压制住现场的异动。

    瘦高个警官气势汹汹地说道:“诺顿警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嫌犯再有任何异动,我们必须马上开枪!不然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沈凉墨在赵正阳的要求下,慢慢地弯腰。

    他知道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也是唯一的机会。

    一旦他捡起枪,警方也好,赵正阳也好,都会开枪。

    只是希望,苏薇在警方的保护下,能够安然无虞。

    也希望她能够知道 ,他刚才所说的一切话,都不是出于本心。

    沈凉墨弯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对着外面做出一个拔枪的动作。

    赵正阳的反应速度比警方快得多,马上开枪朝沈凉墨射击。

    正是赵正阳开枪的时候,发出的极度微弱的光芒,被沈凉墨一下子就捕捉到了。

    沈凉墨身形一闪动,避开了赵正阳第一枪,忽然对着车窗外做了几个专业级别的手势,然后才就地一滚,捡起了地上的枪。

    而因为他的异动,瘦高个的警官再也忍不住说道:“全体开枪!”

    赵正阳也因为沈凉墨的动作有一秒的错愕,但是沈凉墨的动作非常快,极快地在公交车上一滚,便已经偏离出赵正阳的视线。

    而与此同时,警车停靠的地方,快速地跑步而来国际刑警队大队人马,以极快的速度跟警方交涉。

    警方的枪声停止了,赵正阳那边的枪声也停止了。

    国际刑警队队员快步抢上公交车,整齐地列队,为首的人上前,找到沈凉墨。

    沈凉墨穿着防弹衣,在刚才的枪声中护住了头部。

    但是胸口被两颗子弹打中,虽然穿着防弹衣,但是子弹的力量也是非常可怕的。

    因为防弹衣虽然能够防住子弹,但是冲击的能量还是要人体来吸收。就正如一个人的身体,被榔头敲到后的效果。

    防弹衣虽然保命但仍然很疼。

    沈凉墨躺在地上,狠狠地喘息了两口,才在为首队员伸过来的手掌上撑了一下,强自站了起来。

    瘦高个警官和诺顿警官都异常惊讶地跑过来,虽然纽约警方和国际刑警隶属完全不同的部门,而且互有不睦。

    但是沈凉墨的身份是摆在这里的,他们还是不敢轻视。

    好比两个国家的人,一个国家就算比另外一个国家稍弱,但是稍弱国家的国王,身份依然比另外国家的普通民众或者官员要高一等。

    他们跑过来,想要说什么,沈凉墨大手一挥,掏出证件一晃,制止道:“国际刑警队办案。”

    说罢,他的身形掠过他们,大步走下公交车,一边指挥身旁的队员说道:“一队人保护苏薇,另外一队跟我来!”

    此刻,柯皓哲已经收到沈凉墨在关键时候比出的手势,很快便确定了赵正阳所在的位置。

    带着队员终于找到赵正阳所在的房间,由其他的队员,从楼上拴着保险绳一跃而下。

    两面夹击,赵正阳在看到这些队员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缓缓举起手来说道:“我终究,还是败给了沈凉墨了。”

    柯皓哲刚想要上前,赵正阳手中握着的是一枚刀片,他的手缓缓地举高,本来大家都以为他要做投降的姿势,却没有看到他,举高手的时候,到了脖颈的地方,刀片在脖颈上一划。

    大动脉被划破,鲜血喷涌而出。

    柯皓哲不由一惊:“大队长!”

    他跪下去,探知赵正阳的气息。

    可是,赵正阳的颈部大动脉,已经停止了跳动。

    “报告 ,发现 定时炸弹!大队长死的时候,按下了定时炸弹的按钮,还有五分钟!”有队员上前来报告 。

    “让拆弹的队员过来。”柯皓哲命令道。赵正阳是真的恨沈凉墨,就算要死之前,还要留给沈凉墨一个难题。

    幸好,沈凉墨早就料到了,专门安排了最好的拆弹专员随队,参与今日的案子。

    拆弹队员马上上前,开始拆借。

    不一会儿,大队人马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为首的沈凉墨,颀长的身影一出现,柯皓哲便站起来敬了一个礼说道:“老大,一切都办好了,只有炸弹还在拆除中。”

    拆弹队员朝沈凉墨比了一个手势,示意一切ok。

    柯皓哲报告 说道:“老大,你料得不错,赵正阳已经提前跟詹姆斯联系了。今天,赵正阳布置了这个地方,想以闹市区这最大的写字楼为筹码,安装了炸弹,为那个大佬换取利益,让纽约警方释fang 詹姆斯的两个正在服刑的左臂有膀。詹姆斯给出的条件是,杀死我,抓到苏薇;赵正阳给出的条件是,布置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察知的地点,安装炸弹。”

    沈凉墨点点头,这是他和柯皓哲制定的今天的方案。

    方案非常非常冒险,如果是以往的沈凉墨,一定不会采取这样的方案。

    但是现在他不想将事情一拖再拖,造成人员伤亡,才不得不以险种求胜的方式,来安排这一切。

    首先,赵正阳在沈凉墨身边,其实并没有卧底。但是赵正阳熟知沈凉墨身边每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风,而且很多人之前还是跟过赵正阳的,对赵正阳有着相当的信任。

    赵正阳想要在这些人当中,随意探探口风,是很容易的事情。

    当初沈凉墨在苏黎世医院,医院也并不是赵正阳炸的,赵正阳只是将苏薇残留在火海中的资料取走了而已。

    正是因为赵正阳这样无形似有形的存在 ,沈凉墨和柯皓哲安排这次行动的时候,只跟心腹下属有沟通,其余的人,则只是听从心腹下属办事。

    赵正阳手中可用的人不多,而且赵正阳的人,沈凉墨也都熟知。两人因为这一层关系,不得不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考虑 到对方的做法。

    好比两个人打牌,手中拿着的都是明牌,互相知道 对方的牌面。要怎样赢下这一局,除了手中的牌,还要看打法一样。

    所以赵正阳布置了这个局,沈凉墨就将计就计利用了这个局。

    只是相对于布局者来说,这个局对于沈凉墨的考验非常大,他必须得一步步的将计就计,见机行事,才能应付。

    赵正阳和詹姆斯合zuo ,是想詹姆斯出手,杀死柯皓哲,将苏薇带到现场。

    詹姆斯则利用赵正阳非常熟悉警方的手法这一点,让赵正阳布置了一个炸弹现场,为他所用。

    沈凉墨和柯皓哲要做的事情,便是阻止今天的炸弹爆炸 。

    要是无法阻止,詹姆斯就会利用这个炸弹现场,来要挟警方放出两名穷凶极恶的囚犯,还有可能引爆整栋写字大楼。

    为了不打草惊蛇,沈凉墨故意 上了赵正阳的公交车,让自己在赵正阳眼里变得左支右绌,完全无力招架。

    为了做到这一点,沈凉墨甚至没有提前跟警方打招呼。而且赵正阳一直以来都住纽约,跟纽约警方的关系相对不错,沈凉墨也不确定纽约警方有没有赵正阳的人。

    柯皓哲在被追踪的时候,假死很快麻痹了詹姆斯手下那群不专业的人的眼光,带着人,迅速地将詹姆斯和他的手下重新抓获。

    然后柯皓哲带着人来到刚才事发现 场。

    由于此地是闹市区,又是写字楼,此刻所有的人都在上班。

    如果柯皓哲带人办案大肆寻找赵正阳,赵正阳恼羞成怒的情况下,说不定会引爆炸 弹,造成难以预估的伤害。

    而警方要在此刻疏散人群也是根本来不及。

    沈凉墨也是利用赵正阳本来的计谋,来寻找他炸弹的下落。

    按照赵正阳的性子,他一定会将炸弹放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沈凉墨的所有通讯设施都被赵正阳切断了,剩下的唯一可以和外界联络的便是手机。

    沈凉墨给柯皓哲发手机短信让柯皓哲带走苏薇,一是确定让柯皓哲带着苏薇离开,二是告诉 柯皓哲,他已经来到了赵正阳的视线范围内,炸弹极有可能就在附近。

    柯皓哲带着警犬赶过来的时候,警犬确实闻到了周围有异物。

    但是赵正阳熟悉柯皓哲的手法,也采用了那种手法,让警犬无法再继u 追踪。

    沈凉墨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柯皓哲就位。

    也在等待机会,确认赵正阳的具体位置。

    沈凉墨在和赵正阳周旋的过程中,不停地通过观察死者的尸体状态、观察狙击枪移动的点,来确认赵正阳的大致方位。

    最后,在看到柯皓哲发出的信号,告诉 沈凉墨所有队员已经到位的时候,沈凉墨才不得不冒险,做了一个拔枪的动作。

    赵正阳看到这个动作,以为沈凉墨要逃,马上朝沈凉墨开枪,准备 击毙他的时候,沈凉墨终于最后确定了赵正阳的位置。

    在最危险最紧急的关头,沈凉墨用手势符号将赵正阳的具体位置比给柯皓哲看。

    柯皓哲已经确定赵正阳大致位置,只是缺少最后的有力支撑,收到沈凉墨的讯息,马上带人找到了赵正阳。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前前后后,没有超过十五秒。

    若是沈凉墨和柯皓哲稍有配合不好,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