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282醒来
    听到凤卿的调侃,沈凉墨已经无力再接话了。

    他的腿伤这一次本来就是不能耽搁的,可是中途遇上夏思琪和苏薇的事情,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拖到这个时候,已经是极限了。

    他咬着牙,无力接话。

    凤卿才拿起手术刀,开始为沈凉墨做手术。

    而另外一边,莫允夜和沈木等人才刚刚接到消息,往这边医院里赶过来。

    赶过来的时候,知道 苏薇已经没事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柯皓哲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说道:“夏思琪的手术也做了,估计就快要醒来了。”

    “那少爷呢?”沈木连忙问道。虽然已经独立成为了一家公司的boss,可是沈木始终改变不了称呼沈凉墨的习惯。

    “老大正在由凤卿进行腿部手术,很快就好了。希望没事。”柯皓哲应道。

    他回头,看到门外,沈轩正带着大队人马离开。

    今晚的事情,是言家引起的不假,可是如果没有沈轩一定要夺走沈氏话事权人的位置,也不会有这场祸事。

    大家心头对沈轩,都有怨气。

    可是今晚沈凉墨的腿伤爆发 得很突然,若非有沈轩从旁相助,不光是沈凉墨,连带凤卿也会遭遇不测。

    所以大家心头权衡了一下,并未上前去找沈轩的麻烦,眼睁睁看着他带着大批人离开。

    柯皓哲派去找刘亚兰的人也回来了,柯皓哲见他们无功而返,挑眉说道:“人呢?”

    “哲少……”下属上前一步,在柯皓哲的近旁,说道,“刘亚兰她……她晚上的时候遭遇车祸,已经离世了……”

    “啊?”柯皓哲不由站起来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薇的车不是已经将她送回家了吗?这么多人亲眼所见,她怎么会出事?”

    “夏家的人都说,并没有看到刘亚兰回家。夏家派人出来寻找,就看到刘亚兰倒在了血泊里。虽然没有看到刘亚兰归家,可是却是很多人看到过她上少奶奶的车,所以……”

    柯皓哲拧眉:“夏家的人想把这件事情赖在苏薇的头上吗?”

    “不是赖,是有人亲眼目睹苏薇坐的车撞了刘亚兰,才调头往医院的方向开的……”下属小心翼翼地汇报道。

    “混账!”柯皓哲十分生气,“夏家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明明是刘亚兰将飞燕草花带入车里,才让苏薇身遭不测。可是却将刘亚兰的死归在苏薇的头上,这背后,一定另有玄机。

    他说道:“马上查证各个街口的监控录像,查证目击者,查证所有刘亚兰接触过的人。”

    “是。”下属知道 柯皓哲做事,雷厉风行,马上应了他的话,出门去寻找。

    刘亚兰伤害了苏薇,便车祸离世,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也许这秘密,和陷害沈凉墨和沈轩的人,也有关系。

    柯皓哲马上就意识到最近多件事情都有关联。

    可是到底是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同沈凉墨一样,都暂时还了无头绪。

    言家是基本可以排除的了,言家做事最工于心计,善于算计的人是言西城。

    言西城的嫌疑早就排除了。

    何况言西城今晚突然遭遇不测,现在都还昏迷不醒,没办法做这样的安排。

    而言以莫自从答ying 不再管沈木和言蓉的事情后,果然没有食言,没有再踏足a城过。

    何况言以莫最想的是在生意上挑炸n 沈凉墨,现在沈凉墨手里的生意都没了,而沈凉墨的秘密生意外 人都不得而知,言以莫也是不可能的。

    至于言湘庭,虽然他的心好似石头做的一般,他整个人也很冷漠,无心无情,但是他一向不屑于做暗地里的事情。言湘庭为人,就算要算计别人,也不会刻意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要做便做,从来不畏人言。

    这问题,困扰着沈凉墨,也困扰着柯皓哲。

    沈木听到这件事情,也很惊讶,想不到刘亚兰竟然就死了。原本还以为能从刘亚兰身上获取一点线索的。

    言蓉上前看了看苏薇,问过医生和护士,知道 苏薇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回头来,便听到说言西城晕过去了,心头不由一急,但是毕竟这次祸事是言西城引起的,现在沈凉墨还在手术没有出手术室,她又不好多问什么。

    只好站在一旁,眼眸有点发红。

    沈木知道 她在想什么,虽然言西城那样对待她,可是那毕竟是兄妹之情,血脉连心的事情。

    他松开言蓉的手,轻声说:“你等我,我出去买点喝的。”

    言蓉点点头,坐在长椅上,一面为沈凉墨担心,一面为自己的二哥担心。

    眼前浮现着二哥的容颜,想要恨,却始终是担忧挂念。

    也不知道 坐了多久,感觉到身上披上了一件外套,言蓉才抬眸,看着沈木已经端着几杯热茶,分给了熬夜辛苦的柯皓哲和莫允夜,最后一杯给了她。

    他身上的外套也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接过热茶,捧在手心里,手上暖和了些,心里便也跟着暖了。

    沈木坐在她身旁,轻声说道:“我问过他们了,都说你二哥虽然昏迷过去了,但是医生说了,没有生命危险的。”

    言蓉抓着他的手:“那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沈木摇摇头,转念想了想,劝慰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相信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言蓉点点头,知道 他这样说,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安慰了。二哥来找沈家的麻烦,沈家的人都巴不得他出事才好。沈木的立场跟沈家相同,偏帮言西城已经是对她的爱才这样说的了。

    而且他身边跟着的人众多,哪里用得着他去买茶?

    他刚刚借口出去买茶,本来就是为了去找今晚跟着柯皓哲出任务的人,去帮她探听言西城的消息。

    言蓉不是笨女孩,他的苦心,她怎么会不懂?

    现在这样,她又怎么能够苛求还能获知二哥更多的消息?

    沈木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慰道:“总会好的。蓉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言蓉轻轻靠在沈木肩头,在他的怀抱里,寻找到窝心的温暖。

    一会儿,手术室的灯灭了,沈凉墨被推了出来。

    一整晚做了两个高难度的手术,还实时指挥一个,凤卿都累得快要虚脱了。

    他走出来,清秀的脸上带着累极的倦意,说道:“药效过后就会醒来了。”

    说完,他自己支撑不住,一下子倒了下去。

    沈木和莫允夜上前扶着他,喊道:“凤卿神医?凤卿神医?”

    凤卿眼眸都抬不起来:“给我个能睡的地儿。”

    大家听到沈凉墨没事,也知凤卿只是累了,没有其他的事,都不由失笑,马上去给凤卿安排住处。

    他是医生,喜好干净幽雅的地方,所以自然是不能让他在医院里勉强度过。

    安顿好凤卿之后,柯皓哲、莫允夜以及沈木却了无睡意,都在一旁等待着沈凉墨苏醒过来。

    凤卿医生曾经说过,沈凉墨这一次的手术之后,腿就没事了,以后也再无后患。

    大家都十分关切,哪里能去睡?何况隔壁病房还躺着苏薇,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大家所挂念的。

    倒是那个一直都躺着的夏思琪,大家都将她抛诸脑后了。

    她能醒来,就是早点给苏薇让出沈家少奶奶的位置。

    她要是不能醒来,不过只是一个符号一般的存在 ,再没什么实际 意义了。

    大家都是这样想的,所以将心思都花在了苏薇和沈凉墨的身上。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最早最先醒来的人,却并不是苏薇和沈凉墨。

    莫允夜和沈木守候着沈凉墨,柯皓哲守候着苏薇,言蓉则干脆睡在苏薇病房里的沙发上,贴身和苏薇在一起,只要苏薇醒来,大家都能够知道 。

    凌晨的风,比夜晚还多了几分凉意。

    轻轻浅浅的吹拂在玻璃上,将窗帘吹拂起来。屋子里的空气有点冷,不过因为开着空调,这样对流的风对病人是有好处的。

    星空中有几颗闪亮的星星,远远的一会儿躲进云层里,一会儿又发出熠熠的光芒。

    室内,满室的平静。

    苏薇和言蓉睡觉都清浅,只有均匀细微的呼吸声传来。

    其余的人都没有合眼,生怕会有什么意外 发生。

    如果说只是沈凉墨遇到麻烦,大家的担心还要稍微浅一点。

    但是苏薇今晚被人有预谋的伤害,而伤害她的刘亚兰还死去了,这一点让大家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所以谁都不敢在苏薇和沈凉墨还没有醒来的时候,便离开或者睡觉。

    整个医院里,守护的人也是无声无息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的工作着。

    直到天空中已经大亮,透过窗帘也能看到窗外的阳光时,大家的心才稍微地松了下来。

    沈木走到柯皓哲身边,说道:“哲少,你先去休息吧。你也奔波了一整夜,这里我来守着就成。”

    柯皓哲站起来,点点头说:“也好。”

    他想早点腾出手去查刘亚兰的事情。

    这件事情不查清楚,便又多了一件事情让他悬着心。

    他刚要举步,便听到医生急急地朝他跑过来说道:“哲少,哲少,夏小姐醒来了,请哲少过去看看。”

    因为莫允夜不能和女人说话,沈木身边有言蓉,所以夏思琪醒来,医生自然第一反应来找柯皓哲。

    柯皓哲一愣,夏思琪醒来了吗?

    没有想到,躺了这么久没有醒来,到这关键时刻却正好醒来了。

    柯皓哲举步便往夏思琪的病房走去。

    他刚大步朝夏思琪的病房走去,就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面色雪白,弱不禁风,还虚弱得很,走一步便要退两步的样子。

    身旁有两名护士小姐扶着她,才没有让她摔倒。

    柯皓哲见过她,知道 她就是夏思琪了,上前走到了夏思琪的面前。

    夏思琪直直地看着他说道:“我要见沈凉墨。”

    柯皓哲摇摇头说道:“夏小姐,你久病初愈,现在正是需要 好好休息的时候,先请回房休息吧。沈先生很快便会过来见你的。”

    夏思琪的脸上带着急切,恳求地说道:“求求你了,让我见见他,让我见见他,我很想见他。”

    柯皓哲正在沉吟,也在观察夏思琪是什么意思。夏思琪逃婚的事情,他只是听沈凉墨浅浅提过一次,那个时候他和莫允夜正在外面处理事务,没有来得及赶回来,所以并非很清楚内情。

    现在看这个样子,夏思琪对沈凉墨,竟然好似有深厚的感情一般。

    不过夏思琪醒来,迟早是要见沈凉墨的。

    他只好说道:“沈先生的腿做了手术,正在休养。请夏小姐跟我进他的病房吧。”

    夏思琪的眼眸里含着泪水,点头,移动着自己虚弱的身体,跟在柯皓哲的身后,缓缓地向沈凉墨的病房走去。

    两个护士小姐扶着夏思琪,不然以她这么久都没有活动的情况,根本站都不可能站起来。

    四个人一起进去,莫允夜见到柯皓哲身后跟着的夏思琪,也是明显的一愣。

    大家心头都挂念着苏薇和沈凉墨的情况,谁也没有想到过,夏思琪会最先醒来。

    莫允夜见夏思琪进来,站起来身来,将椅子让给了夏思琪。

    夏思琪坐在椅子里,看着躺在病上的沈凉墨,看着他俊朗的五官,和坚毅的脸庞,苍白的脸颊上,泪水不停地滑落下来。

    夏思琪伸手握住了沈凉墨的手,虚弱的手并无太多力气 ,拿了好几次,才将沈凉墨的手拿到自己的脸上,双手紧紧地捧着他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她就那样无声的哭泣着,无声的眼泪在她苍白至极,虚弱至极的脸上,顺着她的手指,又沾染在沈凉墨的手指上。

    那殷切的期盼,和那深情的模样,让两名护士小姐都不由大受感动,她们也见过夏思琪躺在病上的时候,沈凉墨来见她的时候的画面。

    不由为两人真挚的感情所深深打动。

    莫允夜和柯皓哲不由面面相觑,两人印象中,从未听沈凉墨提过感情的事情。至于沈凉墨和苏薇的感情,则是两人亲眼目睹,以沈凉墨的性格,也不可能在人前提起感情的话题。

    现在看到夏思琪的模样,很明显沈凉墨和她曾经,有过很深厚的感情,才做得出这种样子。

    两个人都不由有些担心,如果夏思琪和沈凉墨的感情是真的,那苏薇和沈凉墨之间,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都是死一般的沉寂。

    只有夏思琪,一直抱着沈凉墨的手不放,刚才本来没声的,现在也开始发出了声音。

    她的声音非常轻,像是喃喃自语一般,但是由于她久未说话,说出的话来的时候,声音还带着一些不自然的生涩,她低声说道:“你说过,你说过你一定会来找我的,你说过的,我一直在等你,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 吗?”

    柯皓哲和莫允夜更加不知道 该说什么了,一时之间,也弄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也看到彼此的意思:只能静观其变,反正老大马上就要醒来。醒来后,一切事情都自有分晓了。

    此刻已经是将近中午时分。

    阳光普照,将寒冷驱散。空气里带着暖调。

    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洒进病房的时候,苏薇感觉到眼前有丝丝明亮的光线,她猛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意识一归拢,马上摸到了自己的小腹,惊声道:“我的宝宝,我的宝宝呢?我的宝宝呢?”

    眼泪怔怔地滑落,手中终于摸到小腹还隆起,才稍微有一点点放心。

    身旁的言蓉和沈木快速走到她身边,坐在她的榻上,笑道:“苏薇,你终于醒来了。我正说要去给你拿营养粥呢。”

    “蓉蓉,蓉蓉,医生说我的宝宝没事吧?没事吧?”苏薇连忙抓着言蓉的手,连声问道。

    “苏薇,苏薇。”言蓉握着她的手,笑着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凤卿神医来过了,他给你做了手术,还给你用了他最好的药。他说你的身体一切都很好,宝宝也很健康,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句话,苏薇才终于真正 的放下心来,手摸在小腹上,感觉到宝宝动了一下,她脸上才展开笑容。

    言蓉笑着说道:“你该吃点东西了,就算你不饿,宝宝也饿了。”

    沈木亲自去端了营养粥过来,到苏薇的手上,苏薇这会儿想起昨夜经li 的一切,都还心有余悸。

    那个时候,她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她自己死去并不可怕,她也并不恐惧死亡,但是若是连带让两个宝宝为此而受到伤害,让谨言的病也因此而不治,她就算死了,也会遗憾终生。

    想起刘亚兰来,她不知道 刘亚兰是故意 还是无意,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问清楚。

    不过此刻却也不急着这样的事情,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宝宝的躁动,宝宝一定是饿了。

    她认真快速地将粥吃完,沈木和言蓉才笑着说道:“我去给你削个苹果。小侄儿饿了呢。”

    苏薇笑笑,突然想起什么,“凤卿神医回来了吗?”

    “是啊。幸好昨晚他在呢。你这样的情况,一般的医生真的没办法处理。要是伤到胎宝宝,真的就是一场灾难了。”言蓉笑道。

    “那沈先生呢?你们联系上他了吗?昨晚我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无法接通。”苏薇想起昨晚来,那段经li 好似已经隔了好久远好久远的时光,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的不真实,“昨晚你们的电话也不通……我当时好害怕 ,好害怕 。”

    她想起,最后是沈轩出现,带着她来了医院。

    可是她最希望出现在身边的人,还是沈凉墨。

    而她也担心着沈凉墨的安危。

    言蓉和沈木对视一眼说道:“苏薇,墨少他昨晚出去办事,腿又伤着了。”

    “啊?”苏薇一惊,就要站起来。

    言蓉赶忙扶着她:“你先别站起来,凤卿神医叮嘱过了,你肚子里怀着孩子,一定要好好的休养。要是再发生什么事情,纵然是他在,也没什么办法了。”

    苏薇听到对胎儿不好,心头焦急也没用,只好顺着言蓉的手,重新坐回上,躺了下去。

    她眸中已经略带晶莹:“那他怎么样了?”

    “就是凤卿神医上次说过的,上一次的手术并不能完全让他恢复。一年之后还要重新做一次,才能确保无虞。这一次就是凤卿神医说的第二次手术了。本来以为还需要 一段时间才需要 做手术,不过墨少的运动量比常人要大,又经常历险,所以他的腿比凤卿神医预计的提前出现问题了。幸好这次凤卿神医回来得及时,才没有酿成什么了不得的后果。”言蓉宽慰着苏薇的心,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 她。

    苏薇忙问道:“那现在呢?手术结果怎么样?他醒来没有?”

    “凤卿神医说了,只要药效过去后,墨少就能醒来了。所以不必担心。”言蓉笑着说道,将苹果切成小块,放到苏薇口里,笑着说,“你好好的养着身体,墨少醒来看到你好,保管比吃什么灵丹妙药还让他好得快。你不知道 昨夜看到你的样子,他都急死了。”

    苏薇赧然地笑了笑,听到沈凉墨没事,见沈木也是一脸轻松地站在一旁,才笑着将苹果吃了,轻松说道:“谢谢你,蓉蓉。”

    言蓉一边给她切苹果,一边笑着说道:“苏薇你待我像妹妹一样,我也将你当姐姐看。你平时照顾我的,还少了吗?现在我照顾你一下,你还客气起来了。”

    苏薇笑笑,问道:“对了,凤卿神医呢?”

    她记挂着赵正阳的事情,要是凤卿神医离开了,又不知道 何时才能帮赵正阳解决问题了呢。

    “回家睡觉去了,他累坏了。连做两个半手术,把他累得苦不堪言。”言蓉笑着解释。

    苏薇疑惑道:“那半个是什么手术?”

    “那半个……苏薇,你知道 吗,那半个是夏思琪的。她昨晚也是脑电波活动得特别剧烈,之前医生本来说不适合手术,因为担心淤血会压迫脑神经的。但是昨晚那种情况,却恰恰适合手术,所以凤卿给她做了一半……”

    “啊?那另外一半呢?”苏薇虽然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却也不希望她死了。苏薇跟她还没有这样的深仇大怨。

    “做到一半,墨少亲手将他抓出来,说让凤卿神医给你做手术。”言蓉虽然没有亲自见过沈凉墨抓人的一幕,不过听许多人说起了,心头不由好遗憾没有看到当时沈凉墨的英明神武。

    “那我姐姐没事吧?”苏薇问道。

    言蓉摇摇头,嘲讽道:“她能有什么事情啊,在病上躺了那么久也没见她有什么事情。我看哪,她这次醒来后,就该跟墨少离婚,赶快离开了。她不是不愿意嫁嘛,早点离婚早点好。就她那样的,还逃婚?还真以为墨少好稀罕她哪。”

    苏薇笑了笑,内心深处,当初姐姐逃婚,她也认为,姐姐和沈凉墨两人是没什么感情的。

    不然何至于姐姐要陷害她嫁入沈家?

    她后来回忆起的时候,清晰地记得,是当初喝了姐姐夏思琪给的那杯酒,才晕倒的。然后醒来就是在沈凉墨的婚上。

    当时因为事情太过混乱,又传言夏思琪死了,她才没有特别怀疑夏思琪。

    后来夏思翰已经清楚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夏思琪就是不想嫁给她以为的已经失去男人功能、还有两个拖油瓶的沈凉墨。

    所以,她才会逃婚。

    虽然当时夏思翰转述的时候很委婉,但是这意思却是很明确的——夏思琪不喜欢沈凉墨,所以逃婚了。

    所以苏薇不怎么担心夏思琪醒来后的情况。

    她对言蓉说道:“我想现在过去见见沈先生。”

    言蓉看了一眼沈木,说道:“轻微走动没事吧?”

    沈木站过来,笑着说:“这几步路,走过去没事的。一会儿见到少爷,少爷见苏薇没事,大家心情好,身体自然没什么事情了。”

    言蓉自责地说道:“那我扶你起来。不管怎样,现在还是肚子里的小奶包重要 。谨言也还等着呢。以后真真千万不要出事了。你不知道 ,我们昨晚好担心。我在电话里听到的时候,眼泪都掉下来了。看到手机上有你好几个未接电话,我悔得肠子都青了。要是你要真的有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 该怎么办了。”

    “好好的又说这些。”沈木阻止道,笑说,“现在少爷的腿已经完全好了,苏薇也没事了,等到夏思琪醒来,和少爷把婚离了,就什么事情都好了。”

    “是啊是啊。”言蓉忍不住拍手说道,“我盼这一天,也不知道 盼了多久了。木头人,你说我们给苏薇送什么结婚礼物好呢?”

    沈木真的认真的想起来,苏薇噗嗤一笑,脸上浮现出红晕,说道:“我们先过去沈先生那边吧。”

    言蓉也忙说道:“是啊是啊,说着这个都忘记正事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墨少怎么样了。”

    这边,夏思琪还抱着沈凉墨的手,哭得眼泪止也止不住。

    柯皓哲和莫允夜也不知道 该说什么,只得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沈凉墨醒来。

    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沈凉墨的眼睫动了一下,想起苏薇来,想起她肚子里的孩子,手指微动,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双绵软的手握住,他不由睁开了双眼。

    柯皓哲松一口气,说道:“老大,你终于醒来了。”

    “苏薇呢?”沈凉墨马上问道。

    不等柯皓哲和莫允夜说话,夏思琪就哭着扑进了沈凉墨的怀抱里,嚎啕大哭起来:“你终于醒来了!你终于醒来了!”

    沈凉墨一惊,推开她,才发现 她是夏思琪。

    她的脸庞上全部是苍白的颜色,带着久未见阳光的病态。脸庞上带着无数的泪水,哭得难以自已。

    因为沈凉墨刚才推她的那一下,她柔弱得都快要摔倒了。

    沈凉墨见是她,伸手扶了她一把,扶住了她的肩膀。

    她哭得肝肠寸断:“你终于醒来了。我等了你好久,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说过要来找我的,可是你去哪里了呢?你已经忘记了,你答ying 过一定要找到我吗?你还记不得记得,苏黎世那件事情?我一直都在等你,我一直都在等着你!”

    沈凉墨心头一震,她原来真的是苏黎世的那个女孩子!那个曾经让他心动,一直都难以忘却的女孩子!

    他以前从未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任何女人,直到在苏黎世的小巷里遇上了她。

    爱上她,并不单单是因为她救了他。

    爱情在不期而遇来到的时候,不是因为利益,不是因为恩情,而只是刹那的悸动,是那一刻骗不了自己的心跳。

    像手指落在琴键上,因为看到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便漏了一个音符。

    却也因为看到那个身影出现的时候,让音符开出了灿烂的花朵。

    那种感觉,只有经li 过的人才懂。

    只要经li 过的人,就一定懂。

    她,是他曾经在苏黎世小巷里遇到过的女孩子!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