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257以爱之名,却让爱蒙羞
    赵管家直接朝苏薇冲了过去,沈凉墨一惊,将苏薇紧紧护住,护在怀里。

    但是赵管家却不是要上前伤害苏薇,他冲到苏薇面前,在她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说道:“少奶奶,少奶奶,老太爷生前就有令,让少爷娶了宁小姐,以成全当年宁家对于沈家的恩情。只是少爷现在有了你,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当这不忠不孝的人了,少奶奶,求你劝劝少爷,不要辜负了老太爷和老爷的一片心意……求求你,求求你少奶奶,不要让少爷做上对不起天地,下对不起祖宗的人……”

    苏薇脸色一白,却不知道 说什么好。

    她知,沈家是大家族,一向讲究祖宗律法,讲究大家族的规矩,如同俞家和言家一样的严格。

    但是她又怎么可能,去劝沈凉墨取了宁可儿?

    她更不可能,将沈凉墨让给宁可儿!不说沈凉墨对宁可儿根本没有感情,她现在和沈凉墨在一起,已经拥有第四个孩子了,这段感觉,如同血脉连筋,怎可能轻易割舍得下?

    沈老太太叹息一声说道:“老赵,你的忠诚,我们都知道 了。但是年轻孩子感情的事情,又岂是我们能管得了的?这次的事情,我看就这样算了吧。墨儿不能娶可儿,固然是有他的不对,但是他也有他的想法。你以后,切不可再做今日之事。我派人送你回老家,好好安生休养。你为沈家一生付出,也时候该歇歇了。来人!”

    “我……我今天无法完成老太爷遗志,我……我去死了算了!”没有想到赵管家固执异常,站起身来就要往一旁的石桌子上撞去。

    他这样一死,沈凉墨固然还会受到不忠不孝的评价,但是加诸在苏薇身上的骂名,可就更多了。

    苏薇现在取姐姐夏思琪而代之,成为了沈凉墨的枕边人,本来就担负着巨大的压力,要是再因为这种事情逼死了赵管家,苏薇身上被人诟病的地方,就更加的多了。

    就在赵管家要撞的时候,旁边沈凉墨的人早就上前,将他拦住,重新拖到沈凉墨面前。

    沈老太太见他固执非常,只有马上将他解决掉,才能不伤沈凉墨之心。说道:“来人,送赵管家离开。”

    “慢着!”沈凉墨忽然冷冷出声。

    大家都不免认真地看着沈凉墨,看他有何话说。

    沈凉墨大步走向赵管家,低头看着他,认真说道:“赵管家,赵叔叔。”

    赵管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提起幼时的称谓,脸上不知作何表情,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难以言说的感情。

    沈凉墨轻声道:“一直以为,我都敬你尊重你。直到昨天之前,我一直都对你带着深厚的感情,信任你,感激你。因为你是爷爷的下属,是父亲的兄弟,是我的长辈,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也曾经无数次操持着这个家,帮扶过我!但是……”

    沈凉墨的声音里,带着沉痛,正因为声音之轻,更显得沉痛之重。

    “我本来不想当众揭你短处,可是你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妄图用道德准绳来绑架我和苏薇,还居然想用死来将自己的意志加诸在我和苏薇的身上。”沈凉墨的声音渐渐低落起来。

    他身边的人手里,拿着种种东西,沈凉墨拿起一件已经稀烂的睡衣,那正是那天他撕烂的苏薇的睡衣,无法修补,苏薇便扔了。

    他举起来,说道:“你将苏薇的睡衣扔进未经受全部训练 的警犬里,企图让警犬脱离控制 ,袭击苏薇。但是你没有想到,苏薇和我在一起颇久,这些警犬就算有失训练 ,在苏薇面前也不敢直接攻击她!”

    他将睡衣放下,端起汤说道:“这汤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我特意嘱咐过你和厨房,苏薇孕吐严重,最不喜海参汤,你倒是专门做了海参汤给苏薇。”

    “还有……”他将身旁那些蛇抓起来,再次扔在赵管家的身上,“倘若被无毒的蛇咬也罢了,可是万一被毒蛇咬伤,苏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命在旦夕之间。我让人查到a城有人大量买了蛇之后,才敢联想到是你——我亲爱的赵叔叔。未免打草惊蛇,我从昨天开始就在秘密查证这批蛇的去向。没有想到,你居然不顾其他人的安危,将蛇放在了整个大院里,不顾老太太、我还有其他人的安危……你倒是真正 的对得起老太爷和老爷啊,对得起我爷爷和父亲啊!”

    赵管家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地瘫在了地上。

    连沈老太太都惊个不住:“老赵,你……你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你真是,真是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亏我还想你一心为了沈家着想,不打算追究你所做之错事,你真是令我太失望!太失望了!”

    苏薇也想起,沈凉墨昨天走后,沈木和言蓉一直在她身边,没有离开半步,想来是沈凉墨事先安排好的了,知道 她害怕 ,就让他们陪着她。

    家里各处都用了药,医生也一直都在,原本还以为是为了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而沈凉墨则带着人,在各处搜捕这一群蛇。若不是因为不想苏薇再受到惊吓,兴师动众的,沈凉墨就安排人将苏薇接到另外的地方住了。

    当然,小奶包一直跟着柯皓哲。

    小奶包晚间能够到苏薇的房间里来,也一向都是柯皓哲陪同的。

    只是柯皓哲不会进苏薇的房间而已。而沈老太太,也是两天都被沈凉墨的人安排出去游玩了。

    想到这里,才知道 ,这一切都是沈凉墨早就安排好了的。

    赵管家不敢再辩,跪伏在地。

    沈凉墨再次狠狠地将一条蛇甩在他的身上,说道:“你真的是对得起沈家!再次将毒蛇放入沈家!你这样,已经完全够得上刑事处罚了!”

    “再次?”沈老太太和苏薇同时一惊。

    其他有人正上前来汇报,说道:“蛇的数量和赵管家当时购买的已经一致,因为抓捕及时,所以并无漏网之余。贩卖毒蛇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范畴,贩卖毒蛇的那几个人也被抓了。上次卖毒蛇给赵管家的人,已经登记在案,正在抓捕。”

    沈凉墨点点头。

    沈老太太着急地问道:“再次?就是说上次,上次苏薇被咬的那次,那条毒蛇也是赵管家做的好事?”

    “是的。”沈凉墨的声音已经归于平淡,再也不负刚才的沉痛,他说道,“上一次,他将毒蛇放入园中,就是为了毒害苏薇。当然,如果小奶包被伤害,也正合他意。”

    “这这这……小奶包是我们沈家第四代血脉,是我们全家人的宝贝,赵管家你是疯了吗?”沈老太太气得话都说不全了,“你口口声声沈家的列祖列宗,墨儿从来也带你不薄,你也一直尽心尽li ,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你……你怎么敢伤害我的两个重孙儿!”

    沈凉墨应道:“他唆使女仆小梅和苏薇树敌,小梅本就是没有脑筋的人,听从他的唆使,将毒蛇放入园中,咬上了苏薇。但是小奶包平时本来就养蛇,对付蛇有一定的技巧,所以反倒没有被毒蛇咬到。事后,他挑拨说小梅想要逃走,划伤了动脉。实际 是他亲手将小梅杀害。”

    沈凉墨停顿了一下,周围的空气都凝滞了。

    大家都不敢想象,赵管家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他真的如他所说,一切都是为了对得起沈家的祖宗,对得起死去的老太爷,又怎可能做出伤害沈家血脉的事情?连两个已经四岁多的小奶包都不放过?

    赵管家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悲凉:“少爷,我本来以为这些事情,还可以多瞒你一阵子,可是没有想到,我学了这么多反侦查的技巧,却也只躲过了你一时。”

    沈凉墨摇摇头:“不,不是你的反侦查知识蒙蔽了我。而是我的信任……蒙蔽了我。”

    是的,这个世界上,一切的外部事物能够蒙蔽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唯有人心,是最复杂最难猜透的东西。

    沈凉墨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兢兢业业,在沈氏集团为难时机还尽心尽li 帮助 过自己的老人,会背叛自己。

    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这件事情上背叛自己。

    因为原来沈凉墨一直以为,赵管家和苏薇的事情,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沈凉墨提高了音量说道:“就是因为你,让我在第一次找到苏薇,检查她是否是小奶包的母亲的时候,错失了机会,误以为她和小奶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才导致她后来不断身陷险境。我竟然没有想到你,会偷偷在医院守着,就是不想让我查出小奶包的生身母亲!我真的没有想到,最后的真凶,竟然就是隐藏在我身边的你。”

    若不是这段时间,为了查母亲去世的事情,沈凉墨将从遇到苏薇时候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察觉到了蛛丝马迹,他马上顺藤摸瓜,重新查以往的事情,才将赵管家揪了出来。

    那一次,沈凉墨在医院里陪着谨言,沈木和苏薇一起去查血液,就在结果快要出来的时候,沈木突然接到管家的紧急电话,走出了检查室。

    而管家早就安排在检查室的医生,在电脑上更改了血液的结果情况,本来匹配两个字,被改成了不匹配。

    苏薇和小奶包之间,经li 过了后来的种种磨难,才终于相认。

    也导致苏薇中途受了诸多苦楚。

    而当时被赵管家买通的医生,在沈凉墨腿伤再次昏迷那段时间,医院发生的另外一场爆炸 事件中被炸死,导致沈凉墨后来查小梅之死和苏薇的血液结果的时候,一度陷入了被动之中,迟迟无法查到元凶。

    沈老太太更加震惊了,指着赵管家:“你……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谁派你来害沈家的?到底是谁?你说!”

    赵管家坐在地上,脸上早已经丧失了表情,苏薇沈凉墨去了苏格兰的两次,他都失去了伤害苏薇的机会,他原本将希望寄托在沈南生身上。

    沈南生是肯定不会赞同少爷娶苏薇的。

    但是第一次苏格兰之行回来后,少爷和苏薇的感情居然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他已经在筹谋要怎么对付苏薇,可是马上苏薇就第二次去了苏格兰。

    等到少爷和苏薇第二次从苏格兰回来之后,感情不止变得更加好,肚子里还有了另外两个小奶包。

    所以他慌里慌张,急于求进,加上沈凉墨梳理出了以往的事情,才轻易就查出了是他动的手脚。

    他神情呆滞地说道:“我不是什么人指派来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老太太和少爷。我这一辈子,反正要对少爷尽忠,对老爷老太爷和老太太尽忠,我问心无愧,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但是其他的人……”

    言下之意,不仅苏薇可以伤害,就算是两个小少爷,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沈凉墨淡淡道:“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跟着我爷爷,来沈家做事的吗?”

    赵管家的眼眸里一亮,像是想起了往事,但是马上又完全黯淡下来,一片死灰。

    沈凉墨继u 说道:“你除了对得起你自己,你谁也对不起。你曾经在宁家做事,宁家人丁凋零,你才跟了我爷爷做事。你在沈家,虽然无愧上一辈,却对两个小少爷的生命弃之不顾,严重失职,是为对老太爷的不忠不孝;你在宁家,不帮死去的宁老太爷照顾宁可儿,是为不仁不义;你在宁家,居然和宁家儿媳私通,生了宁可儿……这简直就是你一切的罪恶之源!”

    “啊!”赵管家狂吼一声,自己最大的也是最后的秘密被击破,从沈凉墨口里说出来,他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晕倒了过去。

    沈老太太也震惊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可儿是赵管家当年在宁家办事的时候,和宁可儿的母亲生的,并不是宁家的人。赵管家本想亲自照顾宁可儿,但是这样会很容易让人发现 他是宁可儿的父亲的事实,让宁可儿不仅失去名声地位,也会失去我们沈家对她的照拂。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他不希望我和其他女人有孩子,他也不希望我喜欢上任何女人,这样,我才有可能属于宁可儿。他是父亲身边最心腹的人,父亲一直都视小奶包和我爱的女人为我的软肋,固然是因为他的成见,也不免是多年来,赵管家不断的言行影响。”沈凉墨声音低了低,“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我昨天带着宁可儿,重新确认了他们之间的血缘。”

    想到这个结果,沈凉墨的声音越发的低沉。

    沈老太太已经完全震惊了,没有想到宁可儿居然不是宁老太爷的后人。

    沈凉墨道:“虽然如此,但是可儿毕竟是秦朗的女友,她虽做过错事,将苏薇置身于险境,但是秦朗不在了,总该给她一个妥善的归处。我送她去了美国,已经安排,让她永远不能踏入s国境内一步。”

    宁可儿曾经安排人绑架苏薇,将苏薇带到西山,后来苏薇又被沈天豹的人绑架,这件事情要查证起来是很简单的。

    沈凉墨确定了是宁可儿做的,现在又确定了宁可儿的真实身份,就没有必要再将宁可儿留在身边了。

    赵管家在地上慢悠悠地醒转过来,听到沈凉墨对宁可儿的安排,忍不住老泪纵横,他一辈子没有结婚生育,其实为的就是这个和人私通生的女儿。

    谁也不能他不是用心良苦,谁也不敢否认他的拳拳父爱之心。

    但是将自己的爱建立在别人的痛楚之上,将自己的伟大置于阴暗的罪行之上,视别人的性命幸福如草芥,这样的爱是畸形猥琐的,是不值得为人称道的。

    如果他用对正确的方法,就算是和人私通生的孩子,他一样可以给她最深的父爱。

    但是现在他给出的感情,以爱之名,却让爱蒙羞。

    他从未想过伤害沈凉墨,却将沈凉墨的心寒透。

    赵管家用尽全身的力气 ,爬到沈凉墨的身边,老泪纵横:“少爷,我……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你开枪,一枪打死我吧。”

    沈老太太见他的样子,不忍心地也跟着掉下了眼泪。

    赵管家心肠悔痛,可是已经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了。如果他爱女儿,可以给女儿更多其它的爱,而不是一定要嫁给沈凉墨为妻。

    可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

    沈凉墨无动于衷,任凭他哭喊,都没有低头看他一眼。

    赵管家苦苦地哀求着,恳求着,就是换不来沈凉墨的半句话。

    他说道:“少爷,我……不配作为沈家的人,……你开枪打死我,我没有半句怨言。你说得很对,我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我死而无怨。我对不起少奶奶,也对不起你和小少爷……我……”

    他的头撞在地上,砰砰作响,很快便是头破血流。

    苏薇闭上眼眸,别过脸去。

    沈凉墨忽然出声说道:“赵华,你走吧。你以后,不再是沈家的管家,也不再是我沈凉墨的叔叔。”

    “少爷?”赵管家惊住,没有想到沈凉墨会放过他。

    “走吧。”沈凉墨再次低沉地说道,“在我没有后悔之前。”

    他也不知道 ,自己为何会放过赵管家,甚至不拿起法律的武器,为他的罪恶行径,寻求法律的最终解决。

    对于父亲他都从未心慈手软过,但是此刻,他是真的觉得累了。

    他二十几来的一生,都从来行走在光明之中,从来都信奉正义和道德。

    但是这阴暗的角落里的事情见得越多,心却就越软。

    有时候竟然不知道 如何,才能够惩罚这些犯了错误的人——不,不是说从法律的层面。而是一个人,除了用法律来准绳他的行为外,是否还有其他的标准,去衡量他的人性?

    沈凉墨死死地捏着眉心,本来赵管家对于苏薇和小奶包做的一切,都是罪不可恕的。

    可是真正 的他付出代价,也最多不过是死刑。

    这样的惩罚,是有意义的吗?

    眼看着赵管家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后花园,大家都目送着他佝偻而苍老的背影。

    他为沈家付出了一生,本该享受 荣誉,安度晚年,却为此,变得一无所有,再也得不到任何尊敬,只有唾弃。

    他的身影远远地走出去了,好似走了一生,才丈量完他从后花园到前院大门的所有的路。

    他并没有四处看,却好似时时处处都在回顾这个院子给过他的一切,和他给过这个院子的一切。

    沈老太太眼眸里含着热泪,竟然也不知道 说什么好。

    沈凉墨收回了目光,本来才得知赵管家伤害苏薇的意图的时候,他想直接将赵管家的手,伸进那条曾经咬伤过苏薇的蛇盒里,让他也尝尝那蚀骨裂心的滋味。

    可是他却最终没有这样做。

    沈凉墨收回目光,看向苏薇,见她的眼角处有星星点点的泪光。她的眼眸有些红肿,好似也沉浸在这难以言说的情绪之中,难以自拔。

    他抬手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轻声问道:“你会怪我吗,我竟然没有给他任何惩罚。”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