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254拿到总裁的睡裤
    当晚晚宴的时候,《若菲》杂志社所有的员工都盛装打扮,前来参加晚宴活动。

    晚宴非常热闹,出席的人有很多明显模特,这些人都是跟各大奢侈品品牌有合zuo 的,所以遇上这样的事情,都会热情地前来捧场。

    这次《若菲》能顺利渡过难关,依然是s国最具有实力的时尚杂志社,这些人当然免不了前来捧场一番。

    活动有专门的部门组织,并不需要 其他员工太过操心。

    包括苏薇,也不用做什么,只需要 维护她自己的客户就好。

    她的客户并不太多,不过都是像埃利斯女士这样的重要 人士,而这些重要 人士,来略略露面了一番后,就离开了。

    反倒让她成为全场最闲的人。

    她端着一杯白开水,坐在角落旁边,看着别人笑颜嫣然,她不由也露出了笑脸。

    一会儿,言蓉也过来了。

    言蓉跟沈木腻歪够了,想到到处逛逛。

    在这a城,言蓉这一点自由还是有的。以沈家的实力,就算言家来人也不怕。

    所以听说苏薇晚上有活动,言蓉就跑过来了。

    她打扮得很简洁,俏皮可爱,到了苏薇的身边,拉着苏薇的手有说有笑地聊起来。

    曹曼挽着自己的高富帅男朋友走到苏薇的身边,笑着说道:“苏薇,你老公没来啊?”

    “他今天没时间,所以可能过来不了。”苏薇淡淡地说道。

    “是吗?他忙什么呢?”曹曼笑问道。

    “工作上的事情。”苏薇点头说道。

    曹曼笑着将周围的同事叫过来,说道:“还没有跟大家介shao 呢,这位是我的男朋友,是城南船业的人。”

    “城南船业?哇,就是船王之家啊。船王之家在a城可是数得着的富豪啊,整个公司的福利待遇也超级棒的。曹曼,不知道 你男朋友在城南船业做什么呢?”有一个同事捧着脸,星星眼地问道。

    曹曼谦虚地说道:“他还没有正式做什么呢,他父亲说,等他现在分公司历练历练,再接受总公司的事务。”

    她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她男朋友的身份了,就是城南船业的少公子。

    言蓉这个时候反应过味儿来,感情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是在苏薇面前炫耀她的男朋友啊?

    一个船业公司的少公子有什么好炫耀的?光是大哥言以莫手里,就有好几家船业公司好吗?

    就这样,大哥还一辈子都觉得自己跟沈凉墨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一直想要跟沈凉墨挑炸n 呢、

    言蓉不由脸上带着笑容,乖巧地说道:“这位姐姐,那依你的意思,你男朋友还是城南船业的实习生咯?”

    曹曼的笑容凝在脸上,见言蓉面孔生得很,从来没见过,又是跟着苏薇来的,不由说道:“你懂什么。什么实习生以后可以接手总公司的业务,哼!”

    言蓉眨巴着大眼睛说道:“对哦,实习生确实很难接手总公司的业务,不过,私生子啊,董事长的男小蜜啊,还是有这个机会的。不知道 姐姐的男朋友是哪种呢?”

    “你这个女人,哪里来的,说话出言不逊?”曹曼恼道。

    言蓉笑米米地说道:“我就是这里来的啊,如果有说错,还请包涵啊。不过也要你自己说话清清楚楚嘛,云里雾里我们也猜不透你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苏薇,你就是任由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的吗?”

    大家其他的人都被言蓉说的话逗得乐不可支,一时竟然都忘记了去应曹曼的话。

    而苏薇温婉大方,言蓉俏皮可爱,大家都对她们心生好感,笑道:“曹曼,算了吧,不知者无罪。这个小女孩子看起来也不懂,你就别怪她了。”

    曹曼狠狠地瞪了苏薇和言蓉一眼,言蓉对着她吐了吐舌头。

    曹曼收回仇恨,换上笑脸:“今晚我男朋友请公司里的所有同事去吃宵夜,大家可一定要赏个脸。”

    “一定一定。”言蓉笑容可掬地说道。

    到了a城之后,她还没有好好享受 a城的美食呢。

    曹曼不好拒绝言蓉,可是心里恨透了言蓉,让她无法显摆自己有一个这样完美的高富帅男朋友。

    言蓉就是这样洒脱所谓的性子,对于刚才的小小恩怨也就一笑而过。

    曹曼可记恨在了心里。

    晚宴到差不多的时候,有一项抽奖活动。

    这是历年来晚宴的常规活动,奖品非常丰厚,什么都有,有当季的奢侈品衣服,名表名牌电脑,现金,美容卡,各式各样。

    凡是来参与宴会的嘉宾都可以抽取,而且中奖的概率非常高,几乎能达到百分之九十。

    曹曼拿着司仪的话筒,站在了舞台上,笑着说道:“各位先生女士们,历年都是这个抽奖活动,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大家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好啊。”大家都是爱热闹的,有这样的好玩儿事,怎么会不响应?

    顿时,台下闹哄哄的一片回应声。

    曹曼说道:“那我们就加点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在里面吧?这里有一些空白的纸牌,我们在纸牌上写上真心话大冒险的内容,混合在那些中奖内容的纸牌一起。大家来抽,抽中奖品的依然得到奖品,抽中真心话大冒险的,就要说出真心话,参加大冒险的内容。大冒险输了的,可要接受惩罚哦!”

    这个提议真的是太棒了,所有参与晚宴的人,谁不爱热闹?谁不喜欢玩闹?大家都纷纷赞成。

    杂志社方面,也希望能够继u 扩大名声,和在场的人也保持良好的合zuo 关系,所以对于曹曼的提议,也都觉得不错。

    就这样一致同意了,曹曼捏着一张纸牌说道:“真心话——你一生中睡过几个男人或者女人?”

    “哗”台下的人大笑起来,都在想谁这么倒霉抽中这张纸牌。

    曹曼拿出另外一张:“大冒险——不管用什么方法,拿到《若菲》总公司总裁,也就是沈氏集团总裁的底 裤!”

    “哇!”台下群情激动,都大呼过瘾。

    然后有人问道:“那没有完成大冒险的怎么惩罚啊?”

    大家都觉得这个大冒险,不管谁抽到,要完成的可能性都不大。

    谁都知道 沈氏集团的总裁既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谁敢指望去拿到他的底 裤啊?

    难道真的用偷的就能拿到吗?那也想得太简单了点,当沈家那么多随侍保镖是吃素的吗?

    曹曼笑着,比出了三根手指:“惩罚也很简单了,就是自罚三杯烈酒。”

    她这故意 是为了为难苏薇的,苏薇怀着孩子,要是玩这个游戏输了,要自罚三杯烈酒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曹曼又念了纸牌上其他的一些大冒险,大家无不大呼赞成赞成。

    不过很多大冒险都是真正 的大冒险,比如当众亲吻到埃利斯女士而她不动怒,比如拿到a城传奇人物左爷的私人照片等等。

    一个比一个刺激,一个比一个来得更加大胆。

    曹曼笑道:“至于这些大冒险的结果嘛,后天晚上大家依然在这里公布。要是没有完成的,就自罚三杯烈酒。”

    “好好好,好久没有玩儿这么好玩儿的游戏了!”底下的人大为赞同。

    曹曼将所有带有奖项、真心话和大冒险的纸牌都放进了箱子里,她笑道:“谁先来抽?要不请我们这次的功臣苏薇来抽吧。”

    大家都对这个没有异议,苏薇只好站起来,朝台上走去。她落落大方地朝大家笑笑,说道:“那我就先抽了。”

    但是曹曼却稍稍做了一个手脚,她将只有大冒险的纸牌放在了一个地方,苏薇的手伸进那个箱子里,不管怎么抽出来的纸牌,都只能是大冒险。

    大冒险的内容很大胆——至少在现场的人看来,都是绝对不可完成的任务。

    苏薇抽取了一张,她一看,脸上微微一红,曹曼对着话筒问道:“拿到什么了?是现金大奖,还是名牌手机啊?念给大家听听嘛。”

    台下的人也跟着起哄:“念来听听啊,念来听听啊!”

    苏薇只好念道:“大冒险——不管用什么方法,拿到《若菲》总公司总裁,也就是沈氏集团总裁的底 裤!”

    “哇!”大家都起哄,没有想到苏薇一上来就把最难的一个抽到了。

    曹曼这下子得意 了,不管怎样,她都整到苏薇了——苏薇拿到了,那说明什么?说明苏薇和总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要是苏薇没拿到,那就要自罚三杯烈酒!

    她笑着说道:“苏薇,你只有两天的时间哦!后天就要出结果了!加油加油!”

    沈凉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事情,可是心思却挂念着苏薇那边的进展。

    听到下属将现场的情况传回来,他摩挲着鼻尖,淡淡说道:“《若菲》以前在行业内,就非常出名,利润也十分丰厚,人人都想在里面分一杯羹。这一次经li 了这次大危机,大家都以为我会直接将《若菲》打包卖出去,不再经营这家公司。没有想到苏薇将《若菲》做出成绩后,大家又重新盯上了这个位置。”

    “总裁你是说曹曼这些人吗?”下属询问道。

    “整个《若菲》,从人事部经理,到下面的员工,都该大洗牌一次了。”沈凉墨淡淡应道。

    沈氏集团的事务,其实以往一直很少涉及时尚杂志这一块,是到沈凉墨的手里后,才创办的《若菲》。

    说起来,杨素青是个很心灵手巧的女人,她做饭、裁衣都有很自己的一套。

    所以她在离开沈家后,还能自己开餐馆,开成连锁的餐饮企业。

    沈轩的身上,也带着和她一样的气质,对于时尚、服装等非常在行。

    当然……沈凉墨其实也带有母亲的特性,所以接手沈氏集团后,他才会亲手创办了《若菲》,而且他也有叶与欢那样的至交好友。

    这个分公司,并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是沈凉墨并不太重视的一个小小的子公司。

    相反,他是投入了巨大心血的,也在无形之中,承载着他对母亲复杂而深刻的感情。

    所以他对《若菲》的发展,绝不像是别人想的那样,可有可无。

    现下《若菲》重新起来了,曹曼排挤苏薇是有原因的——主编的位置空缺,剩下的人之中只有曹曼工作的年限最久,而苏薇却又比她能干,只是工作的时限不长而已。

    沈凉墨沉吟了片刻,轻声道:“将《若菲》整个公司的股权,全部转到苏薇的名下。”

    “总裁,这……”下属无疑惊了一下。

    沈氏集团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却只有《若菲》是完完全全属于沈凉墨的产业,他要将这家公司全部给苏薇?

    “按照我的要求,马上去办。”沈凉墨淡淡说道。

    如果要将杂志社做好,无疑需要 更加有能力的人来做——他目前分身乏术,不可能为了杂志社的事情亲自出面。而苏薇,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哪怕她即将要生孩子,她也会在生孩子之前将这些事情妥善解决了——这一点,沈凉墨无疑对她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支持。

    整个沈氏集团,《若菲》才是他真正 的心血,只有将杂志社交到苏薇的手里,他也才真正 的放心。

    还有……居然让苏薇来偷拿总裁的底 裤?

    这些人也真的想得出——苏薇想要拿总裁的底 裤,简直比吃饭睡觉还要更容易。

    苏薇下台后,其他的人都不停地上去抽奖,有人抽到了真心话,有人抽到了大冒险,还有的人抽到了大奖。

    晚宴就这样开开心心地结束了。

    曹曼还不忘了上前来说道:“怎么样,苏薇,晚上我请客,一起吧?”

    “抱歉,我去不了,要回家了。”苏薇礼貌地拒绝了。

    言蓉也跟着说道:“我也不去了,你自便吧。”

    她刚才看出来了,曹曼是故意 为难苏薇的。言蓉虽然单纯,可是不笨,她才不想跟这样的人为伍了。

    要吃宵夜或者好吃的东西,有的是人带着她去啊。

    言蓉和苏薇转身就走,走出了几步,言蓉拍了拍脑袋:“不对,这个好干嘛让曹曼得去了?现在苏薇有身孕,不方便跟她争,不同她计较,但是我可以啊。”

    言蓉和苏薇回去,言蓉笑嘻嘻地看着《若菲》所有的员工说道:“我忽然想起了,我现在又有空的。说起晚上请客,我倒是知道 一家不错的旋转餐厅,要不我们上那边吧。”

    旋转餐厅可是非常贵的,而且没有预约哪里能进去?曹曼虽然想笼络人心,可是也根本不想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啊。

    曹曼讪讪地笑道:“那边不好预约吧?”

    言蓉指着她的男朋友:“你这船王家的少爷在这里呢,还怕预约不到?”

    高富帅男友只好笑道:“既然这样,那大家走吧。”

    “啊,吃旋转餐厅喽!吃旋转餐厅喽!”同事们都兴奋不已地说道。

    言蓉就是想狠狠宰他们一顿替苏薇出气。

    苏薇因为身体原因,先回去了,而言蓉则跟着她们一起去了。

    旋转餐厅的贵真的是名符其实的,言蓉一落座,便全部挑选好的东西点——不过这对她而言,这些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了,就是她平时吃的东西的标准。

    但是把曹曼和高富帅看得心头发痒,他们请客吃饭无非就是为了拉拢同事关系,为了方便自己以后在行事,巩固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但是一下子就要请这么贵的,还是十分心疼的。

    尤其是言蓉,点菜的时候,不用看菜单,张口就来,全部都是菜单上最贵的菜,酒也都是上好的红酒,好像是对这一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般。

    曹曼的整张脸都在变化着色彩,像打翻了调味瓶一样,红的红,绿的绿。

    叫了这些菜以后,等到菜全部上齐,言蓉笑着说道:“抱歉啊,我家里还有事情,就只能赏光在这里了,大家慢慢吃。下次我请大家吃饭。”

    说完,言蓉便拿起包包跑出去了。

    沈木已经到门口来接她了,听她说了这些事情,不由哈哈大笑道:“这个女人,听起来就不怀好意,居然想出了这样的方法来想给苏薇难堪?真的是想太多了。”

    “所以我才说跟着她一起来吃饭,专门点了小十万块钱的菜。但是就这么点钱,她的脸都绿了。”言蓉笑嘻嘻地说道,“但是……她不是说她的男朋友是什么船王老板的儿子吗?这么点钱也舍不得出?”

    沈木笑着说道:“有些人越有钱越抠。”

    言蓉点点头:“不管她了。反正不要我出钱。”

    就算要出钱也出得起,她身上现在还带着三哥给的金卡呢,她今天试了一下,是限额的金卡。三哥还真是舍得……

    她不由笑着说道:“还有更绝的呢,曹曼居然想出什么主意,让大家玩大冒险,有的人抽中了拿去拿左爷的私人照片,有的人抽中了要去亲吻埃利斯女士,苏薇偏偏好巧不巧,抽中了去拿墨少的底 裤。”

    “噗。”沈木刚刚喝了一口可乐,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亏这个叫曹曼的女人想得出。”

    “你说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想出这么损的招。”言蓉问道。

    沈木敲了敲她的脑袋:“不管别人的事情了,我们先去吃宵夜吧。”

    “好啊好啊。”言蓉赶忙点头,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而沈凉墨,接到苏薇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他接起来,听到对方是沈轩。

    沈轩在电话那头,声音十分冷静,但是沈凉墨知道 ,他的心里藏着愤nu 。

    “墨少,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早到了,我母亲的死,墨少难道还不能给我一个说法吗?”沈轩冷静地问道。

    沈凉墨确实没有查出杨素青的死因,这件事情十分蹊跷,他在苏格兰的时候,便一直在思索,到底会有谁要将杨素青置于死地。

    让杨素青死,除了让他和沈轩、左爷反目成仇之外,还会有谁可以达成什么目的?

    最开始,他一直怀疑是言家的人,但是他在苏格兰这段时间,将言家重新查了一遍,可以确定言家和这件事情毫无关联。

    其余的人……沈凉墨承认,自己这一生,树敌无数,但是这些敌人都还不至于来对付杨素青。

    没有丝毫头绪的事情,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

    沈轩和左爷都逼得十分紧,他低头看了一眼在怀抱里睡着了的苏薇,说道:“沈轩,这件事情,我确实还未查出……”

    “是还未查出,还是并不想查?”沈轩强行打断了沈凉墨。

    沈凉墨挑眉:“她也是我的母亲,我沈凉墨的为人,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之事来。”

    沈轩冷声道:“谁知道 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墨少,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如果你还未能找出母亲的死因……我们就走司法程序吧。虽然我知道 ,你精通法律,深谙规则,也认识很多律师。但是母亲的死,我必须要查个清楚明白。如果不是你做的,就让法律还你一个公道。如果是你做的,就让法律……还母亲一个公道!”

    说完,他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沈凉墨捏了捏眉心,十分疲累地放下了手机。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