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206嫁一个俞家的小姐给我
    沈谨言跟在哥哥的身后,笑问道:“野种骂的是谁呢?”

    “野种骂的就是你们俩!”俞琬婷不假思索地说道。

    引起一阵哄堂大笑。而且两个小奶包长得一模一样,说话的声音也一模一样,配合着整俞琬婷,你一言我一语,十分默契。大家不知不觉就站在了苏薇和小奶包的一方。

    苏薇本来听到俞琬婷那句话,十分生气,不过没有等到她亲自反驳,便被小奶包帮她打了脸。她不由只是好笑。

    听到这一阵大笑声,俞琬婷才惊觉,自己把自己给骂了。

    她又气又急,就要骂回去。

    俞华天的脸都气白了,怒喝道:“婉婷,像什么样子?还不快给我回去!”

    俞琬婷跺跺脚,刚要离开。苏珊娜小姐站出来,将那条仿制的项链放在俞琬婷手里,笑道:“俞大小姐错爱,我还真不敢再用这样的项链了。”

    她下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虽然这条不是真的,但是万一这项链有个什么损毁或者遗失,她倒要替俞琬婷背上不小的黑锅了。

    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小小的模特,可担待不起。

    俞琬婷收在手里,扔也不是,装回去也不是。

    她突然说道:“苏珊娜小姐,只要你肯帮我们俞家在马山先生面前美言几句,我包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苏薇那样的项链,你想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大家不由侧目,苏珊娜虽然被马山力捧,也确实是马山最近最为宠幸的女人。但是当着大众说这句话,对于靠脸和名声吃饭的艺人来说,那不是打脸吗?

    苏珊娜小姐当众脸色一变:“俞大小姐话里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俞大小姐尚且做不到的事情,我小小一个模特,又怎么能做到?”

    俞琬婷才深知自己说多错多,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

    而那边,程宁亲自将钻石送到苏薇身边,柯皓哲帮她戴上了。

    苏薇对程宁点点头:“谢谢你,程小姐。”

    程宁摇头:“不用客气。”

    她本身也是因为看在苏薇的东方面孔才帮她的,而且苏薇面容看上去就很单纯善良,跟俞琬婷等人完全不同。加上这两个小奶包聪明伶俐,程宁原本十分冷的性子,也不由会心一笑。

    俞琬婷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非常难看。

    不过台上的司仪此刻却替她解了围,一阵音乐之后,司仪朗声道:“感谢各位尊贵来宾的光临。今日,是俞氏集团的周年庆,也是俞家的另外一件喜事。俞家家主俞振声,一直以来还有另外一位千金流落在外,今日晚宴不仅是庆祝周年庆,也是为了庆祝二小姐苏薇的回归。”

    一束聚光灯打在苏薇的身上,她对大家挥手致意。

    她年轻貌美,娇羞动人,举止仪态落落大方,目光四周一览,便以极快的速度在众人身上全部扫了一圈。

    她并没有认真看某个人,但是每个人,都觉得她是专注地看着自己。

    这份优雅的仪态,是众多千金大小姐都不一定能够做到的。

    而她的脖子上,那副俞家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在闪耀着动人而尊贵的光芒,为她更增光彩。

    大家都知道 这幅项链,是俞家独有的,而且整个项链的吊坠,是一整块钻石雕饰的,光这一点,就非常难得。

    而这幅项链,俞家在公众场合展示过几次,俞家公认的继承人俞琬婷却从未戴过。

    但是苏薇首次亮相,便戴着这条项链,她在俞家的地位,可想而知并不是私生女这么简单。

    看来俞家的一切,都要变化了。

    聚光灯落在了距离苏薇不远处的俞华天身上。

    俞华天朝下压了压手心,全场顿时安静,他声若洪钟地说道:“苏薇是我的孙女儿,跟婉婷一样,都是我俞家的血脉和未来的希望。虽然她未在家里长大,但毫无疑问是这个家庭重要 的一份子,家族里的所有事务,苏薇都会学着参与。以后,还希望大家多多指教,也多多提点了。”

    这话一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听话听音,俞华天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苏薇的地位,就算不比俞琬婷高,也至少和俞琬婷是一样的了。

    聚光灯再次落在苏薇的身上,苏薇笑着说道:“家族事务,我还有许多不熟悉的地方。在座的各位,都算是师长。今日感谢大家来参加俞氏集团的周年庆,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大家海涵。”

    苏薇这一说话,以主人自居,就坐实了大家的猜测。

    果然,俞华天是想认真培养苏薇了。看来,俞琬婷是不行了。

    俞家家大业大,不管是谁主管,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以后要是谁娶了苏薇……几乎就是唾手可得整个俞家的财富。

    聚光灯又打向俞琬婷,俞琬婷脸色本就难看,此时不知为何,脸上像是打翻了五色油彩盘,红一块紫一块蓝一块非常难看。

    本来灯光打来,是要她说话的,可是她浑然不觉自己脸上难看,言不由衷地说道:“欢迎妹妹回归了。不管如何,以后我都会好好带着妹妹,尽好当姐姐的本分。也希望妹妹可以尊重长者……”

    说的话不伦不类的,加上脸上青中带紫,站在离她近的一个女孩子,见她的脸上颜色还在变化,像极了一张京剧的脸谱,不由压低声音提醒道:“俞大小姐,你的脸上……”

    “我的脸上怎么了?”俞琬婷一摸,然后拿下来看自己的手。

    她的手上也和脸上一样,变得非常的难看,一块块的颜色沾满了手臂,像是刚刚从颜料里拿出来。

    “啊啊!”她顿时尖叫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停地搓着手上的皮肤,仪态尽失。

    “我毁容了,我毁容了!”不管她怎么搓,上面的颜色都搓不下来。她惊声尖叫,发出巨大的声音。

    其他人看她的样子,也不由暗自心惊。

    这个时候,因为晚宴已经开场,灯光指向她。看向她的人,比刚才的时候多多了。

    几乎是全场都看着她,看着她丢尽了俞家的面子。

    俞华天一看,不由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来人,还不快把小姐带下去!”

    马上有人来要带走俞琬婷。

    灯光只停留在苏薇身上。

    苏薇微微一笑,说道:“大家觉得刚才的事情很神奇是吧,姐姐在众目睽睽之下,脸上什么都没有,突然之间变得好像是换了一张脸。其实是因为,今晚我们请了魔术表演为大家助兴,而姐姐刚才不惜自己先试验了一个我们s国的特有的魔术——变脸,权当抛砖引玉,一会儿我们便可以观赏到大师的技艺了。”

    大家顿时恍然大悟,想起刚才的境况,不由都一笑。俞家大小姐纡尊降贵来取悦客人,确实是很不错了。

    大家都不由笑起来,对苏薇的话信以为真。而且也是啊,谁也想不到俞琬婷居然会当众出丑。毕竟也是俞家大小姐呢。

    苏薇笑道:“今晚虽然是俞家的周年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感谢在场的各位来宾,感谢各位合zuo 商历年来的支持,和公司里,员工们的倾力付出。以及其他所有朋友,来捧场的一番心意。所以晚宴,其实是和想大家一同欢度。今夜大家不用讲究,好好畅享吧。”

    苏薇这一番话,挽回了俞琬婷的面子,其实也就是挽回了整个俞家的脸面。

    她和俞琬婷想的不同,俞琬婷随时想的都是要苏薇丢脸。

    而苏薇,想得更多。一个家庭的内部人员,着一个姓氏,关系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今日俞大小姐现场丢这么大的丑,别人拿去说的时候,口耳相传,街头巷尾的笑料,是整个俞家。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真要传开了,闹得不好听的可就不单单是俞琬婷了。

    她顾全大局的行为,俞华天全部都看在眼里,心头没有想过,苏薇居然能这样识大体,而不顾和俞琬婷的小恩怨。

    对她的赞赏,又多了几分。

    苏薇一席话,让全场的气氛全部活跃起来,顿时,整个晚宴现场,比刚才还要活络几分。

    俞琬婷为脸上的颜色的事情,根本不肯下去,还在闹。

    沈知书站过去看了看,说道:“大妈,我知道 你这个是怎么回事了。”

    俞琬婷如遇救星,收起了哭泣:“到底是怎么?快说快说!”

    “上次你不是被蛇咬伤了吗?给了你两瓶药,一瓶内服,一瓶外敷。红色瓶子是内服的,绿色是外敷的。你是遵守的这个吗?”沈知书问道。

    李婷这个时候也过来了,一听忙说道:“你这个小鬼,怎么不早说,我们把绿色的外敷,红色的内服了。”

    “我怎么没早说,我丢给你的时候,就是按照红色、绿色。是你们太急,用错了吧?”沈谨言在一旁帮腔。

    “那现在怎么办?解药在哪里?小鬼头,快点说!”李婷母女吼道。

    两个小奶包撇撇嘴:“这是凤卿神医的药,我们怎么知道 怎么解?你自己用错了,也怪不得别人。不过我看大妈这个样子,比以前的样子还要美一点呢。”

    两个小奶包对视一眼,其实俞琬婷这个鬼样子,哪里需要 凤卿下药。他们俩自己耳濡目染,就会了。当时给的两瓶药,只要俞琬婷吃了敷了,不管按照什么颜色什么顺序,都会有今天这个结果。哼,谁让她们母女那么过分,那样对待青阳叔叔,想将青阳叔叔的一切收归己有……

    而且这下,俞琬婷肯定要去找凤卿医生要药了。凤卿医生会搭理她们母女俩?

    到时候可有一场好戏看了。

    “你们……!简直是过分!你们肯定是故意 的!”俞琬婷气得上前来抓小奶包。

    这个时候,柯皓哲再也忍受不了,上前,一手一个,抓住小奶包一个放入怀抱里,一个扛在肩头上。

    小奶包开心地笑起来。

    而俞琬婷则没有抓到小奶包,收力不及,又是又气又恼的状态,向前滑到,摔了个狗啃泥,将牙齿都摔掉了一颗,满口是血,更是“好kan ”了。

    柯皓哲基于道义,不能出手打女人,可是这不出手,比出手还厉害。

    搞得俞琬婷又吃一个大亏。

    李婷赶快哭着上前去扶俞琬婷。

    俞华天真是受够了,语带严厉:“还不快把小姐和太太带回去!没我的命令,不许她们俩再出俞家大门半步!”

    李婷母女顿时呆住。

    其实她们本来也没有这么蠢到底,但是无奈遇到苏薇这样淡定从容,身边又围绕了一大堆各种保护她的人,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失势,一天就比一天更急,想到的主意就越是慌乱的。

    哪里像以前青阳在的时候,随时给她们压住大局,连老太爷都没有察觉到她们竟然是如此的愚蠢。

    马上有人上前,这一次,是非常强硬地来拉住李婷母女,将她们往外带走。

    “慢着!”一道阴郁的声音喝了一声。

    俞华天心里一个咯噔,往下一沉。该来的,始终要来吗?

    一个身形偏瘦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额发梳得很高,露出了大大的脑门。眼角斜斜上吊,看人的时候,眸光往下一棱,眼白比黑色的瞳仁还多,让人心中不知不觉就有些惧意。

    他斜跨着肩膀走了进来,用轻飘飘的声音说道:“俞大小姐,俞老太爷,好啊。”

    他伸出手来,礼貌地想握手。

    苏薇注意到,他的一双手,都只有前面三根手指,没有无名指和小拇指。

    这个人的一切,都透着一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味道。

    俞华天伸出手,和他握了握,道:“马先生今次大驾光临,真是俞家上下的满门幸事。”

    “是啊,我也觉得让你们蓬荜生辉了呢。”来人是马山,苏珊娜背后的金主。

    也是俞家的货船,两次出事的时候,所承运的货品的主人。

    俞华天沉下心来,说道:“马先生是贵客,今日招待不周的地方,请马先生担待。”

    “担待,担待,我很担待。只是老太爷欠我的货款,什么时候能赔给我呢?我老太爷几次闭门不见,我只好找上门了,哈哈。”马山吊梢眉,三白眼,说话的时候,轻飘飘的声音里却透着一股子狠劲。

    俞华天心底微微一凛,面上未动声色,笑道:“马先生说笑了。马先生的两批货物,确实是因为俞家的失职,导致未能顺利运送。我们也按照事先的条款,和行业内的规矩,将两批的损失,全部配给了马先生。还何来的欠的货款?”

    “全部赔?”马山拖着脚步走向俞华天,阴测测地笑着,眼里几乎只见眼白,不见瞳仁,“按照那个赔给我,管个鸟用。你知道 我失去了这两批的货物,就失掉了在整个行业的先机,失掉了抢占行业制霸行业的机会!失掉了这个机会,我就失掉了扩展分公司的机会,失掉了上市制霸全球的机会。这个损失,老太爷,你,该,怎,么,算,给,我?”

    马山说话和为人,都带着一股子的狠劲,而且非常阴的语调,让人起了一层鸡皮子疙瘩。

    柯皓哲轻声对苏薇道:“这是来找茬儿的。马山为人不要命不要脸,曾经在赌场懒赌,输出去四根手指,连命都差点没了。再厉害的人,也怕遇上这种子人。苏薇,我先安排人送小奶包去安全的地方,以免有变。”

    “好。”苏薇见柯皓哲说得郑重,也重重地点头。

    俞华天眸光一沉:“马先生这样说,我俞某人真是无话可说。放眼整个行业里,从来未见这样的规矩。”

    马山三白眼的目光一冷:“老太爷就是不肯赔了。”

    “今儿我丑化还真是说到前头了,要钱没有!随你找黑的白的,打官司也好,火拼也好,这名不正言不顺的钱,我、不、赔!”俞华天也动气了。

    马山不好惹,他知道 。马山是出了名的难缠,没脸没皮,而且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真闹大了,对俞家没什么好处。

    但是接这笔货的时候,俞华天还是抱有了侥幸心理,当初言家不接马山的货,他是存了一口气,接下来的。

    说起来不是为了挣这一笔运送的钱,心中更多的是和言家置气。

    没有想到,真的就惹出了麻烦来。

    心中现在回想起来,言西城从一开始便是料到了这一招棋啊。

    言西城存心想让俞家摊上这个祸事,俞华天细细一想,海面上货物被烧,偏偏烧了马山的货,也基本可以确定是言西城干的了。

    不仅让沈凉墨和俞家结仇,还让马山出来当了一把刀。

    马山是个胡搅蛮缠的人,不要脸也不要命,一旦摊上,如跗骨之蛆,简直无法甩掉。

    言西城下得好棋啊。

    俞华天心里苦笑连连,真的是老了,被后辈都能算计了。言家三个后辈,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比一个厉害……他,不得不服。

    他转头看了一眼苏薇,好在,还有苏薇。还有苏薇和小奶包,他才不至于输得更惨。

    今晚苏薇可是给他长脸了。

    就是苏薇再怎么,也只是女流了。不过成大事者,宽厚之心为重,俞家有了苏薇和小奶包,日后的一切,又有谁说得清呢?

    “老太爷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您再说一遍呐?”马山一只中指掏着耳朵,对准俞华天说道。

    俞华天被迫收回心思,今晚这祸事不解决,苏薇也得被连累,何谈往后?

    他的声音缓和了一些:“马先生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对。如果能适当补偿马先生,挽救我们两家的关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改日约个时间,再细细商谈,不知道 马先生意下如何?”

    俞华天看了一眼马山身旁是苏珊娜,苏珊娜今日虽然被俞琬婷得罪了,但是俞华天却是一个可以攀附的。

    她权衡一下,上前去搀着马山的胳膊说道:“亲爱的,俞家家大业大,在苏格兰可是有很多产业的。要不我们各让一步,以后也好相见哪?”

    “呵呵。”马山的眉毛吊起来。苏珊娜一向都以讨好他为己任,这时候帮俞华天说话?

    他转身,双手六根手指,紧紧地勒住苏珊娜的脖子,牙齿咬得咯咯响:“呵呵,我都是不要命的人,你这是……要找死?”

    “我……不……”苏珊娜是模特,本就很高,却被马山勒住脖子整个提了起来,像是提了一只鸭子。她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不停地甩动着。

    和她一起来的过气模特和贵族小姐,吓到大喊大叫。

    顿时,刚刚缓和的气氛,和热闹无比的现场,所有的目光又被全部吸引过来了。

    马山顺手将只剩半口气的苏珊娜丢在了地上,转头冲向俞华天:“不用改天了,我没有那个耐心了。一句话,赔我俞家家产的一半,这件事情,便两清了。不然,别怪我纠缠不休!”

    “你!没有这样的规矩!”

    “那不如,嫁一个俞家的小姐给我,这样,我拿到俞家家产的一半,不仅就合规矩,也合情合理了。咱们的矛盾也化解开来,还能成为亲人。老太爷,不,爷爷,您看意下如何哎?”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