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194你属于广阔的天空
    青阳看向沈凉墨的目光里,带着信任和坚定。

    无比的信任,无比的坚定。

    见证过他对苏薇的种种,他以一个男人的本能相信,沈凉墨会好好的保护苏薇,对待苏薇。

    而相比于他自己,沈凉墨也更有这个能力和这种可能来保护苏薇。

    沈凉墨强da 到鲜少人能够匹敌。

    就如这一次和言西城的交战,青阳平时和言家兄弟的斗争,各擅胜场,互相不分高低,而沈凉墨,几乎没有和言西城正面交手,便已经抢占先机。

    沈凉墨比他想象的,更为厉害。

    沈凉墨明白青阳眼眸里的意思,也明白他对苏薇的感情,更倾向于是父兄一般的感情。

    不然青阳也不会那样真心对待小奶包,不会甘愿为他驱使,毫无怨言地去救出苏薇。

    如果有可能,沈凉墨相信,青阳宁愿一直保护苏薇,不将她的身世透露出来,以此来换取她的安宁。

    昨夜的情况太危急,言家和俞家迟早能够查到苏薇的身世,所以他才抢先一步告诉 苏薇,让苏薇早作准备 。

    青阳所走的每一步,无一不是为了苏薇着想,哪怕是苏薇怨他恨他,他也在所不惜。

    沈凉墨伸出大掌,到了青阳身边。他的一只手,正握着苏薇的左手,刚刚不满青阳一直握着苏薇的手,还是他从青阳的手里夺过来的。

    青阳此刻,正被苏薇用右手握住。

    沈凉墨的大手伸出之时,他高傲而清俊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将苏薇的右手带着,放在了沈凉墨的手心里。

    他本来伤重而失去神色的脸上,突然带上了希望之光,也带上了阳光一般灿烂的色彩。

    这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全心的信赖,这是男人之间的方式。

    男人之间永远都是这样,不需要 太多的语言,便可传达胜过语言的含义。

    苏薇忍不住低声道:“青阳……”

    “有沈凉墨在,不是吗?”青阳的声音突然又换回了他的狂傲和高于一切的自信,他认真看着苏薇,“苏薇,就算前方布满荆棘,也不用害怕 。荆棘会刮伤你的脚,却也会给你高飞的翅膀。你属于广阔的天空,属于无垠的大海,不要惧怕去寻找你的方向……”

    他用了很多年,想换来她的终身平静。但是他现在明白,她终究不是生于平静的。

    她的身世,她的命运,她的未来,都已经注定了是一段不凡的旅程。

    既然如此,还需要 她见证的,非常非常多。

    还需要 她去经li 的,也正在前方等待着她。

    她也许柔弱,可是会成长得坚强;她有过失去,但是会获得更多;人生的路,是她一步步走出来的,而不是他,或者其他救世主给予的。

    苏薇眼眸中泪光点点,像薄雾中的星辰一般,闪耀着光芒。

    她哽咽道:“嗯,我记住你的话了。”

    沈凉墨也淡淡地点了点头,似是全部懂了他,也似是对青阳和对苏薇的承诺。

    青阳说了很多话,突然之间停下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喘息。

    脸上的颜色也非常的难看,他似乎已经用光了刚才积蓄的力气 。

    他忽然说道:“我派人去告诉 俞振声了。整个俞家,只有他,是真正 念着你的,苏薇。”

    沈凉墨和苏薇俱是一愣,不过也都同时点了点头。

    苏薇的身份,经过俞振声来确认也好。

    昨晚来刺杀青阳的人,沈凉墨也确认了是俞琬婷的人,可想而知,俞琬婷其实已经知道 苏薇的真正 身份了。

    沈凉墨沉吟了一下,难怪会在s国的医院里抓到一批莫名其妙的人了,原来那些人是针对夏思琪而去的,并非是针对小奶包或者其他人。

    看来,这真是一个他完全没有想到的真相。

    他刚想问青阳,俞琬婷派去s国的人已经死了,是不是青阳做的手脚,以便不伤害到夏思琪,青阳脑袋一偏,已然是再度晕了过去。

    苏薇大急,忙说道:“凤卿医生呢?凤卿医生在哪里?”

    凤卿慢悠悠地出现在门口,双手插在裤兜里,英伦风十足的背带裤让他看上去更加的俊美帅气,十足的年轻美少年样子。

    他笑着说道:“没事了,就是太累了而已。他心神憔悴,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缘,让他多多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苏薇才放下心来,擦干了眼泪。

    她随着沈凉墨走了出来,忧心忡忡都写在脸上。双眸红红的,显然事实的真相让她的心里有很多愁苦,却又无法对人诉说。

    沈凉墨将她抱入怀里,微微屈指,替她勾掉了长睫上摇摇欲坠的泪滴。

    “不要担心。”他的声音沉稳而有力,带着强da 的保护色彩,“一切有我在。”

    苏薇又想哭,却强忍住了。

    青阳安排的人,快速地到了俞家。

    不过,这个人也并不知道 青阳还在世的消息,青阳的消息只是让他转述而已。

    他到了俞家,李婷和俞琬婷已经知道 青阳伤重不治的消息了。

    她们两人脸上有些悲切,可是心内却又很庆幸,她们现在知道 了真正 的私生女是谁,青阳死去,反倒是解除了她们的后顾之忧。

    短暂的伤痛过去后,便是兴奋了。

    只要知道 是苏薇,她们就有办法可以想。

    “李世平,快点说说,怎么处理夏苏薇的事情。”她们把希望寄托在李世平的身上。

    但是李世平怎么敢去撞沈凉墨的枪口?

    他却又不敢得罪李婷和俞琬婷母女,毕竟是刚刚攀附到这棵大树的。

    不管怎样,这次他也要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

    来报信的人进来,李婷母女对他没什么防备心,听他说是来见老爷的,挥挥手便让他进去了。

    李世平不由说道:“也不知那人是谁,来做什么的……让他去见老爷,情况大为不妙啊。”

    李婷母女警惕起来,说道:“那你还不赶快上去看看?”

    李世平忙起身,跟了上去。

    那人进了俞振声的房间。

    俞振声在一场枪战中伤到了头部,时而清醒,时而陷入混沌,所以已经卧床好几年了。

    他混沌的时候,便说要找自己的女儿。清醒的时候却越来越少。

    来人在他面前说了几句,他突然之间坐了起来,好似一刹那恢复了神智:“是吗?在哪里?在哪里?”

    因为长时间都说话很少,他突然说话,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粗噶难听。

    来人又低低地说了几句。

    俞振声突然之间,就恢复了体力和心神,翻身便要下床。

    李世平在外面听着,忙大步地下楼,往李婷和俞琬婷母女走去。

    李婷母女忙问道:“怎么样了?”

    “不行了……那个人不知道 是哪里来的,告诉 了老爷这件事情。”李世平摇头说道。

    “啊!”李婷母女真的是大惊失色,没有想到一个疏忽,他们坐在这里,都会让俞振声得知真相。

    她们俩本就蠢笨,有此疏忽简直是显而易见的一件事情。

    她们还骂道:“你坐在这里都没有阻止这件事情,白吃干饭的吗?养着你还不如养着一条狗,真是的!”

    李世平忍气吞声地受着。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喊了一声:“老爷!”

    李婷母女惊道:“老爷!爸!”

    回头一看,俞振声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二楼的楼梯口。

    他这几年一直卧病在床休养,因为体力和精神都不济的原因,有时候甚至陷入混沌之中,很少处理家族事务,更是没有下过床。

    此刻,他就那样站在楼梯间,神色之间颇为严肃,不过脸上显示着长久没有见过阳光的不健康的苍白。

    “爸。”俞琬婷忙跑上前去,扶着他的胳膊。

    这个家,毕竟俞振声曾经是梁柱,他健康的时候,更是和言家的言承瑞以及三个儿子能力不相上下的。

    现在他愿意醒来,愿意理事,让李婷母女如何不心惊?

    他应了一声,道:“你爷爷呢?”

    “爷爷他,他受伤了。那个沈凉墨烧了我们家的货船,爷爷去处理,他把爷爷打伤了,还削了我的一根手指。呜呜呜,爸爸,你要给我们做主啊。”俞琬婷哭泣道,一边观察着俞振声的反应。

    父亲伤重初醒,她居然全部说的是这些,连半点关切都没有,这心智和情商,也真的是够了……就算是凤卿那样情商低的人,也比她要强出几万倍。

    俞振声疼爱地摸摸她的头发,说道:“我马上有事情要处理,你和你母亲在家好好呆着。”

    他久未说过这么多话,突然说起,显得并不自在。

    “老爷你身体好些了吗?”李婷才想着应该关注的是丈夫的身体。

    俞振声受伤这些年来,一直处于混沌之中,医生说,能不能醒来全看他的个人意愿。

    他此刻能够醒来,就是为了苏薇。

    这些年来,他一人撑着这个家族,非常累,偏偏李婷和俞琬婷全是不省心的,弄出了很多事情,让他焦头烂额。

    他受伤这次的事情,也是俞琬婷惹出来的。俞琬婷出去惹的祸事,他去收拾,本来已经处理得妥妥帖帖,俞琬婷却又突然之间跑了出来,他为了护住女儿,才被打伤了头部。

    受伤后,医生说他醒不醒来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力和意愿。

    他便时睡时醒,只有睡着的时候,才能看到梦中女子的身影和她温柔的笑容。

    好似饮酒一般,也好似罂粟一般,她的身影和笑容就这样吸引着他,引他沉迷。

    这虚无,让他居然甘愿沉醉其间。

    所以他的意志力居然一直便沉睡在睡梦中。

    和李婷结婚,是出于家族的意愿,李婷这样的女人,完全无法匹配他的精神世界,而那个叫书云的女子,才是他真正 的所爱。

    甚至他不惜,将属于自己的巨额遗产,划出一半留给了那个女人的孩子。

    “老爷你去哪里啊?”李婷忙问道,脸上一笑便要落下一层粉来。

    她是算是和俞家门当户对的家庭里出来的,但是天生便是这样庸脂俗粉的样子,连小家碧玉尚且不如,还遑论大家闺秀了。

    不过李婷和俞振声结婚后,李家便失了势,破落得一无所有,她变得越来越患得患失,倒也是有原因的。

    俞振声说道:“家族内部的事情,等我回来吧。”

    说完,他便出去了。

    他的腿脚走路还有些不方便,却是大步的走了出去。

    李婷气得鼻子冒烟:“肯定是去找那个贱女人了。”

    俞琬婷焦急地说道:“那怎么办啊?到底要怎么办?爸爸那么喜欢那个臭女人和她的女儿,这下子把夏苏薇认回来,再也没有我们的好日子过了。早知道 ,早知道 ……”

    李婷狠狠地在女儿头上拍了一把,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毕竟这件事情,是她最最隐秘的秘密了,要是真的说出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谈何去挽回这件事情。

    俞琬婷被拍得心慌,嘟哝道:“本来就是嘛……要不是……”

    “住嘴!在母亲面前,不得如此放肆。你是想死了吗?”李婷怒喝道。

    这一次,才真的将俞琬婷镇住。

    李婷平稳了一下心绪,朝向李世平,说道:“现在老爷要去认回那个夏苏薇,老爷既然知道 这件事情了,我们怎么也是瞒不住的了。你有什么好办法,来消除这件事情的后果和不良影响?”

    李世平想了想,金丝眼镜框后边的眼睛转了几转:“我听说,老太爷也是在找夏苏薇?”

    “是啊,快别提了,老的老头子快疯了,老爷也快疯了。胳膊肘朝外拐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李婷叹息道。

    李世平笑着说道:“既然青阳这样爱着夏苏薇,也拼死地要保护她,为何他不带着夏苏薇来找老太爷,让老太爷为夏苏薇做主呢?”

    “对啊对啊。”俞琬婷也赞同起来,说道,“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我们错怪了青阳,其实夏苏薇不是真的俞家的血脉?唉,那昨晚我们派人去伤青阳,将他弄死了,是不是做得有点太过了?”

    李世平无语地笑笑,却不敢直接去揭穿俞琬婷的蠢笨,循循善诱道:“这倒并非是如此,我想,青阳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李婷被李世平启发,说道:“是啊,按理说,老太爷也想认回夏苏薇,青阳应该带着夏苏薇回来求恳老太爷的。老太爷在这个家里,还是有绝对话事权的。可是为什么青阳没有这样做呢?”

    “急死个人了,你们快点说为什么吧。”俞琬婷不耐烦地说道。

    李世平才说道:“依我看,老爷很喜欢夏苏薇,也很在乎夏苏薇没错。但是老爷当时卧病在床,在家里做不得主不说,连自己的身体也是个未知数。而老太爷是有绝对权威的,青阳不带夏苏薇回来,是因为老太爷……不见得喜欢夏苏薇。”

    俞琬婷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才不是呢。爷爷不知道 多喜欢夏苏薇,他好几次让青阳到处找她。我看哪,人人都不疼我,都只喜欢那个私生女……”

    “大小姐,不是这样。”李世平安慰道,“你想哪,老太爷是个旧派的老人,虽然在苏格兰住了多年,可是依然是个传统的人。他并不喜欢夏苏薇私生女的身份,你想一个女人愿意心甘情愿当小三,还生下了孩子,这在老太爷的心中,是多不堪的一件事情哪。他想要找回夏苏薇,只有一个原因,而青阳是最明白这个原因的人。”

    “是什么啊?”李婷和俞琬婷同时问道。

    李世平这人,头脑其实是很精明的,比起青阳来当然要差,但是青阳不在,他的能力真的充分得到了展现。而且相比青阳,他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他得意 地说道:“俞家一向人丁单薄,老爷这些年来也无心在男女子嗣的事情上,所以只有大小姐一人。老爷又卧病,老太爷怎能不急?要是认回一个夏苏薇,倒是可以给夏苏薇匹配一个人家,让俞家得到很多助力。这样,既成全了俞家的血脉,不让血脉流落在外,又可以帮俞家寻到一个帮手,还可以安了老爷的心,岂不是三全之策?”

    “啊?这样啊?”李婷深思了一下,深深地觉得是这个道理,“就是说老太爷并不是真心喜欢夏苏薇,只是一个计谋了?”

    “当然了。老太爷怎么会对那样出身的女子有什么好感?说出来这身份也是让俞家蒙羞。要不是为了整个家业大计,也为了大小姐的未来,相信老太爷是不会动这个念头的。”李世平分析得头头是道。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说,老太爷俞华天并不喜欢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觉得是家族的羞辱。

    但是到了这个地步,认回一个私生女对家族是有好处的,一旦认回,他便要亲自给她许配人家,得到男方的助力。

    这就是青阳,一力独自保护着苏薇,不让老太爷知道 苏薇下落的另一个重要 原因了。

    试问青阳那么在乎苏薇,怎么可能让她回来,当做家族利益联姻的工具呢?

    他是绝对不愿意看到苏薇陷入这种局面的。

    而现在他将真相说出来,一是担心自己再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二是沈凉墨和苏薇的感情趋于稳定,不需要 他再多担心,他才少了顾虑。

    他像是每个为人父亲,为人兄长的人一样,将苏薇的一切都考虑 周全了,这份苦心,真的没有人比他花费得更多了。

    李世平也真的是个精明的,俞老太爷这些心思隐藏得很深,谁也没有告诉 过,他能和青阳一样悟到,确实是个聪明人了。

    俞老太爷这种才是真正 的老狐狸,心思之深,计谋之沉,是几十年的积淀。

    年轻一辈的,不过是才成长到他们的膝盖边而已。

    他这样一分析,道理严谨,李婷和俞琬婷母女对视一眼,都觉得十分在理。

    她们异口同声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才好呢?”

    李世平说道:“老太爷不喜欢夏苏薇,只是为了利用她,不过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老爷喜欢夏苏薇,是真的想要寻回她……不如,我们先发制人,去告诉 老太爷,然后我们马上去大肆风光地将夏苏薇接回来,再请老太爷给她许个人家,这样一来,既讨得了老爷的欢心,又讨得了老太爷的欢心,将苏薇嫁出去后,这整个俞家,不还是大小姐一人的天下吗?做成了这样的事情,两位爷还不对大小姐多有偏疼?”

    李婷一听,觉得可行。

    俞琬婷虽然不情不愿的,可是事已至此,却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的榆木脑袋里,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也只能如此了。

    李婷和李世平又不断地叮嘱她,要收敛好自己的脾气,不能在明面上得罪了夏苏薇,一定要讨好爷爷和父亲。

    她嘟囔道:“万一沈凉墨不干呢?听说那个贱女人,可也去当了小三了。真是践人生贱种,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据我所知,夏苏薇是沈凉墨的小姨子,名不正言不顺。放心,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办好的。”李世平得到了施展拳脚的机会,好似名士遇君王,满腹筹措,深怕不能施展。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