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186只愿见她安好
    “因为他不是重要 的人,连我亦不关心他的动向。”没用的人,如同无用的棋子,多了只是妨碍,只能成为弃子。

    言西城的声音淡淡的,不同于沈凉墨,沈凉墨的淡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云淡风轻,而言西城的,则是无尽的冷漠和满不在乎。

    只要对他无用的人,他从不放在眼里。

    “你……”苏薇气急,她的情绪,却动摇不了言家二少半分。

    言西城淡漠地朝向青阳,望着他清俊的脸庞,他的脸庞上带着大团的血污,却遮不住他优雅的气质和神态。

    他抬眸看着苏薇,苏薇全身都是血迹,但是说话和动作来看,并未受什么伤。

    几乎是在看到苏薇安好的同时,他心头的一块巨石落了地。虽然这代价付出得,未免有点太大了。

    他的双手在铁链上死死地挣了挣,铁链发出极大的噪音,却无法挣脱分毫。

    他收起了看向苏薇的时候热切的眼神。

    言西城上前,淡淡说道:“青阳少爷,今日真是言家有失分寸,招待不周了。可是青阳少爷贵脚踏贱地,怎么不走正门,要钻后花园里的狗洞呢?也难怪家人们误将你当做小毛贼,不小心打断你几根肋骨了。”

    青阳冷嗤了一声,神态未变,说道:“言二少原来时常都准备 了大批的人马,来防备言家的小毛贼。看来最近的小毛贼也都猖狂了不少了。”

    言西城淡漠一笑,并不回应青阳的嘲讽:“青阳少爷擅闯言家私宅,这件事情青阳少爷打算怎么给我们家一个说法?”

    青阳扬眉道:“擅闯私宅,是我有错在先。言家想怎样处置,随你们便吧。”

    “我大哥曾经有言在先,如果俞家的人出现在言家私宅内,便格杀勿论。尤其是你青阳。”言西城挑高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青阳,“那么如今,青阳少爷是愿意接受这个论定了?”

    青阳不再说话,神色间带着高贵的倨傲。是他犯的错,犯错之前才预计了有怎样的后果。

    那么这后果不管什么时候来,怎样来,都让他来承担吧。

    只是……他低垂着头,没有看苏薇。他自己死不足惜,只是没有救到苏薇,留她在言家受苦,他不甘接受这样的结果。

    苏薇……他喃喃地吐出这两个字。

    言西城从下属手里接过匕首,反手格在青阳的脖颈上,锋利的匕首直接便没入一寸进入了皮肉里,“青阳少爷来言家,有何贵干?”

    终于是被问到这个问题了。

    青阳眼眸微微一敛,尽量不看苏薇。

    他不想给苏薇带去任何麻烦……如果有可能,当初也许可以直接跟沈凉墨商谈一下苏薇的问题,也许能解决这个危机。

    但是他一向心高气傲惯了,只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苏薇。

    而且当时,沈凉墨和苏薇的关系真真假假,也并不明朗化。即便是现在,沈凉墨的苏薇的感情问题,也没有在明面上被提及……

    青阳唇角上带着血,淡淡一笑:“想来探听一下竞争对手的秘密而已,想来言二少对此并不陌生吧?”

    “是吗?在言家三少宣布 了订婚,马上要和苏薇完婚的当夜,青阳少爷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前来,只为探听商业秘密?”言西城唇角上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言二少很奇怪吗?”青阳说着,脖颈上因为言西城匕首的再次深入,语调变了一变。

    眼看着言西城的匕首在青阳的脖颈上,不断地深入,血水滴滴答答地冒出来……

    苏薇的心也突然被揪紧,血液的味道在她的鼻尖弥漫,已经有些麻木的嗅觉忽然又变得灵敏,感受着这刺鼻的血腥味道。

    为何因为眼见青阳受伤,心底便会升出难过的情绪?

    她努力摇头,想要保持清醒……可是就在此刻,言西城的手腕忽然一转,他的匕首便脱离开了青阳的身体。

    而转瞬,他的身形便到了苏薇的面前。

    言西城的匕首以极快的速度,格在了苏薇的脖颈上。

    苏薇的肌肤柔嫩娇美,是男人所不能比拟的。

    几乎是轻轻一个触碰,便拉出了一条细长的血痕。

    青阳惊道:“言西城,你做什么?”

    他的惊讶反应在言西城的意料之中。言西城朗声说道:“青阳少爷,看来这个叫夏苏薇的女人,是个祸害。自从她到了言家,言家便一直都不平顺,处处坎坷。今晚还闹得言湘庭差点丧命……我看不如这样吧,在你死之前,我先杀死这个女人。”

    “不要!”青阳本能地阻止。

    已经顾不得,苏薇的身份不能由此暴露的危险。

    他死死地挣扎着铁链,却撼不动分毫,眸光落在苏薇的身上。

    苏薇的脸色苍白,上面带着大团的血污。她回视青阳的目光,不知道 他为何,会在关键时刻阻止言西城。

    星辉下,灯光下,青阳的脸庞看上去不甚分明,苏薇却在他眼里看到了关切。

    关切吗?苏薇难以置信摇头。

    这个男人早前的时候,表现出的敌对态度,并非如此。

    言西城淡漠笑道:“青阳少爷,好似你一直都很在乎这个女人的生死?”

    青阳敛起了眼睑。他有着很西式的长相,眉眼深邃,五官高蜓……此刻敛眸,脸上从容神态让人动容。

    言西城继u 说道:“上一次在言湘庭和沈凉墨的对决之中,你给了言湘庭一刀,帮沈凉墨从言家救出了夏苏薇。而在那之前,你甚至独闯言家的训练 营,将沈凉墨的两个孩子放走……青阳少爷,你和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薇也认真地看着青阳,也急切地想要知道 这些到底是因为什么。

    青阳忽然抬起眼眸来,笑了起来,笑声朗朗,好似并没有受伤。

    他笑:“沈凉墨和言湘庭喜欢的女人,我不可以喜欢吗?言二少这样的人,是不会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事情的吧?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个女人,我看上了……言二少,反正俞家和言家都是多年的竞争对手,我们之间互相争抢了许多东西,这一次,何妨再让我抢一回?”

    言西城冷笑:“就凭你,也能来抢言湘庭看上的女人?青阳少爷,不要忘记你是怎么在俞家上位的了!”

    他并不信青阳的话。话里带刺,手中的匕首朝苏薇,更加深地按了一下。

    “住手!”青阳怒喝道。

    “既然只是你喜欢的女人而已,就不要太过操心了。留着她在,岂不是让俞家大小姐质疑青阳少爷的真心?我便帮你解决掉这个麻烦吧。”问不出青阳的秘密,言西城手下一狠,匕首再次朝苏薇刺过去。

    他的动作非常之快,而青阳被绑缚,又怎能在关键时刻去救苏薇?

    可是青阳知道 ,就算说出了那个秘密,言西城也不可能放过苏薇的……他张大的眼眸里盛满了熊熊怒火。

    这怒火,却悲哀而无助地无法将言西城烧灼。

    就在这个时刻,忽然有人出手快如闪电,伸手挡了一下言西城。

    看似轻轻一拂,力道却是很大,一下子便把言西城的胳膊荡开了。匕首发出清脆的声音,落在了青石板上。

    一个风流倜傥的身形出现,打着领结,穿着背带裤,模样潇洒俊俏。

    “凤卿?”言西城低低出声。其实以凤卿的力道,根本无法挡住他刚才的匕首,是凤卿来的太过突然,打了言西城一个措手不及。

    言西城四周全部都是下属,居然被凤卿趁虚而入,事先谁都不知道 ,这才是让言西城心头所忌惮的。

    而苏薇也看到了凤卿,她的目光流转落在了他身上——不,这不是凤卿,确切地说应该是凤悠然。

    他们是同卵同生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连细微处都没有差了分毫。

    所以没有人分得出他们——也不是分不出,是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 这世界上,居然有一个凤卿,有一个凤悠然。并没有人想到这是两个不同的人,都以为只有一个“凤卿”。

    便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两个人。

    凤悠然这样的专业骗子,居然瞒天过海二十几年,瞒过了世人的目光。

    若不是沈凉墨这样的人在世,又有谁会察觉到他们是两兄弟呢?

    而苏薇也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是凤悠然。

    苏薇和凤卿的关系很好,走得一向很近,经过沈凉墨的提醒,她知道 他们的分别。

    虽然都是风流潇洒,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但是凤卿更为吊儿郎当,凤悠然则是更加稳重,当然,傲慢是印在他们骨子里的烙印,这点改变不了。

    所以苏薇知道 眼前这个男人,是凤悠然,而不是凤卿……

    凤悠然双手插在裤袋里,好似刚才挡言西城的胳膊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散漫开口,说道:“是我啊,怎么了,匆匆地把我叫过来,就是让我过来看你欺负女人的?”

    凤悠然面色平静,心头却微微一讶,当时他是有把握将苏薇重新送回沈家的,为何苏薇会被言家的人抓来了?

    要是苏薇有事,倒是和沈凉墨树敌了——虽然本来沈凉墨就一直想要抓他,他并不喜欢沈凉墨,但是无缘无故牵扯一个女人,倒也不是他的性子。

    所以他才会匆匆赶来,接下了言西城的那一下。

    言西城淡漠道:“言湘庭今晚运动得太过剧烈,晕过去了……我和你的协议,你有义务要保证他的健康。”

    “不做死就不会死,知道 自己要死还偏偏要作死,言三少也真是够了!”凤悠然摸了摸鼻尖,“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女人?”

    苏薇看了他一眼,她记得没错的话,就是凤悠然骗她去了港口,给了她一掌,她醒来的时候,便在陈处长的船里了。

    这会儿他是在关心她吗?

    如果真的关心,当时为何不让她好好回去,以至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好似读出了苏薇眼里的质疑,凤悠然笑道:“我记得没错的话,这是三少看重的女人,二少这样做的话,不太好吧?朋友妻不可欺,况且是兄弟妻了。”

    “这个女人差点偷偷跑出去,还带了不少的人来言家,对言家造成了威胁。想来三少知道 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再要她了。何妨我这个当家主的亲自动手,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言西城眼眸微微一冷,已然动了真正 的杀机。

    他不喜欢自己掌控的事务有变化,这个女人作为一颗棋子,屡次脱离棋盘,已经不是他所想要的了。要是再生变故,颇为不妙。

    他话音落,已经挥手,两旁下属马上上前来抓苏薇。

    与此同时,凤悠然的身形也一动,挡在了苏薇的身旁:“二少来真的?”

    言西城阴沉着眼眸不说话,偏头,示意下属马上抓住苏薇。

    源源不断的下属朝苏薇和凤悠然的方向涌过来。

    言西城更是亲自动手,掏出了枪。

    凤悠然将苏薇拉住挡在了身后,将她推了一把,推进了阴暗的角落里。

    而他朗朗身形站出来,朗声说道:“二少来真的,那今晚,这个女人我也护定了。二少要是不给我这个面子,哼哼……”

    他的声音极为秀雅好听,在暗夜里听上去十分的舒服。

    言西城冷声说道:“凤卿,快点让开!”

    凤悠然根本不听他的话,不进反退,他也不知道 为什么,今晚就是要护着苏薇。大约是同命人生出的本能的惺惺相惜吧。

    反正他也不怕,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还没有他凤悠然过不去的地方!

    “连凤卿一起抓住,今晚弄掉了凤卿和苏薇,你们提头来见!”言西城冷冷下令。

    所有的人都包围了上去,凤悠然是何等的身手,轮硬斗硬的功夫,他比不过沈凉墨和言湘庭、青阳,甚至连凤卿也大大不如。

    但是若论逃脱功夫,他简直是与生俱来的,只是三步两步看似随意地走着,言西城的人却一个个完全无法近他的身旁,被他耍弄得团团乱转。

    而在人影晃动之间,言西城心底突然一寒,总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他匆匆拨开人群,大步流星朝苏薇刚才站的地方而去,发现 阴暗的角落里,早已经没有了苏薇的身影。

    “靠!”言西城大骂道,他转身,回到青阳所在的地方,发现 铁链已经四散开来,看样子青阳根本是早有准备 ,只等他和他的人全部离开,便实施逃跑计划。

    “靠靠靠!”言西城暴躁不已,再也没有了一直以来运筹帷幄,淡然淡漠的模样。

    他怒喝道:“饭桶,还不赶快去找青阳和苏薇!”

    下属们还在全力和凤悠然“捉迷藏”,听到这一声,不由一惊,面面相觑。

    稍顿了片刻,才发现 苏薇和青阳都不见了。

    他们惊讶不已,赶忙四散开来,去找苏薇和青阳的踪迹。

    可是此刻,哪里又还有两人的身影?

    “秘道,秘道的方向!”言西城大骂道,一脚将一个下属踹了一个倒仰。

    他自己则大步朝秘道跑过去。

    那边早已经有下属汇报道:“家主,秘道的这头已经被封锁死了,根本没有办法再进去。”

    “废材,那一头呢?”言西城怒火冲天。

    下属很少看见淡定的家主发火的样子,都战战兢兢,说道:“那头被沈凉墨的人占据,还有海关和港口的官员都在,我们是无法在那头安排什么了。”

    “靠!”言西城再次骂道,今晚,他骂光了前半生都没有用上的粗词。淡然稳重的模样,换成了气急败坏。

    是,任谁在这短短的时间被狠狠地摆上了这么一道,都会如此气急败坏。

    他转身,朝刚才的地方走去,去找“凤卿”。凤悠然已经早就脚底抹油,不知道 溜到哪里去了。

    他一腔怒火憋得无法发泄,郁闷之极,内伤至极。

    就算是找到“凤卿”,他知道 自己也不可能对“凤卿”做什么。

    “凤卿”医术超群,对于言西城来说是极为有用的人。

    而且“凤卿”为人本身就狂放不羁,他才不管你做什么,他要管的事情,只管凭自己高兴。

    就好比刚才,明明不管他的事情,而且言西城也确定“凤卿”和苏薇没太多关系,他偏偏就要出手来干扰,言西城也无法奈他何。

    言西城真是郁闷无比……

    而在秘道内,青阳拉着苏薇的手,一路狂奔,朝那一头走去。

    青阳刻意让自己被捕,就是想让言西城放下警惕,放松其他地方的看守和守备力量。

    他在被言西城威胁的时候,他的下属则在一旁,伺机而动。

    言西城被今夜自己的全盘大胜冲昏了头脑,他先是用苏薇威胁言湘庭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抓住了青阳,志满意 得,所以真的就放松了警惕。

    本来青阳也不会有这么顺利的能带走苏薇,关键时刻又来了凤悠然这个搅局的,顺利的恰到好处的为青阳争取到了最最关键的时机。

    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趁乱带着苏薇,逃到了秘道里。

    在秘道那头等到的人,是沈凉墨……青阳在心中暗暗祈祷,沈凉墨,你一定要在那边接应。能不能救出苏薇,今晚真的就要看你的了……

    是青阳主动找的沈凉墨。当然,原因他没有明说……苏薇的身份,始终是他不能对任何人启齿的秘密。

    他只说,他愿意帮助 沈凉墨和苏薇,因为言家于他,是最大的敌手和竞争对手。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敌人的朋友便是敌人。

    男人的世界里,有时候利害关系就是这样简单而直白。

    沈凉墨答ying 了……言家三兄弟,每一个都是不好惹的主。

    在苏格兰,又是他们的主场。

    强龙不压地头蛇,既然青阳愿意帮忙,沈凉墨接受了他的提议。

    当然,青阳是否要在救出苏薇之后做文章,这是后话了。

    这期间的谋划,大多数是沈凉墨做的,他唯一的条件便是,和青阳合zuo ,青阳必须听他的。

    青阳也答ying 了,他知道 以沈凉墨的能力,以后会一辈子保护好苏薇……而那个秘密,如果他实在撑不住了的话,也会告诉 沈凉墨知晓。

    青阳带着苏薇在秘密通道里通行,他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只手撑着胸口断掉的肋骨的地方,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苏薇高一脚低一脚的跟着他,感觉到他的脚步有些放缓,苏薇忍不住问道:“喂,你还好吗?”

    本能地感觉到,青阳不会伤害她。也能感觉到,救她,是他的一片好意。

    所以虽然还会有防备,还是会忍不住关切。

    “我还好。”黑暗中,青阳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只要她安好,他的一切便好。

    他已经没有太多可以支撑的力气 了。

    眼前浮现出了她小时候的脸庞,小小的,有些黑黑瘦瘦的,一笑便是一口细细密密的小白牙,乖乖巧巧。

    她站在他面前,信赖地将小手放进彼时还不足以保护她的手掌里。

    他那个时候便是那样郑重地接过她的手,愿意守护和保护她一生。

    好像此刻,就算他死了也好,也愿意不遗余力的保护她,呵护她,护她周全。

    只愿见她安好,若她皱眉,他便以身代劳。

    他轻声:“苏薇?”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