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6章 之死
    苏薇大吃一惊,难道是小奶包的病情又复发了吗?

    小奶包刚才烧得非常厉害,经过凤卿和许之白的共同努力,才稳住情况,将体温降了下来。

    许之白刚才的那一声“紧急抢救”,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和凤卿转头就回去,直接冲进了小奶包的病房里,小奶包在病榻上,眼眸闭着,呼吸平稳均匀。

    苏薇大大地松一口气,凤卿打趣道:“有我在呢,你还这样紧张,摆明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了?”

    苏薇不好意思地笑笑,今日真的幸好有凤卿在,刚才给小奶包处理体温的时候,许之白都有点力有不逮。

    看得出,小奶包的情况真的是比以前要糟糕许多了。

    不过苏薇马上想起,许之白是正在给杨素青抽血液,那许之白刚才说“紧急抢救”是什么意思?

    凤卿也看出了她的疑虑,牵着她的手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出去了,见左爷和易沈轩守在一旁,杨素青被送进了病房里。

    苏薇紧张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易沈轩脸上也是担忧,摇摇头:“我妈突然昏过去了,医生还在紧急救治。暂时不知道 是什么原因。”

    苏薇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杨素青本来身上就还有枪伤,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抽取血液的时候,导致伤口出现了问题吧?

    她看看小奶包的病房,又看看杨素青现在正在抢救的房间,心头左右为难,满是担忧。

    正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惊得她心里突突的跳。

    她定定神接起来,沈凉墨的声音在那头传过来:“苏薇,你考虑 好了吗?”

    苏薇一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晚上在房间里等她”的事情。

    她真的很生气,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沈先生,你知道 吗,你母亲很爱你,为你愿意不惜做一切牺牲。而你呢,为什么总是放不下心结?她为小奶包抽取血液,不是为她自己想要在你那里获取谅解,也不是想要得到什么救赎。她不是!她和我一样,想法很简单,仅仅是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帮助 你,也帮助 小奶包!为什么你的脑子里,总是要将别人的好意认做无聊的想法?”

    隔着电话,她忘记了面对他时本能的害怕 ,语速又快又急,将自己内心里的想法完全说了出来。她的声音有点大,甚至吸引了左爷和易沈轩的注意力。

    “苏薇……”沈凉墨声音低沉地应着她,似是低声呢喃,却没有别的话。

    苏薇被他声音里的伤感情绪弄得莫名心软,口气也软了下来:“沈先生,请你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好吗?我……我是不会答ying 的!”

    “哪怕那是唯一只能够救小奶包的方法……”沈凉墨声音变淡,“你也不会考虑 吗?”

    苏薇苦笑连连:“那不是唯一的方法,甚至是最不科学的方法,时间成本我们都担不起。你我心知肚明,不是吗?……如果你是缺少一个人女人陪伴,有很多女人可以做到。而不仅仅是我,不是吗?”

    沈凉墨唇角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她是这样想他的?

    他不再多说,冷冷道:“想通了就来找我!”

    苏薇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心里浮现出一丝凉意,她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如果说之前破坏她的婚礼,硬要将她带回,是因为她是唯一可以救小奶包的人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有了杨素青的血液,根本不需要 她再做那样的事情。他为什么还是要逼迫她,做出违背意志的事情?

    但是她是不会受他胁迫的,不是吗?

    她首先是健全独立的人,然后才是小奶包的妈咪,不是任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奴仆。

    沈凉墨握着被挂断的电话,陷入了沉思里。

    他随口问道身旁的沈木:“小奶包怎么样了?”

    “已经退烧了,睡下了。医生正在给杨女士抽取血液……”沈木汇报道。

    沈凉墨终究是不放心,从一堆山也似的文件里抽出身来,“还是去医院吧。”

    总有什么,让他放心不下,无法坚决地放手不管。外人都只看到他的杀伐果敢,有谁看到他的犹豫徘徊?

    苏薇气得脸色发红,握着手机不停地喘息着。

    易沈轩迈步走到她身边:“没事吧,苏苏?”

    苏薇摇摇头,勉强笑了笑:“没事了。”

    易沈轩已经知道 她和沈凉墨在争论什么了,猜也猜得到,他心内很疼惜苏薇,明明过得那么艰难了,却还要坚定地守护着小奶包,也还要坚定地守着心内的最后一丝底线。

    她是个有原则的姑娘,这让她过得很辛苦,却也让她发散着让人动容的魅力。

    他低声道:“妈妈说过很多次,只要可以救小奶包,她无论牺牲什么都愿意。她也说过,不是因为想要为了我的幸福,将你留在我身边,而置大哥的幸福不顾。她说,你是个好姑娘,值得完整的家庭和爱情。她也说,大哥是个好男儿。如果你心中有愿望……便坚定地去实现,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被阻拦。”

    苏薇没有想到,杨素青会说这些。还记得马尔代夫的时候,为了阻止她和易沈轩成婚,杨素青甚至对她动过杀机。

    易沈轩轻声说:“苏苏,如果大哥是你所认定的幸福,就去吧。我和妈妈,都不会因为这次救了小奶包,就请求你做什么。我们只是希望你过得幸福,以后比以前更加幸福快乐。”

    苏薇眼眸有些湿润,重重地点头。但是她不会告诉 他,即便如此,她也不会选择沈凉墨。

    太过沉重的感情,她要不起。

    就在这个时候,抢救室里传来一些杂乱的声音,许之白大声喊:“抢救,抢救!”

    医护人员拿着血袋,小跑着跑进抢救室。抢救室里一片混乱,杨素青似乎已经不行了。许之白摘下口罩,难过地摇摇头。

    左爷和易沈轩脸色一变,跑上前去。

    但是手术台上的杨素青,脸色已经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最终,她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死白的灰色。

    “妈?妈?你怎么了?妈,你回答我?”易沈轩冲上前去,冲到了母亲的身体前。

    但是她再也无法应他一声,再也无法应儿子的呼喊。

    易沈轩摇晃着母亲的身体,声音从暗沉转为痛苦:“妈妈?妈?你醒醒!你听到我在说话了吗?”

    但是杨素青已经停止了呼吸,根本不可能给予他任何回答。

    他忽然直起腰来,分手抓住许之白的衣领:“你对我妈做什么了?你做什么了?我妈到底怎么了?”

    许之白无法喘息,艰难答道:“杨女士已经停止了呼吸……”

    易沈轩听到这一句,心头怒火满溢,一拳朝他挥去:“庸医!你做了什么?我妈妈好好的,为什么会死?为什么?”

    许之白被打倒在地,手术间里,所有的器材被打翻了一地。

    肖左立脸色铁青地站在一旁,伸手抓起了许之白:“什么病?为什么?”

    许之白口里吐出一口血来:“抽取适用的血液细胞,需要 打动员剂,杨女士……本身身体有隐疾……动员剂诱发了她的隐疾,抢救不过来了……”

    “怎么可能?”左爷怒吼,忽然拔枪,对准了许之白的脑袋,“到底……为什么?”

    许之白是小奶包的主治医生,不同于凤卿的全知全能,他的专长便是血液疾病,在这方面,甚至甚过凤卿。

    左爷这一拔枪,其他的人都惊了,苏薇更是惊呆。杨素青就这样突然死了,大家已经很震惊,现在突然闹成了这样,更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失去了生命?

    许之白脸上白一阵青一阵,显然,易沈轩刚才打的那一下,他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气来。

    在左爷的枪下,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整个气质,却是稳重的:“杨女士有很隐形的心肌梗塞,一般不会发病……但是很多药是她发病的诱因。比如这次采集血液干细胞需要 的动员剂……咳咳,事前我已经跟她谈过了,抽取这次血液有危险,她坚定地说一定要采集。”

    左爷抬手一枪射入许之白的胳膊:“这就是你的借口吗?”

    许之白痛得脸色扭曲:“墨少早就知道 她有病,不宜采集血液细胞。不然……不然这么多年墨少何苦苦苦找寻孩子的母亲?她自己想要冒险,甚至跪地苦苦求我,我已经违背我的医德做事了……咳咳,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吗?”

    左爷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狠狠地望着许之白,手指扣在扳机上,“你撒谎!”

    杨素青有病,为何连他和易沈轩都不知道 ?怎么可能?

    怎么会因为一次小小的手术,就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他的头脑里已经被烧灼得失去理智,拿着枪的手,似乎随时都要开枪,要通过射杀的方式,来减低内心里的痛苦。

    苏薇站在旁边,根本不知道 该如何劝解。

    凤卿幽幽地说道:“许医生说的是实情了……所以你们以为墨少为什么会阻止她去抽血呢?”

    易沈轩和左爷此刻根本听不进任何解释,易沈轩拔枪对准凤卿:“闭嘴!”

    凤卿脸上闪过狂傲的神色,淡淡说道:“随便你信不信!”

    “我不信!”易沈轩和左爷同时出口!

    换做其他人,也根本不会信。一个神医在,一个专业领域内最尖的医生在,顷刻之间杨素青便会失去生命,换做谁,谁也不肯相信。

    为什么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左爷和易沈轩已经癫狂。

    易沈轩看着手术台上母亲的遗体,心里被油煎一般,理智被烧灼得沸腾!

    左爷同样是如此,抓住许之白的手,狠狠用力。许之白被一枪击中的胳膊,汩汩地冒出血液来。

    场面胶着,苏薇为杨素青的死难过,却不想事情闹得更僵,大声劝道:“左爷,你放开许医生吧,许医生说得对不对,再找医生来验证就知道 了……动刀动枪,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左爷发红的目光转向苏薇:“这里没你的事情!今日素青死在谁手底下,谁就拿命来就是了!”

    他伸手扣动对准许之白的扳机……

    “放开许医生!”及时赶到的沈凉墨沉沉的声音传过来。

    左爷的手蓦然停住,转头看了一眼沈凉墨,又看了一眼苏薇,他将许之白扔倒在地上,大步走向沈凉墨。

    苏薇忙去扶许之白起来。

    他走到沈凉墨的轮椅前,低头死死地看着沈凉墨,目光中有悲痛、有怨恨、有失望,也有绝望,他忽然之前,放声大笑出来,声音里充满了悲怆。

    那夹着着诸多情绪的笑声,让人惊惧,也让人不寒而栗。

    “墨少,墨少,亏我一直还将你当做好男儿!”左爷忽然开口,声音低沉得如同泥土里冒出,“为了得到苏薇,你居然不惜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易沈轩大步走了过来,他的心思和左爷相同,怒道:“沈凉墨,你居然害死自己的亲生母亲!”

    苏薇一怔,看着他们的方向。

    左爷和易沈轩的心思惊人地一致:“因为苏薇自尊自爱,不愿意为了孩子和你在一起,也不愿意勉强自己给你生孩子,所以你残忍地害死自己的母亲,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地让苏薇留在你身边了吗?做梦,沈凉墨你做梦!”

    苏薇心底一颤……杨素青是沈凉墨害死的吗?

    居然只是为了这样的原因?

    她心头感觉到难以置信,不敢相信沈凉墨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易沈轩和左爷异口同声……他们都觉得,沈凉墨是想要更有把握地留下她,所以将唯一可以救小奶包的杨素青害死了?

    苏薇心头乱乱的,脑子里也全部是纷乱复杂的情绪。

    沈凉墨抬眸看向他们二人,心头有一丝震颤,杨素青死了吗?他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赶过来,却还是没有来得及吗?

    他一年前便派人查过杨素青的血液,也查出了她有隐形的心肌梗塞,便没有考虑 她,努力地寻找代孕妈咪。

    这一次,她得知血液匹配的真相后,坚定地要捐献血液干细胞,他已经警告过她,不要为此死在手术台上!

    为什么明明知道 ,她还是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明明知道 身体不行,却连左爷和易沈轩都没有告诉 ,就坚定不移地上了手术台?

    就这样死了吗?

    年幼时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他脑海里,永远都是她那个时候柔软又绝情的面容,她狠心地将他抛弃时候转身而去的背影……但是她,现在居然就这样死了!

    左爷和易沈轩狂怒而绝望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让沈凉墨觉得一丝虚无的不真实,他淡淡应道:“我想要留下苏薇,还用得着用这样低级的手段吗?”

    他冷漠的反应和回应,彻底激怒了左爷和易沈轩,两人愤nu 动手,但是沈凉墨身边跟着的沈木,又岂是那样好对付的?

    几乎在他们出手的时候,沈木便已经迎上去,堪堪帮沈凉墨挡住了他们汹涌的攻势。

    左爷和易沈轩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全都在气头上,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沈木只好且战且退。

    沈凉墨望着抢救室的方向……心内里,浮出一丝莫名的情绪。

    他低低叹息了一声,感觉到脚步声近了,他抬眸望去,看到苏薇俏丽的身影站在面前。

    “沈先生……”她依然是生疏而客套的叫法,“杨伯母为什么会死?真的如左爷和易沈轩所说,是你做的手脚吗?”

    苏薇此刻已经不知道 该信谁……

    她只想听他一个亲口的答案。

    她也不相信,杨素青会这样突然死去。

    她不相信沈凉墨会那么残忍,但是杨素青的死,总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沈凉墨淡淡地望向她:“你觉得呢?”

    他将问题丢还给了她,苏薇一愣:“我不知道 。这件事情,该有一个解决的方法。她在里面,你去看看她吧。”

    苏薇疲累地转身,先一步进了手术间。

    手术台上,杨素青的遗体静静地躺着,看上去无限的寂寥和落寞。

    苏薇站在她身边,想到她是为了小奶包而去世,心底闪过疼意。

    作为母亲和祖母,杨素青已经将该做的一切都做了,她对杨素青,也有深深的敬意。

    身后响起轮椅的声音,沈凉墨进来了,看着眼前静静躺着的母亲,他脸色很平静。

    许之白正在一旁,有人帮他包扎枪伤的伤口。

    沈凉墨的心思似乎毫没有放在杨素青身上,问道:“采集来的血液细胞,可以用吗?”

    他关怀小奶包,却对杨素青显得更加冷漠。

    许之白忙站起来:“墨少,杨女士的病发作得很突然,完全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所以采集到的血液细胞,不足够小少爷做手术……”

    沈凉墨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苏薇则是愕然,她本来不信沈凉墨是左爷和易沈轩刚才认定的那种人,但是此刻……

    沈凉墨再次淡淡地说道:“让医生解剖她的遗体,查看具体致命原因。”

    “是,我们马上就去做。”许之白说道。他也有很多疑惑,他当时答ying 杨素青采集血液干细胞,就是因为他有信心将杨素青的身体伤害控制 住,虽然会伤他的身体,但是绝对不至于就这样死了。

    但是杨素青居然死在他的手上……尸体解剖,才能为他和沈凉墨都洗刷掉这个冤枉。

    沈凉墨再次回转身,看向杨素青的遗体……他伸手,想要碰触一下她已经失去活力的手掌。

    “不许你碰我妈!”易沈轩正在和沈木打斗,却突然看到沈凉墨进了杨素青的手术室,马上冲了过来。

    他上前护住杨素青的遗体:“沈凉墨,不许你碰她!”

    “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沈凉墨抬眸看他,易沈轩已经被怒火烧得面容扭曲,凤眸里盛满了仇恨。

    “不是你,还会有谁?因为我妈活着,就可以救小奶包!我妈救了小奶包,你就有可能失去苏薇!我说的难道有错吗?”易沈轩痛苦地吼道,“是你害死了我妈!”

    相比较易沈轩的狂躁,沈凉墨更加平静,“我已经安排医生进行尸体解剖了。”

    “不要你安排的人来做!”易沈轩马上打断他,“我们自己会做!如果我妈的死跟你有关,沈凉墨,我会亲自将子弹送入你脑袋!”

    沈凉墨有些疲累,捏了捏眉心:“随你便。”

    易沈轩的怒火压也压不住。而外面,左爷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沈木诚恳说道:“左爷,我们少爷不是那样的人,相信你比我们更清楚。何况杨女士是他的亲生母亲……”

    左爷无力地笑,笑容悲怆:“我根本就不知道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根本就不知道 !”

    他努力站起来,沈木想要扶他,却被他一推而开。

    沈木单凭实力,是打不过左爷的,但是左爷心情激荡,内心痛苦,毕竟年纪大了,竟然在沈木手下败了下去。

    他缓缓地走向手术室,走出了沈木的视线。

    他看着杨素青的遗体,淡淡说道:“沈轩,带着你母亲,我们一起回家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