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1章 乖
    “该死的凤卿,接电话,接电话!”沈木恨声道,心头已经问候遍了凤家的列祖列宗以及所有亲朋好友。

    可是凤卿依然没有接电话,他年轻俊秀的脸庞上写满了对沈凉墨的不满,反正他为人行事,只凭心情,谁也奈何他不了半点。

    凤卿无聊地翻了翻夏思琪的眼睑,认真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了。不过,想要好转也不是一件难事,毕竟有我凤神医在呢。沈凉墨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非得不让我看他的腿伤……好啊,不看就不看,所以也别想我来看你的脑伤,敢气我?让我气死他,气死他!”

    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然后又按掉了挂断键,摆明了就是不想再管沈凉墨的事情。

    小孩子置气一般,他不仅不接电话,还干脆将手机关机,直接揣进了衣服口袋里。然后才大摇大摆地吹了个呼哨,脸上扬起了得意 的胜利笑容。

    沈木再次拨打,才发现 已经打不通了。

    凤卿到底是哪里了?是故意 不接电话,还是有别的事情?是因为少爷不在,所以他又无法无天到处胡来了吗?

    沈木发誓,下次遇到凤卿,绝对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他将电话打给其他人:“查查凤卿在哪里!”

    而国际雇佣兵取走了夏思琪的血液,早已经翻身出了医院的院墙。

    这次的任务,只是取走夏思琪的血液,他们完成得很顺利。而下一次,说不定就是需要 他们来刺杀夏思琪了……下一次,任务是艰巨而繁重的。

    可是已经等不到他们获取俞琬婷的下一次任务了,他们刚刚翻出院墙,身后便闪过凌厉的刀风。

    出手快准狠,似是有深仇大恨一般,一刀毙命其中一人。

    另外一个雇佣兵心头闪过一丝疑虑和一丝慌乱,他们的身手已经是尖的,却被人轻易击杀。可见对方的手段有多么了得。

    他们不知道 ,出刀的人正是青阳。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的刀速,能够快过青阳。哪怕的沈凉墨,在面对青阳的时候,也要考量一下他的速度。

    可是一击成功之后,拿着匕首的青阳却是体力不支,重重地靠在了墙上。

    雇佣兵眸中闪过一丝狠色,马上提刀而上,准备 结果了他。

    却没有想到,青阳并没有他外表表现的那样脆弱,反手便是一刀,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让雇佣兵招架无力。

    雇佣兵和青阳缠斗了几个回合,便陷入了下风,身上中了数刀,要不是青阳始终是后继无力,这个雇佣兵早就当场毙命了。

    青阳将他击倒在地,伸手从他怀里,掏出了夏思琪的血液样本。他迟疑了一下,是否要将这个雇佣兵也的性命也取了……如此,该怎样在俞琬婷身边交代?

    医院内部忽然之间警铃大作,发出巨大的报警声。雇佣兵争得这个时机,反手一刀,割破了青阳的手臂。青阳本就身负重伤,这一下,倒退不已。

    医院内部涌出大批人群,齐齐朝外而来。

    那个雇佣兵爬起来,脚步迟疑了一下,毕竟只是为财,不是卖命。他只是权衡了一秒钟,便将同伴的尸体扛在了肩膀上,借着夜色的掩映,匆匆地朝远处跑去。

    青阳眸色一凝,也迅速回避了沈家的所有人。

    若是沈凉墨或者柯皓哲在,断然不能让他们这样,将沈家的医院,当做公众场合,随来随去。

    幸而这一次,沈凉墨等人统统不在……青阳登上了直升机,过多的失血让他显得异常的疲累,力气 随着流失的血液在慢慢消散,消散。

    亲信下属再次将他的伤口简单包扎好,给他盖上了一层薄毯,遮住了他健美修长的四肢,和麦色的肌肤。

    他高大清瘦的身躯仰躺在座椅上,高傲的头颅平躺在座椅上,神色变得平静而安稳。

    微闭的眼眸里,有着温暖的光芒。

    直升机巨大的羽翼,扇出喧嚣的噪音,他的内心里,却是完全的平稳。

    亲信下属在他耳朵大声说道:“青阳少爷,有一件重要 事情要请你定夺!”

    “说!”青阳如慵懒的猎豹一般,懒懒伸长了四肢,声音里也满是慵懒,却带着自成一体的霸气。

    “青阳少爷,昨日和今日两天,市场上股价大幅波动,动态非常异常,已经引起多方关注。请青阳少爷定夺,公司内部的处理方案……”亲信下属递上了一系列的报表。

    青阳心头划过一丝异样,修长漂亮指尖接过报表,细细翻看了一遍。

    越看,他的眉色便越凝重,几乎是狠狠地拧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高傲又秀气的“川”字。

    亲信下属有些忐忑。青阳一向喜怒不行于色,他十分善于隐藏情绪,好似带了一张面具。

    可是此刻,他却露出了这样的神情。大家都觉得脖子上凉沁沁的,想到他快如闪电的匕首,心头都是各自一寒。

    忽然之间,他将报表递回给了亲信下属,发出了朗声的大笑。

    这笑声中,饱含了愉悦和满足,更是带了无数的得意 和自豪,让他笑得漂亮的肩膀都耸动起来。

    他修长的四肢,长长地伸展开来,然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眸,再也没有说话,唇角上却带了一丝笑容。

    亲信下属简直是如芒在背,不知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低头看了一眼那份报表:这两日,股价波动巨大,一些原本不为人所看好的股票,突然之间爆发 出巨大的潜力,价格如坐火箭一般高高升起。而另外一些势头良好的股票,却遭遇滑铁卢,跌得十分厉害,坠入低谷,导致股市翻盘,众多股民为此而倾家荡产。青阳手中所持的股份,偏偏就是其中价格跌得十分严重的那些。

    他们都满头冷汗,难道是青阳少爷这一次,因为股价大跌,身价受损,所以怒极反笑,无法控制 自己的情绪了?

    不然,又有什么事情惹得高傲如他,冷酷如他,出现现在这样失控的情绪?

    而青阳,已经闭眸,将眼眸中的得意 敛去。

    亲信下属所知有限,完全猜错了。青阳这次不仅没有跌得凄惨,反而获取了意想不到的丰厚利润。

    小奶包用他的电脑时,破译了他电脑之中密码,将他手中所持优良股票卖掉,还替他买回了几只垃圾股票,这一来一往之间,在昨日看来,完全是耗费掉了他数以亿记的资产。

    他为此还内伤了很久,将电脑收了回来,给小奶包换了新的。

    今日一整天,都无法管理账务上的事情,转眼之间,事情峰回路转,小奶包的动作,不仅让他避免了数以亿计的损失,还给他几倍赚了回来。

    这真让他有点好气又好笑。

    这点钱,他自然是不太放在心上的。但是小奶包这一次出手快准狠,简直是太超出他的认知了。

    到底是巧合还是小奶包故意 为之呢?

    如果是巧合,也未免巧合得太过了。要是真的是他故意 为之,拿他的资产来试手,那这个才四岁的小奶包,天赋到底是有多高?

    沈凉墨的强da 基因,在他身上体现得真是太可怕了。这到底是四岁的孩子,还是天生的商业奇才?

    青阳自顾自地摇头,不,不是,不光因为沈凉墨强da ,而是因为有苏薇。单单是沈凉墨的孩子,才不可能会有这样聪明呢。

    这样想着,他才慢慢进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而这一边,沈凉墨还在忍受巨大的痛楚。

    凤卿之前就说过,他的腿部如果不动手术将子弹拿出来,只会牵扯全身神经,越来越痛,痛楚的时间加长,间距隔短,痛楚加深。

    所以这一次,不顾医生劝诫,强要支撑着经li 过重重考验的沈凉墨,不仅双腿无法动弹,疼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苏薇拿着沈木送进来的酒,倒了半杯,想要扶他起来,让他喝了之后稍微缓一缓。

    可是就算是沈凉墨的腿还能动的时候,她也无法扶起他,他现在双腿失去知觉,更加无法搀扶起他来。

    他此刻几乎已经是失去神智,钝痛让他清醒的神经变得麻木。

    苏薇见刚刚才给他擦干了的汗水,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也顾不得去将病榻摇起来,对着瓶子,喝了一口红酒,凑到他的口边,慢慢哺食过去。

    莹润红唇碰到他凉薄的唇,酒液缓缓进入到他口中。

    原本只是想酒精给他一点安抚作用,却没有想到,才一碰到她的唇,他的大掌忽然伸出,托住了她细长脖颈,不是想要索取她口中酒液,而是主动索吻。

    不是第一次触碰她的唇,却每一次都如第一次一般,欲罢不能。

    “唔……”苏薇也没有想到,他已经痛成这样,还能有力气 将她制住。

    一番挣扎,她手中的酒瓶无力地跌落在一旁,红酒从瓶子里汩汩流出,满屋子里顿时全是四溢的酒香味道,氤氲在空气里,令人迷醉。

    他有力的双臂将她托举到病榻上,因为她的存在 ,他身体的疼痛居然得以缓解。

    刚才还入侵四肢百骸的疼痛,此刻就如海水一般,从身体里退潮,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空留下大片白色的沙滩。

    为何会如此,就算凤卿在这里,用他百年难得一见的天赋奇才,用上百万字来论证,也不会找到答案。

    苏薇的鼻尖和口腔里,慢慢地弥散开带有层次感的酒香味。先是淡淡的涩味,后来夹杂着丝丝酸涩,最后慢慢变得甜蜜。

    他的疼痛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在拥她入怀的时刻,奇迹般地停止下来。察觉到她的安静不动,他也平缓下来,不用再忍受巨大的疼痛吞噬,他拥着她,埋首在她的肩窝里,闻着她三千青丝上淡淡馨香气息,慢慢地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苏薇不知道 怎的,心口又软又疼,不知道 是为此刻他的全盘信任,还是为了他不再疼痛而产生的欣喜。

    他已经很累了,她大约也知道 ,这几日来,他经li 过常人难以想象的激烈战争,也在这运筹帷幄的背后,付出了难以比拟的心血。

    他是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未来,等待他的重担还有很多。他身上肩负的责任,让他无法停留下来好好休息。

    等到他睡熟,苏薇想从他身下抽出自己的身体。

    可是怎么可能。他那么高,身材高大,肌肉结实,意味着他的体重也是不轻。苏薇动了一下,才发觉是徒劳。怎么可能从他身边离开。

    何况他以一种极其霸道的方式霸占住她,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移动一点点。

    她用双拳轻轻推了推他,他并未醒,眼眸紧闭,显现出细长漂亮的眼睑线,让人可以想象他有一双怎样引人沦陷的眼眸。

    但是他动了一下,调整身姿,让出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给她,这样,两人就是以相拥的姿势,侧卧在病榻上了。

    虽然最好医院的最好病房,病榻也只是比普通病榻大一些,并不足够两人舒服躺卧。

    苏薇抬起一只腿,刚要下地,就被他强有力的双臂抓了回来,紧紧地将她重新抱回了怀里。

    他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丝因为困倦和睡意特有的慵懒,安抚道:“乖。”

    示意她不要再乱动,好好睡在他身边。

    一个“乖”字,也带着他特有的铿锵有力的味道。

    不知道 他是将她当做谁,脑子里又想起了谁,才说出了这个平时从未出口的字眼。

    苏薇无法离开,躺在他的臂弯里,因为这一个字,眼眸渐渐泛起一层水雾,变得朦胧起来。

    夜晚更深露重,将她的双眸也侵润湿了。

    他的呼吸声,均匀拍打在她的耳后,有些痒,带有他特有的阳刚气息。空气里有些凉意,却并不冷,因为他的肌肤滚烫,温暖从后背传导,让她几乎起了一层战栗。

    苏薇心情千回百转,柔肠百结。在窗外泛起鱼肚白,天空中有些蒙蒙的光亮之时,才终于闭上眼眸,浅浅地进入了睡眠。

    本来只想小睡一会儿,却因为太过疲累,不知不觉就进入了香甜睡眠。

    沈凉墨眼眸蓦然一睁,敏锐感觉顿时回归。神智清醒,感觉到怀抱里柔软的身躯时,顿时一愣。

    旋即想起昨夜时的一切。她伸出的柔软手掌,她莹润如果冻一般的唇。

    她柔声的话语。

    他坐起来,尽量没有吵到她。双腿失去了知觉,身体的疼痛却已经不再。

    他低头看着她秀气的眉眼,睡得很香很熟,呼吸浅浅淡淡的,几乎无法听闻。长睫平静地停留住,像是翩跹的蝴蝶,遇上心仪的花瓣,便停留了下来,在脸颊上,投下熹微的阴影。

    不是第一次这样看她。

    第一次和她共眠一晚时,他也这样看过她,然后唇角牵扯出了冷笑。

    她睡觉的样子,非常孩子气,唇瓣孩子式的嘟起来,让她和平日淡雅的样子看上去殊为不同。多了几分娇憨,让秀美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沈凉墨的唇角慢慢牵扯起来,露出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他的手指轻轻探出去,想要碰触她的薄唇。

    “叩叩”,病房的门被敲响了。他的手指倏尔收回,压低声音道:“进。”

    沈木和两个小奶包同时出现在门口。

    见到沈凉墨窄窄的病榻上居然有人,沈木的嘴巴形成了一个大写的“o”,几乎能塞下一个苹果。

    虽然苏薇是和衣而睡,身上还是那套不甚整洁的衣裙,沈凉墨还是下意识地将薄被拉扯高一些,将她遮挡在沈木的视线之外。

    沈木才“额”了一声,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可以随便去看少爷的女人。

    不过也不怪他,以前少爷从来没有过女人,连暧昧对象都没有,他还没有建立起如何对待少奶奶这种神奇的存在 。这需要 以后得好好适应一下了。

    “什么事情?”沈凉墨淡淡问道。

    两个小奶包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眼谁在爸比身边的妈咪,脸上都满怀期待,爸比和妈咪睡在一起,好似是在电视里看到过的情景呢。

    是不是意味着,爸比和妈咪以后再也不分开,一家四口会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呢?

    “爸比,我们过来看看你。你好些了吗?”小奶包收起了欢欣,在沈凉墨面前,变得神态恭谨而平稳。

    “没事了。”沈凉墨应声。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奶包。

    大的那一个,完完全全是他的样子,长相、行事、举止,连说话的神态和口气,都带有他的影子。而小的那个,眼眸弯弯似月牙,像及了苏薇。

    昨日他们身陷险境,他才知他们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也不是延续血脉的存在 ,而是那么那么贴近心里,让他安心的亲人。是属于他最亲近的亲人……

    现在他们安好地站在他面前,他又恢复了内敛和沉稳,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两个儿子的肩膀。

    他们在言家的事情,他已经听过下属的汇报了。两个孩子的表现,让他心里非常安慰。

    在饥饿的犬群里脱困,从仓库里自救,在苏薇为他们争取到机会的时候,马上掌握机会不给大人们添麻烦。他沈凉墨的儿子,就该是这样拿得起放得下的。

    只是很多细节,尤其是关于青阳的,两个小奶包守口如瓶,并没有跟大人们说。他们侧面在沈木那边问过消息了,知道 妈咪可以脱离险境,有青阳的一份功劳,心中对青阳的话更加深信不疑。

    既然青阳是友非敌,他们自热而然,就必须要应承对于他的承诺,不能食言。像个男子汉一样。

    他们在父亲的眼眸里,也看到了赞赏。两个小奶包对视一眼,觉得现在的父亲,变了好多好多。

    虽然他的话依然不多,他的深情也是冷峻淡漠,但是有什么感觉,完全变化了。

    沈知书充满信任地说道:“爸比,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你。”

    “嗯,过去说。”沈凉墨看了一眼熟睡的苏薇。她睡得香甜,她不知,她昨天的到来,给了他多少力量,让他自然而然便度过了昨夜最危险,也是最困难的时刻。虽然双腿依然没有知觉,但是疼痛已经不复存在 了。

    沈凉墨移动双腿,毫无知觉。

    他不想被小奶包看到他的狼狈,示意沈木过来。

    沈木常年照顾他,已经习惯了,弯腰扶他,感觉到他和平时不一样的重量,心中大惊:“少爷,你的腿……”

    “不要多事。”沈凉墨打断了他的话。

    沈木闭口,心中充满了悲怆的情绪。恨上天无眼,让少爷这样有能力的好人经受这样的伤痛折磨。少爷是他见过最有责任心的男人,那一次在苏黎世受伤,也是源于为了逮捕一个国际惯犯,才身陷囹圄,差点命丧黄泉。

    好不容易醒转过来,现在又让他遭受这样的待遇。

    心中又深深地痛恨凤卿,要是他昨夜接了电话,早点赶过来,也许事情就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沈木这样想着,便一直愣怔着。直到沈凉墨压低的声音带有了一丝不耐:“沈木!”

    他才惊醒过来,忙将沈凉墨扶进轮椅里坐好,推他到小奶包的方向,坐在窗前。

    苏薇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昨夜并未拉上的窗帘,此刻已经拉好,为她遮挡着太阳的刺眼光芒。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