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 母亲的坚强和脆弱
    柯皓哲脸上闪过一丝凝重:“苏薇,我没时间对你解释。但是你记住,我现在所有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老大的意思,是为了早点救出两位小少爷。后花园有一道门,这个时间段,不会有人经过。你到那边去等我。要是遇到人,你先躲一躲。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说完,便带着言蓉匆匆离开。此刻不是不顾及苏薇的安危,而是言家发生了种种事情,相信言以莫也不会来关注后花园里是否藏着一个人了。

    带着苏薇,比让苏薇藏身于此处,更加危险。

    苏薇知道 事关重大,点头,马上朝他说的方向跑,果然看到是有一道后门,此刻到处都没有人。

    苏薇灵巧地跑过去,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树木高大,枝叶郁郁葱葱,和花坛里的草木夹杂在一起,苏薇身材娇小,刚好躲在后面。

    她猜到小奶包的事情跟言家的人有关。心头对言蓉很抱歉,今天冲撞了那个看上去很了不起的女人,幸好是言蓉帮忙解围,现在却要让言蓉承担这样的事情。

    她脑子里想过种种可能性,可是却没有一种符合她的认知。她短短二十多年的人生,一向都是平稳的,安定的,从来没有经li 过这么多的情况。

    认识沈凉墨以来,她将所有的凶险和危急都尝遍了。

    她双手合十,祈求上天,小奶包千万不要出事才好,一定一定不能出事。她脑海里浮现出孩子乖巧的面容,耳边是他们软软糯糯的声音,她低声说道,知书和谨言,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而远处的沈凉墨和言以莫,正在对峙着,双方剑拔弩张,各不相让。

    空气里遍布火苗,似乎只要一点火星,就能引爆一场无以伦比的爆炸 。

    气氛一顿都非常紧张,若不是言以莫脸上的笑容很和善,也很单纯,让人看不出太多端倪,这气氛简直将人的心脏都要逼得跳了出来。

    但是言以莫的笑容,却绝不是什么好事。

    他单纯无辜笑容下恶魔的心脏,才是他的真实面容,才是他真正 的性格。

    不知情的人会被他的笑容迷惑,知只会因为他的纯美笑容而惊惧。

    “十分钟到了,墨少。”言以莫脸上好整以暇的笑容,大大地张扬开来,他笑着说,“墨少想要小公子的一个手指头。来人啊,给我带一根小公子的手指头上来。相信以墨少无与伦比的强da 能力,就算是我一块一块的将小公子送还给墨少,墨少也可以亲手将他们拼起来的!”

    言以莫脸上的神情纯美无辜,好似在说风花雪月一般的事情。

    沈木和沈凉墨的脸色都突地变了变。言以莫敢这样做,他们深信不疑。所以不能拿小奶包来冒险。

    小奶包居然在言以莫手里,是沈凉墨最初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如果是在言以莫手里,最近柯皓哲怎么可能查不出?

    为了亲手击毙死囚,最近沈家没有少花力气 研究言以莫。要是小奶包在言家,早就被沈凉墨的人发现 了。

    可是却一直都没有,一直都没有在言家观察到任何动静。

    沈凉墨在心底揣测,言以莫的话,到底有多少真实性?

    照片不是假的,确实是在训练 营里拍的,沈凉墨一眼便能看出。

    证明,小奶包确实有来过言家。

    照片上的光影、角度、阴影和身体落在地面上的影子……证明,那是接近黎明时分拍摄的。

    沈凉墨到达言家,刚好是太阳升起的时候。

    黎明时分小奶包还出现过在训练 营,距离现在不多时候,那便是……小奶包并没有远离,还在附近!

    沈凉墨的推测完全正确,小奶包昨夜深夜下楼去救水猎犬,到后来从训练 营里逃出来,到现在的时间,都和他的推测吻合。

    他迅速四周观望和搜寻,除了驯养区之外,此处虽然属于言家,被言家的框起来和主宅相连,但是和言家的主宅位置还有一点距离。而离得近的便是仓库,仓库里装满了言家要周转世界各地的货物。

    所以……藏下一两个人不是什么大问题。

    要藏下小奶包更是容易。

    只是……仓库非常多,且几乎都一样。

    小奶包到底被关在哪一座?

    思索了很多问题,却不过是在片刻之间。电光火石之间,沈凉墨已经大致猜测到所有事情。

    现在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找小奶包的下落。

    小奶包此次为了逃开父亲,用了很多手段,要不然沈凉墨早就追踪到他们的去向了。正是因为如此,这会儿要找到他们,增加了沈凉墨非常大的难度。

    言以莫刚挥手招下属,沈凉墨便开口道:“言少不再等等了吗?”

    “现在我手里拿着王牌,墨少想要我等什么?或者……”他好笑地看着沈凉墨,“墨少如果求我的话,我也许会考虑 ,再等等墨少……”

    沈凉墨淡淡道:“如果……我用一个言少最亲近的人,来换回我的孩子,言少觉得怎么样?”

    “呵……想拖延时间吗?”言以莫眼眸里透出一丝嘲讽的意味来,随即便被暖暖的笑意遮掩,“墨少也学会了跟我用这一招?”

    沈凉墨眸色平静,丝毫没有变化,望着言以莫身后的方向。

    言以莫被他冷静的眼神看着,他就像一头骄傲的雄狮一样,没有任何人可以侵占属于他的东西。也没有任何人和事情,能成为威胁他的依傍。

    心头那一丝隐隐不好的预感渐次扩大,随即言以莫瞳仁猛地收缩,忽然转身,朝身后望去。他的苦涩,一直蔓延到了心底……

    只见柯皓哲手里正带着一个模样娇美的女孩子,朝沈凉墨和言以莫走来,柯皓哲的手上,握着一把手刺,锐利的尖刺,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肉,压出了鲜红的痕迹,几乎要将她的脖颈刺穿。言家所有其他的人,见到这幅景象,都纷纷退后,生怕柯皓哲一个不小心,就伤到家里尊贵的大小姐。

    言蓉几乎快要大哭出来:“大哥……呜呜呜呜……”

    若不是苏薇和俞琬婷争斗,她又怎么可能会将苏薇当朋友?没有想到好心好意认一个朋友,却是引狼入室。

    怪不得家里从来都不让她随便交往陌生朋友了……可是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晚了。后悔是根本就没有用的,一旦做过,便要为此承担所有的后果。

    柯皓哲带着言蓉,一步步到了沈凉墨的身边。

    “公平吗,言少,一个言蓉,换我两个儿子。”沈凉墨淡淡问道。

    局面又回归,缓和到了平衡的时候。

    这一次处理这样大的事情,沈凉墨并未将柯皓哲和莫允夜带在身边,就是因为,他们两个是他最义气的兄弟,也是最得力的助手。

    一旦有意外 情况发生,交给他们任何一个,都能快速化解。

    就如现在这般,柯皓哲手里有了言蓉,至少,暂时小奶包是安全的了。

    言以莫大拇指一挑:“你们,够行。”

    “所以……换回来吧。”沈凉墨淡淡说道。

    言以莫看向言蓉,她的小脸已经吓得煞白,没有经li 过风浪的大小姐,像温室里的花朵,乍然走到风雨里,有些经受不住。

    这个是他的软肋,沈凉墨真的很聪明,一招击中他的软肋。如果这个软肋是其他女人,他会一枪打过去,自己将自己的软肋解决掉。

    可是偏偏是妹妹,自己最亲近亲密的妹妹。

    言以莫脸上带着笑容,手指却颤抖着,捏得骨骼轻微作响。

    不换还来得及吗?

    得罪了沈凉墨,他自知是什么样的下场。

    可是却不能让妹妹陷入此种境地……

    “大哥你别管我了,免得爸爸又怪你……呜呜。”言蓉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于本能地要维护自己的哥哥。

    “够了。”言以莫朝言蓉说道,转头俯下身,欺近沈凉墨,“换回去吧。沈凉墨,输给你,我也不算亏。至少,我在某个时刻,让你心神不稳,心慌意乱过。让从来都都泰山崩于眼前而不眨眼的墨少出现了那样慌张的情绪,我也算赢了,不是吗?”

    沈凉墨点头:“换回来。”

    “来人,去带沈家的两位小公子过来。毫发无损地带过来,听到了吗?”言以莫挥手道,指尖比出了一个手势。

    “是,少爷。”马上有人小跑前去办理。

    而那边,小奶包刚刚从仓库的缝隙里钻出来,哥哥伸手去拉弟弟出来,便被人发现 了。

    带着猎犬的人吼道:“是谁在那边?干什么?”

    守卫仓库的,除了凶猛的猎犬,全部都是实力强da 的男人。言家以货物运输成家立业,是安身立命之本,安全护送货物到达是本质范围,保护货物的安全更是重中之重。

    这些货物里,不乏各种高档用品,甚至涉及到很多灰色地带的货物,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运输。

    所以看守力量是相当严密的。

    小奶包一听,忙将弟弟拉出来,两个小小的身影朝前跑去。

    他们用过的一小半截蜡烛,还燃烧着火苗,他们没有时间熄灭。被人一声吼,他们忙着逃开,蜡烛一下子打倒在了仓库里,小小的火苗倒地,点燃了一张薄薄的纸,随之,点燃了纸箱。

    可是此刻,言家的人又有谁还有余力去关注这个,都朝着小奶包追去。其余的人,又大部分守在言以莫的身边,竟然谁也没有发现 ,仓库里已经燃烧起了火苗。

    声音狂怒的猎犬,身材魁梧的男人,追在小奶包身后。

    小奶包并不熟悉地形,也根本就跑不过这些人,眼见已经避无可避,兄弟俩牵着手,回转身来,一步步倒退着。

    小小的黑眸里,有着和沈凉墨如出一辙的眼神,坚定而冷静。

    爸比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妈咪说,要坚强面对任何苦难,不能示弱。

    所以即使眼眸里已经印进恶犬扑过来的身影,已经印进魁梧的保镖们的雪亮的匕首,他们也没有哭泣,更没有惊声尖叫。

    他们手拉着手,从容地面对。就算是输,也要输得漂亮,输得有尊严。

    可是此刻纵然再冷静,也是无济于事的。恶犬和匕首近在咫尺,齐齐朝向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奶包。

    他们相对而视一眼,随即面从容地面向即将到来的灾难。

    就在他们闭上眼眸的那一刻,一道身影闪在了他们面前,那道优雅傲然的身影,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寒芒微微一闪,两条恶犬扑过来的身影便瘫软在了地上,连最后的呜咽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喉咙便被生生割断,来者的出刀速度可见一斑。

    而他的身影并未停留,再次出刀,跑在最前面的两个魁梧男人,脖子上细线闪过,轰然倒在地上,激起了一地的尘埃。

    “青阳叔叔!”两个小奶包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看到青阳的身影,都是又惊又喜。

    青阳神态优雅地对他们颌首,沈知书凝眉:“小心背后,青阳叔叔……”

    “叔”字音刚落,青阳的匕首便快准狠地朝身后划去,追上来的人,被解决得干净利落,哼都没有哼一声便躺倒在了地上。

    眼见来的人越来越多,青阳也不想与俞家正面为敌,公然撕破脸,便护着小奶包,且战且退。

    正好遇上言以莫的人来接小奶包过去沈凉墨那边,换回言蓉。

    所以全部的人都集中在一起,紧紧地跟在青阳和小奶包身后。

    青阳一口气解决掉了二十几个人,十几条恶犬,让那些人大为震惊,脚步一滞。

    这样一来,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青阳护着小奶包朝后门口退去。

    “起火了!起火了!快来救火啊!”远处传来了大声的喊叫声。

    所有人都朝喊叫声看去,才发现 言家装着重要 货物的仓库已经浓烟滚滚,冒出了巨大的火焰。红色的火焰将天都映得半边通红,已经有人拿着灭火设备朝这边飞奔而来。

    追着青阳的人脚步停顿迟疑,不知道 是该继u 追青阳,还是回去救火。

    这样一分神,青阳和小奶包的身影,便早已消失不见。

    青阳和小奶包朝后们跑去,但是很快,他发现 自己被另外一群人跟上了。他马上低头对两个小奶包说:“往后门跑,躲在草丛里,我马上过来找你们!”

    小奶包很识大体,知道 自己跟在青阳叔叔身边,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累赘。马上,两个小奶包在青阳的掩护下朝训练 营的后门跑去。

    青阳独自迎战追来的人。

    没有想到,刚才的人不堪一击,此刻这批人却是身手非凡,一招一式都给他极大的压迫感。

    几个回合下来,他便中了很多刀。原本整齐干净的白色衬衣,此刻被鲜血所染红。

    他顺手从怀里掏出了枪,朝眼前的人一枪一个,终于全部解决掉。

    他跑向小奶包,小奶包一下子扑入他的怀里:“青阳叔叔,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们先去安全的地方。”他见小奶包安然无恙,带着他们俩,朝后门而去。

    所幸言家的人,都忙着去救火,毕竟货物是言家所有人安身立命之本,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货物被烧,对于客户根本无法交代,更是影响多年来累积的声誉。

    所以此刻出去,并没有遇到多少人。

    言家的主宅和训练 营相连,主宅和训练 营的后面,便是一座大山。

    言家占据山的这一面,而俞家,便在山的那一边。

    只是两家互不交往多年,山里的路早就被各自从中封了,割断了交往的通道,平时很少有人会进山。

    而山边的一侧,有一条公共交通,这是两大家族为了彰显家族名声,向市民宣告家族无私的贡献,而共同修建的。

    此次,青阳想让两个小奶包从山里出去,到公共道路旁,到人多的地方,便安全了……

    他的手撑在腹部,偷偷摊开掌心,掌心里积了慢慢一掌心的鲜血。身体由于血液不停流出,而变得有些虚弱。

    连声音,都因为失去了能量而变得有些冷。

    言以莫的人,很快便会发现 他和小奶包的踪迹,所以必须尽快有人带小奶包离开。带着小奶包的人,绝不可能是他的人。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能表现得和苏薇太过亲近,不然……对于苏薇和小奶包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他低声对小奶包说道:“答ying 叔叔一件事情?”

    “嗯,叔叔你说。”沈知书和沈谨言异口同声道。

    “装作从来不认识我,不要再叫我青阳叔叔。”青阳冷声道。

    兄弟俩同时讶异,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青阳低声叹息——最早,就不该对他们太好,不该将他们放在手心里呵护。感情一旦牵扯,就无法割舍。

    他伸出手指,沾满鲜血的手指在他们脸上划过,让两个小奶包脸上沾满了血迹。

    温热的血液侵润着小奶包的脸颊,让他们的心底忽然一颤。

    “叔叔的话,你们答ying 吗?”青阳高傲的头颅抬起来,手指上的血迹,却不停地低落在泥土里,在褐色的泥土里,蔓延出鲜艳的花朵。

    小奶包不应声,青阳对沈知书道:“知书,你是哥哥。答ying 叔叔,才能保护你们自己,保护弟弟,保护妈咪。……保护叔叔。”

    “好。我应承你。”沈知书痛下决心说道。爸比说直觉有时候会骗人,但是敏锐的直觉却是一个优秀男人必备的能力。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青阳叔叔不是坏人。所以,一旦答ying 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改口,会像个天立地的男人一样,应承自己说过的话!

    青阳掏出电话,递给小奶包,声音里带着笑意:“打给你们妈咪。”

    小奶包的态度让他高傲的唇角边带上了一丝笑意。他们愿意给予他信任,愿意给他承诺——这几乎在一瞬间就化解了他所有遭受的一切。

    他的付出,不管怎样,都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不是吗?

    苏薇,希望你和小奶包,会一直好好的。

    哥哥沈知书拿起电话:“妈咪,你在哪里?来山边接我们好不好。所有人都知道 这座山,你快点过来……”

    苏薇接起了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她喜极而泣,眼泪滑落在唇边。

    马上看着自己的身后,身后便是那座山。她已经听到了刚才各处传来的嘈杂声,喊打喊追的声音,火焰燃烧发出的爆炸 声音。

    她躲在主宅后花园的门口,已经早就无法忍受了。她知道 ,事情肯定跟小奶包有关。

    此刻听到小奶包的电话,她马上就往主宅后面的山边跑去。

    幸而所有的人都去救火,根本没有人理会她一个弱小的女子,她很快便绕过了那些人,来到了山边。

    当苏薇的眼帘里印进小奶包小小的身躯时,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不顾一切地朝他们奔跑过去,心头都抽紧了。

    两个小奶包衣服上和脸上,到处都是血迹,有些已经干涸,有些还是湿润。

    他们是伤到哪里了吗?他们出什么事情了?他们有没有怎么样?

    母亲的心,最是坚强,可以承受这世间的一切风雨,从不半点犹豫,绝不皱眉。

    母亲的心,却也最脆弱,最是经不得孩子受损时,所带来的彻骨的疼痛。如果有可能,她宁愿受伤的人是自己,她宁愿自己以身代劳,化解他们两人的疼痛和苦难。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