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9章 跌入了另外一个怀抱
    易沈轩的枪口对准苏薇:“告诉 我,你刚才的全部是谎言!”

    她本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不会掏枪的人。

    “我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无比的现实。你若是无法面对这现实,就开枪吧。”苏薇的声音苍白淡漠,心底亦早已失去勇气和力气 。

    “不是!你说谎!”易沈轩举起枪,他怎可能对自己最心爱的女子开枪,枪口渐渐调转了方向,对准沈凉墨,“沈凉墨,是你在逼苏苏!”

    沈凉墨五官上是坚毅冷漠的神色:“选择和决定权在她手里,我根本无需逼她。”

    “苏苏。”易沈轩看向苏薇,他的眸光中满怀期待。

    苏薇对着他,缓缓摇头:“对不起。”

    易沈轩的枪口,已经按下击锤的枪口,直直地对准沈凉墨的太阳穴:“这样呢?”

    大家都惊呆地看着他们三个人。

    苏薇的眸光中倒印进两个男人同样高大挺拔的身影,他们有相同斜飞入鬓的剑眉,一个危险一个让人心生安宁。可是,她连说“不”的力量都丧失了。

    “这样呢,苏苏?”易沈轩唇角挂上一丝阴狠,那是从来都不属于他的神情,此刻却真实挂在唇边。这一刻,他的冷漠让他身上带有了沈凉墨的影子。

    苏薇指甲掐入掌心,再次开口:“对、不、起。”

    苏薇的脸,苍白得如一张a4纸。窗外,有孩子跑来跑去发出欢快的笑声,小马驹在草地上兴高采烈地奔跑打转。

    阳光灿烂,照射人间。

    而苏薇只觉得冷,周身刺骨般冰冷。让她有轻微颤栗。

    易沈轩的枪口,再次转向她:“苏苏……”

    他声音嘶哑,却说不出话来。他丰神俊朗的模样,忽然变得憔悴,像是乌云蔽日一般,他的光华被全部遮盖。他身着潇洒新郎服,胸口有她亲手别好的鲜艳玫瑰。

    此刻,任何鲜艳的色彩都带着颓败和灰白色。

    都刺目而难堪。

    唯有沈凉墨,云淡风轻,高贵如王者,似在俯瞰凡人,一切与他无关。哪怕,四周全部是易沈轩的人,哪怕他独身而来,毫无庇护。

    海欣和若月,想要说什么,但是她们不知道 该说什么。也无法上前,生怕会激怒易沈轩,让他开枪射击苏薇。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地过去。

    僵持,所有的人都像是雕塑一般,失去了动作。连刘亚兰,亦不敢在此时造次。

    墙上钟摆走动,发出大声“咔嚓咔嚓”,每一秒的走动,都似切割在人心头。

    “夏苏薇……你走吧。”易沈轩的枪缓缓放了下来。他本有很多话要说,却再无力说出一个字。

    易沈轩转身,朗朗大步踏出拱形特色建筑。他留给人一个冷漠身影,反手一扬,胸前娇艳玫瑰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掉落在地上,静静地孤独地躺在寂静角落。

    与此同时,原本定于此时的乐声响起,浪漫的婚礼进行曲缓缓倾斜在空气里,诉说幸福和甜蜜。

    窗外,五彩气球被放飞,自由自在随风飞入天际。

    易沈轩的身影,没入那片欢乐的海洋,那些快乐和华美,让他背影益发落寞。

    苏薇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刘亚兰一想起她就要来和自己的女儿抢夺沈凉墨,上前一步,还未走近苏薇,沈凉墨的眼刀已经丢过来,她脚步马上僵住,无法再上前去。

    海欣和若月齐齐上前,将苏薇扶起来,心疼道:“薇薇,我们先过去坐会儿,别哭别哭,乖女孩儿。”

    夏国山和夏思翰此刻心头也五味杂陈,一边是夏思琪,一边是夏苏薇,做父亲和做大哥的,没办法做出任何决定。

    若月倒了一杯热水,强迫苏薇喝了半杯,苏薇抱着烫烫的热水杯,似乎寻找到一丝温暖,紧紧地捧着,目光无焦距地失神。

    海欣沉不住气:“我去问沈凉墨!”

    苏薇一惊,松开水杯,在地上跌落掉无数碎片,声音惊心。她拉住海欣:“海欣,海欣……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你不用再去问她了。”

    “这不是你做出的选择!他拔枪指着你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你做出的选择了!”海欣道。

    “是……是我的选择。”苏薇紧紧拉着朋友的胳膊,“是我自愿的,没有任何人逼我。海欣,若月,你们是我真正 的朋友,求你们不要去问了。”

    海欣挣开她的手,径直冲到沈凉墨面前:“沈凉墨,你到底用了什么龌蹉的方式来逼迫薇薇,让她这么痛苦?你知道 吗,她在沈家的时候,吃过多少苦,掉过多少眼泪,她现在刚刚有了新的生活,却被你又活生生的毁灭了!”

    沈凉墨淡然看她,全然不将她放在眼里。

    海欣的逼问,对他无异于蚂蚁挑炸n 大象,他眼角未挂过她分毫,径直要走向苏薇。

    苏薇跌跌撞撞冲过来,拉住海欣:“海欣,别问了……求你别问了……”

    海欣眼见苏薇这样,低声求恳道:“沈先生,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来让苏薇做出了这个决定,我请求你,请求你放过她,让她恢复到平静生活吧……”

    “我虽破坏了婚礼现场,可我并未再阻止她结婚。她现在依然可以选择和易沈轩完婚,不是吗?”沈凉墨淡淡道,不经意间甩开了海欣抓着他衣袖的手。

    海欣手一松:“可是……”

    苏薇摇头:“没什么可是了。海欣,若月,我之后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 你们。我真的累了……你们陪陪我,静静坐会儿。”

    海欣再次抓住沈凉墨的衣袖:“沈先生,你派人给我们打过电话,你想了解苏薇的一切。我知道 你对苏薇肯定有误会,你想了解什么,我们陪你坐下来慢慢谈!沈先生,请你为了苏薇,也为了你自己,给我们一个机会!”

    沈凉墨拂袖,海欣有身孕,这段时间反应厉害,差点一个站立不稳,苏薇忙伸手扶住她,可是还没有扶住,海欣已经跌入了另外一个怀抱。

    海欣回头,见到沈谦年轻得光芒耀眼的贵雅面容,一怔,旋即站好,想要逃开。

    这次和苏薇到苏格兰来,就是为了避开沈谦。可是哪知才平稳了几天,就被他追踪而至……

    沈谦将她拉入怀里,挑视沈凉墨:“墨少别来无恙?”

    “如你所见。”沈凉墨冷然道。

    “墨少从来都是抓贼抓坏人,现在改了习惯,专门来欺负女人了?”沈谦毫不客气地说道。

    海欣忽然咬唇:“沈谦,你要带我走,可以。你帮我救苏薇……”

    沈谦挑眉:“这话当真?”

    “千真万确!”海欣举起手掌发誓。

    沈谦将苏薇往自己身边一带,对沈凉墨说道:“听说墨少对夏家大小姐一见倾心,闪爱闪婚。现在夏家大小姐受伤在榻,更是获得墨少悉心爱hu ,百般照料。墨少已经有了如此佳人,何必再来为难夏苏薇呢?墨少,今天人我就带走了!”

    苏薇已经无力再说话。她脑海里乱成一团,于她而言,最重要 的事情无疑是先救孩子。本身就爱两个小奶包,现在得知小奶包是自己亲生骨肉,这个事实她并未消化完全,可是马上又被需要 再生一个孩子的现实打蒙……

    为救小奶包,不说现在的她,就算是不知真相的她,也愿意倾尽全力。

    可是到了现在……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她信易沈轩对她的感情,可是正因为她信,她知道 易沈轩会做出什么选择来。他会等待她,会守候她,会依然待她如初。

    可是那样的她,早就已经配不上他了!认识他之前的事情,是她没法做出的选择,遇见他之后,她不可能还带着这样残破的身躯和心灵,来霸占他的温柔和爱情。

    选择放手,将刀尖对向自己,才是唯一的做法。

    他的情伤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他值得更好的,用全心来迎接未来。

    她的伤痕由自己来承担。

    这些话,她现在没办法告诉 其他任何人听。

    她不想给易沈轩再留任何无谓的希望。易沈轩知道 真相,只会陷入两难。

    这两难必须由她自己来承担。

    沈谦直接将苏薇拉到了自己身边,和海欣站在一起。

    沈凉墨刚要动作,周围跑步进来一堆人,将房间团团围住。

    沈凉墨冷笑:“我连左爷的地方都能过来,谦少凭什么以为可以从我身边带走苏薇?”

    “我从来都不凭什么,只是我也不喜欢跟人讨价还价。”沈谦将苏薇推给身后的人,苏薇马上被人群包围起来了,严丝合缝将苏薇围在最中间,丝毫不给沈凉墨拔枪相向的机会。

    枪,只有对准别人在乎的目标才管用。

    苏薇进入保护圈,沈凉墨便丧失了这个目标。

    沈谦不是易沈轩,易沈轩受感情左右,而他,只受利益左右。

    沈凉墨的枪再快,也无法越过重重人头指向苏薇。

    沈凉墨轻拧剑眉:“你是决定跟我杠上了吗?”

    “以前没有真的杠过。现在,未尝不可试试。”沈谦极其清贵的面容上,有一丝不羁的意味,他对身后道,“苏薇带走。”

    那群人快步带着苏薇,严密将她保护在人海中,几秒钟时间,便已消失在众人眼前。

    反手将海欣抱入怀里,沈谦灼热气息吹在海欣耳畔:“小东西,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海欣满脸涨红,她只是随口一试,哪里曾想到,他竟然真正 将苏薇从沈凉墨眼皮子底下带走。

    不仅海欣吃惊,其他人也都惊讶莫名。论实力,沈谦比左爷半根手指尚且不如,轮年纪,沈谦更是不足左爷一半。

    他却做到了左爷和易沈轩共同联手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其实正所谓关心则乱,沈凉墨的枪指着苏薇的时候,易沈轩已经是分寸大乱,左爷对待易沈轩,更加是关怀备至,爱如性命。实力此消彼长,怎能再和沈凉墨抗衡?

    壁立千仞,无欲而刚。

    沈谦没有任何挂心之人——海欣还不足以进人沈凉墨法眼——反倒做成左爷和易沈轩做不成之事。

    “谢墨少承让,让我带走苏薇。”沈谦怀抱海欣,转身而去。

    沈凉墨轻捏眉心,眼望苏薇远远离开的方向,脸上是胜券在握的张扬。苏薇,你会自己滚回来的,不是吗?

    “太太,少奶奶选择跟墨少离开。少爷此刻开车出去了,不过我们派人跟着,不会有意外 的。”杨素青的人上前来汇报易沈轩情况。

    杨素青心底一沉,闭眸叹息:“出去吧。”

    肖左立得知人来汇报情况,他将雪茄在烟灰缸里掐灭,心头却并无太多意外 。

    沈凉墨行事,无十成把握,绝不会贸然行动。他今次孤身前来闯婚礼现场,意图带走苏薇,肖左立就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易沈轩来说,是一道坎。

    这件事情,必须易沈轩自己来面对。他的庇护,能有多长时间呢?

    而最难的是人心……若抢夺的是一件物品,又怎会如此麻烦,诸多顾忌?正因为苏薇是个活生生的人,变数,才会在意料之外。

    肖左立高大健硕的身材站在窗口,默默看着窗外蓝天白云,这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了。

    而外面,婚礼现场早已经是一片混乱。有人在打扫凌乱现场,气球散落,鲜花颓败,礼花遍地残骸。

    若月抱着安安,神情有些迷茫。

    “若月。”身后一道声音叫住了秦若月。

    不用回头,也知道 是夏思翰,她将安安放下怀抱,温和道:“安安去和别的小朋友玩儿一会儿,妈咪一会儿来找你。”

    “妈咪再见,夏叔叔再见。”安安礼貌懂事,笑容可人,迈着小小步伐,朝小朋友圈跑去。

    夏思翰眼望着安安,直到她的身影融入孩子中间,他才道:“若月,沈凉墨找苏薇到底何事,你知道 吗?”

    “我也并不知情。”若月摇头。这些年,她有了安安,海欣嫁入管束严谨的富豪之间,苏薇辗转各地,彼此之间,除了友谊和心中的那份默契未变之外,早已不如小的时候那般,天天腻在一起,无话不说了。

    这是成长的代价,也是成长必然的过程,和必然的缺失。

    夏思翰叹一口气,早知现在如此多事……他就不该当日心软做出那个错误的选择。对于夏思琪来说,他是一个好的哥哥,给出了她足够的爱和保护。可是对于苏薇……

    秦若月笑笑:“苏薇现在和海欣沈谦在一起,希望海欣和沈谦能够帮到她。她已经跳出了沈家那个圈子,我们都不希望她再受到伤害了。”

    “是我不好。”夏思翰一拳砸在门框上。

    “何必呢,事情已经过去了。苏薇说……她从来没有怪过你。”秦若月看着夏思翰,轻声道。

    夏思翰眼眸深沉:“我原本也以为能说服我自己心安,可是看着今日之事,我才知当日的错误巨大。”

    秦若月摇了摇头,却不知自己在否定什么。她拿出手机:“我打给海欣吧。”

    “薇薇没什么事情了,我一会儿打回给你。”海欣在电话里说道。

    放下电话,海欣对苏薇说:“薇薇,起来吃点东西吧。”

    苏薇已经换下了婚纱,换上了简单的裙子,套了一件薄的针织衫,又恢复成了那个甜美的样子。除了……脸色实在太过苍白以外。

    她坐在桌子前,海欣很贴心地帮她准备 了美味的甜品,以及其他各色的食物,每一样都不多,以便她能每样都尝一点。

    沈谦坐在对面,拿起了刀叉,将牛排一一切好,推向了海欣:“吃完它!”

    海欣愁眉苦脸地看着盘子里的食物,她的孕吐很厉害,没有那么好的食欲。

    苏薇默默地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甜品,神思却完全不在此处,一晃神,人便整个呆住,心不在焉。

    “薇薇,吃点东西吧。”海欣将牛排端给苏薇,不忍心她一直这个样子。

    苏薇朝她笑了笑,不忍拂她好意,刚要接手去拿牛排,沈谦大手将牛排端走:“这是海欣和她孩子的。苏薇你吃这个。”

    苏薇的手落了一个空,被沈谦另外塞了一盘什么东西来。

    沈谦挑眉看她:“吃吧,吃完东西才能有力气 思考。”

    苏薇动起了刀叉,沈谦饮了一口咖啡:“今日过后,苏薇作何打算?”

    手一滞……苏薇跟随沈谦和海欣回来,只是偷得半天时光缓解刚刚巨大压力。重新面对现实,审视问题,她点头:“马上回国。”

    “薇薇你还要回去找他吗?”海欣担忧地看着她。

    苏薇握着刀叉的手呆住,脑海里浮现出沈谨言软萌萌的样子。她坚定点头,故作轻松:“是啊,他来找我,我就回去了。”

    海欣急道:“他那个样子对你……甚至拔枪相向,薇薇你确定你还要跟着他回去?”

    沈谦难得地用慢悠悠的口吻道:“我们沈家的男人就是这个样子了,这世上只有我们想要的和不想要的。想要,哪怕是抢也要抢过来。沈凉墨是个真男人……苏薇你的选择没有错。”

    “你……口出狂言!”海欣没有想到,和沈凉墨随时剑拔弩张的沈谦,居然在这种时候帮沈凉墨说话。

    “我说错了吗?”沈谦又恢复成了那个教养良好的青年样子,“我很客观,不会因为沈凉墨是我的对手,就随意褒贬他。苏薇,我送你回去。”

    苏薇捏起了拳头,点了点头。

    海欣拉着苏薇的胳膊,和沈谦保持着距离。沈谦长臂将她逮过来:“好了,我陪你一起回去。”

    很快,便收拾齐整,沈谦半抱着海欣,根本不给她机会逃开,和苏薇一起出门。

    豪华车队已经在门口等待,早已有人带着一层不染的白手套,为三人打开了门。

    加长版的豪车,足够三人相向而坐,朝机场的方向驶去。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忽然,一颗子弹击中车窗玻璃,发出巨大的闷声。防弹玻璃阻挡了子弹的攻势,却没有止住让人惊心的声音。

    沈谦迅速按下海欣的头在自己怀里,语速飞快:“苏薇趴下!”

    苏薇刚刚趴下,就感觉到车子进入了飞速驶离的状态,突然的加速度让她重心不稳,她的额头往车窗上一碰,瞬间鼓起了一个大包。

    可是顾不得疼痛,窗外枪声此起彼伏。打在玻璃上,像是豆大的雨点一样不停地冲刷着车窗。

    司机并非普通司机,一边沉稳开车,一边朝身后道:“谦少,我们被伏击了。整个车队全部散乱,彼此失去了联系。”

    沈谦冷静道:“去城里最繁华的地方。”

    “是!”司机马上应道,马上理解到了沈谦的意思。

    去城里最繁华的地方,人便越多,便不会有人穷追不舍地追击。对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需要 的是车里的人,而不会傻到大开杀戒,乱杀无辜,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直直地朝繁华地段驶去,但是沈谦马上发现 ,旁边有两辆车逼了上来,想要阻挡这辆车的方向。沈谦的意思他们也明白,所以要在人少的地方逼停这辆车。

    沈谦朝着外面望去,视线并非清楚,但是依然看到了熟悉的车队,他低声道:“苏薇,他们倒是舍得为你下血本!”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