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093章 敢吃了就一走了之?
    苏薇陪着海欣一起去徐家收拾衣物,那是她留在徐家的仅有的东西了。至于其他的,徐翰林完全没有分给她一丝一毫。

    海欣不是擅于强争的性子,现在有了孩子,这就是她的一切。其余的,便更不放在心上了。

    到了徐家,徐家的人根本没有让海欣进门。

    管家命人将海欣的箱子从大门口里,随手扔了出来,箱子一下子就散开来,里面的衣物掉落了一地。管家扭头就走。

    苏薇和海欣顾不得计较,忙低下头去收拾,将衣服胡乱地塞进箱子里。

    衣服前忽然出现一双高跟鞋,细细的高跟差一点踩在苏薇的手背上。

    苏薇和海欣抬起头来,看到徐千雅和一个老年妇人站在他们面前,身后还跟着不少家里的佣人。

    徐千雅笑着用脚踩上了海欣的衣服,苏薇隐忍了怒气,低声道:“请你放开!”

    “夏苏薇?沈太太是吧?或者我该说——前沈太太?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我就说我的好堂嫂怎么会偷\人,将徐家的颜面都丢尽了,搞得我堂哥都不敢出门见人。原来是因为她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啊!”徐千雅嘲讽地说道。

    海欣皱眉道:“千雅,我和你堂哥的事情,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事。跟你无关,请你尊重一点我的朋友。”

    徐千雅身后的人也低声说道:“小姐,最好还是不要得罪夏苏薇的好,毕竟沈凉墨……”

    “沈凉墨?沈凉墨怎么了?难道说,沈凉墨将她赶出来还不说明什么吗?”徐千雅走近夏苏薇,脸上带着得意 的笑容,扭动着腰肢,“别忘了,那天这个女人被绑架,可是沈凉墨亲口说的,任她自生自灭,不要管她哦!如果她回来了,沈凉墨说不定还要给她好kan 呢!”

    苏薇脸色一白,心中明知道 ,沈凉墨是那样的人,从来不会带有一丝感情,却也还是会心痛。那种被全世界都抛却了的感觉,让她心头狠狠地一滞。

    海欣伸手握着苏薇的手,说道:“薇薇,她说话本来一向就难听,不要理会她。我们收拾了马上就离开!”

    “慢着!”那个年老的妇人开口了,眉眼严厉,也带着些市侩,对着海欣说道,“你这个小蹄子,婚内,给翰林带了一大大的绿帽子。哼,翰林心软,不愿意追究你,轻轻松松就放你离开。但是你肚子里揣着野种离婚,知道 的,说我们徐家仁慈,不知道 的,还以为我们徐家就是这样好欺负的,专门教出了这样败坏门楣的儿媳妇儿!既然婚也离了,那孩子也就留下吧!”

    “留下?”海欣下意识地退后,整个人都懵了。说话的人是海欣的婆婆,徐翰林的母亲。她的话极具权威性,海欣几乎当时就吓到了。

    “给我打,将她的孩子打出来!我徐家出去的人,身上不能带着不干不净的种!”徐太太一声令下,四周的人马上就涌了上来,直逼海欣和苏薇。

    徐千雅馋着徐太太的胳膊,说道:“大伯母啊,这样打,一会儿堂哥回来,看到这样的景象,会不会……”

    徐太太低声咒道:“打是不能打死了,但是最好给我将她打得终生都不能怀孕!”

    徐千雅听到这恶毒的命令,背脊上一凉。这徐太太平时对海欣,就非常差,经常趁儿子不在,就随意给她小鞋穿,没有想到都离婚了,还这样的对海欣。

    不过一想到苏薇也要跟着挨一场打,徐千雅又畅快起来了……两人站在一旁观战起来。

    一群穷凶极恶的人朝苏薇和海欣涌过去,苏薇护着海欣,生怕她受到伤害,大声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海欣和徐翰林是自愿离婚,我不许你们动手……”

    但是那些人哪里听得进去,只知道 听命行事,捏得拳头咯咯作响,伸出阔达的手掌,来抓苏薇和海欣……

    海欣也祈求地看着徐太太,“妈……”

    “我哪里有这样的荣幸,当不起你的妈!”徐太太阴阳怪气地说道。

    海欣忙改口说道:“徐太太,我和翰林结婚三年,从来没有对你和他有半点违逆。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请你看在我一向孝顺的份上,放过我的朋友吧!”

    “哼!孝顺?你还有脸说孝顺?人都死到哪里去了,给我狠狠地打!”徐太太早就按捺不住了!

    苏薇和海欣面对这样的人群,哪里是对手,就如两只误入狼窝的小绵羊一样,只有束手就擒的命运。

    人群涌过来,就在那手掌要碰到苏薇和海欣的时候,听到几声“哎呦哎呦”的声音,早就已经有人出手,将这些人一手一个,抓着领子扔了出去,一个个的摔在地上,摔成了狗啃泥。

    苏薇惊喜道:“沈轩!沈谦!”

    原来面前站着的两个男人,正好是一个易沈轩,丰神俊朗,温润动人,一个是沈谦,干净通透,傲气凛然。

    沈轩上前来抱着苏薇,低头责备道:“才离开一会儿,就发现 你和海欣不见了,幸好我猜到了你们来了这边。”

    苏薇不好意思地笑笑,海欣的事情,她是不好意思麻烦易沈轩也帮忙接接送送的,所以和海欣一起打车过来的。没有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海欣看到沈谦,下意识就要逃开。她连连退后,踩到自己的衣服,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就要绊倒,就在她以为自己这一下会摔得很厉害的时候,却被沈谦的胳膊接住了。

    “我……我要离开了……”海欣随手将箱子提起来,脸红不已地说道。她深知那晚酒后犯错,责任全部在她。她是离婚的女人,肚子里还带着一个孩子,居然做出了这样荒唐的事情。而沈谦,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沈谦接过她的箱子,直接扔掉了,“徐家的东西,不要就干脆不要得彻底一点!”

    海欣忙要去拯救自己的衣服,她现在几乎是一穷二白,三年的婚姻生活,让她变得像一个木偶娃娃,连最初的青春驿动,热血敢做敢为都丢失了。她没有钱,需要 这些衣服……

    沈谦低头,捏住她巴掌大的娃娃脸,声音里带着狂傲的霸道:“够了,女人!这些我会给你买!”

    “我不要你买,我自己会买!你离我远一点好吗?”海欣拼命要推开他,却被沈谦紧紧禁锢住。

    他恼火地吼道:“死女人,你是小爷的第一个女人,敢吃了就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我告诉 你,门都没有!”

    海欣被他的大小声吼得害怕 了,一时之间居然懵了,他在说的是什么啊,天啊,她不仅睡了他,还将他的第一次破坏得完全没有了。她好抱歉,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 的……要是清醒状态下,她怎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海欣嗫嚅着唇角,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对!我!负!责!”沈谦咬牙切齿地吼道。

    徐太太和徐千雅在一旁看到这一幕,气血上涌,大骂道:“不要脸的狗东西,不要脸的狗东西!听听,听听,这打情骂俏的像什么话?你们这样的践人,是要被浸猪笼的!海欣,你这个烂女人,偷\人竟敢偷到我们徐家的大门口来了,我亲手打死你这个小骚蹄子!”

    徐太太亲自上前去打沈谦,被沈谦接住了手掌,往地上一推,他冷厉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不过你这样的老妖妇,也不配称为女人!有那个能耐,去管管你儿子在外面做了些什么好事吧,不要染上花柳病,将你们一家都感染上了!”

    “你!”徐太太怒目圆睁,气得说不出话来,坐在地上大哭道,“你们竟然敢随手打人,你等着,你等着,我要报警,我要报警告得你们这对狗男女,连裤子都穿不上!”

    沈谦冷声道:“奉陪!”

    徐千雅赶忙去扶起徐太太,可是徐太太已经伤筋动骨,无法站起来了,只得叫了一堆下人,给抬回屋里去。

    徐千雅恨恨地瞪了苏薇一眼,见是易沈轩站在她身边,徐千雅知道 易沈轩是《若菲》的总编,地位说起来比整个徐家都要高出不少,不敢再次跟苏薇呛声,只得含恨离开了。

    苏薇是眼睁睁地目送着沈谦将海欣打包抱走的,地上留下了一地零散的衣物。

    “喂……沈谦,你们……”苏薇真是不放心沈谦就这样带走海欣。

    易沈轩伸手将她带入怀里,低声道:“苏苏,别担心。你以往也说了,沈谦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他也不至于对海欣做什么,别忘了,他可是沈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

    苏薇虽然不想问,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沈氏集团的掌权者,不是沈凉墨吗?”

    “沈老太太有四个儿子,最大的一个是沈浩中,沈浩中唯一的孩子就是沈谦。理论上来说,沈家一向都是由长兄接位总裁的位置的,以前沈氏集团的总裁就是沈浩中。沈浩中离世后就该沈谦接任。只是沈浩中离世得早,沈谦年纪太小,无法担当这个重任,所以……”

    “哦。”苏薇低低地应了一声,明白了为何沈谦对沈凉墨抱有那么强的敌意,而沈凉墨又一再地容忍他的放肆。他一定是在怪沈凉墨抢夺了属于他的位置。但是他年纪也确实是太小了点,连二十都不到……也正因为此,苏薇才更担心他和海欣。他年纪那么小,明白什么是真正 的感情吗?海欣已经受过一次伤害,苏薇不想她再次为情所伤了。

    “别想那么多了,感情的事情当局者迷,让他们自己去理清。”易沈轩说道,笑笑地将苏薇的手抓起来,“我们去吃晚饭吧。”

    两天后,苏薇和易沈轩便恢复了在《若菲》的正常工作。

    由于上一次苏薇的努力,埃利斯女士决定将整个埃利斯的推广计划全部都交给《若菲》来打理。

    这可是轰动业界的一件事情。因为每家公司都会为了避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分散资金,和不同的商家同时合zuo 。

    而埃利斯直接选择了《若菲》进行独家推广……

    苏薇忙站起来,真诚诚恳地说道:“埃利斯女士,我们一定会好好做的。谢谢您的信任。”

    “沈氏集团强da 有微信,我对《若菲》有信心。”埃利斯女士严肃地站起来,评价道。

    苏薇点头,确实,《若菲》是沈氏集团的子公司,有整个沈氏集团做担保和保证,所以才赢得了很多人的信任。

    埃利斯女士点点头,“不过,我更看重你的理解能力和领悟能力,在你身上,让我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我。青春、有冲劲,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对事情的责任心!年轻人,加油!”

    直到埃利斯女士离开,苏薇的心都还在跳动着,她坐在办公桌前,深吸了一口气来平复心情。

    易沈轩到了她面前,弯腰撑在她的桌面上,“明天就要去马尔代夫拍摄埃利斯品牌的另外一套广告了,苏苏,你准备 好了没?”

    苏薇重重地点头。

    “那就明天一早启程了!”易沈轩想着可以带她去美丽的海岛上游玩,心中就充满了兴奋。

    苏薇热爱各种美景,站起来快乐地伸开双臂:“马尔代夫,我来了!”

    沈凉墨这边,居然遍寻不见凤卿的身影。

    凤卿是在手术过后就马上消失不见的,连给他动手术的主治医生都不知道 他是怎么不见的,反正凤卿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消失的。理论上,他的麻药药效都还没有过去,是不可能随意走动的。

    但是他是谁?是十二岁便从剑桥医学院毕业的超级天才,十六岁就没有任何学校可以继u 容纳他了——他的学问已经超过了所有的教授和专家,没有人能够再教他。他发明了无数的新药,对于种种疑难病症,药到病除。尤其对于外伤,有独到的一套手术方法,堪为世界级。

    但是偏他同时也是个离经叛道的人,对于世俗的一切法律、道德丝毫不放在眼里,做事仅凭自己的喜好和心情。

    这世间的所有东西,他喜欢了便要去拿到,他看上了便要去据为己有。巴黎罗浮宫、埃及金字塔、各种银行的地下金库,他凭借着超高的智商,无不来去自如。

    沈凉墨当国际刑警这些年来,凤卿是他遇到过的最棘手的嫌疑人;

    而凤卿,离经叛道多年来,沈凉墨是唯一将他抓住过的人,而且抓的还是现行。

    在眼皮子底下被凤卿溜走,沈凉墨心生挫败,狠狠地揉着自己伤残的腿。要是腿伤没事,他怎可能让凤卿如此轻易地溜走?

    要等到他再次回来,又不知道 是何时何年了!

    “查,凤卿去了哪里!”沈凉墨低咒出声。

    “少爷……凤卿已经到了马尔代夫了。他是在逃避那群追着他要画的人,这一次,他的行踪谨慎了很多。”

    沈凉墨两指重重地捏在眉心的地方,将双眉之间捏出了一道白色,才松开手,低声道:“去马尔代夫!”

    夏思琪的伤,他不想再等了!

    《若菲》为埃利斯服装品牌拍摄的广告,在马尔代夫有条不紊地进行。

    拍摄很紧张,因为摄影师需要 取得自然的光线才能拍出更完美的照片来。而自然光,是人为不能把控的,所以必须要争取一分一秒的时间。

    苏薇和易沈轩两人,联手合zuo ,忙得脚不点地。但是他们俩一向非常有默契,这一次更是如此。

    有时候不需要 多的言语,只需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虽然忙且累,但是工作起来的时候,却特别的有成就感。

    宁可儿作为现在国内最当红的名模,自然也参加了这次的拍摄。她本来脾气骄纵,动不动便要发怒,但是今次的拍摄,不是苏薇一个人来担当,有易沈轩在此压阵脚,她也不敢太过放肆,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尽心尽li 的拍摄。

    中途天色阴暗,摄影师挥手让大家休息。宁可儿走到苏薇身边,脸上露出故作迷人的微笑,道:“夏小姐,你现在和易总编感情不错嘛。”

    “宁小姐有什么事情吗?”苏薇忙着安排布置工作,没有太多的心情搭理她的话。

    “事情倒是没什么,不过想要告诉 你,上次你带着小奶包差点出事,幸好我在周围,救下了他们。他们现在很乖巧懂事,和我的关系也十分稳定。”宁可儿得意 地炫耀。

    苏薇心底酸涩,低声道:“那就正好了,你当了他们的妈咪,希望你多陪陪他们,不要让他们再受到伤害了。”

    “我当了他们的妈咪?”宁可儿倒是有一点不解苏薇这话里的意思了。

    苏薇以为她不想承担小奶包的责任,说道:“你和沈凉墨已经订婚了不是吗?现在你是小奶包名正言顺的妈咪,他们之前过得并不顺心如意,希望你能让他们过程正常稳定的家庭生活。”

    宁可儿明白过来,原来是苏薇将那晚的订婚典礼,当做是她宁可儿和沈凉墨的订婚典礼了。其实谁说不是呢,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倒真的都是这么以为的,以为那晚是宁可儿和沈凉墨的订婚礼。

    毕竟,这些年来,沈凉墨和宁可儿走得一直很近,而且,沈凉墨对待宁可儿的温柔,是众人皆知的一件事情。

    宁可儿得意 地笑道:“是啊,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他们了。墨对我一向都好,我无以为报,肯定要对他的孩子们好。再说了,孩子们也喜欢我,早就认了我这个妈咪,于情于理,这些都是我逃不开的责任了!”

    苏薇无言以对,难过地点点头,“失陪了,宁小姐。”

    她逃也似的跑开了,坐在一旁的沙滩上,脑子里回想起两个小奶包的身影,一个总是笑笑的叫她“妈咪”,另外一个总是酷酷的,和沈凉墨一模一样的样子让人又爱又恨。

    苏薇抓起一把沙子捏在手心里,沙子从指缝间露出来,好像那些流逝的时光,也好像那些随着时光流逝的真情。

    夏苏薇,放开吧,这一页翻过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是吗?

    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曾经带给过你快乐,已经足够了!

    苏薇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个声音,她捏着小小的拳头站起来,冲着海面大声发出呼喊:“啊……你好,明天!你好,未来!”

    这一声喊,惊起了海面上无数的海鸥,展开翅膀高飞,飞入辽阔湛蓝的天空,只剩下小小的星星点点的身影。

    心中积蓄的郁闷被排空,苏薇心头畅快起来,对着繁重的工作,对自己说道:“加油,夏苏薇!”

    卸下重负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就听到有人喊道:“哇,总裁居然过来了……”

    “哪个总裁?”有人顺着前一个人的方向看去。

    “你说还有哪个总裁,当然是沈氏集团那个帅得惨绝人寰、俘虏了无数少女芳心的沈凉墨了……可惜了,他的腿,你们没有见过他没有受伤的时候,高大威猛,英明神武,简直甩电影明星和模特几条街!”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尖叫起来,翘首以盼地看着,“总裁为人好高冷的,根本不和任何人亲近。怎么会来马尔代夫呢?”

    “傻啊你,宁可儿宁小姐在这里,总裁来陪宁小姐一起拍广告,当然是要来啦。”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