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634 我心悠然 动手
    634 我心悠然 动手    “我们走。”凤悠然拉起青阳少爷的手就走,并对其他下属说道,“都退出去。凤卿自己惹的事情,让他自己去处理。”

    “喂喂喂,然然,然然……你不能不理我啊。”凤卿叫道。

    但是然然刚走出几步,就被青阳少爷抱走了。

    凤卿哀叹了一声。

    凤悠然有些不放心,对青阳少爷说道:“我还是得回去看看,万一凤卿真不管人家小姑娘可怎么办?”

    “你回去看了他就真不管了,你不管,他未必就会离开。”青阳少爷抱住然然。

    夜色刚浓,正好是浓情蜜意的时候,青阳少爷才不愿意她把精力花在那些事情上呢。

    然然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凤卿见都没有任何人管他,他看了一眼采夏,见她晕了过去,脸色煞白。

    他伸手将她的脸往两旁揪扯了一下,采夏还是没有醒。

    他挥手找来一个下属,说道:“去给我端碗姜汤来。”

    “是。”下属忙去了。

    凤卿凑得十分近,凑到采夏的脸旁边,几乎都要碰到她的唇。

    她的脸蛋软软的,弹弹的,触感十分好。

    嘴唇又润又薄,偶尔碰到一下,也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可惜刚才没有吓到她,就让她晕过去了。

    凤卿还有些意犹未尽。

    采夏再次睁开了眼睛,刚一睁开,就想起刚才的事情。

    一看到眼前放大的眼睛和脸,她条件反S就两个耳光给打了过去。

    啪啪两声,掷地有声。

    等到采夏反应过来这是凤卿的时候,凤卿左右两边的脸,已经肿得老高了,可见采夏出手之重。

    采夏也发现了,忙退后缩在床角:“为什么是你……刚才那是什么……”

    “女人,你太过分了!”凤卿生气地吼道。

    他不说自己过分,半夜来吓人,反倒责怪起采夏来。

    “对不起,我刚才看到一个吓人的东西,我以为你也是……”采夏虽然不喜欢凤卿,但是还是讲道理的。

    她刚说完,低头就看到地上那个脑袋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是假的。

    采夏打了凤卿的内疚一下子就抛到了九霄云外,生气地说道:“哦,是你吓我的对不对?凤卿,你真是太过分了!太坏了!”

    凤卿有些讪讪地,伸出脚去,将那东西踢到一边:“胆小鬼,连这个都怕,哼!”

    “你这样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我胆小又怎么了,可是我没有故意去吓别人,也没有做坏事!”采夏生气地吼道,跳下床来,将凤卿往外就推,“之前我见你救过我一次,还是然然姐姐的兄弟,还当你是个好人。没有想到你不仅不是个好人,还是一个非常恶心,小肚J肠,斤斤计较的男人。你走,你走,你走,我就当从未没有认识过你这种人!”

    采夏越说越气,将凤卿给推了出去。

    凤卿被推了出去,也是一脸的郁闷。

    他刚才是要留下来照顾她的吧?

    这一次总算不是吓她了吧?

    可是竟然被她当做了驴肝肺,他还做什么好人心哪?

    凤卿气呼呼地出来,正看到下属端着一碗姜汤过来,送到他面前。

    凤卿接过来,说道:“好了好了,你下去吧。”

    下属离开了,凤卿端着汤,敲了采夏的门:“喂喂喂。开门。”

    “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啊?”采夏隔着门,不高兴地说道。

    她裹着毯子,刚才的事情虽然是个误会,但是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凤卿的声音干巴巴地说道:“哦,刚才你晕倒了,然然让我来照顾你。给你端了一碗汤过来。”

    采夏想了想:“不用了,我喝不下。也不想喝你端的。”

    凤卿想要发作,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你开门。”

    “你说开我就开啊?”采夏没好气地说道。

    “快点快点,汤要凉了。”凤卿催促道。

    采夏想了想,最终还是打开了门,看着凤卿端着汤站在门口。

    她伸手想要接过来,凤卿一笑,说道:“就你这个大麻烦,以为我真的为你送汤啊?我打开门,只是让你看一眼我喝而已……”

    他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采夏跺了跺脚,恨恨地说道:“凤卿,我恨你!”

    说完,重重地关上了门。

    凤卿终于取得了一个回合的胜利,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

    第二天,采夏就离开了回学校。

    不是她不想留下来玩儿,然然秋晚飞飞都很好,但是凤卿总是没有来由的整她,她晚上睡觉都提心吊胆的。

    然然很愧疚没有照顾好她,采夏十分感激地说道:“然然姐姐,你这次帮我太多太多了。没事的,学校里我也住了很久的,一直都住得很好。我在这里总是惹得凤卿不开心,我也很过意不去。”

    然然见此,只好让人将采夏送回了学校。

    这个凤卿……要指望他感情开窍,还真不容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这一两天,采夏都不在,凤卿在家便有点百无聊赖。

    跟采夏斗嘴其实蛮有趣的,也挺有意思。

    简直是很快乐的时光。

    采夏不在,飞飞和秋晚都懒得搭理凤卿,凤卿也显得有些无聊。

    他叼着狗尾巴草坐在后花园里,唉声叹气的。

    飞飞收拾着自己的小包,从他身边经过。

    “飞飞,你去哪里啊?”凤卿拉住了她的小手。

    “我去找采夏玩儿。”飞飞开心地说道,“采夏知道很多好吃好玩儿的地方,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凤卿一听,切了一声说道:“她能知道些什么?”

    “反正比你厉害,至少她不会总是带我们去喝酒的地方。我走了,拜拜。”飞飞小蝴蝶一样地飞走了。

    凤卿看着飞飞的背影,不知不觉地跟了上前去。

    采夏读书的学校,是很有名的医科大学,护理专业在这个学校里,只是最不入流的一个专业。

    不过学校修得很是气派,飞飞到的时候,采夏已经在等着了,高兴地上前牵着她的手说道:“走吧,我们去那边。”

    凤卿摇摇摆摆地跟了上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着来,也许是太无聊了吧,他自己对自己这样说道。

    采夏牵着飞飞的手,很快朝一边跑去。

    阳光下,飞飞和采夏都显得特别的漂亮,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大一小的两只蝴蝶。

    凤卿也跟了上去。

    采夏和飞飞正要上公交车,便看到一个男人跑了过来。

    采夏停住,笑着说道:“叶豪学长,你怎么来了?”

    “采夏,我听说你和飞飞要出去玩儿,我陪你们一起去吧?”叶豪笑着问道,有些腼腆的不好意思。

    他一直很喜欢采夏,找了很多机会接近采夏,不过采夏都没有怎么理会他。

    现在通过这次林大公子的事情,叶豪好不容易找到跟采夏一起接触的机会,他不想放弃。

    采夏看了一眼飞飞,说道:“叶豪学长,我跟我朋友一起的,不好意思,真的不能答应你。”

    “飞飞小朋友,我知道你是最乖最漂亮的小朋友,大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你带上我一起吧。”叶豪看着飞飞恳求道。

    飞飞对于叶豪没有好感也没有厌恶,见他说话好听,不由笑着说道:“也行吧,只要采夏没有问题,我就没有问题。”

    叶豪恳求道:“采夏,行不行嘛?我跟你一起去,不要嫌弃我~”

    采夏见飞飞也答应了,便说道:“好啦,那咱们一起去吧。”

    叶豪高兴极了,跟着采夏和飞飞一起上了车。

    采夏和飞飞都不是矫情的女孩子,家里的豪车能坐,公交车一样的能坐。

    出行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安排,都不会打消她们游玩的热切心情。

    采夏和飞飞一上车,就开开心心地说笑起来,叶豪在一旁,热情地为飞飞解说京城的风物。

    凤卿看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又是切了一声,但是还是自己开车跟了上去。

    陈家现在真是无比挫败。

    虽然说陈老爷子是商务部部长,陈尚志也在商务部工作,陈常在是议员。

    在整个京城都有着十分高贵的地位,但是这一次,小王子小公主的事情,让陈家将皇室得罪得不轻。

    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尤其是安千承的案子的判决,更是坐实了这一点。

    不仅如此,林大公子随时都在找陈家的麻烦。

    林大公子不是官场上的人,几乎跟官场上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他本来就是纨绔子弟,他去给陈家找麻烦,陈家也不能直接动他,只能忍气吞声,也不能不给林议长面子,搞得陈家一切都很被动。

    乔承喜在这件事情中,也没有捞到任何好处。

    原本是想趁着海关的事情好好的捞一笔的。

    可是青阳少爷和整个安氏珠宝的货物被扣之后,青阳少爷和凤悠然几乎没有动声色,好似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尤其是凤悠然,几乎没有任何着急的地方。

    乔承喜每天都在打听情况,等着青阳少爷或者凤悠然来服软。

    可惜的是……安氏珠宝的新春新品已经在动工了,整个设计图纸已经出来了不说,生产线也在动工了。

    但是却没有管海关的事情。

    乔承喜马上派人去海关打听情况。

    很快,海关那边反应了情况,他们在海关扣留的安氏珠宝的那批原材料,竟然只是一批普通的不急用的原料,扣不扣留根本没有关系不说,安氏珠宝因为本来就找不到地方放,专门留在了这里,害得海关白白的替他们保管了好几天。

    乔承喜气得鼻子都歪了。

    海关的人费了这么大一番周折,相当于只帮安氏珠宝保管了几天的货物。

    眼看着现在扣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还要暗示安氏珠宝拿钱来取的话,安氏珠宝真的不拿钱出来,海关还拿着这批货物没有办法。

    如果不退给安氏珠宝这批货物,海关拿着这么大一批货物,也根本没有办法处理。

    这一次,真是把乔承喜气得脸斜嘴歪,最后不得不咬咬牙说道:“拿去,全部退给安氏珠宝,让他们赶快来领。”

    “公主,青阳少爷那边回复了,说是安氏珠宝人手不够,这货物还得在海关放两天,过两天亲自派人去取回去。这几天还得麻烦海关帮他们看着点了。”下属汇报道。

    乔承喜气得一把打翻了桌子上的茶杯,说道:“这个青阳,真是太过分了!我不动手的话,他们真的当我们是吃素的!马上派人,启动暗杀程序,到时候事发的话,全部推到陈家身上。”

    下属一惊:“公主,是要动用那批死士吗?”

    这下属是乔承喜以往的雅家留给她的亲信,所以只管叫她公主,而不是王妃。

    雅家当初给她留下了一批死士,现在归乔承喜所用。

    只要乔承喜发话,这些死士都会为她效命。

    而且这批死士,都曾经在雅家,经过专门的培训的,非常的厉害。

    不仅如此,乔承喜自己也收了一批人为自己所用,将这批人混入在了死士队伍中,壮大了整个队伍。

    这个队伍,一直是她手里非常隐秘的力量,她一直并未怎么动用,因为还一直没有值得她动用的地方。

    她在整个皇室中,虽然也想过要为自己谋取很多利益,专职擅权。

    可惜她的身份地位太普通了,一直并无特别好的机会。

    所以她除了在自己所能掌管的那个海关谋取一些利益之外,还并未能够掌握什么权利。

    何况整个皇室也很防着她,因为雅家在s国失势,也并无多少人瞧得起她。

    她这批死士,也实在还没有多少时候能够动用。

    她说道:“现在青阳和陈家的矛盾很深,我出手动了青阳,到时候不过就是嫁祸在陈家。以陈家和青阳少爷现在这么深的矛盾,到时候大家只会疑心到陈家,可不会疑心到我这里。”

    下属低声说道:“公主好计谋。”

    “就算我在这场算计中,什么都得不到,至少,能够除去几个云家的人,也让我足够告慰家人在天之灵了。”乔承喜说道。

    雅家跟云家争斗很多年,到了现在,雅家全部失势,只剩下乔承喜这边还留下一点势力。

    乔承喜眼看着乔沐远现在在s国风生水起,受万人爱戴。

    云舒回归皇宫,广受欢迎。

    而她,只能偏居在这皇室一隅,苟且度日。

    她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现在凤悠然撞上了她这个刀口,她也一定会牢牢的把握住这个机会的。

    很快,乔承喜派的死士,就开始行动了。

    死士们行事,根本不需要选择在晚间,而是直接选择了在下午的时候。

    下午两三点时分,正好是人昏昏欲睡之时,防范最弱之时。

    死士很快进入了青阳少爷的别墅,悄悄摸了进去。

    死士们能力超级强大,青阳少爷别墅外围的下属,都没有抵挡住。

    此刻,刚刚吃过午饭不久,青阳少爷和凤悠然正在房间里午休。

    秋晚在自己的房间里午休。

    死士们摸进来,速度十分之快。

    到了青阳少爷的房间,竟然都没有被任何下属发现。

    青阳少爷敏锐地一惊,马上起身来,摸到了自己的匕首。

    凤悠然也跟着惊醒了,青阳少爷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放在唇上。

    凤悠然的眼眸里有一丝忧色。

    显然,有人这样摸过来,让她十分忧心。

    忧心竟然会有人可以避开那么多的下属,进入到房间这边来。

    而更为忧心的是,秋晚还在另外一个房间。

    要是这些人真的是非常厉害的高手的话,以秋晚的身手,未必能够抵抗。

    青阳少爷用眼神安慰了然然。

    他也有些奇怪,竟然有这样的人,摸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才被自己感觉到。

    而且听门外那细微到不可察觉的声音,他知道,这次来的这批人,还并不少。

    青阳少爷搂着然然,翻身下床来。

    此刻,另外一批死士赶去了凤飞飞的身旁。

    乔承喜自己就是漏网之鱼,深知斩草要除根的重要性。

    所以一批人去对付青阳少爷凤悠然和秋晚。

    而另外一批人则被派去了对付凤卿和飞飞。

    现在,这两批人同时行动,速度来得非常之快。

    所以现在,几乎是两面受敌。

    青阳少爷这边要应付这边的情况,一时也被压制得没有办法派人去应付飞飞和凤卿那边的死士。

    青阳少爷和凤悠然很快便和死士正面交上手了。

    一交手,青阳少爷就知道这批人的能力不弱。

    他自己可以应付,但是然然就稍显有点局促了。

    然然虽然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自保,但是大多数都是防御之法,而不是进攻之术。

    所以然然跟青阳少爷相比,显得要弱一点。

    但是现在不是防御的时刻,必须要进攻。

    因为只有进攻,才能腾出手来解决自己的危机之后,去帮秋晚。

    才能腾出手来安排人去接应飞飞和凤卿。

    飞飞和采夏还有叶豪正在外面玩儿得开心。

    三个人玩儿了一阵子之后,吃了午餐,正在草坪上玩闹。

    凤卿坐在不远处,鄙夷地瘪瘪嘴,跟着那个叶豪有什么好玩儿的?

    为什么飞飞和那个麻烦的女人看上去都那么开心?

    天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了,阳光正好。

    飞飞和采夏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地追逐,玩儿得特别的开心。

    叶豪买了两杯饮料给她们送过来,大声喊道:“采夏,飞飞,过来喝东西了。”

    飞飞和采夏忙跑过来。

    但是刚刚跑到半途,便有人影朝着这边飞过来。

    飞飞眼明手快,拉着采夏往后一退。

    那个人影便攻击到叶豪身上。

    飞飞大声喊道:“采夏,情况不对,赶快跟我躲!”

    凤卿听到了这边的声音,朝这边看过来。

    只见几道黑影正在跟飞飞和采夏缠斗在一起。

    飞飞尚且可以支撑,而采夏已经是独木难支了。

    她本来就是不懂这些的,根本没有办法做出有效的抵挡,若不是飞飞兼顾着她,她恐怕早就受伤了。

    凤卿顿时怒了,这些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找飞飞和采夏的麻烦?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凤卿的身影朝着飞飞飞过去。

    飞飞大喊一声:“小卿卿,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你保护采夏,我个头太矮了,护不了她。”

    凤卿说道:“原来你早知道我在后面。”

    “你隐藏得也太不专业了,我上午刚刚到的时候,就发现你也跟着到了。”飞飞一边应付身边的人,一边大声说道。

    “不是我的功夫太弱,是你的敏锐度又提升了。”凤卿说道。

    “那你干嘛不早点出来啊?我刚才差点被砍啊。”飞飞抱怨道。

    凤卿将采夏护在身后,对着飞飞说道:“敌人太厉害,我有些抵挡不住。我们需要撤!”

    飞飞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她也发现了这批人特别厉害,她说道:“撤,你护着采夏!”

    采夏指着叶豪,焦急地喊道:“还有叶豪学长,不要丢开他。”</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