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633 我心悠然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633 我心悠然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作品:霸气总裁,请离婚! 作者:糖水黄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633 我心悠然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凤悠然笑着说道:“你要学业不紧,就在这里留着玩几天吧。秋晚和飞飞见到你,一定喜欢。”

    “好啊好啊,我早就听说过他们了,我正想见见他们呢。”采夏开心地说道。

    她正要转身离开,想起什么,说道:“对了然然姐姐,这边的事情,拜托你不要跟我大哥说哦。”

    “怎么呢?我还正想跟他沟通一下,免得你以后被林大公子找麻烦呢。”凤悠然说道。

    “不是的,要是大哥知道了,我爸妈肯定也得知道。我为了念书的事情,跟家里人本来就吵得有点厉害,要是现在被他们知道我有这样的事情……家里一定会很担心的,而且一定会吵我让我回去的。”采夏低头说道。

    然然笑了:“那好,我什么都不说。你好好去玩儿。”

    采夏说了一声“谢谢然然姐姐”,才转身跑开。

    凤悠然笑着说道:“这叶豪喜欢采夏,采夏可是心头另外有人。”

    青阳少爷有些吃味地说道:“叶豪喜欢采夏,你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可是当年有人喜欢你,你却一点都不明白。”

    凤悠然笑笑地看着青阳少爷:“是吗?竟然有人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呢。”

    “小妖女,是不是昨天惩罚得不够?”青阳少爷抓住了她的手,低声,火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耳朵上。

    凤悠然红了脸。

    采夏一路跑着去了后花园,去找秋晚和飞飞了。

    秋晚和飞飞已经听然然说过采夏,现在看到一个唇红齿白的姑娘跑过来,不由心生好感。

    飞飞大声喊道:“采夏!采夏!”

    飞飞和采夏都是美国长大的,叫名字是十分惯常的事情,所以两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采夏看到飞飞,见她就是个缩小版的然然,十分漂亮大方,不由上前,拉住飞飞:“你就是飞飞啊,是然然姐姐的女儿对不对?我听我大哥说起过你和你哥哥,都说你们俩特别的乖,果然我大哥没有骗我呢。”

    飞飞笑着说道:“采夏,然然说你长得漂亮人又好,也是真的呢。”

    两个人虽然年纪不同,但是倒是颇为投缘,三两句话就说到一起去了。

    秋晚也跟采夏打了招呼,采夏见着秋晚,就跟青阳少爷的模样简直一模一样,不由感叹了好一阵子基因的强大力量。

    秋晚和飞飞都还挺喜欢采夏的。

    采夏长得漂亮,人又年轻,说话脆生生的,十分爽利,很对秋晚和飞飞的胃口。

    采夏笑着说道:“听说你们被坏人追着跑了一天一夜,幸好没事了,当时我都吓坏了。”

    飞飞一笑,说道:“其实也不算是被坏人追着跑了……而是啊,我们牵着坏人的鼻子跑呢。”

    采夏大笑起来:“不错不错,虽然你们年纪小,但是听说对付坏人很有一招。这一点,我真要向你们好好学习学习,免得被那些神大公子小公子的欺负了去。”

    “好啊。这京城里就是坏人多,一个个的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各种死乞白赖的……”飞飞也对这里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什么许少爷啊陈家小公子啊,都是仗着自己的家庭随便乱来的。

    采夏也是深有同感。

    话说她和哥哥也是出身于豪门巨贵之家,可是却从未有过想到用自己的权势去欺负人的。

    尤其是哥哥,不仅不会欺负人,还光荣地做了国际刑警,跟着墨少一起除暴安良。

    飞飞笑着说道:“采夏,你怎么会在c国呢?”

    “我啊,我是来学习的。在c国的大学里念护理专业的。我爸妈不是很同意呢。”采夏有些低落地说道。

    “干嘛不同意啊,虽然你的选择确实有些大材小用,护士专业也确实不需要你这么高的学历,不过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别人也不能阻止你啊。”飞飞说道。

    采夏噗嗤一笑:“你这个小不点,其实也觉得护士专业没有什么用处啊?”

    “我个人私心来说,确实是没有的。”飞飞正正经经地说道。

    “是啊,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不过我却也不只是是为了这个了……我只是为了圆我心中的一个梦罢了。”采夏跟飞飞很投机,两个人之间,竟然没有什么年龄的隔膜,说起话来,十分投缘。

    飞飞问道:“圆什么梦啊?”

    “我喜欢一个医生,从小就想在他身边……除了当护士,去帮他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采夏叹息一声。

    飞飞说道:“怎么没有其他办法?当医生太太啊,帮他生儿育女,安顿后方,不也是在他身边帮他吗?”

    采夏失笑,飞飞这个方法倒是确实说的没错啊。

    不过想起记忆中的少年医生,容貌清贵,无拘无束的,哪里会将他跟成家联系起来?

    说起来,她自己也有些忘记他的样子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当时又还太小了。

    飞飞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单恋了,说道:“那现在那医生怎么说?”

    “没怎么说,他小时候就嫌弃我丑……现在也不知道他见到我,会怎么说。”采夏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在手里拽来拽去的,十分纠结。

    飞飞“哦”了一声,然后跳起来说道:“那医生的眼光是有多奇怪啊?什么叫做嫌弃你丑啊?采夏,你是我难得一见的大美女了,又高挑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人恐怕是拍着队呢。那是什么狗P医生啊?趁早别想他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还能在他那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采夏被飞飞说得大笑起来,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这张小嘴儿甜得哦,真是让人心都化了。不过谢谢你的好意,我还就愿意等他那一棵歪脖子树。也不知道他现在结婚没有……”

    “啊?你是有多久没有见过你的心上人了?”飞飞简直是惊讶。

    “有……十三年了。”采夏记得很清楚。

    可是越清楚越是伤感。

    算一算,那时候眉飞色舞的少年医生,现在也差不多是二十七八的光景了。

    以他那样的风采相貌,喜欢他的人必定是拍着队的。

    现在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有意中人了,是不是又是结婚了?

    甚至更或者,他已经有孩子了。

    越想采夏就越是焦躁,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

    长在这个时候,一道清瘦的身影走过来了,远远地便喊道:“秋晚,飞飞!”

    飞飞忽然用胳膊拐了拐采夏,说道:“喂,采夏你看那边,那是小卿卿,我的舅舅。他也是医生哎。现在没有女朋友。长得也还不错,要不你考虑考虑他吧?”

    采夏微微拧眉,凤卿长得帅是确实的。

    但是她才不会喜欢凤卿。

    这个男人总是跟她斗嘴,说话也不好听,她才不要喜欢这样无聊的男人。

    她心目中的小哥哥,人又好,长得又好,才华满腹,一直都是她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至于当初小哥哥也总是骂她长得丑什么的,但是现在回忆起来,那些不好的地方,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记忆中只有他的好。

    好到采夏的心里,根本就不可能容纳得下别的男人。

    飞飞偏头看着采夏:“真的,你要不要考虑嘛?”

    “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不会忘记我之前喜欢的人……”采夏低声说道。

    凤卿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看到了采夏,他轻嗤一声说道:“切,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鸭子。”

    一个女人等同于五百只鸭子那么吵,所以采夏就等同于鸭子。

    采夏一听就生气了:“喂,你叫谁鸭子呢?”

    “当然是你了。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换一个吧。小胖子,饭桶,大麻烦,臭P虫,你选一个?”凤卿说道。

    采夏现在已经很苗头了,不过年轻嘛,脸上有点婴儿肥。

    在别人眼里,都觉得那是漂亮,是想也想不到的好。

    可是在凤卿眼里,就成为了小胖子。

    还有其他什么的,一个比一个难听。

    采夏气得脸颊红红,“你才是鸭子,小胖子,饭桶,大麻烦,臭P虫!你全家……”

    采夏本来要说“你全家都是鸭子,小胖子,饭桶,大麻烦,臭P虫”。

    但是一转念,这把然然、青阳少爷、飞飞和秋晚都骂进去了,只好闭口。

    凤卿一听笑得十分开怀:“小胖子,谁把你的嘴巴给缝起来了吗?要不要本神医帮你做个小手术啊?”

    “我再也不想跟你说话了!”采夏捂着耳朵,一脸嫌弃地踱着脚,背转身去。

    飞飞见凤卿欺负采夏,说道:“小卿卿,你够了啦。人家采夏又美又善良,哪里是你口里说的那些。”

    “飞飞你不可爱,帮她都不帮你舅舅。”凤卿说道。

    “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你要可爱你就该让着我们女生一点。”飞飞说道。

    凤卿不爽道:“你干嘛总是袒护她啊?我才是你的舅舅好不好?”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欺负采夏。”飞飞叉着腰说道。

    凤卿只好妥协:“那好,晚上跟舅舅一起出去玩儿。”

    “不去。”飞飞一口回绝了。

    她正在跟采夏进行女生之间的话题,才不要跟男人一起出去玩儿。

    凤卿看一眼秋晚:“秋晚我们一起出去玩儿。”

    “我也不去了。”秋晚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总之,他正在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比跟着凤卿出去玩儿有意义得多。

    凤卿有些挫败:“你们一个个的干嘛啊?今天是跟我杠上了吗?”

    飞飞想跟采夏继续一起玩儿,秋晚也有自己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跟着凤卿出去的。

    凤卿多次都喊不动,不由将目光落在了采夏的身上。

    这个女人真是太麻烦了。

    来这边住之后,不仅然然帮着她,秋晚和飞飞也向着她。

    完全将他这个亲人置之度外了。

    真不是受不了。

    他上前走到采夏身后,伸手扯了扯她的头发,采夏被扯痛了,回身来:“你干什么啊?”

    “你要在这里住多久?”凤卿抱着双臂问道。

    采夏有些不满意凤卿,说道:“我住多久也跟你没有关系,我是住的然然姐姐的地方,又不是住的你的地方。”

    “成,算你厉害。你的意思就是赖在这里不走了吧?”凤卿问道。

    采夏不服气地说道:“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你不想看到我的话,你去跟然然姐姐说。反正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说话?”凤卿也不爽。

    “那咱们最后谁也别跟谁说话!从现在开始,谁先破戒谁是小狗!”采夏说完,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大漂亮的眼睛看着凤卿。

    凤卿抱着双臂,将背留给采夏。

    采夏也背转身去,跟凤卿背对背。

    飞飞摇摇头,这两个人怎么还没有她成熟啊?

    她就算跟沈谨言吵架,可也没有他们这样的幼稚啊。

    正在这个时候,凤悠然安排人来叫他们一起去吃饭了。

    飞飞和秋晚一听站起来,飞飞拉着采夏的手,往饭厅跑去。

    凤卿也才大摇大摆地往饭厅里走去。

    晚上的饭菜特别的丰盛,然然为了款待采夏,还专门安排人做了几个符合采夏口味的菜。

    专门将菜放在她的身边,然然笑着说道:“采夏你这几天担惊受怕,都瘦了。多吃点。”

    “谢谢然然姐姐。”采夏开心地笑道,“然然姐姐你真好。可惜你已经结婚了,不然的话,你要是当我嫂子多好。”

    然然笑起来,想起柯皓哲那面瘫脸,她可受不了那样的。

    凤卿在一旁说道:“还瘦呢?再吃就要胖成猪头妹了。”

    采夏一听,就要反驳。

    但是想到谁先跟谁说话就是小狗,她勉强忍住了。

    然然给她夹了一筷子菜,说道:“别理会他,直男审美就是这样的。脸上R嘟嘟的多水灵。”

    “直男怎么了?青阳少爷要不是直男,能和你生下秋晚和飞飞吗?”凤卿说道。

    今晚大家都向着采夏,凤卿才是郁闷。

    飞飞白了凤卿一眼:“小卿卿你能多吃饭少说话吗?”

    看到凤卿吃瘪,采夏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笑话他。

    凤卿指着采夏,刚要说话,也想到了谁先跟谁说话就是小狗,只好端着碗,闷闷不乐地吃饭。

    飞飞笑着说道:“采夏姐姐学业要是不紧张的话,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吧。”

    “我除了过几天有期末考试外,这段时间倒是很闲。飞飞你之前来过这里吗?要是第一次来,我带你去几个好玩儿的地方,一定让你玩儿开心。”采夏已经念了一年多书了在这边,说起来对这边还是颇为熟悉的。

    飞飞开心道:“好啊好啊,我们俩投机,一起出去玩儿,一定好玩儿。”

    凤卿也想去玩儿,本来想说带着我一起,不过一看采夏的脸就来气,还是忍住了。

    飞飞和采夏一边说话,一边研究去哪里玩儿的路线。

    凤卿的筷子在饭碗里戳啊戳的,心中十分不爽快。

    然然给他夹了个J腿,说道:“吃饭吃饭!”

    凤卿才低头扒起饭来。

    说起凤卿年纪也不小了,不过少年心性非常重。

    晚上大家都睡觉了,他还想起白天的事情来,有些不爽快。

    他背着手,走到了采夏的门口外面,本来想要敲敲门的,可是也不知道进去能说什么。

    便只好转身回了房间。

    尚了床,想起采夏的脸,气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一瞥眼看到旁边有个鬼脸面具,是他上次从陈家小公子的人手里夺过来的,一直带在身边。

    他想了想,戴着面具,鬼鬼祟祟地翻到了采夏的窗口。

    他动作轻,很快就摸进了采夏的房间。

    采夏已经睡熟了,躺在床上。

    凤卿拧亮了夜灯,她也没有察觉,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闭上眼睛睡着了。

    要说采夏长得丑,就算因为审美标准不一样,那十个人恐怕也有九个人不能同意。

    采夏的母亲年轻的生活就是美人胚子,柯爸爸也是百里挑一的长相。

    柯皓哲就不用说了,除了是面瘫脸之外,长相是没有什么话说的。

    采夏自然长得就不差。

    只是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看着似乎有一点点胖。

    但是五官和脸型,都是没话说的,十分漂亮大气。

    从小到大,没少人追求采夏。

    不过采夏心里藏着有人,对谁都没有兴趣罢了。

    能跟叶豪学长有交情,也还是叶豪处处不停地制造机会的结果。

    她现在睡着了,眼眸闭上,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和柔顺的眼睑在一起,显得格外的温柔和美丽。

    凤卿低声道:“丑死了。”

    不过内心深处的审美还是告诉他,这个是美人胚子。

    他想了想说道:“人品不美,人就不美。”

    不过要说采夏人品有什么问题,他也说不出。

    采夏既没有瞧不起谁,也没有利用权势欺压谁,更没有做什么违反道德和法纪的事情,谈不上人品不好。

    凤卿又想了想说道:“胖死了。”

    可是其实也就是有点婴儿肥而已,是很少女的状态,不仅不丑,简直是嫩得能掐出一把水来。

    凤卿再次想了想,说道:“麻烦。”

    对,就是一个大麻烦。

    每次遇到她,都让他也跟着陷入麻烦里,真是很烦的。

    他伸出手去,在采夏的脸上,轻轻地揪了一把。

    这手感真是太好了,软绵绵,qq弹的,凤卿又捏了一把。

    采夏本来还正在做梦呢,被他一揪,一下子就疼醒了。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到眼前一个冒血的脑袋。

    那是凤卿之前从陈家小公子那边拿来的,现在套在脑袋上,本来就是准备吓采夏的。

    采夏一下子吓得跳起来,惊声尖叫起来:“啊啊啊……”

    她吓得不行,摸到床头的东西,就朝凤卿给打去。

    凤卿也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戴着头套呢。

    采夏手中接连扔过来的东西,除了枕头,手机,花瓶之外,还有镜子,化妆水,纷纷打在凤卿的身上。

    外面也热闹起来,听到了采夏房间里传来的声音。

    马上有下属冲了进来,发现一个戴着面具的怪物,都开始朝凤卿攻击。

    青阳少爷和凤悠然也被惊动了,纷纷赶过来。

    采夏因为反应太过剧烈,又十分害怕,虽然反抗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凤卿被人围追堵截,戴着东西,避之不及,忙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是我。”

    然然一听,忙喝退了下属,上前揭开那脑袋一看,哭笑不得地说道:“凤卿,你到底在干嘛啊?”

    “我……”凤卿站起来一看,见采夏已经在床上晕倒过去了,十分无辜地说道,“我只是捏了她脸一下啊。”

    “戴着那头套?”凤悠然简直无语。

    “谁知道她胆子那么小啊。”凤卿白了一眼采夏说道。

    凤悠然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凤卿,你该不会是喜欢她了吧?”

    不然的话,干嘛半夜跑到人家的房间里来,还去捏别人的脸?

    小卿卿感情开窍了?

    凤卿忙摆手:“nonononono,我会喜欢她?我喜欢她什么啊?又丑又麻烦的。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