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623我心悠然女人都是麻烦
    “怎么了?”听到他的笑声,然然娇声问道。

    青阳少爷听到她的声音,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秋晚和飞飞这真是……太操心了。”青阳少爷将手机递给然然看。

    然然扫了一眼,也是失笑:“这……没有想到两个人去野营,果然是没有闲着。”

    “这是孩子们体贴咱们,这个好意真是要收下了。”青阳少爷说道,“虽然有些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不过这乔承喜嫁的是个傻子,而不是残疾,这真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啊。之前C国去S国的时候,乔沐远将乔承喜嫁给这个王爷,就听说这是一个有些残疾的王爷。当初盛传是断了一只腿,所以很少出现在大家面前。竟然傻子。”然然有些好笑地说道。

    “我们这儿子和女儿,也不知道是继承了你,还是继承了我的基因……”话虽然如此说,却是深深的褒义,和掩饰不住的欣赏,青阳少爷再次轻声笑着说道。

    然然坐起来:“我就怕他们遇到危险。我来回他们,不要做这些事情了。”

    然然拿着手机,编辑了一串的短信。

    刚要点击发送,却被青阳少爷夺过了手机。

    “别发了。”他压住然然,将手机扔到一边。

    “太冒险了,虽然只是小王子和小公主在他们身边,但是谁知道那些伺候的人中,混入了什么人?”然然担心地说道。

    “既然总归是有风险的,那么何必要去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呢?”青阳少爷说道。

    “可是……”然然还是不放心。

    青阳少爷举高了她的双手,落下一吻:“我们也有俞策在那边。还有……那是我们的儿子和女儿,你对他们的自保能力,还会存疑么?”

    凤悠然这也是关心则乱,以前没和青阳少爷在一起的时候,她对孩子们反倒放得开一些。

    以前给了孩子们更多的自由,哪怕那个时候他们的年纪更小。

    可是自从有了家庭之后,她反倒有些束手束脚了。

    这方面,青阳少爷却有些像以前的她。

    她之所以变得现在如此这样,恐怕也是因为,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和全家团聚的感觉,让她舍不得轻易地去打破吧。

    她现在的洒脱,恐怕比之之前,已经足足减少了一半。

    现在她更多的,是一个妻子,是一个母亲的角色<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而不像是以前,她更多的是那个来去无踪的凤悠然,是那个为了保护文物不失而甘愿承担盗名的“凤卿”。

    青阳少爷腰身一沉,低声道:“然然……将这些事情放手给我,让我来操心,嗯?”

    然然的双手有些放松,低低应了一声:“嗯……”

    相比较以前的凤悠然,青阳少爷更享受现在的凤悠然。

    虽然不管怎么样的她,都是让他心心念念,难以忘怀的,心中最最疼爱的那个人。

    但是他还是希望,然然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依恋他,将什么事情都放手给他做。

    对整个家,和每个家庭成员,都多一份放不开。

    不要洒脱到连他都不要。

    飞飞和秋晚给青阳少爷发了短信后,半天也不见回应。

    飞飞嘀咕道:“爸比在做什么啊?怎么这么久都不回复啊?他是在怪我们?”

    “爸比不会怪我们的,然然才会。”秋晚望了望天,说道,“因为显然,然然现在已经不希望我们到处去冒险了。”

    “为什么啊?然然不也是跟着小卿卿冒险长大的吗?”飞飞不解地说道。

    “你是女人,都还不明白女人吗?然然现在嫁人了……能选择嫁人,本来也就相当于选择了稳定的生活。”秋晚煞有介事地说道。

    飞飞认真地看着秋晚:“哥哥你说得好有道理啊,我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所以然然不希望我们冒险,但是爸比却又未必了……他现在承担了父亲的角色,还在摸索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最近他对我们很开明的,希望我们可以到处历练……”秋晚真是很懂人心。

    这些变化,恐怕连然然和青阳少爷自己都未必能够察觉。

    他一一道来,竟然是贴切万分。

    恐怕没有人比他更看得透这些事情了……

    飞飞星星眼地看着秋晚:“哥哥你好厉害啊。那现在然然和爸比是不是打起来了……”

    “估摸是,所以爸比一定是在安抚然然。一会儿应该就能回我们话了。”秋晚笃定地说道。

    飞飞简直是对自己的哥哥五体投地。

    两个人去餐厅用早餐,正好遇到其他小孩子也都起来了。

    飞飞和秋晚一向都很自律,早睡早起,完全没有别的小孩子那样的娇惯。

    他们精神抖擞地坐在餐厅里,而像许少爷一流,精神萎靡地走进来。

    陈家小公子这种是为了面子撑着。

    景川和景欢看到秋晚和飞飞就跑上前来了,经过昨晚的卧谈,这相互之间的感情,可是更加的好了一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陈家小公子上前道:“小公主,小王子,我们一桌吃饭吧。我父亲从俄罗斯进口了一些鱼子酱过来……”

    “不用了,我们今天正想尝尝苏格兰海域空运过来的烤鲜鲨鱼呢。”景欢一口拒绝了陈家小公子,“凌晨3点钟现捕杀的,4点钟处理干净上飞机,7点钟到C国京城,腌制1个小时,这会儿刚刚上炭火呢……”

    不用说这苏格兰空运来的,也就只有青阳少爷能做到了,连时间和点都掐得这么精密。

    陈家小公子简直是脸上无光,被哽了一下。

    确实俄罗斯进口的鱼子酱在他们这群人中真算不得什么。

    不过这鲜鲨鱼还真没有几个人吃着过。

    所以相比之下,小王子和小公主不想跟他们一起吃,也是无可厚非的。

    陈家小公子真是没有面子极了,这一次这小公主和小王子本来是看在陈家的面子上,才来参加野营的。

    可是这最后的好处,似乎都被秋晚和飞飞给捞完了。

    正在这个时候,秋晚的手机才进来了青阳少爷的短信:“做得很好,注意安全。”

    被爸比赞赏了,秋晚唇角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来。

    男孩子嘛,总是视父亲为英雄的。

    尤其是青阳少爷这样的,是真英雄。

    秋晚早就见识过青阳少爷不少次匕首飞出的场景,对于爸比是相当佩服的。

    现在得到爸比的赞赏,自然而然是开心的。

    他偏头对正在说话的景欢笑了笑,景欢的整颗心都跳起来了,轻轻地低头。

    陈家小公子更是怒火不打一处来,虽然说大家年纪都还小,要说男女之情过早。

    但这陈家小公子向来有乃父风范,喜欢仰高踩低的,现下这小公主竟然看重秋晚,让他的心里窝着一把火。

    他刚要发作,许少爷苦苦地拉住他:“陈良宇,你要真这样,我可真的不跟你一起玩儿了。”

    “你怕那两个,我可不怕。哼!”陈家小公子狠狠地一甩手。

    不过话虽如此,他还是收敛了一点,打算慢慢地来跟他们算账。

    青阳少爷在床上抽空给秋晚回了短信,总算安抚住了然然的心。

    因为从秋晚和飞飞处,还得知了乔承喜掌管B市海关的事情,青阳少爷马上重新安排了一下安氏珠宝海关的货物的走向的问题。

    这一次,青阳少爷和然然都知道,秋晚和飞飞打听的事情,帮上大忙了。

    若不是秋晚和飞飞从侧面去打听到这么隐秘的消息,青阳少爷恐怕不会太将心思放在B市的海关处。

    安排完这些,青阳少爷重新投入到了然然的怀里,继续刚才未完的事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将然然一头青丝收拢在手中,青阳少爷低声喘息:“现在可安心了?”

    “才不。”然然狠狠一口咬他脖颈。

    “小妖女,看我不惩罚你。”青阳少爷狠狠压低身体。

    房间里倒是春色关不住。

    可是凤卿却有些不开心,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

    飞飞和秋晚不在,然然不理会他。

    他这日子过得也是有些无滋无味的。

    有心想去青阳少爷的房间里搞点破坏吧,又怕打不过青阳少爷,只好算了。

    站起来,理了理衣襟,好歹还是出去喝酒的好。

    至少在这京城,别的没什么好的,好酒还是有的。

    他生平又不喜欢女人,也就只有喝酒这个爱好了。

    优哉游哉地出门,打算找酒喝去了。

    京城里好酒虽多,但是也要找到好的去处才能喝上好酒。

    陈常在给凤卿是介绍了一家好酒店的。

    这陈常在,打着安氏珠宝的主意,其实已经打定了安氏珠宝的人死光,他自己接手安氏珠宝的。

    毕竟年年只是从安氏珠宝得供奉这种事情,已经让他觉得越来越不满足了。

    尤其是拿了安氏珠宝的供奉,还要为安氏珠宝出力这种交换,让他十分的不爽。

    只有自己掌控这偌大的安氏珠宝,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这个世界上,太过饕餮的胃口,会坏了肠胃。

    什么事情都有微妙的平衡,陈常在却不甘心于此。

    所以他将凤卿介绍来了这家客人非富即贵的酒店里来喝酒,巴不得情商低的凤卿,多少得罪几个客人才好。

    这样,他才好将凤卿拿捏住,掌握在手心里。

    凤卿听说这边有好酒,便迫不及待地来了。

    他一走进来,便看到好多人都在品酒。

    这里面不乏京城里的公子哥儿之类的。

    这里是正规的酒店,没有什么太多的乌烟瘴气的东西。

    但是并不是完全没有。

    权势笼罩的地方,总是会有人,将权势拿来当做获取一切的武器。

    凤卿坐下,说道:“拿我昨天存的那瓶酒来。”

    侍应生马上就去办了。

    正坐下,听到旁边两三个公子哥抓住一个女孩子的手说道:“喝了这一杯,让你走就是了,又不是说不让你离开对吧?”

    “你们放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一个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传过来。

    凤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边,只见在那个几个公子哥中间的是,一个模样好看的女孩子,双眼皮大眼睛,十分灵动。

    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

    在哪里见过呢?

    凤卿一时也想不起,便收回了视线。

    但是那边的声音却越发的嘈杂起来了。

    尤其是那几个公子哥,言语明显的污秽起来:“你说你看中了我们哥几个中的哪一个吧?或者要不……今晚把我们哥几个一起上了?”

    那个姑娘满脸的难堪,咬咬唇,使劲地抽出自己的手来,却被一个公子哥给压在了身下。

    她惶恐不安地惊叫“救命”,可是四周的人都悠闲地喝着酒,又谁会去施以援手呢?

    凤卿微微眯了眯眼眸,站起来,刚好自己昨天存的酒也到了,拿起酒瓶,当头就一瓶酒朝着那个公子哥儿倒了下去。

    那个公子哥儿“啊”了一声,自然而然地松开了那姑娘。

    转头来,愤怒地看着凤卿:“你干什么?没长眼睛吗?没有看到小爷是谁吗?”

    “当然看到了……你不就是那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凤卿慢慢地说道,那公子哥儿听到他这样说,脸上微微好转,“……禽兽吗?”

    凤卿话一出口,那公子哥就恼了,当头一巴掌打过来。

    不过还没有打到,就发现自己的手跟中毒了似的,黑中带青,青中带红,一下子缩了回来,吓得哇哇大叫。

    其他几个公子哥忙围上去看。

    凤卿懒得理会他们,抓起这个姑娘的手,直接出了酒店。

    他将她带到门外,姑娘刚刚开口,他制止了她:“别跟我说话,也别谢我,你哪儿来的,哪儿去……你可别指望我管你啊。”

    “你是凤卿神医吧?”姑娘开口说道。

    “嗯,正是我。”被恭维了,凤卿整理一下衣襟,满是得意。

    看来,自己的名气还不小嘛。

    “谢谢你,凤卿神医,我之前见过你的……”姑娘开心地说道。

    凤卿摆摆手:“好了好了你走吧,浪费我的那瓶酒,正好也只有一半了,我也不找你算钱了。”

    “凤卿神医,我……”姑娘还想说什么。

    凤卿心头嘀咕,女人果真是很麻烦的动物啊,真是不知道青阳少爷和沈凉墨这些人为什么要找虐啊。

    他挥挥手:“走走走,圆润点地离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圆润点离开就是委婉的“滚”字了。

    “其实凤卿神医,我想请你帮个忙……”姑娘开口恳求道。

    凤卿好暴躁:“我刚才已经帮了,快走吧,走走走。”

    那个姑娘只好闭了口,委委屈屈地站着,但是还是不死心地说道:“凤卿神医,我叫柯采夏,是柯皓哲的妹妹,不是那种会随便缠着人的人……”

    “哲少的妹妹?”凤卿反应过来。

    是说感觉在哪里见到过一般,原来是上次在苏格兰见过。

    那一次,柯采夏好像只有十七岁。

    现在应该是十八岁到十九岁之间了,所以凤卿自然是认不出来。

    而采夏那次见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蒙着头脸,上次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不过采夏在哲少的房间里见过凤卿的照片,凤卿倒是很好认出来的,清贵又高傲,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清俊。

    不过他好歹还是跟哲少有点交情,说道:“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是医生,给人的小狗治病的时候,小狗死了,那家人将他关起来了……呜呜,我找不到人帮忙……”柯采夏说到这里,带着哭音。

    凤卿嘴一撇:“兽医就兽医,跟医生差别很大的好么?拜托你别混为一谈。”

    “我今天就是想去求那家的少爷放过他,我们愿意赔偿损失的,可是他们却……”柯采夏低着头说道。

    “麻烦。”凤卿现在满脑子都只有这两个字。

    “凤卿神医……”柯采夏低声求恳。

    “麻烦!”凤卿不耐烦地说道。

    柯采夏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刚才帮我,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别的事情的。”

    她走出了几步,凤卿叫住她:“回来回来回来!”

    “凤卿神医!”柯采夏双眼放光,以为凤卿要帮她。

    “你不是有哥哥吗?还有家人对吧?”凤卿问道。

    “是啊。可是现在不方便请他们帮忙,而且远水救不了近火。”柯采夏也是不得已,才想请凤卿帮忙。

    凤卿听完情况,哦了一声,说道:“你可以走了。”

    他情商之低,也是无人能及。

    柯采夏见他没什么要说的了,只好转身离开。

    但是那群公子哥却趁刚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窝蜂的带着人追了出来。

    直接朝着柯采夏追过去。

    凤卿没办法,只好开着自己的车,上前岔开那些公子哥,将柯采夏带上了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柯采夏有些感激,凤卿不耐烦地说道:“要不是看在哲少份上……我简直是不想搭理你,简直是麻烦中的麻烦。”

    柯采夏委屈地低着头,凤卿又说道:“下次离我远点啊。”

    “我这一次又没有求你救我。”他的不耐烦,终于让采夏也有点不开心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凤卿这样不停地说采夏,说得采夏也是不高兴了。

    “那你倒是下去啊,你这么能耐你怎么不下去呢?”凤卿一踩油门,“那些公子哥儿虽然都不咋样,但是大家一起上,想必滋味也是快活的……”

    采夏咬唇,一巴掌扇在凤卿的脸上。

    凤卿恼道:“你够了啊,要不是看在哲少的份儿上,你以为我想搭理你吗?”

    “不用你搭理了,我会自己解决。”采夏咬着唇,不想再跟凤卿说话,拉开车门,就要下车。

    可是后面的公子哥却追了上来。

    凤卿不等采夏开门,一踩油门又朝前冲去:“你以为小爷是吃素的,你想搭理就搭理,不想搭理就算了吗?”

    “喷”一声,柯采夏的安全带刚刚解开,被重重地撞在车上,撞了一个大包。

    柯采夏也有点生气了:“那你到底要怎样啊?”

    “看小爷心情。”凤卿一边飞快地开着车,一边跟柯采夏斗着嘴。

    上次苏格兰见面,凤卿被沈凉墨整得包着纱布几天几夜,相互之间没有说过话。

    这一次,凤卿和柯采夏果真是一见就吵起来。

    凤卿的话,每一句都气得采夏要吐血。

    采夏原本心头对他还有个挺好的印象的。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大哥说凤卿什么医术好人品好的事情,简直是骗人。

    车子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青阳少爷的别墅。

    柯采夏有些恼:“我说了几次放我下来,我并不想跟你回来的。我还有事情要办!”

    “你自己上了我的车,现在倒怪起我来了?”凤卿一下子锁上车门,“那好,要算就从头算起吧,刚才救你,我用的那半瓶是八三年的赤珠霞,先赔我这个吧!”

    柯采夏被气得笑了:“是要将酒拿来,才放我离开吗?”

    “对,我就是这么认真的人。”凤卿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小妮子,简直就是大写的“麻烦”两个字。

    简直是气死他了,他发誓以后才不会救这么麻烦的人。

    这些麻烦,就是应该被消灭掉才对!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