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571 我心悠然 交付
    屋檐下水流如注。

    真是夏天的脸,说变就变。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已经是雨如瓢泼。

    凤悠然站起身来,没有想到雨会下得这么大。

    回头,青阳少爷已经伸手,帮她剥起了龙虾,他的样子很专注,好似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的手指非常长,非常漂亮,却也非常有力量感。

    凤悠然自己吃虾,总是剥得不够漂亮,只是到勉强可以吃的地步。

    而青阳少爷就不同,他剥出的虾肉非常完成,而且非常漂亮,放在凤悠然的盘子里。

    凤悠然吃虾,一直喜欢蘸醋和姜末,青阳少爷拿好虾,蘸好递给凤悠然。

    凤悠然迟疑了一下,接了过来,轻声说道:“有劳青阳少爷了。”

    “坐下吧。外面风大雨大,你不用愁着回家,何不把东西吃完再说?”青阳少爷淡淡地说道。

    凤悠然一想也是,她一向也不惧怕什么,就算留在这里住一晚,也没有什么。

    低头将虾吃了,刚刚抬头,青阳少爷又是一只虾递了过来。

    虾的味道非常新鲜,又是凤悠然喜欢的口味,这几天东西都没有怎么吃好,青阳少爷递过来,她就大口吃了。

    见她吃得很开心,青阳少爷不由勾起唇角笑了笑,待她吃得差不多了,他才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凤悠然吃饱了,却望着窗外的雨帘发呆。

    每次下雨的时候,总是会让她想起太多的事情,思绪也有点紊乱。

    青阳少爷停下刀叉,目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在猜测,她心头的思虑。

    “少奶奶,我让人帮你铺床收拾客房吧。”管家实时出现,站在凤悠然身后,又是恭顺,又是带着笑容。

    凤悠然想了想,也好,虽然订婚的消息发布了,但是外界现在也肯定在猜测她和青阳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留在这里过一夜,会让很多看笑话的人闭嘴的。

    何况这么大雨,想走也一时未必走得成。

    她点头道:“那就有劳管家了。”

    “这是应该的,少奶奶不必客气。”管家十分恭谨地退下了。

    她回头,感觉到青阳少爷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她点头道:“我要去客房休息了,晚安,青阳少爷。”

    适应了刚才的尴尬后,她又有些洒脱利落的样子了,对着青阳少爷笑了笑,便去了管家安排的客房。

    青阳少爷也没有挽留和阻止她,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

    客房里,浴缸里早已经有备好的热水,衣物都是全新的,沐浴露和洗头护法的,全部都是她平常用的牌子。

    看得出来,青阳少爷是认真安排过的。

    凤悠然唇角上带上了清浅的笑意,拿起来衣服一看,竟然连尺寸都合适。

    显然,青阳少爷夜里在她房间里呆了的这几晚,并没有闲着。

    她摇摇头,心里微微有些暖。

    经历过这几天的事情,她确实有些疲累了,确实想要好好的泡个澡。

    将自己放进满是热水的浴缸里,凤悠然舒服地叹息了一声。

    热水顺着浴缸流出去,热气一层层的缠绕上来,让人身心放松,十分满足和舒适。

    这一阵子一直忙着家中的事情,已经好久没有安安稳稳地泡个澡了。

    凤悠然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细腻的泡沫和清香的玫瑰花。

    将头脑放空,什么都不去多想,只想贪恋这一刻的温暖和舒适,也享受这难得的宁静时光。

    热水舔舐着她细腻的肌肤,将热源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她的身上,包裹着她,也滋养着她。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身影从窗户外面,翻身进入了凤悠然的房间。

    虽然凤悠然是在放空状态,但是毕竟是在别人的家里。

    她马上察觉到了异常情况,警觉问道:“谁?”

    应该是青阳少爷,因为只有他才翻窗翻成了习惯,总是来无影去无踪。

    但是却又并不太像,脚步声和走位的声音,都不是青阳少爷惯常的样子。

    她也觉得青阳少爷不会这么无聊,此刻来偷袭。

    凤悠然马上随手套好浴袍,从热水里站了起来,闪身到了暗处,伸手将浴室里的灯光全部关掉。

    黑影靠着窗户,朝凤悠然的方向摸过来,突然掏出枪来,一发子弹直接射击过来。

    子弹是安了消音器的,只发出了非常细微的声音。

    来得非常突然,凤悠然堪堪避过,子弹射入了墙壁之中。离她只有一寸之遥。

    看来,是有人闯入了青阳少爷的住所。

    他的住所里全部都是人,而且身手都不弱,却有人闯了进来,这个闯入者,不可谓不厉害。

    不过也是因为今晚突然的大雨,给了黑影可趁之机。

    凤悠然连番几次闪避,黑影已经是连开几枪,不过都没有碰到凤悠然,只是全部打入了墙壁之中。

    但是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凤悠然现在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黑影又离得远,她根本就一时没有办法解决他。

    何况黑影有拿着枪的优势,随时可以朝她射击。

    一时之间,完全是敌明我暗,敌强我弱,凤悠然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想着办法。

    凤悠然身形突然一动,在屋里轻快地窜动起来。

    随着她身影的移动,很快将所有的灯光全部关掉,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谁也看不见谁。

    黑影便失去了优势,拿着枪一阵扫射。

    “然然?然然你睡了吗?”门口传来声音,是青阳少爷,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像是只是来串门聊天,不像是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他在外面,并没有发现黑影,但是总隐隐感觉到不对,便来到了凤悠然的房间门口。

    他并没有表现得很焦急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询问,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凤悠然微微拧眉,他这个样子走进来,不就是活活的成为了黑影的靶子吗?

    但是她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青阳少爷已经自己推开门,走了进来。

    凤悠然因为黑暗的掩护,可以顺利地躲过黑影,她躲在暗处,一时之间黑影根本找不到她的位置。

    但是青阳少爷是在门口,目光非常大,要避开黑影的子弹,非常困难。

    就在青阳少爷打开门进来,黑影的子弹朝着青阳少爷发出的时候,凤悠然来不及多想,毫不犹豫地飞身扑了过去,顺势一拉一带,将青阳少爷带到了地上,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与此同时,青阳少爷的匕首也已经丢了出去,直接命中那人的咽喉部位,只听到一声重重的声音,那黑影已经应声倒地,从窗户的位置,倒入了后花园里。

    顿时,房间里的灯全部都打开了。

    房间里重新陷入了一片静寂,好似刚才的黑影,从来未曾出现过一样。

    外面响起了一片嘈杂声,显然,青阳少爷的下属,知道了家中进入了来历不明的人,开始排查了。

    花园里,整个别墅里,到处都是下属们的声音,和着雨声,在这寂静的雨夜里,显得格外的嘈杂。

    青阳少爷和凤悠然滚在地上,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才停了下来。

    青阳少爷抱住凤悠然,急切问道:“然然,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凤悠然忙问道,他刚才来得突然,也不知道子弹有没有射中他。

    “我也没事。”青阳少爷说道,伸手在凤悠然身上捏了一遍,发现没有中枪,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这一刻,都在为彼此的安全担心,凤悠然也没有抗拒被他检查身上是否有伤口。

    刚才的那一刻实在是太艰险了,不管是对于青阳少爷来说,还是对于凤悠然来说,都是在千钧一发之间。

    尤其是凤悠然,在看到青阳少爷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她根本没有顾忌自己是不是有危险,就直接扑了过去。

    到现在发现彼此都没事,她才感觉到一阵后怕,手心里都捏出了汗水。

    其实青阳少爷不是贸贸然闯进来的,他完全是有备而来。

    原来,刚才他也在浴室里的时候,就有黑影闯入了进来,他和凤悠然面临同样的危机。

    不过他是在自己的房间,武器顺手,比凤悠然有优势的多。

    他比凤悠然先解决掉了黑影,知道凤悠然的房间里,也并不安全,马上就赶了过来。

    听到有轻微地动静,他马上就知道凤悠然处于危险之中。

    凤悠然是女孩子,手中没有武器,想要像他一样解决掉黑影,肯定要困难一些。

    他知道安排人来围住房间,也并不明智,只会让凤悠然陷入更大的危机。

    还不如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直接敲凤悠然的门。

    这样,黑影一定会直接朝门口他的位置开枪。

    只要黑影开枪,他就能确定黑影的方向,黑影开枪的同时,他就直接将匕首挥出去。

    以他的身手,想要做到后发先至,是有接近百分百的把握的。

    事情果真如同他想象的那样,确实他也全部做到了。

    只不过,跟他想象的略有不同,凤悠然竟然奋不顾身地直接朝他扑来,就是为了避免他受伤。

    此刻,凤悠然刚刚从浴缸里出来,穿着的浴袍早就松开了,青阳少爷也只是随手套了一件浴袍,也完全松开了。

    而里面,都是因为正在洗浴,什么都没有穿。

    两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就更是散落得彻底。

    但是却是直接地抱在一起,不仅裸裎相对,更是几乎百分百贴合了。

    凤悠然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软得起不来了,她几次想要撑着爬起来,都重新跌倒在了青阳少爷的身上。

    将青阳少爷压得痛得皱眉。

    “放开我!”她娇声呵斥道。

    “嗯。”青阳少爷虽说是应了,可是手却不停大脑的使唤,反倒紧紧地将她抱住了。

    凤悠然还要再乱动,青阳少爷一个翻身,将她压住了。

    凤悠然脸上滚烫:“你……!”

    “已经放不开了。”青阳少爷的声音嘶哑得可怕,那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将他快要逼疯了。

    凤悠然想要推开他,刚才她在上尚且推不开,何况现在他在上了。

    “你起来!”她也是思维有些涣散,好不容易才集中了注意力,将这句话完整地说出来。

    “然然。”青阳少爷眼眸都已经有些发红了,显然已经是极力隐忍。

    但是根本没有办法忍受。

    凤悠然还要再说什么,他又低声唤道:“然然。”

    凤悠然的唇被他堵上了,吻来得炽热而缠绵,她几乎已经完全无法动弹,脑子里也全部都是乱的。

    “然然。”他含糊不清地低声呼唤她的名字。

    外面有嘈杂声,还有很大的风声和雨声。

    让凤悠然,又想起了当初的那个雨夜……

    青阳少爷的声音,非常非常的好听,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让她如同快要进入梦境,快要睡着。

    如果说之前,她对这段感情,都还有些不知道怎么相处,刚才在看到他面临危险的时候,她竟然可以丝毫不作考虑地去扑倒她,内心早就已经给出了她自己没有做出的答案。

    “然然。”他再次轻声呼唤,期待她为他绽开,盛放。

    凤悠然闭上双眸,手指松开,不再抗拒水到渠成的结果。

    如果朝阳下,含苞的鲜花,因为露水和阳光的滋养,而慢慢地绽放开,自己最美的花朵。

    让花期,也为这阳光,增加了春意的美丽。

    “然然。”青阳少爷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嘶哑的声音,就在耳边。

    她修长的双臂,勾住了他的肩膀。

    负二十三厘米的距离,让她几乎吃不消,屡屡皱起了眉头,完全不知道怎么接受。

    青阳少爷轻抚她的眉头,吻掉她的眼泪。

    她无助而无措的样子,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眼眸里,让他更是充满了珍惜和宠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声和雨声交替,可是却没有什么声音能够在他们的耳边留下印记。

    因为他们的耳边,只有彼此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下属急匆匆地推开门,大声喊道:“少爷,您没事吧?”

    刚刚推开门,青阳少爷翻身将凤悠然全部裹在自己的怀抱里,低声吼道:“出去!”

    下属刚刚推门的时候,就已经大约看到了点什么。

    呆了一呆,听到青阳少爷的吼声,他顿时脸色苍白,忙不迭地滚了出去。

    明明知道青阳少爷和凤悠然单独在房间里,他还大大咧咧地闯进来,他自己也是根本没有想到过这样的情况。

    心头不知道,到时候青阳少爷会如何对待自己,毕竟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他做得太过了。

    下属将青阳少爷的门关好,到了客厅里,跪在客厅里,不敢多说话。

    曾经青阳少爷的脾气非常大,规矩也特别多,他外表优雅,但是内里,却是容不得人丝毫的忤逆和得罪。

    这个下属战战兢兢地跪在客厅里,等待着青阳少爷的惩罚。

    而凤悠然,被下属撞见,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再洒脱利落,也毕竟才第二次经历这种事情,第一次的印象还很模糊。

    才第二次就被人撞见,也有女孩子的娇羞,咬着唇,根本不敢睁开眼睛。

    只感受到身下的长毛地毯,非常的柔软和舒适,柔得像羽毛一般的,轻轻地托着她的肩背。

    而身上,则是完全两个极端。

    青阳少爷低声道:“然然。”

    凤悠然根本不敢应他,闭着眼睛,装鸵鸟。

    青阳少爷疼爱地笑了笑,这个小女人,平时那么洒脱利落,在这种事情上,竟然会如此的害羞。

    他轻声低语道:“然然,我好喜欢这样。”

    凤悠然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下属在客厅里,一直跪到清晨的到来,也没有见到青阳少爷下来。

    他十分担惊受怕,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照旧一直跪着。

    别说他一夜没有睡了,就是凤悠然,一整晚也没有睡过。

    在青阳少爷瞥见时钟到了清晨五点,才意识到凤悠然也需要休息,才放开了她,将她抱到了床上。

    凤悠然本来就累极,到了床上,温柔的床被将她包裹,她干脆什么都不想,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青阳少爷在她身旁,搂着她,从未想过,自己在她心里其实竟然如此重要。

    她在他这里,意义也非常重大。

    但是经历过这一夜,无疑有更多的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而这变化,是他乐于和欣然接受的。

    凤悠然在他怀抱里,睡得很甜,不是她生病的时候晕过去的那种熟睡,而是毫无负担的,毫无担忧的睡着了。

    她脸上肌肤特别的红润,长睫平静,在眼睫下留下一道浅浅的阴影,让他忍不住轻轻用手触碰了一下。

    凤悠然动了动,却没有醒来,只是翻身重新寻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继续睡着。

    青阳少爷也不忍再打扰她,便自己也合上眼眸,浅眠了一会儿。

    不过他只是浅眠补充了一吓体力,并没有真正的多睡。

    因为昨晚发生了有人突袭的事情,他也不可能能放心的睡着,马上起身,到了客厅里。

    意外地看到客厅里跪着一个下属。

    青阳少爷稍微思虑了一下,想起这是昨晚闯入客房的下属,轻轻皱眉。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双腿优雅地叠交在一起,手指放在了唇角上。

    虽然是坐着,但是自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下属忙低声说道:“少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你看到什么了?”青阳少爷对这个下属,其余的倒没有什么,如果他看了然然,那就是罪不可恕。

    下属一下子呆了,其实他刚才急匆匆地闯进去,什么都来不及看,又哪里看到了什么?

    还来不及看到什么,青阳少爷就已经将凤悠然全部遮挡了,他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我看到了你,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清楚。但是我擅自闯入确实是重罪,我愿意认打认罚。”下属低头说道。

    青阳少爷扫了一眼他的神色,谅来这个下属也不至于说谎,何况他刚才的动作非常快,根本就不太可能给人看到然然。

    而且今晚他夙愿得偿,心情正好,也不至于去惩罚一个极尽职责办事的下属。

    “起来吧。”青阳少爷淡淡地说道。

    这个下属简直是难以置信,虽然说青阳少爷现在的脾气确实比以往好了很多,但是好到现在这样,什么都不计较,却也还是首次。

    他不由看了一眼楼上,真的是有了少奶奶之后,少爷的脾气变得好多了。

    “谢谢少爷,谢谢少奶奶。”下属的腿跪麻了,趔趄了一下才站起来。

    接着,把昨夜有人闯入的事情汇报了一遍:“来了四个人,已经全部被击毙了。其中两个是您亲自动的手,另外两个是兄弟们一起动手的。对不起少爷,是我们防守不力……”

    “不关你们的事。”青阳少爷挥手,打断了他,昨晚要不是因为那场雨,也不可能出这个乱子,何况他的敌人,一向都不少,“加强戒备。”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