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526我心悠然日久生情
    凤悠然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飞飞和秋晚已经睡熟了。

    两个小奶包面容上写满了恬静,唇角微微勾起还带上了笑容,人家都说,小孩子梦见在花园里行走,就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她多希望,他们可以一直在花园里行走。

    看着秋晚跟青阳少爷如出一辙的头发和面容,凤悠然还是有点担心,担心这件事情迟早被人发现。

    这样的事情,是她不想见到的。

    本来孩子是需要父母双方都在,才可以最大限度的无所缺失的。

    但是现在两个小奶包的状态,真的不需要了。

    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会失去他们两个。

    她是绝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要是到时候他要抢走两个小奶包,或者说两个小奶包要面临选择的难题,那还不如从来不让所有人知道。

    想到这,她下定了十足的决心。

    她除掉衣服,舒舒服服地淋浴了一个热水澡,才裹着浴袍坐回梳妆台前。

    这个时候,她才有空打开青阳少爷给她的视频。

    视频很短,就几分钟而已,是今天新闻发布会上,水果自助餐区的画面。

    安家对于安保做得非常好,但是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珠宝区,以防当时皇冠被盗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整个会场上,水果自助餐区的监控,是有盲点的,毕竟宾客们也不希望自己吃东西的画面,还被尽数录入监控视频。

    所以今天的事情发生后,没有当时的监控画面。

    而且,就算拿到监控画面,画面上也不一定能够指示到底是谁是罪魁祸首。

    不过,青阳少爷给的视频,却很完整。

    看样子,是他从另外的角度拍到的。

    视频上显示的,伤害许少爷的,不是凤秋晚和凤飞飞。

    凤悠然也本来就知道,不可能是他们任何一个。

    两个小奶包在事情发生的时候,都在一旁吃水果,飞飞坐在高高大大的椅子上,怡然自得地甩着双腿,秋晚则很体贴地帮她擦嘴。

    然后一个男人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伤到了许少爷,然后迅速消失在了视频里。

    不过马上,画面一转,青阳少爷拍的另外一个视频里,就出现了这个人走到了珠宝区的画面,走到珠宝区的时候,他的眼神,迅速地跟另外一个人交接了一下。

    这个眼神很快,一闪而过,要是不特别注意,肯定没有办法察觉到,甚至要抓拍下来更难。

    这个眼神交接后,伤到许少爷的男人就马上溜出了门口,不复再见。

    和这个男人眼神交接的那个人,是安千桦。

    跟安千承一直以来,为了争夺安家家产,拼尽了努力的,安家上一辈的小姐,安千桦,安潇潇的母亲。

    通过这个眼神,凤悠然和青阳少爷都能肯定,主事者肯定是安千桦无疑了。

    但是却不能作为有效的证据,向所有人证明,这个男人是安千桦派去的。

    就算是法庭上要定罪,也是不可能仅仅凭借这样一个小小的视频中抓怕到的眼神,就盖棺定论的。

    所以青阳少爷才没有把这个视频给别的人,而是给了凤悠然。

    让凤悠然知道,这件事情跟安千桦脱离不了关系。

    这个是青阳少爷提醒凤悠然,安家到底是不太平的。

    凤悠然心下明白,这个情,她不领也得领了。

    毕竟,青阳少爷这个提醒,还是有些作用的。

    只不过,她不可能把这个视频拿出去,尤其不能拿去给安老爷子看。

    这么久以来,凤悠然比其他任何人都清楚,内部发生了矛盾,安老爷子是不会用雷霆手段解决的,他最可能做的,还是息事宁人。

    毕竟都是他的骨肉,他也不可能下定狠心,将谁往死里整。

    不过让安家和高级议员家化解了矛盾,这个情凤悠然是不会承青阳少爷的。

    他倒好,动动嘴巴,上下嘴唇一碰,就要卖她个人情。

    最终还不是要她亲自动手来收拾残局。

    就算没有他动嘴巴,她也大可以找到高级议员,来解决这件事情。

    凤悠然在心里吐槽了两分钟,将视频收好,暂时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她猜想,安千桦本来想借这件事情,将她彻底踢出安家,不再获取安老爷子的信任。

    但是让安千桦没有想到的是,凤飞飞的手串早就被安可玉拿走了,这件事情,反倒把安可玉整得很惨。

    看起来,安千桦和安潇潇一样,都是很有心计的人。

    安太太和安可玉一向都是坏在明处,这个安潇潇和安千桦,则是坏在暗处了,表面上对她和两个小奶包,没有任何反对,安潇潇还经常出来当好人,带着两个小奶包玩儿,东西什么的也没有少送,在安老爷子面前还博得了大度的名声。

    但是骨子里,却是比安太太和安可玉还要难对付一点的。

    也难怪这么些年来,安千桦可以招婿入赘,也可以始终在安氏珠宝,占有一席之地。

    最难对付的,倒是这种人了。

    这件事情确实是安千桦出手的,她一直隐忍不发,本想一举将凤悠然扳倒,踩在脚下毫无还手之力的。

    但是她没有想到,重拳出击,竟然打了个空。

    明明早晨出门的时候,她还再三确认凤飞飞手上戴着那条手串的。

    但是事情发生之后,竟然着落在了安可玉的身上。

    但是不管如何,竞争对手少一个,是一个。

    安千桦确认自己这件事情做得天衣无缝,现在归罪到安可玉的头上,也算是没有白做这件事情。

    她下手很狠,可不会像安太太和安可玉那样,瞻前顾后,迟迟无法完成既定目标。

    但是她表面上又不会像安太太那样,错漏百出,一向都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这次的事情,就算有人怀疑她,但是只要没有百分百无误的证据,谁也奈何不了她。

    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安心地吃着燕窝粥,美容养颜。

    见到安潇潇进来,她笑着说道:“听说,青阳少爷向你示好了?”

    安潇潇脸上出现了一点扭捏的神情,说道:“今天青阳少爷出口想帮,化解了安家和高级议员家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得不可开交,真是帮了我们不少的忙呢。”

    “这青阳少爷是看在你的份儿上了。”安千桦很是笃定地说道。

    不光是她,安老爷子,其他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试想,青阳少爷跟安家其他人都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连面见都没有过,唯有安潇潇亲自拜访过青阳少爷不说,还获赠了青阳少爷的礼物。

    这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了。

    今天青阳少爷在最乱的时候出口帮忙,一定是看在安潇潇的份上。

    安潇潇脸上浮现出一丝娇羞:“我也没有想到,他会出现,甚至帮忙呢。”

    安千桦笑道:“不管如何,你和他今天这个存在感是刷出来了,大家也都知道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我会的,妈咪。”安潇潇点头答应道。

    “青阳少爷龙姿凤章,是苏格兰难得的青年才俊,放眼我们C国整个国家,也未必能够找得出一两个男人,风采人品可以和他媲美的。既然他已经有意,你就可以和他走动走动了,早点把这个事情确定下来。”安千桦十分高兴,内心也十分自得。

    青阳少爷没有父母长辈,以后要是跟安潇潇结婚了,那还不得一切都以安家为重?

    有青阳少爷想帮,安潇潇和她安千桦在安家的地位,完全可以确立下来了。

    到时候只要青阳少爷稍动谋略,安家的财产,何愁不到手?

    母女两个想到未来的美好前景,不由相视一笑,非常满足。

    次日,凤悠然就揉着惺忪的睡眼,到高级议员下榻的酒店,为许少爷整治了。

    凤飞飞闲得无聊,闹着要一起去,凤悠然便答应了。

    秋晚因为要练字,早就气定神闲地坐在桌前写字了,凤悠然就没有打扰他。

    到了酒店,高级议员还是早早就迎了出来,态度很客气。

    凤悠然去给许少爷检查了一遍,确定三天后做手术。

    高级议员满脸的高兴,凤悠然开了一个单子,让高级议员和太太去采购药品。

    其实根本不需要采购那些药,她见他们夫妻俩都绕在一边,除了担心还是只有担心,对孩子的伤口反而不好,故意让他们去的。

    “这些药,你们去准备吧。为以防万一,这些药还是经你们自己的手去准备的好。”凤悠然将写得龙飞凤舞的单子递给他们。

    高级议员和太太也听话,没有叫下属去准备,自己亲自驱车去准备。

    对于凤悠然,他们现在也全部放心,因为许少爷吃了凤悠然的药之后,之前本来还有些干涩发痒的眼睛,后来就真的完全没有问题了。

    等到自己的父母出去后,许少爷就显露出熊孩子的本性来了。

    虽然还有一只眼睛伤着,还是不忘腾出手去扯凤飞飞的头发。

    凤飞飞吃痛,一巴掌扇了回去,揪起他来就是一顿痛打。

    她专门捡打不伤的地方打,打得许少爷嗷嗷的叫,痛得眼泪花都要出来了。

    “凤飞飞你敢打我?你看我不收拾……”许少爷开始挽衣袖。

    凤飞飞啪一下打在他的胳膊上,许少爷嗷了一声:“你……”

    凤飞飞又是一下。

    许少爷人高马大,但是在凤飞飞手里一个回合都走不过,除了挨打的份儿,完全没有还手的力。

    “你……还打……”许少爷开始软了,弱了。

    凤飞飞问凤悠然:“然然,眼泪不会干扰他的伤口吧?”

    “除了会让他有点痛以外,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凤悠然悠闲地坐下来观摩好戏。

    凤飞飞放心了,将许少爷按住一顿狠揍。

    在发布会的时候,她就想揍他了,不过因为人多眼杂,多有不便,凤飞飞忍住了。

    现在四下无人,正好行事,将个许少爷很快就揍了个半死。

    许少爷不得不求救凤悠然:“安医生,求求你救救我……”

    “会咽气吗?”凤悠然问。

    许少爷摇头。

    “会死吗?”凤悠然问。

    许少爷摇头。

    “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会死,还害怕什么?”凤悠然根本没有半点要帮他的意思。

    可怜的许少爷,简直是被这对母女折腾得要死要活的。

    许少爷疼得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安医生救救我……”

    凤悠然白了他一眼:“说话还挺利索的嘛,看不出要死的迹象呢。”

    “求然然,还不如求我。”凤飞飞觉得他的智商堪忧。

    许少爷被提醒,忙点头:“飞飞饶命,别打了!”

    “还欺负人吗?”凤飞飞女王般,居高临下。

    “不了不了。”许少爷也是吃不住了,凤飞飞这样的打法,连小黄毛等人都怕,遑论他一个小孩子了。

    “揪我头发吗?”凤飞飞真是讨厌许少爷这双手。

    “不敢了。”许少爷回答道,一双眼眸还滴溜溜的,还寻思着怎么把这仇给报了。

    凤飞飞一见之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刷地从旁边拿出了一把水果刀:“你再打坏主意,你信不信我把你手指一根根剁下来?”

    许少爷心理阴影面积已经无比巨大了,吓得双腿发软,“真的不敢了。”

    凤飞飞才拿起旁边的苹果,削起来。

    凤悠然对许少爷勾勾手指,说道:“过来。”

    许少爷这下,就跟一只听话的狗一样,哈哧哈哧地跑了过来,蹲在凤悠然面前。

    凤悠然给他简单换了一下药,大手一挥,让他滚开。

    许少爷不敢多说,跑到一边去了。

    他皮惯了,闲不住,坐下来就玩儿手机游戏。

    “再过度用眼,得瞎了。”凤悠然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许少爷有些迟疑要不要放下手机。

    凤飞飞扬了扬水果刀,他赶忙把手机放下,老老实实坐着。

    凤飞飞脆生生的声音说道:“要是你自己瞎就瞎,跟我无关,但是你瞎了,别人不是要说我然然和小卿卿医术不好?所以你不能瞎,以后让我看到你玩儿一次手机或者电脑,我就削你一截手指!”

    说罢,刷一声,把苹果削掉了一大半。

    许少爷感觉到手指一阵阵地发疼,忙将手背在身后,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凤飞飞才满意地坐下来重新削水果。

    所以高级议员极其夫人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凤悠然在沙发上晒太阳,凤飞飞在给许少爷削水果吃,许少爷乖巧地坐着,既没有像平时一样闹腾,也没有像平时一样手机电脑不离身,还有认真地吃他平常不爱吃的水果。

    高级议员和许太太顿时觉得,整个人生都晴朗了许多。

    凤悠然检查了一下药,说道:“留着备用吧。我们先告辞了。”

    “安医生你慢走。”高级议员亲自将凤悠然和凤飞飞送出门口。

    许少爷全程都很老实,出人意料的是,他也没有把自己受欺负的事情告诉父母,大约是觉得自己男子汉被小女孩打了没脸吧,也有可能是担心以后再被凤飞飞欺负。

    总之就是,高级议员和许太太,得到了一个乖巧的儿子……

    这件神奇的事情,让夫妻俩简直觉得是意外之喜,人生都好起来了。

    凤悠然又带着凤飞飞去公司里转了一圈,刷了一遍存在感。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凤悠然化解了安家和高级议员的危机,对她的神色里,自然也不敢再有怠慢,都多了几许恭谨的态度。

    本来还有很多人质疑她竟然可以胜任公司里的职务,现在也放弃了质疑,基本上,这件事情算是凤悠然全胜收局。

    不过,与此同时,还是有很多人抱有各种猜测。

    那就是凤悠然解决这件事情,必须要靠凤卿神医。

    但是凤卿神医是何等样的人,那么多警察、失主、病人家属,方方面面的力量都在追寻他的存在,凭借凤悠然的能力,能够请到这样的大人物出面吗?

    要是真能,这凤悠然大家对她的疑虑肯定都全盘打消。

    如果不能,呵呵,还是只能等着人看她出笑话。

    且安家和高级议员的事情,也就陷入了死局,永远不可能解决得了。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还多。

    安太太和安可玉要算一个,安千桦也绝对要算一个。

    都等待着凤悠然出丑。

    不过凤悠然照常吃了睡睡了吃,去一次商场就要买到手软,看起来,一点都不受影响,所以的事情都成足在胸。

    她晚上带着凤飞飞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安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笑米米地说道:“然然啊,高级议员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啊?”

    “三天后凤卿神医回来给许少爷做手术,应该没问题的。”凤悠然自信地笑道。

    “那真是太好了。你先忙这件事情,忙完这件事情,我也要考虑考虑你的事情了。”安老爷子笑着说道。

    凤悠然偏着脑袋望着他:“我的什么事情?”

    “曹家已经同意俊熙和你的事情了。”安老爷子心情大好。

    原来曹家大公子和老爷子,给曹俊熙安排了好几个美人儿,都没有入得了曹俊熙的眼,关键时刻还用了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结果曹俊熙吃了药,也没有跟那些美人儿发生关系。

    知道是爷爷和大哥的手段后,闹得不可开交,扬言如果曹老爷子再出这种招数,他马上就要搬离曹家,和曹家脱离关系,以后就住在大学的研究室里了。

    曹老爷子见他果然只对凤悠然一个人有兴趣,不管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接受不了别人,只好收起那些想法,思来想起,默许了曹俊熙的事情。

    当然,安老爷子不知道曹家对曹俊熙还动用了这么大的阵仗这种事情的。

    凤悠然挑眉:“那爷爷同意了吗?”

    “我啊,同意了。”安老爷子简直是觉得胜利了一番,博回了面子,今天曹老爷子打电话的时候那低声下气的样子,就让他觉得高兴,所以想也没有想就一口答应了。

    现在见凤悠然面色郑重,他才想起这件事情还没有知会凤悠然一声来,忙说道:“乖孙女儿,你是什么意思呢?我看那曹俊熙人还不错,一直又在学术界颇有美名,性格和你也互补,我也是想让你安定下来,好好过上安稳的日子……”

    凤悠然点头:“我知道。不过,我不喜欢曹俊熙。”

    “啊?这?”安老爷子也有点惊讶了,自己这边已经答应了,可是然然却不同意。

    安可信点点头:“结婚的事情要将就你情我愿,怎么能让然然将就?”

    安千承咳了一声:“日久生情,多相处就喜欢了。”

    凤悠然笑道:“大伯父想嫁曹俊熙的话,我不反对啊。”

    安千承脸色一白,安可信赞同:“然然要选老公,是然然自己的事情,其他人没有权利干涉的。”

    安千承白了一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真的恨不得点着他的脑门儿说:就算然然不嫁曹俊熙,也用不着你在这里插嘴。你以为你还能娶然然不成?

    安老爷子只好说道:“那然然你再想想,实在不行,咱们也就只有推了这门婚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