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525我心悠然解决
    凤悠然卷起了衣袖的边缘,帮许少爷简单检查起来。

    她一旦进入医生的状态之后,整个人的气质更加的不同起来,显得非常的冷静,持重,让人一看就觉得不管什么样的病,都有治愈的希望。

    凤悠然只是很简单的动作,先帮许少爷简单地检查一下,她一出手的感觉,动作沉稳,气度娴熟,手法利落,一下子就把全场的人镇住了。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句话是真理。

    要是当时事情才出之时,高级议员让凤悠然当场就给许少爷检查一下,再来追究责任,根本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么难堪的事情。

    高级议员心头暗叫一声,惭愧。

    今天他的情绪之所以不如以往稳定,也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陈常在想让许少爷拜在曹俊熙门下,被曹俊熙拒绝了。

    两次事件让高级议员心头积蓄了怒火,才一并爆发了。

    现在回头想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自己不稳定的情绪,要对此负很大的责任。

    他见凤悠然在认真检查,站在一旁不敢多加打扰。

    直到凤悠然放开手,他才上前忐忑地问道:“安医生,我儿子的视力,还能够恢复吗?”

    称呼已经从安二小姐,变成了安医生。

    凤悠然脸色有些严肃:“有点难。”

    “那怎么办?凤卿神医能治吗?”高级议员马上追问道。

    “我尽量联系他,让他想个妥善的解决办法。这样吧,你让令公子先留在安家,我慢慢给他治。”凤悠然气定神闲,表情一反刚才的悠然,而是十分郑重冷静。

    高级议员见她这个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钱没有了可以再挣,名声没有了可以重塑,地位没有了可以重新争取,这唯一的儿子的视力要是没有了,那真的是人生全部都是灰暗了。

    这种事情,不是用钱或者权压下来就可以的。

    尤其是凤卿一向都是这个样子,高级议员深知要是没有凤悠然,要想联系上凤卿,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凤悠然身上。

    其实凤悠然刚才检查了一下许少爷的伤,就只能可以治。

    寻常的医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都怕伤到眼球,所以对这样的伤,都不敢下手。

    而她连心脏都触摸过鲜活的,这点又算什么?

    有她的巧手,加上她和凤卿俩的凤氏独门药物,许少爷的伤,只能说不难。

    不过凤悠然之所以还要端着架子,一来是许少爷的伤,本身就还要再等几天才能手术,需要先用药物稳定身体,再手术;二来,她不想轻易地就治好了许少爷。

    因为人性本就如此,她要轻易就治好了许少爷,这在高级议员心里,就会显得微不足道。

    她越是把伤说得严重,高级议员恐怕以后越会对她尊重,这样,高级议员以后也自然而然不会再对安家有什么非议和为难之处了。

    高级议员想了想,跟自己的妻子商量了一下,说道:“那我们留在本市,还请安医生贵足上门,为我儿子检查,并请安医生早日请到凤卿神医回来。我许某人以后甘愿为凤卿神医和安医生效犬马之劳。”

    “我倒是没有什么,随叫随到,尽力而为。凤卿神医嘛,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的。”凤悠然见他们爱子心切,终于是一口爽快地应了下来。

    高级议员夫妻俩喜不自胜,对凤悠然说道:“如此,就真的太感谢了。”

    凤悠然随手从身上掏了药出来:“这个药给令公子吃吧。嚼服,一日三次,一次一粒。”

    “这……”许太太有些不敢接,因为凤悠然随手从身上摸的,她还真的不敢给自己的孩子乱吃。

    高级议员看到凤悠然这样笃定,心知既然要治好自己的儿子,那就必须要认真地听凤悠然的话,诚心地接过来说道:“谢谢安医生。”

    凤悠然见他是真诚相待,才解释道:“眼睛受伤容易发痒,孩子忍不住就会抓挠,一旦抓挠,加重感染的几率,也会容易伤到幼弱眼球。这是预防眼睛伤口发痒和结痂的。”

    听到她解释,大家都恍然大悟,高级议员就更是感激不尽了。

    直到高级议员离开,全家人都还在不可思议之中,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尽然是如此解决的。

    原本担心一整晚,事情却峰回路转,突然出现了转机。

    安千承和安千桦脸上的神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这样一来,高级议员这个本来属于全家人的后备力量,以后恐怕就只会和凤悠然一个人好了。

    但是若说要去破坏凤悠然救治许少爷这件事情,事关重大,都是利益相关,也没有谁敢去做这样的事情。

    老爷子好像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想法,厉声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全靠然然才能够完全化解,我丑话撂在这儿,谁也不能插手然然这件事情。若有人不顾家业,做出丧心病狂之事,这整个安家,可都容他不得了。”

    安千承、安千桦、安可信、安潇潇和韩克松都忙说道:“是,我们只会配合然然,怎么可能去破坏然然的事情?”

    安太太和安可玉本来还在禁足,正在想方设法的给陈家的人打电话,想要获取救助。

    安太太的父亲和哥哥,在京城里还算有些地位,听到她说了这么棘手的事情,也有些皱眉。

    只是答应她说,先暂时想想办法,至于具体的,也还要拟定一个良策才行。

    毕竟事关重大,不好处理,怕万一一个不小心,就把事情解决得更糟糕了。

    而且官场上的人,忌讳更多,肯定不可能用商场上的手段去解决问题。

    安太太也知道,事情很复杂,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得了的,所以放下电话,也只能安心地等待。

    正在母女俩还正在对未来抱着满满的憧憬的时候,一个仆佣走了进来,端了茶进来,脸上笑吟吟的。

    安太太看着生气,说道:“你笑什么笑?没看我和小姐正在生气吗?”

    “对不起太太,真的十分对不起。不过太太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也肯定会高兴的。”仆佣大着胆子说道。

    “什么事情,你说说。”安太太吩咐道。

    仆佣忙说道:“刚才二小姐已经把高级议员家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老太爷可高兴呢。老爷说让你和小姐忍忍,到时候趁着老太爷的高兴劲儿,求求他,让他接触对你和小姐的禁令呢。”

    “什么?你说什么?”安太太的脸都扭曲起来了,安可玉也是一脸的扭曲。

    仆佣没有想到,她们得知这个消息不仅不高兴,还这样的愤怒。

    她也有点不知所措的,也怪她没有眼力见儿,不知道这家中的格局和大家相互之间的斗争局面。

    她吓得后退说道:“我是说,老太爷会很快解除你和小姐的禁令的。”

    “前面那句是什么?高级议员怎么了?”安太太整个的脸色铁青。

    仆佣忙说道:“二小姐解决了高级议员家的事情,高级议员来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态度都很客气呢!”

    “怎么可能会这样!怎么可能!”

    安太太和安可玉的态度,把仆佣吓到了,眼看着她们同时扔来的茶杯,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赶忙跪地求饶。

    “没你的事情了,滚出去!”还是安太太要镇定一点,将仆佣挥出去了。

    仆佣战战兢兢地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安可玉的脸色,扭曲得非常难看,狠狠地咬着牙齿。

    安太太也是一拳砸在书桌上:“这个贱女人!”

    不过不管安太太和安可玉怎么愤怒,安家整个上下,还是出了一口气。

    尤其是家族企业里的人,本来都是人人自危,有的人已经开始准备简历了,就是安心安家很快就会失势解散,裁员清算。

    现在安家和高级议员的关系恢复,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公司上下。

    大家都知道是二小姐出面,一力解决了这件事情,都不由高兴不已,对于这个本就很能干的二小姐,更多了几分仰慕和期盼。

    安可信落在凤悠然身上的目光,简直是都要热切得滴出水来了……啊,他看上的女人,就是这么的了不起。

    可是奈何造化弄人,她竟然只能做他的妹妹!

    安老爷子重新把凤悠然叫到他的书房里,说道:“然然,没有想到,你的医术这么好,还把事情处理得这么妥当。”

    他的眼眸中满是赞赏,好似看到了云凤站在自己的面前。

    凤悠然笑笑:“都是我应该做的。”

    “唉,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安家的人做错了事情。能够这样顺利地解决,也是险之又险,幸运中的幸运。只希望以后高级议员不再提及这件事情。”安老爷子叹息道。

    凤悠然点点头:“是啊,总归是因为安家有人想要伤到许少爷,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端。”

    安老爷子说道:“这件事情是你和两个孩子受委屈了。不过,我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提了,以免伤及更多的感情。”

    凤悠然知道,这件事情错在安家内部人,安老爷子只会内部处理,他是不可能把安可玉和安太太交给高级议员去处理的。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好了,这件事情在外面,就抹过去了。

    内部解决,总好过外部解决。

    何况,要是真的说是安可玉做的,高级议员家和陈家的关系,估计也就断了。

    安老爷子是聪明人,不会做这种没有利益的事情。

    凤悠然想想,也觉得挺悲哀的,安老爷子为了平息事态,总是会选择这样的方法。

    这个家中,他最想要的就是表面的平和。

    以凤悠然的性子来看,还不如大家撕了来得干净。

    不破不立,若要立,则必须破。

    不过安老爷子也真的是年纪大了,不想看到这样的折腾,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凤悠然知道,这件事情,安老爷子也是在提醒她过去了就过去了。

    她也不想跟老爷子争什么,她有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

    安老爷子知道这是委屈凤悠然了,说道:“然然,你先回去,我会来看飞飞和秋晚的。还有,这是给飞飞和秋晚的一点小礼物,拿去让孩子们压压惊。”

    凤悠然眼睛一亮,看到安老爷子给的宝贝,一看就是成色不凡的,估摸着能值个千八百万的东西。

    她知道安老爷子愧疚,也就欣然接受了。

    反正飞飞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拿回去足够她开心一阵子了。

    安老爷子忽然想起什么,说道:“然然,你认识青阳少爷吗?”

    “哦,认识,不熟。”凤悠然自认为自己很客观,做了一个中肯地回答。

    安老爷子哦了一声,说道:“那看样子,青阳少爷今天会出口相帮,肯定是为着潇潇来的了。上次他和潇潇有点私交,这模样,估计是潇潇入了他的眼了。”

    凤悠然没有答话,低着头玩儿手中的宝贝。

    安老爷子仿佛在自言自语:“这青阳少爷不是个凡夫俗子,现在已经成了气候,他日必将更有更大的发展,我看哪,是个不错的人选,是个不错的人选。”

    他苍老的面容上,焕发出了别样的神色,整个人都恢复了精气神。

    看样子,安老爷子还很瞧得起青阳少爷。

    这意思,是想把安潇潇嫁过去?

    不过这不是凤悠然关心的事情,她也操不了那么多心。

    安老爷子见她对这件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好说道:“你去休息吧。”

    凤悠然便出来了。

    安老爷子有些可惜地看着凤悠然的背影,想,要不是因为然然有两个孩子了,这然然更配得上青阳少爷。

    不过青阳少爷何等身份地位人品相貌,然然要带着两个孩子,估摸是入不了青阳少爷的眼了。

    青阳少爷要是知道自己被安老爷子这样品鉴和计算,恐怕得找老爷子急。

    凤悠然刚从安老爷子的书房里出来,就有人来说道:“二小姐,曹家三公子来了。”

    凤悠然伸了个懒腰:“我好累,不想再见任何人了。”

    “然然你累了吗?”曹俊熙已经自顾自地走过来了,他很担心今天的事情,但是被大哥拖住,不让他来瞎掺和,免得受牵连。

    他是这会儿才找到了个空,偷偷跑来的。

    凤悠然也知道,利益相关,曹老爷子虽说和安老爷子交情匪浅,这件事情都没有出来说话,这两家的感情嘛,也很真的没有好到过命的交情。

    不过这她也理解,这世界这么大,谁也不是为谁而活,谁也犯不着为谁拼命。

    她懒懒地说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要睡觉了。”

    “啊?已经解决了?我本来还想说找人帮忙来的。”曹俊熙是真诚的想要帮忙,已经在朋友圈子里寻求解决之道了。

    听到凤悠然这样说,他真是很意外。

    凤悠然往自己的房间里走,曹俊熙也很不自觉地跟了上去,一边说道:“你哪里累,我帮你捏捏,要不要帮你按按摩仪?”

    凤悠然顿住脚步:“谢了,心领了,曹三公子。”

    “叫我俊熙就可以了。”曹俊熙忙说道,风度翩翩的身影,其实也迷倒过很多千金名媛,但是就是凤悠然,连认真看他一眼,都嫌累。

    凤悠然点头:“嗯,俊熙。”

    然后她跨入了自己的房门,门碰地一声在曹俊熙的鼻尖上闭合,关得紧紧的。

    曹俊熙心里好失落,不过终归还是得到了她唤这一声“俊熙”,他的心里,乐比苦更多,握着双拳站在凤悠然的门口,脸上又窃喜又开心,好似偷到糖果的小孩子。

    “晚安,俊熙。”门又开了,凤悠然的脸出现了三分之一秒不到,又在曹俊熙面前关上了。

    曹俊熙掏出襟花,咬在口中,一脸的窃喜,一脸的花痴样子,喃喃说道:“我也爱你,然然。”

    要是凤悠然听到,一定会再次摔门,我明明说的是晚安,为什么到了你回应的时候,成为了我也爱你?这是什么鬼?

    曹俊熙又在凤悠然的门口站了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光是悠然的房间门,他就意犹未尽地看了几十遍。

    他出门的时候,才稍微恢复了常态,问跟在自己身边的下属:“安家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他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呢。

    安家难道竟然有这样的能力了?

    下属刚才趁曹俊熙进去见凤悠然的时候,已经把事情打听得差不多了,忙汇报说道:“是这样的,高级议员家的孩子,眼睛受伤,没有医生能治,高级议员打探到安二小姐不仅自己会医术,还和凤卿神医关系交好,这伤只有劳驾凤卿神医能治,所以这自然而然,就走到和好这一步了。”

    曹俊熙一听双眼放光:“我就知道然然不是寻常的姑娘,我真是没有看错人,真是好样的。”

    下属看着曹俊熙花痴的样子,不由有点汗颜。

    曹俊熙叮嘱下属:“你去打听打听然然需不需要什么药物,还有她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如果有,随时来跟我汇报。还有,然然需要你做什么的话,你都要义不容辞的帮她完成。快去快去快去!”

    下属是曹老爷子送给曹俊熙使用的人,对于曹家忠心耿耿,曹俊熙有命,自然而然要马上去办。

    曹俊熙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回到曹家的时候,发现曹家的人也知道安家将这次的麻烦解决了。

    曹老爷子见曹俊熙摇摇摆摆地走进来,满脸的笑容,知道他肯定又是去见凤悠然去了,不由叹息了一声。

    曹俊熙看到曹老爷子,马上说道:“爷爷,我就说我看上的姑娘不会差对吧?然然真是个好姑娘,什么事情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维护自己的孩子,毫不手软;解决家中的事情,尽显手段;又漂亮又大方,人品又好心地又好……”

    曹老爷子内伤地饮茶平复自己的心情,曹家大公子在一旁坐着不发话。

    曹俊熙也没有指望他们回应,将夸赞凤悠然的话说完,就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花痴。

    曹老爷子看一眼曹家大公子,说道:“你说,你弟弟这事情,怎么办?”

    “我看安家那二小姐,除了有两个孩子外,其余的一切,都不必人差,隐隐的还胜着那些千金大小姐一筹,人品和气势,是不错的。”曹家大公子在商场上阅人无数,还很少这样夸赞别人。

    曹家老爷子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吧,我也想了很久,要说答应吧,我是拉不下这个脸,要是不答应吧,你这弟弟,恐怕分分钟不得在家呆了。”

    曹家大公子说道:“不如我看这样吧,我这弟弟,估计也是没有经过人事的,给他找几个美丽年轻的姑娘,探探他的意思,要是他对别的姑娘真的不感兴趣,这件事情我们再另说。”

    “这个方法不错。”曹老爷子看着自己这个大孙子,觉得还是在商场上混得久的孙子,在这方面更有计较一些。

    他们这意思,还觉得只要自己答应了,安家就一定会应这门婚事呢。

    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别人看不看得上他自己孙儿这回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