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 > 霸气总裁,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 520我心悠然会
    凤飞飞白了他一眼,见他长得人高马大的,人模人样,却一点礼貌都没有,明明是他先使坏,却来责怪她。

    她心中有几分不喜,说道:“我还没有问你的谁呢,动手动脚算什么东西?”

    陈家小公子上前维护道:“小姑娘别张口乱说,许少爷摸你是看得起你呢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全文阅读。”

    凤飞飞的眉头皱得更加的厉害的,怎么这小小年纪的,将小黄毛在桥下面混的那一套学了过来?

    这还算是什么公子少爷的?

    她娇声斥道:“这么爱摸,怎么不回家摸你家里的姑娘?”

    陈家小公子一下子就生气了,熊孩子也很不爽,其实他们看到凤飞飞的样子,是很喜欢的。

    不过几岁大的小朋友,喜欢的方式很幼稚,那就是欺负。

    加上他们一向横行惯了,所以不管是说话还是举止,都显得非常的无礼。

    这一行人,以熊孩子许少爷为头,陈家小公子算是军师加狗腿的角色,上前就要再来攥凤飞飞的头发。

    凤悠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手中已经悄悄取了一枚水果。

    小朋友们的事情,她不想直接掺合进去,落人口实。

    何况,凤飞飞和凤秋晚处理这种问题,一向都很在行。

    但是她也不会坐视不理,不过就算要理,她也会以站在道德的珠穆朗玛峰这种形式来处理。

    只见陈家小公子上前要来抓凤飞飞的头发,凤悠然手中捏住的水果,刚要投掷出去,凤秋晚就先出手了。

    凤秋晚手腕一抖,一枚紫红色的李子已经朝陈家小公子打去,打得他的手腕一阵剧痛不说,他的手腕朝另外一个方向一甩,堪堪给了熊孩子许少爷一个耳光。

    这也是因为陈家小公子根本不会像成年人那样,化解被打的力道的缘故,但是同时可见,凤秋晚的招数很高明,既没有表露自己,又解决了凤飞飞的危机。

    顿时,熊孩子许少爷捂着自己的脸,怒目瞪着陈家小公子。

    陈家小公子慌了:“许少爷,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他举起自己的手,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过这正给了凤秋晚机会,又是两颗紫红色的李子,打在陈家小公子的手上,陈家小公子的双手就朝着熊孩子许少爷挥了两下,一下没有打中,一下却生生地打得脸上发出巨响声。

    熊孩子本来就身高体壮,又非常凶悍,被陈家小公子打了,那还了得?

    “你竟然打我?呸!敢打我!”

    熊孩子许少爷马上展示出自己强大的肌肉,朝陈家小公子打过来。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其他的小男孩都吓到了,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作鸟兽散,一哄而散,一会儿就跑得精光,只剩下陈家小公子和熊孩子许少爷在地上滚来滚去狗咬狗。

    凤秋晚看都没有再多看这边,依然是高冷地坐在座位上,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全然跟他无关。

    凤悠然不由笑了,这小奶包还真行,她本来也打算用这种方式处理的,不过看到儿子出手,她就缓了一步,想看看他到底能够解决到什么程度。

    没有想到,他行事动作干净利落,解决起事情来,毫不拖泥带水,跟她这个当妈咪的有得一拼。

    凤悠然满意地点点头,将手中的李子放在嘴边,咬下酸中带甜的半块。

    凤飞飞也懒得看他们狗咬狗,跑到凤秋晚的身边,笑得甜蜜蜜的:“哥哥~”

    “嗯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凤秋晚高冷地应了一声,不过却疼爱地揉了揉凤飞飞的头发。

    熊孩子许少爷和陈家小公子打架,当然不出两分钟,就惊动了两家的家人上前来。

    陈常在脸都白了,上前将自己的儿子拉开,狠狠地批评道:“你干什么?还有没有礼貌了?怎么能够打架呢?”

    狠狠几下打在自家儿子的屁股上。

    陈家小公子哭起来,指着许少爷:“我没有打他!”

    “还说没打!”陈常在生怕得罪了高级议员,大声喝骂自家的儿子,“赶快去给许少爷道歉!”

    熊孩子许少爷和陈家小公子再说也不傻,这会儿反应过来,这其中肯定有人捣鬼,马上看向凤飞飞和凤秋晚的地方,见兄妹俩一个高冷,一个笑得见牙不见眼,又看看地上还留着的几个李子,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能够猜想肯定是他们在中间捣蛋,马上同时指着凤秋晚:“肯定是你这个小鬼是不是?是你在中间搞鬼,让我们打起来!”

    熊孩子许少爷和陈家小公子平时也常在一起玩儿,现在找到了罪魁祸首,马上同仇敌忾,共同对付外敌。

    许少爷指着凤秋晚:“陈叔叔,就是这个小男孩,故意破坏我们的友谊。哼,你叫什么名字,敢不敢站出来?”

    凤秋晚冷眼看着他们,刚刚要说话,曹俊熙已经走过来了,他虽然情商有点低,但是毕竟不是凤卿那种对任何事情都毫无顾忌的人。

    要是凤卿遇到这样的情况,直接就闹翻了,哪管对方是什么天王老子,玉皇大帝,都先要吃他一顿气再说。

    就连沈凉墨和青阳少爷,也没有少被他呛声。

    但是曹俊熙毕竟还是有人间烟火气的,见凤秋晚不知道什么缘故,竟然同时得罪了两位大人物家的公子,他站出来打圆场道:“陈议员消消气,小孩子之间玩闹,难免有磕磕碰碰,说起来秋晚跟小公子还是表兄弟呢,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陈常在看了一眼凤秋晚,他就是不喜欢凤秋晚,还有凤悠然,一来就夺走了安太太在安家稳固的地位,有可能连带他以后也少了许多好处。

    他咳了一声说道:“小孩子归小孩子,他闹了我们自己家的儿子,也就算了,但是今天高级议员的儿子,也让他作弄了,这件事情,我们怎么好跟高级议员交代?”

    眼看着高级议员也往这边走来,陈常在知道,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是可以的。

    但是免不得让熊孩子许少爷心里添堵,总得要卖高级议员家一个面子才好。

    他看着曹俊熙,说道:“人家许少爷远道而来,是尊贵的客人,让人家这样吃个亏,我们不好说话吧?”

    曹俊熙知道他想交换条件,不过为了维护凤秋晚,他什么都愿意做。

    他开口,朗声说道:“你说吧。”

    陈常在看了一眼曹俊熙,见他虽然有些书生气的迂腐,但是确实是仪表堂堂,一身的儒雅意味,不难想见,在美国的学院派里,他是如何的意气风发,光彩耀人。

    只是将他放在商场上,不免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些受损了。

    陈常在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说道:“曹三公子学问一向都很高,在各处都颇有美誉,要不曹三公子收下许少爷,和我们家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在门下学习学习,也当是全了我们几家的交情,今天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限时妻约,老婆别任性!。”

    曹俊熙本来还以为陈常在要提出什么要求,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但是他是一个理科博士生,一直搞研究,因为不想和人打什么人际交道,学校里邀请他带学生,他也婉拒了。

    这两个七八岁的毛头小孩子,能跟着他学什么?

    这个时候,高级议员已经走过来了,陈常在上前笑着说道:“高级议员,是孩子们之间出了一点小状况,已经解决了。这位就是在美国拿到过三个博士学位,四个硕士学位的曹俊熙,曹三公子答应可以给许少爷做学问呢。”

    高级议员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陈常在的提议,正中他的下怀。

    其实他也知道,几岁的孩子,跟着曹俊熙学不了什么东西,但是曹俊熙的名气非常大,还曾经因为物理学方面的研究,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提名,在学术界是非常有名的人物,要是孩子们拜他为师,以后说出去,这自然是一个带着光环的头衔。

    对于政治家和商人来说,虚无的闪光的头衔,跟实质的金钱利益一样,具有等同价值,就好比女人总是相信,爱情和无名指上的钻戒,具有等同价值一样。

    何况曹俊熙所在的曹家,在商场上也颇有作为,可以作为一条线搭起来。

    见高级议员点头,陈常在十分高兴,知道今天这个小插曲算是化解了,还可以借此机会,获取这样一个好处,算是十分圆满的结局。

    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有兴致地围拢了过来,要观看这样的盛况。

    高级议员和陈常在脸上,都带着一丝得意和矜持的表情,表示自己能够看得到曹三公子,也算是曹三公子的荣幸。

    不过曹三公子还真没有感觉到荣幸,皱皱眉头说道:“两位议员,这有点不太好吧,我做的是天体物理学,流体力学的各种研究,跟两位小少爷,不怎么沾边吧?”

    陈常在见他没有懂这其中的意思,咳嗽了一声,暗示道:“他们还小,现在不懂,不代表以后不沾边,不管如何,曹三公子都要给年纪尚小的好学者一个机会吧。”

    曹俊熙直接摇头:“我平时要讨论天体物理学计算机软件,多线程任务处理的优势,还有用非平衡格林函数解决原子内光化电离过程的会议,没有多少时间跟小孩子解释比如正确使用刻度尺测长度、物体振动发声现象、晶体和非晶体的熔化、蒸发吸热、水沸腾过程中温度不变这种低档而又无聊的基础课程。”

    曹俊熙说的是实话,他也没有过多去理解陈常在等人想要和他打好关系的意图。

    他口中说出的一连串专业术语,听得旁观的人头都大了,只有凤秋晚淡淡地笑了笑。

    陈常在见高级议员脸色不愉,有些急了:“曹三公子话不是这么说的……”

    陈常在还正要争取一下,许少爷和陈家小公子脸色不停地变化起来了。

    他们哪里懂什么平衡格林函数,什么晶体和非晶体的熔化,听得脑袋都大了起来,见曹俊熙不肯答应,也顾不得什么了,跳出来说道:“我们也没有什么兴趣,不学不学,曹老师不答应就不要勉强了吧。”

    两个孩子还小,不懂这其中的重大含义,这样一说,高级议员和陈常在的脸色变了变,都怪平时太由着他们,现在让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好好的事情闹黄了。

    曹俊熙一口应道:“对,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各人做各人擅长的事情,不必强求。”

    他总算说了一句正常的话,但是这话在高级议员和陈常在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超能战神全文阅读。

    熊孩子许少爷还生怕父亲和陈常在,将自己塞给这个什么曹俊熙学天体物理学之类无聊的东西,伸手指着凤秋晚:“干嘛不让他去学?刚才用李子打我们那两下,不是什么力学什么的吗?让他跟着学去,这种破事儿,别指望我,让他去,让他去!”

    还没有等到陈常在出声阻拦,曹俊熙已经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这个想法不错,秋晚天资聪颖,对物理、生物、化学各方面都有独到的认知和见解,我看这个提议不错。”

    曹俊熙这样一夸凤秋晚,相当于是侧面贬低了许少爷和陈家小公子。

    陈常在正想挽回,高级议员已经觉得面上无光,拂袖一甩,扬长而去。

    下属赶忙将许少爷也牵走了,跟上了高级议员的步伐。

    陈常在也觉得没有了意思,赶忙跟着高级议员身边去伺候,顺便说明情况了。

    众人围观了一阵子,没有想到看到这么个结果,都暗暗知道,这曹三公子有时候也太耿直了,这不自己去得罪了高级议员和陈常在,还拖着凤秋晚也去得罪了别人。

    其实凤秋晚是不在乎得罪不得罪这些人,他性子淡漠,对这些外物看得很淡,虽不至于像凤卿那样一点就要炸毛,但是也不会刻意去维护这些关系。

    凤悠然刚才也没有阻止,因为她知道,安太太和安可玉,早就对她动了杀机,以后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陈常在是安太太的亲侄儿,跟高级议员的关系也非常好,她可没有指望,要去巴结和讨好敌人的朋友来存活。

    既然那些人是敌人的朋友,也就跟敌人差不多了,关系迟早要闹僵,早僵晚僵不在乎这么一时半会儿的。

    得罪了趁早。

    曹俊熙看着高级议员和陈常在一起离开,伸手拍了拍凤秋晚的肩膀,脸上带着严肃和郑重:“刚才那个熊孩子很没有礼貌,不过他的话说得不错,秋晚你以后跟着我学?”

    凤秋晚酷酷地看着曹俊熙,曹俊熙认真地说道:“我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高级议员回到自己的座位,脸色有点难看。

    陈常在也同样如此,没有想到今天出师不利,一来就被凤秋晚和曹俊熙少了面子。

    他在高级议员身旁,赔着笑伺候着,心头对凤悠然,越加的不满意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安家老爷子到了。

    随着有人喊了一声“老爷子过来了”,大家的目光,都齐齐地朝着老爷子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老爷子精神矍铄,须发皆白,满面红光,走路迈着大步子,比年轻人还要利落几分,让人不由又佩服又羡慕。

    安老爷子掌管安家已经几十年了,对于安家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在珠宝界,也是泰斗般的人物。

    他一到场,就气压全场,大家都看着他,等待他宣布今晚的主题。

    安老爷子笑着说道:“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鄙公司的新品发布会。众所周知,今天是安氏珠宝的夏季发布会,今天将要亮相的是新一季的珠宝。”

    安老爷子手一挥,身后的幕布拉开,只见十几个人年轻貌美的模特站在他身后的舞台上,身上和手上都各自佩戴着今年最新一季的珠宝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名贵项链、珍奇头饰、钻石戒指,一下子便闪花了众人的眼睛。

    安可玉愤愤不平地对安太太说道:“妈咪,你看爷爷,为了衬托那个然然,将珠宝发布会的流程减少了这么多,连平时年份的一小部分都没有,真是偏心。”

    安太太冷冷地说道:“他的心,从来都是偏的。”

    “可是这也太过分了。”安可玉十分不舒服。

    “他要让安然出这个风头,也要看她承不承受得起这样的风头。”安太太嘲讽地笑了笑。

    果然,安老爷子的新品发布会,时间短,流程也非常简单,几乎就这样简单地做了一下样子,他便双手向下压了压,大家都停止了说话,他才开口。

    安老爷子说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今天不光是我们安氏珠宝新一季的发布会,还是鄙人家中的一件大事。在这里,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那就是——我的孙女儿然然回来了。”

    安老爷子伸手给凤悠然,凤悠然漂亮洒脱的身影,出现在安老爷子的身旁。

    她将手放在安老爷子的掌心里,对着大家,粲然一笑。

    明媚的笑容,足可以跟她身后站着的模特身上的珠宝媲美。

    大家刚才就已经见过凤悠然,见识过她的美貌,也品评过她的人品事迹,但是现在看到她,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在灯光的照耀下,她显得更加的靓丽,而且眼眸中颇有几分旁若无人的姿态,这份洒脱干净,纵然是很多见多识广的千金名媛,也完全比不上的。

    安老爷子继续说道:“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爱子千念,在二十多年出了事故,导致我的孙儿和孙女儿也不知所踪,离开了我们的身边。现在,我终于找回了我的孙女儿然然,真是上天有眼,让我能够沧海拾珠,全了我多年的愿望。”

    听到这里,大家还是有些动容的,毕竟这份感情来得真是太不容易了。

    二十几年前的事故,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都说安家最有前途的二儿子安千念,正在人生得意之际,就出了车祸,和爱妻当场死亡。

    等待安家的人到现场的时候,安千念的一对龙凤胎孩子,早就不知所踪。

    这些年来,安家到处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布告贴得全城都是,重金悬赏之下,也没有找回两个孩子。现在能够找回其中的女孩儿,想必安老爷子的心思,大家也都能感同身受了。

    安老爷子叹息了一声:“虽然我那孙儿尚且不知道在何方,但是能够找到我孙女儿然然,也真是让我知足了。”

    听到安老爷子发自肺腑的感叹,大家都不由鼓掌。

    “希望以后大家都多多担待我然然,各位亲朋好友也多和然然亲近亲近。然然以后还会在公司里担任职务,也请各位给然然一些帮助。”安老爷子环视一圈四周,看着这些和安氏集团亲近的世家、商场上的合作伙伴,以及记者等等。

    看得出,安老爷子为了凤悠然,真的很费苦心。

    一个记者突然问道:“安老爷子,安然安小姐刚刚回归安家,什么都不懂,您放心将公司的职务交到她手中吗?安小姐,突然就得到这样的职务,你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是因自己的出身比别人更占据有优势?”

    每年的发布会都会有记者到场,问的问题也多种多样,花样百出,刁钻凌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