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杀神最新章节 > 逆天杀神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5章 背后有人
    唐玉今天来圣灵斗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试一试自己目前实力怎么样,心里大概有个数,另外就是攒一些战斗积分,然后用来兑换丹药。

    但是偏偏有人不开眼,主动来招惹自己。

    唐玉的脾气一直是这样,你敢打我脸,我就毁你容。

    于是马力和赵乾坤就被吊了起来。

    看着这两个家伙,唐玉越想越气。

    为什么在这个学院里面,总是有人要招惹自己。

    于是他打算今天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然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来他面前叫两声。

    唐玉索性就和过去一样,在吊着马力和赵乾坤的旗杆下面盘膝打坐,等着看谁来交灵石。

    马力和赵乾坤没过多久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被倒吊着,于是就开始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唐玉脸上的冷笑更浓了,站起身挥挥手,让谢糖糖将马力和赵乾坤放下来。

    “嘿,算你识相,不过你别以为现在把我放下来,就希望我能原谅你,今天这事儿没完!你等着吧!就算你不死,我也绝对要拔掉你一层皮!”马力看着唐玉,狞笑着说道。

    他半张脸都被打肿了,脸上还沾了血,现在这副样子,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可惜的是,他没有看到唐玉眼中闪烁的寒芒,嘎嘎乱叫着还想要再说什么,猛地就看到唐玉扬起了一根铁棍子。

    “你要干什么?”骤然之间感受到唐玉身上磅礴的杀气,马力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我告诉你,我可是……”

    “我管你是谁,不知道现在被吊着的人是你吗?”唐玉狞笑着抓着铁棍,劈头盖脸就在马力脑袋上砸了几十下。

    这几十下不至于将马力打死,但是绝对会让他痛苦无比。

    砰砰砰的声音,夹杂着马力痛苦的哀嚎,血泉嗤嗤喷涌出来,要不了几下,马力的脑袋就肿得完全不像样子了,头破血流,哀嚎的声音,都透出了一股有气无力的味道。

    旁边的赵乾坤近距离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倒吊着的身子,像是筛糠一样颤抖起来,括约肌时松时紧,随时都可能憋不住屎尿齐流。

    原本他还想像马力那样,再多骂几句,现在死死逼紧嘴巴,哪怕呼吸都不敢出声,生怕惹恼了唐玉。

    “这家伙的杀性……实在太大了……”赵乾坤吓得一颗胆子缩进了大肠,脸色时白时青,仿佛一个死人。

    噼里啪啦狠狠揍了马力一顿,到后来马力只能哼哼,其他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像是一只死狗垂着头,唐玉这才停下手。

    “把他衣服扒了,然后重新吊起来。”唐玉收起棍子,哼了一声,目光不善地超赵乾坤望过去。

    赵乾坤顿时急了,争辩道:“我、我没有威胁你……”

    唐玉一龇牙,指了指满脸是血的马力:“你要是威胁我,你现在就是这样了。”

    说完脸一沉,继续道:“不过刚刚你在上面骂得我很爽嘛,一样扒光!”

    “唐玉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赵乾坤急忙大吼道,正想说一两句狠话,结果唐玉一个眼神瞪过来,他就果断吓得嗝一声,牙齿咬到舌头,疼得整张脸都抽搐起来,眼看不能幸免,赵乾坤眼中,尽是怨毒:“唐玉,一定会后悔的!”

    “呵,我只做让别人后悔的事,自己后悔的事从来不做。”唐玉冷笑一声。

    很快,两个赤丨裸丨裸的家伙,就再度被高高吊了起来,风一吹,随风荡漾,看上去格外引人注目。

    要不了多久,骂骂咧咧的声音就从远处传了过来,人群一下子分开,一个头发火红的中年人,满脸怒色地走了过来。

    “是刑罚堂的赵执事!”人群中立刻就有人认出来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份。

    赵喆走到这里,抬头一看吊在旗杆上的赵乾坤,顿时目眦尽裂,张牙舞爪,恶狠狠指着半空道:“是谁做的,他丨妈丨的快把人放下来!”

    唐玉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当看到赵喆过来的时候,周围众人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测,此刻听到他的话,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一个个眼中,露出来了诧异的神色。

    “赵乾坤,赵喆,我怎么没想到呢,原来赵乾坤和赵喆是一家的人!”

    “难怪赵乾坤在学院中惹了祸,而刑罚堂从来没有人来管过他,原来他是赵执事的家人。”

    “等等,你们别忘了,刑罚堂的堂主,也是我们学院的长老之一的赵志敬,是赵喆的族叔,这么说来的话”

    人群中已经有人夸张得倒吸凉气,目瞪口呆。

    “赵乾坤原来是赵长老的族人,难怪,难怪啊!”

    “这赵乾坤平时虽然人品有些问题,但是没犯过大错,所以一直没人关注过他,真是没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身份!”

    顿时之间,众人望向唐玉的眼神,就充满了同情。

    区区一个学院的新生,居然惹上了学院高高在上的长老,并且还是刑罚堂的长老,以后恐怕都不要在学院里混了。

    不过有这样想法的学生,肯定都不知道,唐玉在进入学院的当天,就和余无尘长老撕破脸皮了。

    俗话说债多不压身,再说了,事情又不是唐玉主动挑起来的,理在唐玉这边,他还就真的什么都不怕。

    “十六叔,救我啊!救我啊!呜呜呜呜呜!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赵乾坤此刻眼泪鼻涕一起淌,哭得稀里哗啦的。

    听到赵乾坤的哭声,赵喆越发烦躁了。

    “没听见我的话嘛,给老子把人放下来!还有,这是谁做的!”赵喆见没人搭理自己,顿时气得肺管子都要冒烟了,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朝着在旗杆下盘膝的唐玉和谢糖糖望过去。

    “你们两个坐这里干什么,哈,我知道了,就是你们在学院里公然殴打同学的,居然还敢把人吊起来,真是无法无天了!快给老子把人放下来!不然扒了你们的皮!”

    赵喆就跟一只暴怒的猴子一样,脸色涨得通红,连蹦带跳,口中吐沫星子直飞,但是唐玉从头到尾,都没抬眼看一下他。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