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111章 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111章 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作品:梦锁大明 作者:篱下采菊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朱棣站起身,负手踱了几步,厉声道:“今日之事,朕本不想重罚。怎奈你骄纵狂妄、小肚鸡肠,嫉恨卿妃在先,出言顶撞朕在后。你不顾朕的旨意,重提旧事、违抗圣旨。朕今日必要重重的惩治你,以儆效尤!”  “皇上是要杀了嫔妾吗?”婧贵人趴在地上,扭头看着朱棣,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轻声问道。  朱棣沉默不语。  她又追问道:“皇上您可还记得那一年,您在燕王府的海棠树下,许下的诺言?”  她这样一问,朱棣猛的记起了当年,她初次承欢时的情景。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丝怜悯,却并未言语。  婧贵人瘫坐在地上,嘴角带了一抹浅笑,回忆道:“皇上许是一早便忘了吧?可嫔妾却还记得真切。”  她轻叹一声,含笑道:“当年,皇上曾说,嫔妾将最好的年华给了您,您定不会辜负了嫔妾。皇上您还说,往后每逢海棠花开的时节,您便都会来嫔妾那里,陪着嫔妾一道观赏。这些年,您可知道,嫔妾的宫里为何会遍植海棠?”  她的目光暗淡下来,眼里滴泪道:“可嫔妾宫里的海棠花都开了许多回了,您却始终都未来臣妾的宫里观赏过。”  “君恩凉薄!”轻颦盯着朱棣,不由暗自慨叹,心生屡屡凉意。  朱棣长叹一声,垂首慢慢朝着门口踱去。他一面走,一面沉声道:“你已追随了朕多年,朕顾念往日情谊,便不再追究今日之事。你且回到自己宫里,静静心。日后,没有朕的旨意,你便不必再出宫门了。更不许再起害人之心。”  行至门口处,他停住脚步,道:“高玉日后便留在宫里,与胡太医一道,专心看顾卿妃的龙胎。”说完,他便提步出门去了。  “皇上起驾!”随着一声嘹亮的吆喝,朱棣摆驾回了乾清宫。  众人恭送不提。  “皇上!”婧贵人望着门口喊道:“您为了那个贱人,当真如此不念旧情吗?你如此做,与把嫔妾打入冷宫,有何分别?皇上……”  婧贵人还欲再说,皇后起身打断道:“婧贵人你一向聪明伶俐,怎么今日竟如此糊涂。时至今日,难道你还看不清楚皇上的心意吗?何必再千方百计的去违拗圣心呢?且身为宫中嫔妃,自该和睦宫闱,你怎可对卿妃有嫉妒怨怼之心啊?”  皇后顿了顿,又摇头叹道:“如此看来,你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皇上念旧情,赦免了你的欺君、忤逆之罪,已是格外开恩了。日后,你便如皇上所言,回到自己宫里,好好静静心吧。”  说完,皇后便转头对从云道:“本宫也累了,你扶本宫去躺会吧。”  从云领命,便服侍着皇后去了内室。  待恭送了皇后,屋内便只余下了婧贵人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她用眼睛死死盯住站在一旁的轻颦,切齿骂道:“你如意了?”  轻颦蹙眉盯着她,并不答话。  婧贵人又骂道:“你凭借那种下三烂的狐媚功夫,笼络住了皇上的心,便以为自己赢了吗?你错了。你不知道,这宫里有多少人都想你死,你早晚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就等着那一日,等着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轻颦不愿与她理论,只淡淡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如此苦苦相逼。只为皇上那点恩宠,值得吗?”  “贱人!”婧贵人痛骂道:“你果然虚伪!你占尽春色,直至今日,竟还敢说这样的话!我只恨皇上不能明辨是非,受你迷惑!”  轻颦不愿再多说,亦不愿再看她,便只无奈的转过身,由芷青与伊秋搀扶着朝门外走。  忽的,婧贵人声嘶力竭的咬牙骂道:“你这个魅惑君主的贱人!我死,你也别想好过。”说着,她便如那发了疯的猛兽一般,朝着轻颦一头撞了过去。  轻颦没有防备,一时来不及闪躲,只猝不及防的重重摔在了地上。登时,一条血河从她身底流出……  轻颦竟在坤宁宫遭此意外,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时间,众嫔妃及太医院的诸位太医,齐聚到坤宁宫里。坤宁宫内乱作了一团。  朱棣在外室来回踱着,众嫔妃陪侍在侧,皆不敢出声。  一**的宫女进进出出的,她们的脚步与神色,皆是慌促又匆匆。  朱棣只觉的心乱如麻、焦躁不安。他听着从内室里传出的轻颦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觉心如刀绞。虽已杖杀了婧贵人,又诛杀了她的九族,可朱棣心里的怒火,却依旧无法熄灭。  既如此,朱棣便下旨:“高玉、胡太医在里间助产,其余众太医皆候在外间辅助。若保不住卿妃母子,便由太医院全员陪葬。”  众太医战战兢兢接下圣旨,个个唬得手足无措、抖衣而颤。  眼看着天色渐晚,轻颦的气息也越来越弱,可孩子却依旧生不下来。朱棣急火攻心,不过一日功夫,他的嘴唇上便已起了好几个火泡。他守在坤宁宫整整一日,却无计可施、一筹莫展。  皇后眼见着他粒米未进、滴水不沾,那长了火泡的嘴唇,干裂又苍白,不由心急如焚。遂捧了一杯热茶,递到朱棣跟前,温言宽慰道:“皇上,先喝杯清茶润润嗓子吧。卿妃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朱棣回过身,望着皇后,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端的茶水,目光闪烁。他迟疑片刻,忽犹豫着问道:“皇后,你告诉朕,是否因为朕杀戮太多,故而上天不肯饶恕朕,非要夺走朕的挚爱才可?”  皇后环顾四下,宽慰道:“皇上不必胡思乱想,更无需胡乱猜疑。卿妃遭受了意外,又是头一次生养,难免会慢些。卿妃得您盛宠,蒙陛下恩泽,她必不会轻言放弃。日后,她诞下皇子,自会后福无穷。”  听闻皇后如此说,朱棣紧张的心情稍稍松快了一些。他发誓道:“卿妃若当真能够平安度过此劫,为朕诞下皇子,朕便封她为贵妃,保她一世荣华。”  皇后闻言,展颜笑道:“好啊,只要皇上肯保重龙体,日后想怎样都可以。臣妾决无异议。”  朱棣接过皇后手里的热茶,一饮而尽。又坚定道:“她定会有这个福气。”  话音刚落,忽闻“呱”的一声啼哭,自内室里传出。  “生了!生了!”皇后如释重负,欢喜不已。  众嫔妃亦纷纷议论起来。  朱棣心里的石头稍稍落了地,面色却依旧凝重。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芷青便欢欢喜喜的从内室里走了出来,施礼禀报道:“回皇上、皇后,卿妃娘娘产下了一个小皇子。”  朱棣闻言,激动的几乎落下泪来。他提高声音道:“好,好!皇子好!”待他稍稍平复了心绪,又问道:“卿妃如何?”  未及芷青回话,便见胡太医急匆匆跑了出来。他跪到朱棣跟前,满头大汗道:“皇上,卿妃娘娘本就气弱体虚,生产时又耗尽了精气,眼下娘娘的脉搏似有若无,怕是……不能支持多久了。”  如此一盆冷水,泼得朱棣晕头转向。他不顾身份、忌讳,箭一般冲进了内室。  见轻颦躺在榻上,身下满都是血,面色惨白、气息奄奄。朱棣登时便淌下泪来。他看着那片殷红的鲜血,不由心如刀绞。  他坐到榻上,轻轻扶起了轻颦,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喃喃自语道:“轻颦,你不能死,朕亏欠你的,尚未清还。你不能就这样离朕而去。”  “皇上。”胡太医追了进来,跪求道:“皇上万万要保重龙体啊!”  皇后此时亦跟了进来,见此情形,不由垂泪惋惜道:“怎会这样?胡太医,你们太医院这么多人,竟都束手无策吗?”  胡太医叩头请罪道:“请皇上、皇后治罪。卿妃娘娘失血过多、精力耗竭,已身心俱损。微臣无能,着实无方可治。”  “无方可治!”朱棣狂怒道:“你以为单凭一句‘无方可治’,朕便拿你们没有办法不成?你们给朕听好了,我大明人才辈出,自然不乏医术高明之人。今日,你们太医院的人若医不好卿妃,便休想活着走出这坤宁宫。”  霎时,内、外室里,跪了一地的太医个个抖衣而颤,垂首叩头,连声请罪。  胡太医道:“皇上息怒,微臣着实无能为力。卿妃娘娘身心受损,即便华佗再世,亦是回天无力。”  朱棣气得火冒三丈,皇后亦是心急如焚。  忽的,高玉似乎想起了什么,忙从颈上解下了一个项坠。那项坠貌似一个琉璃小瓶。  高玉打开瓶盖,自瓶内倒出了一粒小丸药。他将那粒丸药拢在掌心,向朱棣道:“皇上,微臣的师父曾给过微臣一粒‘益心丸’,此丸药是由几十味药材熬制而成的。”  他顿了顿,道:“微臣听闻师父曾说,此益心丸有养阴补血、益精明目、延年益寿之功效。只是,此丸药还不曾有人服用过。不知,皇上是否愿意让卿妃娘娘一试?”  皇后闻听他如此说,不由顾虑道:“‘益心丸’?怎么本宫从未听闻过。既无人服食过,若冒然为卿妃服下,她可会有性命之忧啊?”  高玉略加思索,犹豫道:“回皇后娘娘,此药是微臣的师父配置的,时至今日,尚未曾有人服用过。到底药效如何,微臣也不敢妄下定论。”  “啊?”皇后担忧道:“胡闹!既是你师父自行调配之丸药,且又无人尝试过,怎可冒然让卿妃服用。如此做,岂不是太过冒险。”  高玉回道:“皇后娘娘,如今卿妃身心俱损,已然是性命垂危。微臣以为,倒不如让微臣放手一搏。”  朱棣思忖片刻,问胡太医道:“你们可还有别的法子?”  胡太医见问,赶忙顿首回道:“微臣无能。”  朱棣看着怀里的轻颦,她是那样面黄唇白、憔悴不堪。他略作思忖,忽扶住了轻颦,毅然下旨道:“喂她服下。”  果然,半个时辰后,轻颦的脉搏恢复如常,呼吸亦匀称和缓起来。众人皆暗自松了一口气。  朱棣更是喜出望外,对皇后道:“借皇后吉言,她果然后福无穷。”  皇后闻言,亦点头称赞。  朱棣朗声道:“孙德全,你即刻便传旨下去,朕要择吉日大宴群臣。且你即刻便晓谕六宫:卿妃诞育皇子有功,自即日起,晋封卿妃为卿贵妃。出月后,移居长乐宫。”  “遵旨。”孙德全嬉笑着,一迭连声的答应着去办了。  翌日清晨,轻颦睁开了孱弱的双眼。初春时节,那飘入屋内的泥土芬芳之气,和那透过窗格子,照进来的缕缕暖阳,都让她感受到了重生的疲惫与喜悦。  轻颦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勒在头上的抹额,又摸了摸锦被下扁塌的肚子,她极力回忆着昨日的一切。  “娘娘醒了?”倚靠在床榻旁打瞌睡的伊秋,见轻颦睁开了眼,便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她的呼喊声,惊醒了守在一旁的朱棣。朱棣闻声,慌忙从小憩中醒神回来。他已在这里守了整整一夜了,直至天明时分,他才蜷在紫檀木雕牡丹花宝座上小憩了片刻。  听闻轻颦苏醒过来,朱棣喜不自胜。他赶忙褪下了盖在身上的锦被,从宝座上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床榻旁。一夜未睡,朱棣只觉有些恍惚。  “你醒了?”朱棣伏在榻旁,柔声问道。  在屋子里侍奉的宫女们,亦都赶忙围了上来。  轻颦茫然的望着众人,忽焦急问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伊秋等人见问,不由相视而笑。  朱棣亦欣然笑道:“快把小皇子给卿贵妃抱过来。”  不多时,便有人抱着一个锦被走了过来。锦被里包裹着一个俊俏的男婴。  轻颦赶忙由伊秋扶着坐起了身,她伸出手,将那个柔软的锦被轻轻接了过来。只见,襁褓里,那俊俏可人儿的小小男婴正在熟睡。一张小脸儿是那样安宁。如豆粒儿一般大小的粉嫩小嘴儿咕哝着,似乎还在睡梦里吮吸着乳汁。  轻颦看着怀里这个小小人儿,眼泪不由自主的扑簌簌掉了下来……霎那间,她只觉的这世间的一切、过去的种种,都不再重要了。她的此生性命、荣辱、喜乐,自此,便都甘心系于这个小小人儿身上了。  轻颦看着襁褓里的心肝宝贝,笑了。含着泪,亦带着满满的爱。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