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105章 巫蛊事行冤莫雪
    她们偷眼看着轻颦,吕美人低声道:“娘娘,她入宫也快一年了吧?”  “可不是嘛!”万昭仪摇晃着脑袋嘲笑道。  “她平日所沾雨露最多,怎么她那肚子,一点起色也没有啊?”吕美人盯着轻颦的肚子,幸灾乐祸的问道。  “哼!”万昭仪轻蔑的哼了一声,道:“得的恩宠多又能如何?再多的恩宠也敌不过她福薄命贱!”  她顿了顿,又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她这种贱货,也配怀上龙胎?一个出身青楼的贱女人,能够进这个皇宫,便已是荒了天下之大谬了!若再让她怀上龙胎,到底才是没天理呢!”  吕美人闻言,喝了一匙汤,窃笑道:“她在烟花巷里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啊,她的身子早就坏了,早已不能生了。”  二人一面说,一面窃窃低笑。  淑妃端坐在上,见她二人笑得开怀,便盯着她们问道:“你们两个谈论什么,说的那样开心?”  万昭仪见问,忙止住了笑。从容答道:“回娘娘,臣妾在与吕美人谈论那缸里的鱼。臣妾想,娘娘的鱼养的真是好,不单品种繁多、样子好看,那鱼的颜色更是漂亮。真不知娘娘有什么养鱼的好法子,能养出这样好的鱼来。”  淑妃闻言,笑的合不拢嘴,道:“万昭仪过奖了。你若喜欢,待用完午膳,便从这缸里随便挑几尾,拿回去养吧。”  万昭仪推辞道:“臣妾性子慵懒,最不爱侍弄那些花儿、草儿、猫儿、狗儿的。这鱼啊,怕是也养不好。还是娘娘您留着养吧,免得糟践了那些鱼。”  她顿了顿,又道:“只是……臣妾与吕美人有个疑惑。”她说着,便伸手指向墙角那张小桌,小桌上放着一个小缸。  万昭仪问道:“适才,臣妾见那小缸里也有一尾鱼,那鱼色彩斑斓甚是好看。怎么娘娘单单将它挑了出来,莫不是它要生产了不成?”  淑妃顺着她的手指,望向墙角的那个小缸。她怔了怔,待缓过神,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她那满头的珠翠,亦跟着叮当乱颤起来。  淑妃道:“万昭仪真是会说笑,那尾鱼明明是一尾雄鱼,它怎会生产呢?”她说着,便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众人闻言,亦都跟着发笑。  淑妃道:“本宫挑它出来,只因它整日在那鱼群里拔高儿占尖儿,什么好东西都由着它一个占了。如此不知分寸,本宫岂会由着它肆意横行啊!”她一面说,一面用眼睛瞟着轻颦。  众人会意,便都收敛了笑意,偷偷拿眼盯着轻颦。更有人趁势恨恨道:“娘娘当真是英明啊!如此目无尊卑、不知深浅的东西,早该好好惩治一下了!”  淑妃不以为意的哂笑道:“不急。凭它如何放肆,也逃不出本宫那个小鱼缸。就一条小鱼儿,能翻起多大的浪?”  众人恨恨发笑。  万昭仪又道:“娘娘说的正是呢。臣妾真是愚笨,连鱼的公母都不懂分辨,竟未看出那尾鱼原只是个绣花枕头,不会生养的。”她说着,不由拿眼瞟着轻颦。  众人亦知她话中所指,便都不约而同的哄笑起来。  轻颦看着她们,深知她们对自己妒恨至极。可她素来性子敦厚、待人和善,不懂得如何去反击他人,亦不想因口舌之争多惹是非,便只好先将此羞辱悄悄忍下了。  伊秋却气愤不过,欲出言与她们理论。轻颦悄悄制止了她。  众人见轻颦如此怯懦,便更觉她软弱可欺,对她亦愈加肆无忌惮的轻视起来。  用过午膳,众嫔妃围坐在一处闲话。已有宫人抬来了几缸大冰块,又有宫女用托盘呈进了几面轻罗小扇。诸位娘娘、小主各拿起一面小扇,借着冰块的凉气,煽风解暑。  轻颦亦随手拿起了一面小扇,起身请辞道:“淑妃娘娘,天气燥热,嫔妾只觉困倦难耐,可否允许嫔妾先行回宫?”  淑妃坐在凉榻上,乜斜着眼瞧着她,道:“天气炎热,本宫也觉得困倦难耐。”她又环视众人,道:“不只卿嫔娇贵,你们也都是皇上的心头儿肉。本宫哪里敢再把你们拘在这儿,陪着本宫解闷儿呢。你们都各自回去歇中觉吧。”  众嫔妃闻言,个个施礼告退。  众位嫔妃都由侍婢搀扶着,纷纷朝门外走。行到门口时,万昭仪忽道:“呦,卿嫔的香囊好精致啊!”她说着,便伸出手去摸轻颦系在腰间的那个香囊。  众人闻声皆停住了脚步,不觉都朝着轻颦腰间望了过去。  万昭仪摸着那个香囊,审视着道:“这香囊不单针脚精细,桂花纹样绣的也是极其精致。可是卿嫔你自己绣的?”她说着,便又叹道:“难怪皇上宠你,当真是心灵手巧呢!”  轻颦含羞摇头道:“嫔妾手拙,哪里能够绣得出这样好的花样来。是娴贵人的手艺。”  万昭仪闻言,不由转头看向凌雪。道:“平日里,看着娴贵人不声不响的,没成想你竟在私下里与卿嫔如此交好了。还真是情同姐妹呢!”  凌雪未及答话,便只听万昭仪“哎呦”一声大喊。众人吃了一惊,忙望向她。只见,万昭仪那根纤纤玉指上,已渗出了一滴鲜红的血珠。  众人赶忙围拢过去,遂将轻颦那个香囊打开来看。待打开那香囊,众嫔妃不觉个个大惊失色。轻颦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那个香囊里,装了一只极小的小布人。那小人儿身上,正扎着几根钢针。  众人忙将那个巫蛊小人儿递到淑妃跟前。  淑妃接过去,放眼细瞧,不觉惊呼出声。只见,那小人儿身上的生辰八字,正与皇后相合。  “卿嫔,你好大的胆子!”淑妃喝道:“胆敢诅咒皇后!”  众人大惊,齐刷刷望向轻颦。  “嫔妾没有。”轻颦茫然无措,只顾慌忙解释道。  淑妃举起那个小人儿,喝道:“你还敢说没有!诸位妹妹都来看看,这上面写的,可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八字?”  一时间,众人围拢过去,都道:“正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八字。”众人一片哗然。  淑妃端起架势,厉声质问道:“卿嫔,本宫倒看不出,你竟有如此野心。倚仗着皇上宠爱你,便想登峰造极,欲要取皇后而代之!”  “嫔妾没有。”轻颦分辩道:“淑妃娘娘手中之物,并非嫔妾所有。”  淑妃闻言,不由冷笑道:“你还真是嘴硬,从你身上翻出来的东西,你都敢不承认。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你心里,还有没有宫规?”  “娘娘。”吕美人插嘴道:“她竟敢如此胡搅蛮缠,公然与娘娘您争辩。看样子,她可是丝毫也不忌惮娘娘您的威严啊。”  听她如此说,淑妃更是火冒三丈。她正欲发作,忽听得婧贵人惊呼道:“娘娘您看,她手里那面团扇上,绣的可是牡丹花?”  众人将目光聚拢过去。轻颦亦将手里那面小扇放置眼前细看,不觉惊慌失措。那扇面上,簇簇牡丹开得正艳。  “不!”轻颦难以置信,她惊慌摇头道:“这并非嫔妾那把小扇。”  淑妃喝道:“扇子握在你手里,你还敢狡辩?”  万昭仪亦厉声喝道:“大胆卫轻颦,你入宫才几日?只在皇上跟前略得些脸,便不知天高地厚的痴心妄想起来!胆敢公然以下犯上、觊觎后位。”  “你如此痴心妄想、不自量力。当真是胆大包天!你还不跪下!”淑妃喝道。  轻颦见众人如此疾言厉色,深知自己百口莫辩,便屈身下跪道:“这把小扇与那个巫蛊小人,都非嫔妾的东西。是有人有意要栽赃嫁祸、陷害嫔妾。求娘娘明察。”  淑妃不以为然的冷哼道:“本宫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的。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从你身上找到的,你还敢巧言狡辩!”  吕美人插嘴道:“臣妾只听闻,卿嫔平日里甚得皇上宠爱,却不曾想到,她竟恃宠而骄到如此地步。咱们都亲眼看见的东西,她也敢否认。莫非,依卿嫔的意思,是咱们的眼睛都花了不成?”  她环视众人,哼道:“平日里,在皇上面前不定怎样沉默寡言装可怜呢。今日倒伶牙俐齿起来,分辩的头头是道。硬是要咱们由着她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还得装聋作哑。”  “凭她?”淑妃冷哼一声,不屑道:“还翻不起那么大的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吕美人又道:“卿嫔对皇后娘娘的大不敬,已是不言而喻。可如今,她倚仗着皇上的宠爱,如此骄横,一味嘴硬不肯承认。不知……淑妃娘娘有什么好的法子惩治她?以儆效尤啊!”  淑妃见问,哪里肯失了威风。略略思索了片刻,便质问轻颦道:“卫轻颦,本宫只问你,这两样东西,是你自己做的,还是你指使他人做的?”  轻颦摇头道:“嫔妾方才已说过了,这两样东西,都非臣妾所有之物。”  “适才是谁送来的小扇?”婧贵人朗声问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