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102章 梦中欢笑亦胜愁(上)

102章 梦中欢笑亦胜愁(上)

作品:梦锁大明 作者:篱下采菊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忽的,大厅内的烛火全数熄灭了。只余下了茫茫无边的黑暗,包裹着众人。一时间,众妃嫔一片哗然。  孙德全亦赶忙惊呼道:“护驾!”  霎时间,宴席之上,惊慌不已。大殿之内,一片混乱。  轻颦亦醒了神儿。  朱棣是经过大风浪的,他自然不会乱。皇后一手安排了此事,自然更不会乱。独他二人稳坐在原位,沉默不语。  不多时,只见两行烛火,如流水一般,缓缓淌进了大殿。众人登时便安静了下来。  放眼细瞧,只见,一个个舞姬皆身着暗绿色的舞衣,鱼贯而入。她们双臂微张,左右手上皆各自托着一支红烛。乍一看,众人只见到了那两行流水一样的烛火,却未能见到舞姬。  未及众妃嫔缓过神色,便只见一只洁白的“蝴蝶”,翩翩飞进了大殿。它在烛火间流连起舞,穿梭摇曳。  待众人定睛看时,才知那只“蝴蝶”原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她身上那轻薄飘逸的裙裾,宛如蝶翅一般,轻柔妩媚。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不由都悄悄坐回了位子,安静下来。  只见,舞姬们一面用烛火变换着各种图画,一面又拉出了两幅锦缎,以人做绣架,绷紧了那两幅锦缎。又见,那以白纱掩面的白衣女子,一面翩翩起舞,一面左右开弓,边舞边绣。  众人皆敛声屏气,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女子,谁都不愿错过眼前的奇景。轻颦亦看得入神。  待此舞完毕,奏乐声止时,那女子施礼谢幕。一幅牡丹,一幅金桂,亦恰好绣成。众人定睛看时,只见,无论牡丹、还是金桂,皆是栩栩如生。  桂香缕缕,在大殿内蔓延开来,众嫔妃赞叹不已。牡丹也娇艳,引得几只蝴蝶正流连于锦缎旁,贪恋花色,久久不肯离去。  那些蝴蝶从何而来,无人能知。许是那些舞姬撒放的,亦或是其他,无人细究。只知,人人都看得如痴如醉。  “好!”忽的,朱棣大喊了一声,展颜拍手。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亦不约而同的,自席间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皇后见状,不由雍容一笑,转头对朱棣道:“此舞名叫‘蝶恋花’,是娴贵人苦心编排了多日,才练成的。”  凌雪闻言,不由轻轻摘下了面纱。她站在大殿中央,躬身施礼道:“嫔妾漪澜轩贵人毕雪,参见皇上。祝愿皇上万福吉祥。”  皇后稳坐于上,含笑对凌雪道:“听闻娴贵人为了演绎此舞,吃了不少苦头。今日一见,果然舞姿出众,技压群芳。且此舞奇在心思巧妙上,所绣之物亦是栩栩如生。娴贵人如此蕙质兰心,即便在这后宫姐妹里,也是出挑的。”  众人闻言,皆明白了皇后的心意。  今日她这一舞,是皇后有意安排的。自轻颦入宫以来,便得朱棣专宠。一时间,“六宫粉黛无颜色”,后宫里人人生怨。  身为皇后,她自然知道,一枝独秀不该是后宫之景。长此以往,必生祸乱。可轻颦性子沉静、待人谦和,着实并非张扬之人。如此,皇后自然也不忍对她加以责罚。  皇后别无他求,只愿朱棣能够雨露均沾。她深知朱棣是明君,便也曾在私下里,对他苦言相劝过多次。可怎奈朱棣一反常态,仿佛少年一般任性起来。  对于皇后的劝谏,朱棣虽口头上答应着,可日日还都一味只是专宠轻颦一人。皇后也知道多说无益,不得已,便只好想了这个法子。让凌雪来吸引朱棣的目光,以便日后,也有人可与轻颦分宠。  凌雪恭谨回道:“若皇后娘娘不嫌弃,臣妾想将这块牡丹花缎赠予娘娘,愿娘娘如这牡丹一般,国色天香,富贵绵长。”  皇后闻言,甚是欢喜。遂命从云接下了那块锦缎。又举杯对朱棣道:“皇上,如今后宫之中,姐妹们个个出挑。环肥燕瘦,各有所长。臣妾真该恭贺皇上,得了这么多才貌双全的佳人才是。”  朱棣亦举杯,笑道:“皇后贤惠,后宫才得以如此和睦。此功当归于皇后所有。”说着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皇后摇头笑道:“臣妾不敢居功。只因皇上雨露均沾、不偏不倚,才使得后宫合乐至此。如此功劳,当归皇上才是。”说着,她亦饮尽了杯中酒。  皇后又对朱棣道:“臣妾以为,妹妹们既如此出挑,可想我大明日后定会子嗣繁盛,千秋万代长盛不衰。”语毕,她放下酒杯,又对众妃嫔道:“如今宫中皇子不多,诸位妹妹要尽心侍奉,争取早日为皇上诞育皇嗣才好。”  众妃嫔闻言,赶忙出座施礼,应道:“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朱棣有意无意的听着皇后劝诫众人,一面将目光落在了舞姬手里,那块绣着金桂的锦缎上。他问凌雪道:“娴贵人,你既把绣上牡丹的那块锦缎赠予了皇后,不知余下的这块,绣上了金桂的锦缎,要赠予何人哪?”  凌雪见问,不由低眉从容回道:“回皇上,宫中人人皆知,卿嫔姐姐的宫里,日日都不曾断过桂花。嫔妾还听闻,皇上与姐姐,是有一段佳话在桂花里面的。当真是羡煞旁人。提及桂花,自然是非姐姐莫属。”  她说着,不由把目光投向了轻颦,道:“故而,臣妾斗胆想把这另一块锦缎,赠给卿嫔姐姐。只是不知……姐姐肯否收下?”  “你既知道她宫里从不缺桂花,为何还要赠她桂花?”朱棣不解,遂抢着插嘴问道。  凌雪道:“臣妾深知,再赠姐姐桂花已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只是,臣妾与姐姐是同一日入的宫,且又是同乡,便只觉与姐姐有缘。嫔妾又素闻姐姐待人和善,最是可亲近之人。”  她顿了顿,含笑道:“故而,臣妾是一早便想去拜访姐姐的。只是,听闻姐姐喜好清静,嫔妾又未得圣意应允,自然未敢冒然前去叨扰。逢此时机,嫔妾想以此锦缎做薄礼,略表对姐姐的敬慕之意。望姐姐不要嫌弃。”  轻颦盯着凌雪,见她一口气说了这么些话,且句句都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不由有些晕头转向。  “凌雪怎么忽然间变成了毕雪?她为何又在人前装出了与我不相识的样子?”轻颦暗自诧异,便只好示意伊秋先将那块锦缎收下。  轻颦怔怔的盯着凌雪,致谢道:“娴贵人所赠之物,于嫔妾来说是珍贵无比的。只是,嫔妾一时并无礼可回,望妹妹见谅。”  “姐姐客气了。”凌雪谦卑道:“姐姐能够收下这块锦缎,已是雪儿的荣幸了,雪儿又岂敢奢求回礼呢。”  朱棣无心听她们寒暄,便看着凌雪,插嘴问道:“朕记得,前些日子,朕在秋月馆时,你曾遣人送去了十根红烛。朕见那红烛上的桂花,雕刻的异常精美别致,可是你亲手雕上去的?”  “是。”凌雪低眉回道:“今日所用的红烛,亦都是臣妾的拙作。”  听闻她如此说,朱棣不由含笑点头道:“你既有如此巧手,且又与卿嫔有缘。日后,她宫里的烛火,便都由你来雕刻吧。”  凌雪闻言,欣然领旨。  “呦。”席间的淑妃漫不经心的插嘴道:“看来这宫里的能人,可是越来越多了。娴贵人还真是手巧呢。赶明儿你得了空,也给本宫雕两根儿,本宫也点几根花烛玩玩。”  未及凌雪回话,席间便已有人以帕掩面,低声嗤笑道:“淑妃娘娘真会逗乐子。世人都知道,有洞房才有花烛。卿嫔娘娘日日得皇上的恩宠,故而燃花烛来取乐儿。”  那人一面说,一面斜眼瞧着淑妃,不屑道:“淑妃娘娘久不得圣宠,冷屋冷榻、冷枕冷衾的,燃哪门子花烛啊。你这不是徒惹人笑话吗?”  “婧贵人!”淑妃闻言,登时火起,她厉声喝道:“在皇上面前,你竟敢如此口无遮拦、以下犯上。你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对本宫如此无礼,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皇上?还有没有宫规?”  婧贵人深知淑妃眼下不得宠爱,便早已不把她放在眼里了。面对她的疾言厉色,她也并不惊慌。只一面低头剥着桔子,一面懒懒道:“你这番话,若是糊弄宫外的人倒还可以。咱们后宫里谁不知道,这位份的高低不过是虚的,皇上的宠爱,才是实实在在的。”  她顿了顿,斜眼乜了淑妃一眼,轻哼一声,不屑道:“掉了毛儿的老母鸡,不过是倚仗着先前曾生过一个蛋,便整日咯咯乱叫。殊不知,自己如今又老又丑的模样,有多么令人生厌。”  婧贵人近旁的几个妃嫔闻言,早已被她的话逗得咯咯偷笑起来。  “你……”淑妃火冒三丈,气的那张俏脸白一阵、红一阵的。待她稍稍压下些怒火,不由盯着婧贵人,反嘲笑道:“对,本宫就是那只不自量力的老母鸡。可本宫毕竟也曾生了一个蛋啊,到底有可倚仗的本钱。”  她哼道:“你倒也生个蛋,给本宫瞧瞧啊!”她有意瞧了一眼轻颦,又对婧贵人嘲笑道:“只怕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今时早已不同往日了吧!”说完,她便也解气似的咯咯笑了起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