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098章 雨送黄昏花易落(下)

098章 雨送黄昏花易落(下)

作品:梦锁大明 作者:篱下采菊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色将晚,轻颦由芷青服侍着换上了寝衣,预备早早睡下了。忽闻廊上守夜的小太监在门口禀报,说张一昊张太医求见。

    轻颦的一颗心登时便提到了嗓子眼儿。她知道,张一昊定是查到了什么才漏夜前来的。这样想着,她便吩咐芷青,服侍自己更衣。待穿戴齐整,轻颦便让人传了张一昊进来回话。

    张一昊走进内室,施礼见过轻颦,便面色凝重道:“娘娘,果不出微臣所料,有人在那鹌鹑汤里,掺入了几块鸽子肉。”他顿了顿,见轻颦听得仔细,便又接着道:“问题便出在那几块鸽子肉上。”

    轻颦闻言,大为惊骇。她将眼睛瞪得溜圆,险些从坐椅上跌落下去。轻颦屏息听着,只觉的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轻颦强忍住惊恐,咬牙坚定道:“说下去。”

    张一昊会意,便又道:“微臣发现,那几块鸽子肉里都含有曼陀罗花毒。”

    “啊?”芷青大惊道:“那如何是好,娘娘可是喝过那汤的。”

    “娘娘可否食用过那汤里的肉?”张一昊赶忙问道。

    “没有。”轻颦断言道:“我一直没什么胃口,不必说肉,就连那汤,我也不过是断断续续喝过几碗的,并非日日都喝。”

    “那便好。”张一昊若有所思,又半言半语的吞吐着怯怯问道:“不知……碧荷姑娘可否食用过那些鸽子肉?”

    轻颦明白他的心意,遂收敛了惊慌之色,柔声宽慰道:“你放心,本宫都是让秀兰替她盛汤过去的,汤里不曾放过肉。”

    张一昊闻言,如释重负。

    轻颦不安道:“只是……碧荷倒是日日都喝那汤的。”

    张一昊道:“据微臣猜测,那鹌鹑汤本无毒,是有人在汤做好之后,又加了几块有毒的鸽肉进去,鸽肉里的毒性才慢慢渗到了汤里。故而,微臣以为,那汤里虽有毒,毒性却并不会大。以致任何太医都不会诊断出来,即便连娘娘自己,也察觉不出有何异样。”

    轻颦听着,不由惶恐道:“我不明白,投毒之人既有心要害我,且又寻到了时机,他何不索性让我一招毙命?若我一命呜呼,投毒之人岂不更遂了心意。何须如此大费周章、细水长流,如此,他岂不枉费心力?”

    张一昊摇头道:“娘娘也说细水长流。”他盯着轻颦,低声暗示道:“若能细水长流,不着痕迹的便致人于死地,娘娘试想,又有谁会选择大张旗鼓的去害人?若稍有不甚,还可能与所害之人弄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如此衡量利弊,想来,谁都知道如何选择。”

    轻颦闻言,不免心里一惊,问道:“若我并未察觉出异样,长久服用此汤,会怎样?”

    张一昊肯定道:“从汤里所用的药量来看,如若娘娘断续服用,不出两个月,毒性便会悄悄侵入肌理。娘娘便会夜夜不能安寝,时常被噩梦纠缠。白日里,娘娘也会见到种种幻象。最后,娘娘会精神错乱、意识模糊,如疯癫一般,呓语不断。”

    “幻象?疯癫??”轻颦只觉一阵胆寒,双手亦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盯着张一昊,既惶恐又无助。

    张一昊见她面色惨白,知道她受了惊吓,便宽慰道:“娘娘摄入体内的花毒并不多,故而,身子理应不会有太大损伤。倒是碧荷姑娘。”他说着,便写下了一张药方。

    张一昊将药方拿在手里,叮嘱道:“碧荷姑娘摄入的毒性稍多,需速速服下这些散毒的药剂才可。明日,微臣还要劳请娘娘差个人去太医院,依方抓药。”

    轻颦答应着,便让芷青接下了药方。

    张一昊又道:“曼陀罗花无论根、叶、花、果,皆有剧毒,以其籽之毒性为最强。微臣猜测,投毒之人定是猜透了娘娘的心思。”说到此处,他抬眼看着轻颦。

    轻颦不解道:“我的心思?”

    张一昊复又垂下眼睑,委婉道:“投毒之人正是揣度着,娘娘预备长久服用此汤,才生出此毒计。让鸽子事先吃下了曼陀罗的花籽,花毒便进入了鸽子的体内。他再将有毒的鸽肉每日掺入汤里,使毒性不知不觉的渗入娘娘体内。如此一来,那花毒的毒性才不至过猛,也不会留下蛛丝马迹。”

    轻颦闻言,不禁忧心起来。她一面担忧,有人看透了自己拖延侍寝的心思。一面,她又不由畏惧起那投毒之人细密、歹毒的心机。她转脸望向窗外,夜色茫茫。她忽的,感到了一股透心的凉气,不由身子一抖,打了个冷战。

    张一昊见她出神,也未敢惊扰。沉默良久后,他轻声道:“娘娘,碧荷姑娘的伤始终未见好转,想必是她日日服用此汤的缘故。”

    他的话使轻颦抽神回来,轻颦转脸望向他,仔细听着。

    张一昊又道:“投毒之人定是知道娘娘日日都赏碧荷一碗汤的。他想利用鸽子肉,来可加速愈合碧荷的伤口。以此来掩盖肉中之毒性。可他殊不知,相比那曼陀罗花毒,那鸽子肉的功效,毕竟是微乎其微的。碧荷正是摄入了花毒,才使得伤口始终未能愈合。”

    轻颦怜惜问道:“她可伤了身子?”

    这一问,不由让张一昊出神凝思起来。少顷,他道:“依微臣看,若日后加以精心调理补救,不至有甚大碍。”

    轻颦看着他,将他的心思看在眼里,不由感伤起来。细想来,张一昊也算是鸿运当头,步步高升。可他却始终都不移心志,不改初衷,顾念着与碧荷青梅竹马的情谊,依旧专情于她一人。他也算是个难得的痴情人。

    这样想着,轻颦便有意成全他们。道:“毒药猛于虎,此事不容小觑,也耽搁不得。你去瞧瞧她吧,无需再等到明日了。”

    张一昊闻言,受宠若惊,连连谢恩。临出门时,他忽的转过身,道:“娘娘,其实投毒之人并不难查。”

    轻颦不解,略带几分惊喜道:“如何查?”

    张一昊回身走回了几步,低声正色道:“微臣起初见到那汤时,便已觉诧异。鹌鹑个头不大,整只炖汤即可,为何御膳房的人要把它切碎了再炖?”

    他又走近几步,道:“臣想,那人之所以要多此一举,只为方便往汤内掺毒肉,以达到其鱼目混珠的目的。”

    轻颦听得毛骨悚然,只盯着他,敛声屏气的细细听着。

    张一昊又抬眼道:“微臣以为,御膳房的人既知日日都要炖鹌鹑汤,想必已备足了鹌鹑。为保证汤味鲜美,那些鹌鹑定是先在御膳房养着的,需要炖煮时再宰杀。投毒之人不敢或是寻不到机会对那些鹌鹑下手,故而唯有退而求其次,选了鸽子来充数。只待汤做好之后,再将有毒的鸽肉掺进去。”

    “依你之意,是炖汤之人下的毒?”轻颦瞪圆眼睛问。

    张一昊摇头道:“恰恰相反。炖汤之人取材方便,无需用鸽肉代之。”他顿了顿,又道:“微臣以为,投毒之人定是碰不着那些鹌鹑的。”

    轻颦一面思索,一面怨道:“我在这后宫里,不曾与谁相识,更不曾与谁结怨,用毒之人何以会如此恨我,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娘娘。”侍立在一旁的芷青插嘴道:“在这后宫之中,最要紧的便是皇上的恩宠。可最要命的,也是皇上的恩宠。”

    “可我并不曾与谁争过宠。”轻颦委屈道。

    芷青淡淡道:“娘娘,事到如今,您还看不明白吗?在这宫里,无论您争或不争,终究是逃不开是非的。娘娘您与其隐忍受欺,倒不如牢牢抓住皇恩以求自保。”

    她凑到轻颦耳侧,悄声道:“如今,皇上时时记挂着咱们秋月馆,尚且有人敢下此毒手。若有朝一日,皇上冷淡了咱们这里,她们要在那时下手,只怕也再无忌惮了。咱们,便也会悄无声息的被他们害了。”

    轻颦闻言,如醍醐灌顶一般,大梦初醒。她暗暗问自己:“在这后宫里,想要活下去,当真这样难吗?”

    她转头向窗外,呆呆望了一会儿。又回过神色,向芷青道:“你吩咐下去,让他们去御膳房悄悄查一查,尤其是要好好查一查那炖汤与送汤之人。再找人去悄悄儿查查,都有哪些宫里养着鸽子。”

    芷青答应下去,又道:“据奴婢所知,这后宫里,月堂宫的怡嫔是最喜爱养鸟雀的。听闻她宫里的回廊上,长日吊着各色笼子,关着许多仙禽异鸟。鹦鹉、画眉等鸟雀自然不在话下,至于她那里是否有鸽子,奴婢便不大清楚了。”

    轻颦淡淡道:“差人去查查吧。”

    芷青领旨出去。

    轻颦又对张一昊道:“待此事查出原委,我自会好好赏你。”

    张一昊谢过恩,轻颦便没精打采道:“你先下去吧。”

    一时间,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了一堆奢华的摆设。轻颦坐在中间,只觉的自己像极了金笼里那只被人豢养、囚禁的金丝雀。心头一时泛起无限感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