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
    番外三花间姊妹秋千

    凌霜是山爷的小女儿,她为人刁蛮霸道。诗书学的不精,习武倒是颇有天赋。山爷知道,她不肯在诗书上下功夫,便让她拜了山寨的二当家,也是自己的好兄弟白勇为师。请他传授给凌霜武艺。

    多年下来,凌霜跟着她的白叔,倒是学会了一些拳脚功夫。

    凌霜与凌雪,虽为同父异母的姐妹,可她们二人之间却一直不睦。妹妹凌霜高傲刁钻,最爱舞刀弄枪。姐姐凌雪则安静端庄,最是善解人意。

    就拿她们姐妹二人对狼野的情谊来说,凌霜也是要甘拜下风的。人非草木,怎会全然无情。尤其像狼野一样有血性的男人,有时候,可能不惧千军万马,却不一定能够敌得过女人的一滴眼泪。

    凌霜却不明白这个道理。她性子直爽,虽实心实意的爱着狼野,可她一味穷追猛打、直白到底,反倒使狼野没有了负担,拒绝的也断然。

    相反,凌雪矜持自重,又近乎完美,对狼野又始终是若即若离、眉眼含情。狼野始终不知该怎样应对。

    多年来,山爷看着她们姐妹二人争来斗去,心里很是无奈。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又不好让哪一个受了委屈。只得不偏不倚,左右逢源。

    说起她们姐妹二人不合的缘由,要追忆到十几年前。当年,凌雪的母亲因病离世,山爷便又娶了一个女人进门。那个女人,便是凌霜的母亲。

    凌霜的母亲是那一批难民中的一个,她初来到水月山时,得了疫病,山民们怕被她传染,便都想赶她下山。是山爷力排众议,执意将她留了下来,救了她的性命。她痊愈后,感念山爷对她的救命之恩,便甘愿留在了山寨,做了他的二夫人。

    那女人虽不似凌雪的母亲一般温柔贤惠,可她的容貌却更加妖艳娇媚,让人过目难忘。她的性子刚烈、待人也热情豪放,常与寨中兄弟们一道,聚众豪饮。

    那几年,山爷对她很是着迷,以致时常会冷落了幼年丧母的凌雪。

    后来,那个女人又为山爷生了一个小女儿,便是凌霜。

    就在凌雪六岁、凌霜三岁那一年,山寨里出了件大事。凌霜的生母、山爷的二夫人忽然被山爷关了起来,山爷的好兄弟林阳,也不知何故坠崖身亡了。

    林阳与白勇是山爷的左膀右臂,与山爷是一路出生入死、打拼过来的好兄弟。

    山寨中突然有此变故,山上众人皆不知何故,也无人敢仔细打听。人们只传言说,是因为山爷的二夫人与林阳有染,被山爷抓了现形。林阳自觉有愧于山爷,便跳了崖。

    也有传言说,当日他们的苟且之事,是被凌雪无意撞见的。凌雪当时才六岁,受了惊吓,便将他们的事告诉了山爷。山爷本想杀了那个女人泄愤,是凌雪为她二娘求情,那女人才保住了性命。

    那个女人虽未死,可她却被山爷关了起来,不许与女儿相见。一关便是十几年,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凌霜的性子与她母亲一样,桀骜不驯。她长大后听人说起,当年之事是因凌雪而起。且多年来,她自己也在暗地里受了凌雪不少算计。她便更加坚信,当年自己的母亲定是被凌雪陷害的,母亲是蒙受了不白之冤。可多年来,她不及凌雪心机深重,始终无法为母亲洗脱罪名。

    番外四我被聪明误一生

    当年,凌雪亲眼看着狼野追随着轻颦跳下了断崖。她的心死了。她知道,自己此生都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了。

    “过去,我是为爱而活、为狼野而活的。”凌雪暗自思量着,“日后,我要为我自己活着。我要拥有这世间最至高无上的权利,享用无边的荣华富贵。”

    她下定了决心后,便离开了水月山。她来到了北平城里,偶然听人说起,毕录将军的妹妹病重,将军府里已贴出了告示,遍求名医。

    凌雪是颇通医术的,她又深知,自己想往高处爬,必要结交一些有权势之人,为己所用。如此,凌雪便入了将军府。

    毕录将军的妹妹容貌姣好、性情温良。却因常年缠绵于病榻,显得异常憔悴。凌雪本想将她医治好,也好在将军府里邀些功劳、攀些关系。怎料,那女子病的稀奇,凌雪毫无头绪。

    正一筹莫展时,凌雪忽在花园里闻听见府里的两个侍婢窃窃私语。

    “小姐的病始终不见好转,怕是治不好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婢女泪光点点的躲在菊花丛里道。

    “别乱说话!”另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婢女小心提点道:“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会好起来的。”

    那女子闻言,拭干了泪痕,道:“借你吉言吧。”她顿了顿,道:“这些年小姐的身子如何不好,可琴棋书画都是日日都要练习的。当真是难为小姐了。”

    “你可知,这是为何?”那女子神秘兮兮的问道。

    见那侍婢摇头说不知,凌雪不由将耳朵凑过去一些,仔细听着。只听那女子道:“听闻将军是要把小姐送进宫里的。”

    “送进宫?”

    “不错,送给皇上做妃子。”

    “可小姐的身子始终不见好……”

    “我听闻”那女子打断她道:“不多时日,皇上要来咱们北平。将军想在那时将小姐献给皇上。”

    “难怪将军见小姐的病情不见好转,急的茶饭不思的。”那个小婢女恍然大悟道:“我原以为,咱们将军重情义,与小姐虽非一母所生,到底还是顾念着兄妹之情的。不想,还有这一层缘故在。”

    那个小婢女略略思索,又愤愤道:“将军素来心狠,他若不是想在皇上身旁安插个能替自己说上话的人,只怕他一早便不管咱们小姐的死活了。”她叹道:“我原以为咱们做奴婢的可怜,不想小姐倒比咱们还可怜些。”

    “快别胡说了”那人又警告道:“主子们的事咱们何时能说上话了?咱们做奴才的只管听主子吩咐做事便是了。”

    凌雪将这一切听进心里,暗喜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老天是有意在帮我。”如此想着,她遂暗暗盘算起了自己的对策。

    凌雪素来心狠手辣,她索性用了猛药,将那个病病殃殃的小姐毒死了。又色诱了那个见利忘义、贪权好色的毕录将军,与他狼狈为奸,预谋起了不可见人的勾当。

    果然,朱棣北巡时,被毕录请到了府里下榻。毕录又适时献上了凌雪,只道是自己的妹妹。

    朱棣北巡数日,并未带任何嫔妃随行。今日见凌雪貌美惊人,又是毕录将军的妹妹,朱棣自然不好回绝了毕录的美意。

    当晚,凌雪便改叫做毕雪,以毕录妹妹的身份,为朱棣侍寝。

    绫罗床帐内,凌雪如愿爬上了龙床,寻到了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就在她心满意足预备婉转承宠时,忽的,朱棣的目光一亮,如饿狼一般抓起了她那如雪一般白皙的手腕。

    “哪里来的?这镯子是哪里来的?”朱棣抓着她,盯着她腕子上的玉镯子,急急逼问道。

    凌雪惶恐不已。无奈,她只好将在水月山遇到过轻颦的事,一一交代清楚了。又谎称自己是毕录的义妹,因仰慕皇上,才有意亲近皇上。

    朱棣此次出宫北巡,多半是为了寻找轻颦。如今,他竟真的寻到了轻颦的线索,自然不再关心其他的事。他只连夜逼着凌雪引着他,带着众人马寻进了水月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