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 > 梦锁大明最新章节列表 > 133章 卷土重来未可知
    传来高玉后,凌雪对高玉道:“如今我要翻身,唯有一条路。”

    高玉不解其意。

    凌雪道:“后宫之中,最要紧的便是皇嗣。有子嗣才能够有靠山。”

    高玉依旧不解。

    凌雪又道:“若我此时怀有身孕,便可重获恩宠。”

    高玉听闻她言语怪异,便急道:“可我适才为你诊过脉,你如今并无身孕啊。”

    凌雪盯着他的眼睛,郑重道:“你是太医,你说有便有,说无便无。”

    高玉闻言,登时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颤抖着嘴唇,警告道:“胡闹!假孕争宠,乃是欺君的死罪!”

    “欺君又如何?”凌雪厉声狡辩道:“我一早便已听闻,她卫轻颦刚入宫时,曾屡屡服用避胎之药。她的所作所为,还不一样是欺君,一样是死罪。可你看朱棣是如何待她的?非但不责罚她,他还把她当成个宝贝捧着、爱着。”

    她越说越激动,冷哼道:“不妨告诉你,欺君之事,我凌雪也不止做过一件两件了。这也怨不上我,要怪,只能怪他朱棣太过糊涂!”

    她狡黠一笑,得意道:“你可知道?先前,我无论如何以诚待他,他都对我置之不理。可当我与别人生下寒儿之后,他便将我捧上了天。不止对我百般宠爱,还封我为妃。你说,他朱棣是不是活该被人欺骗,啊?”

    高玉闻言大惊失措,他实在想不到,她竟敢做出这混淆皇室血脉之事。他望着她,惊得目瞪口呆。

    凌雪见他如此,不屑一哼,别过脸去。

    许久,高玉低声问道:“小公主的生父,究竟是谁?”

    凌雪斜过眼看着他,不屑道:“你无需知道。我只想让你明白,在这后宫之中,若一味循规蹈矩,凡事不用心计、不为自己争取丝毫,下场便只有一个……”她凑到他耳侧,咬牙道:“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凌雪以死相逼,向高玉索要了一些推延月信的药,又逼迫他开了些扰乱脉象的药物。并要他为自己“保胎”。

    高玉终未敌过自己的心,终还是答应了她。在答应她的那一刻,高玉便已经明白,自己与她,已如那一双扑火的飞蛾一般,各自踏上了一条万劫不复之路。

    凌雪以身怀皇嗣为由,被朱棣解禁、复宠。

    高玉一面替凌雪小心遮掩着,一面又私下里力劝她,不要再与轻颦为敌。对于高玉之言,凌雪始终置若罔闻。

    轻颦自失子之后,便更加厌恶朱棣。她之所以有时还肯与他逢迎一二,不过是想借着他手里的权利,为自己的孩子,以及狼野、父亲,讨回个公道罢了。

    事隔一年,轻颦托人去查的事,却始终没有头绪。她深知,一切终因自己身旁没有可信之人的缘故。这样想着,她便一心想扶植江晨。

    江晨是伊秋的兄长,他因替轻颦在民间扶危济贫,已被朱棣重用。再加上轻颦屡屡指点他,又在朱棣跟前几番举荐,江晨在朝中的官职不断攀升。如此一来,轻颦也略感欣慰了一些。

    除此以外,轻颦见秦如玉蕙质兰心,温柔可人。且轻颦看着,她对朱棣也是敬仰爱慕,经了上次之事,她确也搏得了朱棣的好感。轻颦便顺水推舟,将秦如玉送到了朱棣身旁。并将她扶植成了玉贵人,成了朱棣的新宠。

    暮春之时,那秦如玉虽承宠不久,却怀上了龙嗣。母凭子贵,她便更加受宠起来。

    于朱棣而言,他在内心里对轻颦是始终未改初衷的。可他也清楚,自小皇子夭折以后,轻颦待他,便更不及先前了。轻颦有意回避恩宠,朱棣是心知肚明的。尽管如此,毕竟他自己手中再无可牵制轻颦之人,一切便也只好由得她去。毕竟,她是日日完好的,活在自己身旁的。

    于动了情的男人来讲,或许能够见到所爱之人如此,便已经知足了。

    眼下,后宫里有两位嫔妃都怀着身孕。虽她二人都不是朱棣心中至爱,可于大明社稷来说,皇嗣繁盛,总是好的。

    这日,天气和暖。朱棣大有兴致,便遍邀后宫众位嫔妃,来御花园里赏花。自凌雪有身孕后,轻颦便时时处处留心,不让她寻到算计自己的机会。这日赏花大会,轻颦亦是谨慎应对。

    御花园里,百花齐放,绚烂耀眼。众嫔妃三五成群的穿梭于花丛中间,左顾右盼、目不暇接。朱棣随着众人一道,一面赏花,一面品评。更有几个新进的才人、采女,一心想死死抓住今日之机,缠着朱棣,看这看那。

    凌雪见朱棣无暇顾及,便拿了几枝牡丹,走至轻颦跟前。含笑道:“妹妹见这几朵牡丹花开得最艳,便亲手摘来赠与姐姐。姐姐若不嫌弃,便带回宫里插瓶吧。”

    轻颦正同伊秋、秦如玉一道,且行且聊。见她走来,轻颦的目光不由从她手里的几支花上淡淡掠过。轻颦沉下脸,昂起头冷冷道:“适才晨起时,伊秋摘了许多新鲜的芍药,已将花瓶都插满了。眼下,实在无处再插妹妹这几枝了。妹妹还是自己留着吧。”说完,轻颦提步便要走。

    凌雪见她厌恶自己,不由也沉下脸,冷哼了一声。不紧不慢道:“姐姐留步。”

    轻颦闻言,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子看着她。

    凌雪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花,带着一抹狡黠的笑意,道:“此花是专为姐姐所摘,除姐姐外,哪里还有人配得起这牡丹花啊。姐姐若不要,便白白糟践了它。”

    轻颦对她那副假惺惺的嘴脸厌恶至极,不由咬牙恨恨道:“本宫适才说过了,长乐宫无处再插此花。且牡丹本是花中之王,本宫并非皇后,不敢领受。”说完,便又转过身要走。

    谁料,凌雪飞一般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轻颦的手臂。发狠道:“我好心为你折花,不想你竟如此不领情,当真是枉费了我的一片真心。”

    “真心?”轻颦狠狠瞪着她,咬牙反问道:“你凌雪对我,何曾有过半点真心?你且等着!咱们之间的恩怨,总有清算的一天!”

    “好啊!”凌雪见轻颦与自己撕破脸,不由冷笑道:“你如今到底是长进了不少!再不像先时那般单纯好骗了。当真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呢!”她收敛笑容,瞪圆眼睛,恨恨道:“日后,咱们只看谁的手段高明!”

    轻颦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死死抓住的手臂,又看了看她那个微微隆起的肚子,心下明白,她是有意挑衅。轻颦不屑的白了她一眼。从容朗声喊道:“皇上。”

    众人闻听见轻颦的呼喊,不由都将目光聚拢过来。朱棣闻声,更是疾步走了过来。

    凌雪本想与轻颦挑起争执,借腹中龙胎生事。怎料,未及她出手,轻颦便已喊来了朱棣,得以轻松脱身。见众人围簇着朱棣,沿着花径朝这边走了过来,凌雪只好怔怔的放开了手。

    待朱棣来至近前,轻颦反含笑从容道:“皇上,您看娴妃妹妹手里的花好看吗?”

    朱棣本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听轻颦如此问,不由松了一口气。道:“你急着喊朕过来,只为此事?”

    轻颦淡淡一笑,道:“妹妹眼光独到,满园奇葩皆入不了妹妹的眼,她竟独独看上了这几朵牡丹。”

    朱棣闻言,不由将目光移到凌雪手上,盯着那几支牡丹花看。

    凌雪不由慌促起来,欲急着争辩。可未及她开口,便听轻颦道:“臣妾想,牡丹花乃为皇后所配之花,本不该赏给妹妹。可臣妾见妹妹对此花如此爱不释手,便想恳求皇上御口下旨,将此花赏给娴妃妹妹。”

    朱棣闻言,不由上下打量着凌雪,思量起来。

    凌雪见他不悦,不由又要开口争辩。可朱棣早已挥手止住了她。他沉下脸,不悦道:“朕说过,不再立后。日后,无论是谁,都不必再有非分之想。”

    凌雪闻言,又欲争辩。

    朱棣依旧做手势将其止住,对她道:“寒儿已满周岁,朕想拟个封号给她。”

    凌雪闻言,赶忙恭谨道:“寒儿年岁尚小……”

    朱棣打断她道:“娴妃如此容貌出群,想必寒儿长成之后,亦会如你一般貌美。朕就定她的封号为‘百卉’,愿我们的百卉公主能如这满园奇芳一般,娇艳出群。”朱棣说着,便轻轻夺下凌雪手里的牡丹花,小声叮嘱道:“你既已有百卉在手,不宜再贪恋更多。”

    凌雪得此警告,只觉尴尬不已。她又气又羞,却又只得先忍下,她一面用眼神剜着轻颦,一面谢恩道:“寒儿能够得此封号,实属她的福气。皇上隆恩眷顾,臣妾代她谢过皇上。”

    朱棣道:“你不必急着为她谢恩。”说着,朱棣便对众人道:“娴妃侍君勤谨,如今又身怀龙裔,为我大明开枝散叶。自今日起,晋封娴妃为娴贵妃,择吉日行册封之礼。”

    众人闻言,赶忙恭贺道:“恭贺娴贵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